第二百五十六章 狼邪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姬动不是孤儿么?”听到弗瑞的问话。蓝宝儿下意识的说道。

    弗瑞摇了摇头,道:“以前是,但现在却不是了。说起来,钻石军团,只不过是姬动他们家的家奴而已。姬夜殇是姬动同父异母的亲哥哥,当今的平等王,就是姬动的亲爷爷。钻石军团,只是平等王的下属而已。你不需要这么担心的。”

    蓝宝儿目瞪口呆的听着弗瑞的话,“姬动他是平等王的孙子?这,这……”

    弗瑞呵呵一笑,道:“别这、那的了,你还没吃东西。坐下一起。反正有的是地方。”

    “好。”蓝宝儿擦干自己的泪水,也不客气,直接坐了下来,而且是坐在了姬动身边。

    姬动扭头看向他,两人目光相对,都不禁偏过头去。

    有了蓝宝儿的加入,原本畅快淋漓的吃喝气氛中顿时多了几分变化,弗瑞、阿炳和祝焱到没什么,姬动却有些不自然。

    阿炳看看姬动,再看看蓝宝儿。脸上不禁流露出会心的微笑,他虽然为人粗豪,但心思却十分细密,自然看得出这两人之间的不对劲。再想到姬动上次来时带来的那两位少女,不禁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心中暗道: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姬动,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众人又吃喝了一会儿,蓝宝儿的心情才渐渐调整过来一些,向身边的姬动问道。

    “昨天才刚回来。”姬动有些机械式的回答着。如果说她对蓝宝儿没有一点好感那是不可能的。毕竟,从两人第一次初考时相互帮扶,再到圣邪战场上的十日照料,蓝宝儿的温柔是他永远也不会忘记的。但是,在他心中早已有了烈焰,又怎么还装得下其他人呢?他更不想伤害宝儿,所以,一直以来,他都采取着疏远的态度。

    看着正襟危坐的姬动,蓝宝儿咬了咬下唇,虽然在当初见过烈焰之后,她就知道这个男人不会属于自己,可是,她却永远也忘不了初考时姬动救下她的那一幕。尽管后来姬动的实力越来越强,在圣邪战场上更是大发神威,可对于蓝宝儿来说,在她心中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当初那面对强敌冷傲暴力的少年形象。

    女人永远也忘不了自己的第一个男人,姬动虽然和蓝宝儿之间并未发生过什么。可却是第一个闯入她心扉的男子。蓝宝儿也不是没有试图放弃过,转移自己的视线,譬如先前的狼天意。可是,就像美玉最怕比较一样,当她勉强试着去接受那些追求者的时候,只是在心中简单的和姬动一比较,她就下意识的会放弃。

    每一次再见到姬动,蓝宝儿都会发现,自己心中的抵抗力会变的更弱,先前她和狼天意来到这里,才刚刚坐下之后,她的目光就被姬动的背影吸引了。四年过去,姬动变的更加高大,只看背影,蓝宝儿本应该认不出他才对。可她却就像是心有灵犀似的,还是认出了他,目光一阵呆滞。尤其是当她看到弗瑞的时候,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也就是因为这片刻的呆滞,狼天意拍案而起高声怒骂的时候她才没来得及阻止。

    “哦,对了。小师弟,我记得之前和你一起的还有两个女孩子。她们人呢?”弗瑞看着蓝宝儿和姬动的样子,不禁心中暗叹。对于姬动的性格他再了解不过了,他决定帮姬动一把。

    听弗瑞这么一问,姬动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微笑道:“她们还有点事,就先走了。”

    弗瑞嘿嘿一笑,道:“你这臭小子,难道是一箭双雕?”他这句话可不是随便的开玩笑,而是在试探,试探姬动,也是试探蓝宝儿。如果姬动真的是一箭双雕的话,那就证明他有可能再来个三雕,如果蓝宝儿不介意的话,说不定他们真的能在一起。可谓是一语双关。

