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蓝宝儿的泪水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今天他好不容易才将蓝宝儿约出来。问蓝宝儿想吃什么,蓝宝儿就带着他来了这里。狼天意本来是准备展开追求攻势的,这一口香本来就令他有些不爽,觉得不够高雅,但毕竟是蓝宝儿带他来的,他也不好说什么。正准备向这心中的女神展开追求时,姬动他们那边嘈杂的声音令他大为不爽,这才有刚才这一幕。狼天意是家族中有名的天才,从小又娇生惯养,什么时候受过气?凭借着家族势力,在这中原城中也是呼风唤雨的人物。自然不肯示弱。

    弗瑞缓缓点了点头,神色不变,向蓝宝儿道:“宝儿,你走。回去好好修炼,以后没事的时候,不要轻易离开学院。这里的事你不要管了。”

    蓝宝儿心中一急,“师兄,您别冲动。狼天意是钻石军团的人。他父亲,就是钻石军团的军团长狼邪。”

    听蓝宝儿说出自己的身份,狼天意的神色更加傲慢了,不屑的看着弗瑞和姬动。

    弗瑞淡淡的道:“别说是钻石军团。侮辱了我大哥,就算是皇帝来了都不行。宝儿,如果你再不走,就别怪师兄不给你留情面了。”

    没等蓝宝儿说话,狼天意已经一步跨出,将她挡在身后,浓烈的戊土魔力瞬间从他身上绽放开来,土黄色光芒闪烁之中,整个人的身体都变得通透起来。头顶上方,一顶六冠白色阳冕瞬间凝聚成形,露出了六冠一星。

    弗瑞和姬动看到这一幕都不禁微微一愣,他们确实没想到,眼前这比姬动大不了几岁的青年在魔力等级上竟然比姬动还要高上一级,达到了六十二级的程度。难怪他那么嚣张,确实有几分嚣张的本钱。

    狼天意傲然道:“宝儿叫你一声师兄,想必你也是天干学院的人。天下间,并不是只有天干学院一家能够培养出出色的魔师。我们钻石军团,乃是天下第一军团。想动手,我奉陪到底。要不就像刚才说的,给我磕头认错。尤其是那个光头残废……”

    他最后一句话尚未说完,弗瑞已经出手了,他的动作很简单,右手扬起,一巴掌直接抽了过去。

    狼天意能够在二十几岁的年纪就达到六冠级别,自然也是天赋异禀,弗瑞突然动手,他左手瞬间抬起。带着元素体的浓烈戊土魔力迎了上去。对弗瑞他还真的没有小看,毕竟,从蓝宝儿和对方的交谈中能听出这个人也是来自于天干学院阴阳学堂,应该排名还在蓝宝儿之上。所以,他这一架,也用出了全力。

    但是,当弗瑞的大手落下时,他唯一的感觉就是泰山压顶。一向自负的魔力,在弗瑞那一只右手面前,竟然起不到任何作用,只觉得手臂一麻,就已经落了下来,啪的一声脆响,狼天意整个人都被弗瑞这一巴掌抽的飞了出去。撞碎了旁边一张桌子,再重重的撞在墙上。

    弗瑞扭头看向姬动,淡淡的道:“小师弟,这是你们家的人。我不好越俎代庖,你看着办。”说完,直接走回了炮龙阿炳那一桌。阿炳已经重新坐下,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继续吃喝着。

    狼天意被抽飞。弗瑞回去了,这边就剩下姬动和蓝宝儿两个人,看着姬动,蓝宝儿几次张口,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喉中仿佛哽住了什么,紫眸之中已经布满了晶莹的水雾。

    姬动有些不敢去看这双紫色的大眼睛,转过身,一步步朝着狼天意的方向走去,他知道,弗瑞刚才那一巴掌并没有下狠手,这是在给自己留着面子。钻石军团乃是平等王所属,也可以说是平等王一脉的家奴。他又是平等王的孙子,弗瑞将事情交给他处理,已经是强压怒火了。

    狼天意在墙壁上撞出了一个深坑,虽然戊土系魔力擅长防御,但当他爬起来的时候,整个左脸还是已经高高肿起,噗的一声,吐出几颗断裂的牙齿。口中含糊不清的道:“你,你敢打我。雷电魔力,你是雷帝弗瑞?”

