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抛却吧,名缰利锁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阴朝阳微微一笑。“螣蛇前辈,混沌自在心中。我没有姬动的幸运,但是,我却有一颗恒心。其实,以你的经验和修为,早该领悟到混沌的奥妙,只是你的心太跳脱了。无法静下来去感受。再有就是魔兽和人类之间的天生精神敏感度差距了。”

    螣蛇有些郁闷的看着阴朝阳,哼了一声,“不用多久,我也可以拥有了。”

    阴朝阳没有再理会螣蛇,向弗瑞和姬动道:“他们估计还要思考一会儿,双方魔师们也必然在思索先前那一战的过程,告诉我,看到刚才这一战,你们领悟到了些什么。”

    弗瑞和姬动对视一眼,弗瑞也不客气,嘿嘿一笑,道:“师祖,我先说。小师弟悟性比我高,他先说了,我估计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阴朝阳微微颔首。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惟有在看着这两位徒孙的时候,他才会有些笑容。可见他对于自己这两位徒孙是何等满意了。

    弗瑞道:“至尊强者级别的战斗,似乎很忌讳将魔力外放,在我看来,这应该是为了尽可能的节省魔力,同时也是避免为对方所乘。因为突破九冠级别后,魔力已经达到了相当恐怖的程度,九冠魔师更有着专属的特点,元素使之体。身为元素使,不止是本属性魔力很难伤到,就算是异属性魔力,想要伤害九冠魔师也极为困难。防御外放式的魔力攻击并不困难。而外放魔力攻击,无疑是要消耗更多魔力的,哪怕对手施展的是超必杀技,防御一方也会占据优势。更何况至尊强者的速度已经无限接近于瞬间转移,普通的魔力外放不容易伤害到对手,蓄力攻击又会被对手凭借速度抓到机会。因此,在至尊强者彼此攻防时,自然会选择将魔力内蕴、凝聚、压缩,以近身攻击为主。这样一来,就能够做到攻防一体,将自身元素使的特点完全发挥出来。这样的战斗看上去朴实无华,其实却更加凶险,战斗往往会在短时间内决定胜负,一个不好,就是形神俱灭。而九冠魔师的这种战斗方式。如果面对的是低等级魔师,那绝对是毁灭性的。如果是我对上您的话,您完全可以凭借元素使之体加上对元素的控制,瞬间谨慎,突破我的攻击和防御,只需要一下,我就会直接被毁灭。”

    听着弗瑞的话,阴朝阳缓缓点着头,“继续。”

    弗瑞道:“在刚才的战斗中,您之所以能够获胜,除了魔力完全在对手之上以外,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您所拥有的灵魂之火正是不怕对手属性相克的原因。凭借灵魂之火,抹杀了对方属性上的优势。而在魔力的控制、凝聚、压缩各个方面,您都占据了绝对的优势。第一次战斗时,看上去您是以一对二,但在您巧妙的控制和攻击节奏的把握中,对方其实是相当于每个人与您一对一。当然,您的魔力绝对优势也是获得胜利的关键。至于第二战,那就是混沌之火的优势了。至于为什么混沌之火能够产生这样的效果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可以肯定,您这么做。是为了点醒他们,告诉他们,混沌才是九冠魔师的追求。让他们不要目光短浅的只看到那些权势、地位。而混沌也是我们未来要追求的目标。我看出的就这么多了。”

    阴朝阳微微一笑,道:“你能看出这些,并且还能与自身相结合进行分析,也算是殊为不易了。在普通魔师看来,九冠魔师是强大而神秘的。而事实上,九冠魔师的能力,用简单的两个词就可以概括,那就是速度和力量。绝对的速度和力量。哪怕对手和你有一点细微的差距,凭借这两点就足以制胜。而每一名魔师自身的魔力都有属于自己的特点,如何进行压缩、凝聚、输出,使用时如何圆转如意,毫无间隙,毫不迟滞。那就需要各人自己的领悟。当你能够做到掌心雷霆时,你就算是摸到了九冠境界的边缘。”

