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指天划地,混沌之火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悬浮在水明月和冷风云背后的两大图腾天后与玄武的颜色。也与两大至尊强者输出的魔力一样,皆为白色。这是完完全全的阴阳双水组合技,真正意义上的完美融合。那一道湛然白光,仿佛要射穿天地一般,并不快捷,甚至有些缓慢的射向阴朝阳胸前。

    阴朝阳的脸色略微有些凝重,他的左手第一时间抬起,掌心向外,这一次,他的手掌颜色终于变了,能够清楚的看到,丙火系图腾朱雀的光影在他背后凝聚,头顶上的金色阳冕也化为一道金光融入到手掌之中。面对水系两大至尊的联手,这位胜光冕下终于用出了全力。

    金蒙蒙的光彩就在掌心中凝聚,当那白光射至的同时,阴朝阳的左手向外一撑,挡住了那白光的侵袭。但是,就在这一刻,他身体周围已经升腾起一层浓郁的白色雾气,整个天青草原上,温度以恐怖的速度骤降。地面上的青草。以辐射状化为一根根冰刺四散蔓延。很显然,这是阴朝阳无法完全抵抗住阴阳双水融合技全面攻击的魔力效果,导致魔力外放所致。

    千万不要小看那一道简单的白光,那虽然是最简单的魔力攻击,但如果要用技能来衡量的话,这已经完全超越了中级超必杀技的存在,进入了高级超必杀技的境界。

    但是,阴朝阳毕竟挡住了,他的双脚依旧稳定的站在那里,脸上的神色也没有半分变化,他的左手,就像是一面坚固的盾牌,挡在胸前。

    半空中,火龙王已经停止了和孩子的亲热,目光带着几分担忧投向战场,专注的看着。此时此刻,没有人能够插手到这场战斗之中。如果谁试图插手其中,干扰这场战斗的话,那么,在气机牵引之下,立刻就会引动战斗中三名至尊强者的攻击全部集中过去。这是任何人也无法承受的。哪怕是姬长信夫妻联手也不行。所以,他们只能看,只能等待,等待这场战斗最后结果的出现。

    不论是魔师公会还是魔技公会的人,都觉得阴朝阳似乎玩大了。他确实强大,一对一的情况下,这里恐怕没有任何一位至尊强者能够和他抗衡。但是,他此时所面对的毕竟是阴阳双水至尊强者的组合啊!他甚至自大的让人家完美的把双水魔力完成融合,形成最强的攻击。

    如果这场战斗阴朝阳败了,甚至是死了,那么,就完全是他的自大导致的。看那外溢的浓烈寒气,谁都能看出,阴朝阳魔力虽强,却也不足以与阴阳双水组合技相抗衡。如果没有奇迹发生,失败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什么是实力,真正的实力是多重因素组成的,绝不仅仅限于魔力。也正是因为如此,水明月和冷风云在分明已经占到了上风的情况下却依旧不敢有半点放松,他们都知道,如果阴朝阳有半分喘息的机会,这场战斗的结局可能就会改变。尤其是当他们看到阴朝阳那似乎从来都不会改变的神色时,魔力的输出不禁更加紧凑几分。人的潜力是无限的,在巨大的压力下,往往更容易将潜力激发出来。毫无疑问,阴朝阳带给他们的压力就是巨大的,甚至是恐怖的。此时此刻。不论是水明月还是冷风云,都感觉到彼此之间的魔力前所未有的融洽,融合程度已经无限接近于完美。

    可就算是这样,阴朝阳站在那里却依然稳定,任由外界环境受到极致双水魔力的影响,可他自身却依旧是那么静静的站在那里,他的身体也没有受到半分影响。

    左手抵挡住攻击,阴朝阳的右手却在这万众瞩目之间缓缓抬了起来,他的动作很慢,抬起的右手中也没有凝聚半分魔力,只是那么简单的抬起,右臂伸直,抬起到头顶上方。右手握拳,食指伸出,指向天际。

    看到这里,突然之间,不知道为什么,姬动的心剧烈的跳动了一下,隐约中,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眼睛不禁瞪得更大了。

    三位至尊强者这第二次交锋,并没有再引起空气的扭曲,完全清晰的呈现在每一个人面前。所有人的注意力也都集中在了阴朝阳的右手之上,他的两位对手也不例外。

    他要做什么?这机会是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心中所想要知道的。难道,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有余力发动攻击么?