    除了极度的愤怒之外,狼天意那已经有些扭曲的英俊面庞上还带着几分惊恐。雷电魔力,乃是雷帝弗瑞的标志,对于这位阴阳学堂首席,天干学院最年轻的董事,他还是知道的十分清楚的。弗瑞何等威名,要说不怕,那是不可能的。但他却依仗着有钻石军团撑腰。又有蓝宝儿在,怎么也要硬撑着。

    “弗瑞,你敢打我。你不要忘了,天干学院院长都是我们中土帝国皇室的人。咱们走着瞧。宝儿,我们走。”说着,他就想绕过姬动和蓝宝儿离去。他不是傻子,看得出眼前这几个人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先回去搬救兵再说。

    可是,姬动又怎么能让他就这么走了呢?那样的话,他要如何想弗瑞交代?

    一只手探出,挡住对方去路。姬动淡淡的道:“想走可以。我师兄的话你听到了。磕头赔罪。”

    “你算什么东西。”虽然被弗瑞一巴掌抽的晕头转向,但狼天意实力还在,浓烈的魔力再次涌动,身形一闪,右手带起三道掌影,直奔姬动劈去。在弗瑞那里受得起,似乎是准备在姬动身上找回来。可惜,他碰到的依旧是一块铁板。如果说,弗瑞还真的略有顾忌的话,姬动孑然一身,也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平等王家族的人。他可不会手下留情。

    没有魔力外放,姬动也抬起了手,硬碰硬,直接迎了上去。

    狼天意手掌上幻化出的三道掌影。在姬动眼中就像是慢动作似的。尽管狼天意的魔力比他还要高出一级,可是,就算魔力高他二十三极的天邪都要饮恨,更何况是这实战经验不足的普通六冠魔师了。

    姬动的手,与狼天意的手准确的碰撞在一起。蓝宝儿想要阻止都已经来不及了,狼天意的主动攻击速度极快。

    噗的一声轻响,狼天意的手被姬动挡住了。下一刻,狼天意眼中顿时流露出一丝强烈的骇然,紧接着,一连串低沉的爆鸣声中,狼天意惨叫一声。整个人向后跌退,摔倒在地。

    “你,你……”大滴大滴的汗珠不断从狼天意头上滚落,剧烈的痛苦令他近乎无法呼吸,死死的瞪视着眼前这年纪比自己还小的青年,他根本就不明白对方是怎么做到的。

    姬动冷冷的道:“辱我兄长,断你一臂。立刻磕头认错,否则,再让我出手,就要你的命。”

    “天意。”蓝宝儿快步冲上前,她吃惊的看到,狼天意的整条右臂已经完全软了下来,就像是一条软蛇似的,似乎里面的骨头寸寸断裂。

    扭头看向姬动,蓝宝儿道:“姬动,你怎么能下这么重的手。他是钻石军团的人啊!钻石军团,是平等王麾下。你,你,你……”

    看着蓝宝儿回护狼天意,不知道为什么,姬动心中一阵不爽,上前一步,一只手当胸向狼天意抓去。

    其实,姬动已经是留手了。他以灭神击震断狼天意的手臂,却并没有释放自己魔力中的火属性,否则的话,不论是阴火还是阳火,狼天意不死也要脱层皮。毕竟这个人是钻石军团所属,钻石军团先后在森妖迁徙和两大公会对峙中算是帮过自己,姬动还是留了几分情面的。换了别的人,他根本都不会废话,一掌拍过去,直接轰杀了。

    “姬动,钻石军团是你得罪不起的。”蓝宝儿赶忙拦在狼天意身前。

    “他是你的男人?”姬动的手停在半空,沉声问道。

    蓝宝儿先是愣了一下,下一刻,大滴大滴的泪珠已经顺着面庞滚落。她不让姬动动手。绝不是为了回护狼天意,而是担心钻石军团对姬动的报复啊!姬动的这一问,就像是一柄利刃刺穿了她的心似的。