    “是,师祖。”听着阴朝阳的话,弗瑞若有所思的答道。

    阴朝阳目光转向姬动,“那你呢?你有什么领悟和理解。”

    姬动苦笑道:“能说的师兄差不多都说了,师祖,我从未想到过九冠魔师的战斗会是这样的。我一直认为,九冠魔师在彼此面对时,应该是双方进行远距离大幅度魔力释放魔技相互轰击,以魔力强弱、属性相生相克、装备等各个方面来战斗。就算加入一些近身攻击也不是主流。今日看了您与那两位水系至尊的战斗,我才明白原来至尊强者之间,反而会化繁为简。就像师兄所说的,一位至尊强者对于敌人的攻击承受力实在太强,如果是远程魔技相互进行攻击的话,肯定是防御一方会占据主动。但我觉得。近身攻击也并不是绝对的,在某种特定的情况下,远程攻击并非没有作用。比如诱导、辅助等特殊情况下,远程攻击也可以起到很好的牵制作用,但具体怎样我说不好,只有真正到了那个境界,或许才能释放出来。”

    阴朝阳点了点头,道:“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魔师的实力更是如此。说说你对压缩魔力和混沌之火的看法。你在五年前就已经拥有了混沌本源,在这方面你应该看的比弗瑞更加透彻。”

    姬动道:“压缩魔力,将魔力内蕴进行攻击,其实就相当于是一种自身的单体组合技。简单来说,就是把自己的魔力在体内一层一层叠加起来,再将叠加后的魔力凝聚在攻击的一点上,那时候,瞬间爆发出的攻击力就会超过自身魔力所能达到的攻击。而叠加的层次越多,魔力输出时将魔力压缩的越小,攻击所产生的威力也就越大。但这种攻击对于我们非元素使的魔师来说,还是有着很大局限性的。因为我们没有九冠魔师那样的防御,在压缩叠加魔力时也几乎不可能做到像至尊强者那样不影响其他行动。但作为近身杀招却是可以的。刚才我对天邪最后的攻击时,为了达到秒杀令其再无反抗机会的效果,就使用了类似的攻击手段,压缩叠加了极致双火魔力。将这些压缩魔力通过近身攻击后注入对方体内再爆发,阴阳双属性组合技的效果也是在对方体内产生的,从而造成了巨大的破坏性。”

    阴朝阳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这么说,你已经掌握了这种压缩的方式了?”

    姬动也不隐瞒,当下,将自己在圣邪岛上得到天之玉,并且练就其中灭神击的过程简单的说了一遍。他也是现在才知道,灭神击根本就是九冠魔师特有的技能,只不过是被他提前学习了而已。

    听了姬动的讲述,阴朝阳的神色略微变得凝重了几分。“好一个灭神击,这个技能你要好好修炼,对你未来会有很大的好处。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将他教给弗瑞。”

    姬动毫不犹豫的点头道:“没问题,师祖,我本来也打算让您来指导我修炼这灭神击的。”

    阴朝阳微笑摇头,“我就不用了。我对自身魔力的压缩方式早已成型,转修其他,反而不好。用心专一,对于任何魔师来说都非常重要。混沌呢,你还没有说。”

    姬动道:“师祖,我觉得刚才您对混沌之火的应用似乎有些生硬。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您的混沌之火在刚才那一击之下,至少损失了一半。”