    姬动赶忙摇头,“师兄,你可别乱说。那身穿金色甲胄的,是我女朋友的朋友。身穿长裙的才是我的女友。她的名字叫烈焰,下次有机会,我介绍给你认识。哦,对了,上次在联谊舞会上你见过她的,那时,她和我共舞过。”

    弗瑞吃惊的道:“就是令你冲冠一怒为红颜的那个女孩子啊!我现在还记得你们当时跳舞的样子,她可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了。小师弟,你的运气可真不是一般的好。”看着姬动的眼神,弗瑞就明白,蓝宝儿是没有一点机会的。宝儿,对不起了,师兄帮不了你。你还是早些忘记了我这小师弟。

    果然,听着他们师兄弟的对话,蓝宝儿的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原本落在姬动身上的目光转回到自己身上,缓缓低下头。

    姬动道:“在我心中,烈焰比我的生命更加重要。我从来都没后悔过当初击杀姬逸枫。哪怕是在知道了他是我的堂兄之后也不后悔。我这一生,只可能有烈焰一个女人。她是我心中的女神。除了她意外,我心里再也容不下其他人了。”

    寂静,弗瑞向姬动连打眼色,可姬动还是将这番话全都说了出来,正所谓长痛不如短痛,宝儿,你是个好姑娘,可是,我真的不能和你在一起,更不愿意伤害你。

    泪水终于还是没忍住,顺着面庞滚落,蓝宝儿没有再去看姬动,强忍着放声大哭的激动,缓缓站起身,向弗瑞、阿炳和祝焱他们微微行礼,“两位师兄,祝焱大师。我身体有点不舒服,我先走了。”

    说完,不等其他人开口,她转身就跑,人还未到门口时,已是泣不成声,悲伤的哭声,不禁令弗瑞皱起了眉头。

    “小师弟,你这也太狠了。宝儿可是个好姑娘。你何苦这么伤她的心呢?大可以婉转一些嘛。”

    姬动苦笑一声,“师兄,宝儿的心意我怎么会看不出。可是。我刚才说的都是实话,在我心中,就只有烈焰。我不可能给予宝儿的感情任何回报,不如就此绝了她的念头,这样对她会更好。长痛不如短痛。不说这些,我们喝酒。”说着,他一把抓起面前的酒杯,将剩余的大半杯麦酒灌入腹中。

    心中愧疚,但却不能用感情来回报,姬动暗想,宝儿,等到了圣邪战场上,我一定会护你周全。算是对你这份感情的回报。

    正在这时,突然间,外面传来密集而整齐的脚步声,轰轰巨响伴随着金铁碰撞的铿锵,再次打扰了姬动四人的酒兴。

    弗瑞道:“该来的还是来了。狼天意这小子,还真不知道天高地厚。”

    姬动此时正心情不佳,缓缓站起身,道:“师兄,阿炳大哥,大哥,你们继续喝酒,我出去看看。”

    一边说着,他已经站了起来。就在他准备走出去看看的时候,一口香的门已经被推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三个人,或者说是走进来两个,提着一个。

    走进来的两个人中,姬动认识其中,一个,正是钻石军团大统领之一,当初带领着钻石军团帮他护送森妖穿过东木帝国与中土帝国边界,进入地灵山脉定居的狼牙。狼牙身边之人,身材高大,与弗瑞相差无几,相貌狞恶,邪气凛然。全身上下。都散发着爆发性的威势。感受到这个人的气息,姬动目光不禁微微一凛,这个人可要比之前与他对抗的那个天邪更加危险。如果说姬动见过那灭绝军团大统领陈龙傲身上释放的是杀戮气息,那么,这个人身上散发着的,就是铁血气息。狼牙已经是极为强大出色的军人了,可站在他身边,却有些附庸的味道。而就在这个人手中,提着的正式狼天意。

    看到姬动,狼牙快速的在那名充满铁血气息的中年男人耳边说了句什么。中年男人点了点头,一步跨出,已经来到姬动五米范围内。

    姬动体内的魔力顿时调动起来,在他身后的弗瑞、阿炳、祝焱也都站了起来,他们都看得出这个男人的危险性。

    可谁知道,这男人一步跨出之后,下一个动作竟然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准确的说,是带着狼天意,一起跪倒在姬动面前。