    阴朝阳淡漠的眼神终于在这时候发生了变化,平和的目光突然变得精芒四射,哪怕是已经压制了他的水明月和冷风云都不禁眯起双眼,不敢与他对视。

    也就在这时候。阴朝阳那举起的右手突然变成了白色,与面前极致双水魔力不同的白色。

    那是莹润的无法形容的一种颜色,似乎就是之前姬动得到的那块天之玉所拥有的白色,甚至更加纯净,更加晶莹。

    就在每一个人瞳孔收缩中,一缕寸许高的白色火焰悄然在阴朝阳右手食指指尖上点燃了。没有任何魔力的波动,那白色的火焰在阳光照耀下甚至不怎么明显。但是,当它出现的一瞬间,姬长信、上官吟空、姬动、弗瑞、冷风云、水明月却同时瞪大了眼睛。

    下一刻,阴朝阳做出了一个最为简单的动作,指天划地,右手食指,就带着那一小簇白色的火焰飘然划落,划向那身前白色的阴阳双水组合魔力。

    时间在这一刻似乎凝固了,天地之间所有的一切也似乎随着这一指划出而出现了变异,不断输出攻击的阴阳双水组合魔力光柱在与那白色火焰接触的一瞬间,似乎变成了一根冰柱,凝固在半空之中。下一刻,崩溃。

    是的,就是崩溃,如同一根真正的冰柱,在遇到了岩浆时出现的崩溃。那白色的光芒分解成为一点点淡淡的白光,以阴朝阳抵挡攻击的左手掌心为源头。朝着冷风云和水明月的方向崩溃而去。几乎只是几次呼吸的时间,就已经到了他们面前。

    而阴朝阳指尖跳动的那一小簇白色火焰,就那么化为一道宛如白色丝线一般的光晕一闪而没。

    轰——,这轰鸣并不是因为阴朝阳的攻击而出现的,而是因为冷风云和水明月之前那异性相吸的阴阳双水组合变成了异性相斥。两人之间的魔力排列似乎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们彼此输出,融合在一起的魔力,突然变成了向对方的攻击。在那剧烈的轰鸣声中,他们的身体已经各自如同炮弹一般反弹而出,飞出数十米才勉强稳定住自己的身形。

    阴朝阳指尖的白色火焰熄灭了,他依旧站在那里。并未离开原地,他的目光也从精芒四射恢复了平静。

    鸦雀无声的情景再次出现在这片天青草原之上,每一个人的神情都精彩万分,但是,谁也无法发出半点声音。

    神后冕下水明月、登明冕下冷风云,两大水系至尊冕下全力以赴的联手阴阳双水组合技,就这么被破掉了。在所有人都以为阴朝阳无法支撑的情况下被破掉了。

    哇的一声,水明月和冷风云几乎同时喷出一口鲜血,他们的气势,再也无法像先前那样融为一体了。他们的伤势是彼此带来的。从始至终,在这第二次比拼中,阴朝阳都没有向他们发出过任何攻击。

    如果说,第一战,他们在与阴朝阳的四次碰撞下被击溃时心中还有不甘和侥幸,那么,此时此刻,这两位水系至尊冕下心中的坚持也随着他们的组合技一起崩溃了。站在他们面前不远处的胜光冕下阴朝阳,就像是一座无法逾越的大山。二对一,依旧完全不是对手。别说是他们,就算在场每一个人都无法接受。就连他们的坐骑十阶冰雪巨龙和寒冰巨龙都已经呆滞的站在那里,不敢有半分移动。因为他们都感觉到,阴朝阳似乎只是挥手之间就能将自己毁灭。

    当震骇到了一定程度后,甚至没有人发出欢呼,阴朝阳简单的站在那里,却仿佛已经成为了天地之间的核心。

    水明月在这一刻仿佛老了几十年似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惨然,“混沌之火,是么?”