    阴朝阳脸色微微一变,“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姬动道:“因为,您输出的是纯粹的混沌之火。为了破掉对手的极致双水组合魔力攻击,您应该是凭借自己庞大的九冠魔力,硬生生的将体内凝聚的混沌之火逼出体外,然后将它们当成普通火焰进行攻击的。混沌的意义是创造。当混沌之火接触到对手的组合魔力后,其创造特性破坏了对方组合技的平衡,阴阳双属性在无法达到平衡的状态下彼此反噬,一举击溃对手。但是,您应该还没有掌握混沌之火真正的使用方法。否则的话,在攻击结束后,您的混沌之火就不会削弱很多了,而是应该保持不变。而且,据我所知,使用混沌之力攻击,真正出现的并不应该是混沌之火,而是灵魂之火。因为,混沌的力量只有与灵魂中的精神力量融为一体后,才能被我们所用,真正发挥出其创造的特性。”

    震惊,听了姬动这番话,阴朝阳心中只有震惊,多年以来,他可以说是以苦行僧的修炼方式。在不断的闭关苦修下,才渐渐摸到了混沌的边缘,尤其是在当初感受到姬动的混沌本源后,受其引导,这几年才拥有了混沌之火。但他毕竟没有任何经验,更不知道该如何使用这混沌之火。只能以自己的方式进行输出。此时听了姬动的话,他才真正明白了一些混沌的奥妙。

    混沌与灵魂结合,灵魂之火,阴朝阳脑海中不断重复着这几个字,隐约中,他已经把握到了什么,他知道,混沌的大门,在这个时候终于向自己开启了。

    “师祖,您没事。”弗瑞从未看到过阴朝阳的脸色如此变幻莫测过,不知是喜是怒,阴晴不定,眼中不断闪烁着思索的光芒。半晌没有吭声。

    阴朝阳长出口气,脸色恢复了正常,目光灼灼的看向姬动,“这都是那头戴斗笠的女子教你的。”

    “啊?”姬动一愣,略微犹豫了一下,他才点了点头。

    阴朝阳思索片刻,叹息一声,道:“姬动,替我谢谢她。他日我有所顿悟,就拜你今日这番话所赐。你的成长速度比师祖预想的还要快许多。师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了。今后的路,你要自己去走。你和弗瑞,都是我火系一脉的未来。不久的将来,大陆很可能发生剧变,你们师兄弟二人,时刻都要紧密团结在一起,共抗外敌。此间事了后,我会与你们师母一同返回海滨闭关,如有什么大事,可返回寻找我们。”

    姬动和弗瑞对视一眼,恭敬的道:“是。”

    阴朝阳深深的看了姬动一眼,这位大陆最顶尖的至尊强者突然发现,自己这位徒孙的命运已经不再是自己所能掌握的,更看不清他未来的终点会在何处。

    就在这时,水明月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胜光冕下。”

    阴朝阳缓缓回过身,只见水明月和冷风云正一同走来,此时的他们,脸上神色已经十分平静,似乎根本不像是刚刚收到巨大打击的样子。

    两人来到阴朝阳面前,同时弯下腰,躬身行礼。阴朝阳并没有阻止他们,任由他们下拜。

    直起腰身,水明月道:“胜光冕下的苦心我们懂了。感谢您将我们从歧途拉了回来,我和风云都已明白。自此之后,我们将各自闭关,希望能够看到您所指引的那扇大门。他日冕下如有所需,水明月义不容辞。”

    阴朝阳微微颔首,“你们能够这么快就醒悟过来,也不枉上天的眷顾。你们看这样如何,我与舍妹准备返回东海之滨闭关,那里距离圣邪通道较近,面对大海,既可以坐镇通道入口,又可以在安静的环境下修炼。如果两位愿意的话,不妨与我们一同前往。我定不会敝帚自珍,这些年来闭死关多次,也算是有所领悟。虽然我们属性不同,或许也能令你们少走一些弯路。”

    水明月和冷风云闻言大喜,“那就再好不过了。胜光冕下大恩,无以为报,请受我们一拜。”

    一边说着,这两位水系至尊冕下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向阴朝阳拜了下去。

    看着他们下拜的样子,阴朝阳脸上笑容再现,他当然不是因为水明月二人对自己的恭敬,而是他明白,这一对水系至尊终于抛弃了一切名缰利锁,真正的明悟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