    “参见少主,狼邪教子无方,特来请罪。”

    狼邪?难怪了,姬动听到这个名字,心中顿时释然。难怪这个人有如此威势,竟然是钻石军团军团长狼邪。或许,他的魔力等级不如希洛、沃佛那样八冠顶尖,但如果真的在战场上,姬动可以肯定,希洛和沃佛绝不是这个人的对手。狼牙的气息就和陈龙傲相差无几了。而这狼邪令他感受到的压力甚至要比水明月、冷风云那两名至尊强者还要强烈。这并不只是实力上的,更是精神层面上的一种感受。拥有了灵魂之火后,姬动的感觉比以前敏锐了不知多少。

    一边说着,狼邪将手中的狼天意放下,狼天意脸色苍白,神色极为委顿,跪在那里眼中充满了惊恐。但怨毒却已经不见了。

    “狼邪将军请起,事情已经过去了。”姬动看到狼牙的时候,就知道狼邪已经知道自己身份。毕竟,他和弗瑞他们才刚刚从两大公会之战的天青草原回来。想必是狼天意回去找救兵,一说出弗瑞的名字,狼邪、狼牙兄弟就知道自己是谁了。

    狼邪没有起来,他的声音沉厚有力,“少主,逆子冒犯了您,本应处死。可是,我就这么一个独子,还请少主留他一命。我已经将他另一条胳膊也打折了。如果少主觉得还不解气的话,狼邪愿代子受过。”

    “不,爸,都是我的错。怎么能让您带我受过呢?”狼天意毕竟不是笨蛋,他虽然骄傲,但他所有的骄傲都是来自于父亲和钻石军团还有他自己的天才,此时双臂被废,他身心重创,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傲慢,后悔是没用的,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不牵连父亲。

    断折的手臂不能扶着地面,但他就那么咚咚咚的朝着姬动磕了三个头。

    姬动站在那里没有动,任由狼天意将这三个头还给自己。然后才上前一步,将狼邪搀扶起来。

    “狼邪将军,之前发生的事我已经处理完毕。狼天意虽然有错,但断其一臂,惩罚已经足够了。看在将军的份上,就当他从来没有发生过。”

    狼邪大喜,赶忙就要再跪下,却被姬动一双手臂牢牢抓住肩膀,两人都没有催动魔力,但狼邪却惊讶的发现,单比**力量,这位少主似乎还要胜过自己。之前的大战,他在远处也看到了,毫无疑问,这位少主才是将来平等王一脉的继承人。如果今天是姬夜殇打伤了狼天意,狼邪虽然不会过来报复,但也肯定不会带着狼天意再来赔罪。因为姬夜殇已经过继给了皇室。可姬动不一样,他现在可以说是平等王一脉唯一的继承人,狼邪虽然有很多缺点,但对平等王一族却绝对是忠心耿耿。否则,姬云生又怎会放心将钻石军团交给他。要知道,姬动父亲死后,姬云生完全是将狼邪当作儿子看待的。在平等王家族一脉之中,地位极高。

    “逆子,还不赶快谢过少主。”狼邪向狼天意怒斥道。

    狼天意口中一阵发苦,我断了两臂还要谢谢人家,什么叫做就当没发生过。我已经被废了啊!以后恐怕再难寸进,就算是想要保住原本的魔力恐怕都很难了。

    心中虽然痛苦,但他嘴上却不得不谢。正当他准备开口的时候,姬动将他拉了起来。手腕一翻,掌中已经多了一个青色的小葫芦。打开葫芦塞,顿时,一股浓郁到极致的生命气息瞬间蔓延在一口香每一个角落。哪怕是呼吸上一口,都令人身体舒爽到了极致。

    “狼天意,你张开嘴。”姬动淡淡的说道。狼天意呆住了,狼邪和狼牙也都呆住了。这是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