    可姬动却有些会错了意,以为蓝宝儿是因为心疼狼天意才哭,收回手,“宝儿,这个人侮辱了我阿炳大哥。本来是应该让他磕头赔罪的。看在你的份上,这次我做主放过他。但是,你记住,我欠你的,从此还清了。”

    一边说着,姬动转身而去,大步走到炮龙阿炳身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咚咚咚的向阿炳磕了三个响头。

    阿炳被他吓了一跳,等他想要阻止的时候,姬动都已经做完了。

    “兄弟,你这是干什么?你,你要气死我么?”阿炳气急败坏的一把将姬动拉起来,姬动冰冷的目光朝着蓝宝儿和狼天意的方向看去,“带着他滚。”

    阿炳可以不在意,可以因为自己的关系放过狼天意,但姬动却不能不在意,师兄将这件事交给他处理,他就必须要给炮龙阿炳和师兄一个交代。

    “大哥,在圣邪战场上,宝儿曾经在我重伤之时照顾我十天。这份恩情我不得不还。那个人又是钻石军团麾下,我替他向您赔罪了。”

    阿炳无奈的抓住姬动的肩膀,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端坐在那里喝着闷酒的弗瑞,脸色也已经缓和下来。向姬动点了点头。

    狼天意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另一只手拉着蓝宝儿就要往外走,这时候他是真的不敢再说什么了,先前姬动向他说话的时候,眼中犹如实质般的杀气令他发自内心的胆寒。他心中虽然恨到了极点,可却半点也不敢再乱说。

    令狼天意意外的是,他这一拉,却并没有将蓝宝儿拉动,强忍疼痛抬头看时,他发现,蓝宝儿此时已是泪如雨下,目光始终盯视着那一掌震碎自己右臂的青年,嘴唇抿的紧紧的。

    “宝儿,你……”狼天意疑惑的看着她。

    “你走,你走……”蓝宝儿大声哭喊着,一把推开狼天意。

    狼天意本就手臂剧痛,虽然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他现在急需治疗,不敢再停留,怪异的看了蓝宝儿一眼,带着浓浓的怨毒,转身快步出了一口香。

    姬动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喝了一大口麦酒,冰凉的麦酒令他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

    背后,有些踉跄的脚步声传来,姬动眉头微皱,不用回头,他也知道,是蓝宝儿正在向他走过来。从蓝宝儿推开狼天意,让他自己离去,姬动隐隐明白,自己这三个头磕的有点冤枉了。蓝宝儿和狼天意的关系,似乎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

    “姬动。”蓝宝儿有些颤抖的声音在姬动耳边响起。姬动握住酒杯的手微微一紧,“还有什么事么?”

    蓝宝儿站在他背后,良久,才调整了自己的呼吸,“姬动,你走。离开中原城。钻石军团的力量,不是你能想象的。狼天意的父亲狼邪,更是极为护短。就这么一个独生子。你废了他一条手臂。他不会甘休的。”

    一旁的弗瑞突然开口道:“宝儿,你阻止姬动让那小子给我大哥赔罪,是因为怕钻石军团报复姬动。除了世交之外,你和他是不是没有其他关系了?”

    蓝宝儿愣了一下,下一刻她正好看到弗瑞向自己使了个眼色,顿时明白过来,弗瑞这是在帮她向姬动解释。

    点了下头,“师兄,我父亲和狼家关系很好。从小就认识狼天意。很多年没见过了,最近他才结束闭关修炼,上次我和父亲到他们家去拜访,他就执意要请我吃饭。看在父亲和狼叔叔的面子上,我就带他来了这里。哪知道他冒犯了阿炳大哥。阿炳大哥,对不起,我向您赔罪了。”

    阿炳摆摆手,道:“算了,算了,一点小事而已。”

    蓝宝儿低头看向端坐不动的姬动,急道:“姬动,你赶快走。狼邪叔叔十分厉害,钻石军团更是……”

    没等姬动开口,弗瑞已经笑道:“宝儿,你知道姬动的身世么?”

    蓝宝儿愣了一下,“他不是孤儿么?”她也是极为聪明的人,听弗瑞这样一问,隐约中,她已经明白了些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