    阴朝阳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看着他。

    水明月点了点头,“我明白了,胜光冕下,您说的对,我确实没有和您并称为至尊的资格。要杀要刮悉听尊便。但是,风云这次只是为了来帮我,请您放过她。让她离开。”

    冷风云身形一闪,已经来到水明月身边,“不。明月。我既然来了,就做好了和你一起承担一切的准备。”说到这里,她转向阴朝阳,脸色狞厉的道:“阴朝阳,既然你有着这样的实力,足以决定一切的实力,为什么还要搞什么三局两胜,为什么还要如此戏耍我们?杀人不过头点地,你就不怕遭报应么?”

    阴朝阳淡淡的道:“你们还不明白么?你们并不是输给了我,而是输给了自己。我今天之所以这样做,并不是要戏耍你们什么,也没必要去戏耍你们。我只是希望,你们能够自己觉悟。之前我说过,你们的心被贪婪、**、嫉妒,这些负面情绪所蒙蔽。你们已经忘记了魔师真正的追求。就算今日与魔师公会的争斗,你们获得了胜利。不久的将来,你们也同样会走向毁灭。如果我想要杀死你们,根本不需要和你们说什么,九冠,是所有魔师梦寐以求的级别,但是,你们真的就以此为终点么?你们浪费了上天对你们的眷顾。九冠魔师的追求是什么?现在我告诉你们答案,是永生。成圣成神的永生。我的年纪虽然比你们要大,但是,最多只需要一百年,你们就会化为尘埃,而我,却依旧会留在这个世界上。外物的追求,只会令你们走入歧途。身为九冠魔师,我们的责任是什么?实力越强,肩负的责任就越大,而不是利用自己的实力谋取利益。”

    之前,在阴朝阳说出类似的话时,水明月和冷风云完全听不进去,在他们耳中,那根本是阴朝阳因为魔师公会一方胜利对他们的奚落。

    可此时此刻,再听着阴朝阳的诉说,他们心中的感觉就已经出现了微妙的变化。阴朝阳已经用实力证明了九冠魔师与九冠魔师的差距。尤其是那破掉了他们阴阳双水联手的混沌之火,更是像是一记重击,狠狠的砸在他们心头。

    一步天堂,一步地狱,有的时候,真理与谬论只不过就差了一层薄纱而已。冷风云和水明月的脸色渐渐的平复下来,他们的目光中闪烁着思索的光芒。过去的种种,不断在脑海中浮现着。

    作为九冠至尊强者,他们的过往绝大多数都是辉煌的。当初修炼的努力、勤奋,实力的不断提升,天才的称号。曾几何时,他们为了冲破极限而不惜一切,可是,自从进入九冠境界之后,他们的心态变了,变得不再平静,变得浮躁,正像阴朝阳所说的那样,他们在用自己的力量为自己谋取私利。

    九冠并不是极限,九冠的追求是永生,这两句话,就像是两道闪电一般,重重的劈在了他们的心灵之上。也同样震撼着在场每一个人。

    不只是水明月和冷风云,姬长信与上官吟空眼中也同样流露着明悟。他们的情况虽然和水系两至尊不同,但是,多年以来,他们更多的时间也都纠缠在属于自己的感情世界之中。阴朝阳的话不只是点醒了对手,也点醒了他们。每个人的心神,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洗涤。

    阴朝阳转过身,缓缓走向姬动和弗瑞的方向,螣蛇带着阴昭融从旁边蹿了上来,“阴朝阳,你什么时候领悟的混沌?怎么连我都不知道,也没有感觉到。”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