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你们两个一起来吧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阴朝阳道:“魔技公会与魔师公会合并。这并不是件坏事。可以说是我们魔世界的盛世。水明月,我问你,当初魔技公会成立的宗旨是什么?”

    水明月眼神一寒,“阴朝阳,你少在这里得了便宜还卖乖。我虽然输了,但也用不着你来教训。”

    阴朝阳仿佛没有听到水明月的话似的,淡淡的道:“不论是魔技公会也好,魔师公会也罢,成立的目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所有魔师谋取福利。让阴阳魔师们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有一个彼此交流的平台,促进阴阳魔师这个职业不断发展。水明月,今天你输了,在众多因素中,最重要的一个就是因为你已经偏离了公会应走的轨道。贪婪、**、嫉妒,这些负面情绪蒙蔽了你的心。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的魔力现在是九十一级。突破九冠后,就再无寸进。难道,你还不觉悟么?”

    “够了,阴朝阳,你用不着再打击我们。”冷风云也怒了,看着阴朝阳。脸色极为不善。

    阴朝阳淡淡的道:“如果你认为我是在打击你们,我也没有办法。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保持眼前这样的心境,你们永远也不可能真正意义上成为一名至尊强者,我为了你们获得的本属性最高封号而感到耻辱。”

    “你……”浓烈的水元素,几乎同时从水明月和冷风云身上爆发出来。魔技公会输了,他们的心情已经差到了极点,此时听着阴朝阳的挑衅,又哪里还忍耐的住。

    姬长信皱眉道:“朝阳兄,杀人不过头点地,算了。”

    阴朝阳摆摆手,“你们都退后。长信兄,稍后你会明白的。”

    阴朝阳从出现后,所做的一切都成功了,对于他的话,哪怕是同为至尊强者的姬长信、上官吟空也不禁为之信服,至于阴昭融就更不用说了。阴朝阳对她来说,是如兄如父般的感情,年纪要比她大上二十岁。不论阴昭融的实力有多强,年纪到了多大,在大哥面前,她永远像是个小女孩儿,自然不会违逆阴朝阳的意思。

    三大至尊缓缓后退,就只剩下阴朝阳一人站在那里与对面的两位水系至尊相对,而且此时的他,还没有火龙王的帮助。见到失散多年的孩子,火龙王心中已经容不下其他。

    水系两大至尊。神后冕下水明月、登明冕下冷风云,各自骑乘着他们的冰雪巨龙和寒冰巨龙。面对一个没有魔兽伙伴的胜光冕下阴朝阳。从任何角度来看,他们都应该占据绝对的上风才对。

    可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却根本没有半分压制对手的感觉,阴朝阳只是简单的站在那里,却给他们一种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感觉。

    灿金色的阳冕悄然浮现在阴朝阳头顶上方,九冠金色火焰烙印仿佛活过来一般不断的升腾着,冕环上,三颗半冕星展现着他高达九十七级的恐怖魔力。没有极致阳火所产生的威压,他带给水明月、冷风云以及那两头十阶巨龙的,完全是心灵上的压迫。

    就在这时,站在后方,同样被眼前这一幕吸引的姬动耳中突然想起了阴朝阳的声音,“看清楚,九冠魔师的战斗方式是怎样的。对你会有所启发。”

    姬动心中骇然,难道说,师祖要以一人之力,挑战两名至尊强者不成?而且还是和他属性相克的水系两名至尊强者。阴阳双水结合,对方的实力足以几何倍数激增啊!

    接下来阴朝阳说出的一句话,震撼了全场每一个人。平静的注视着水明月和冷风云,他的声音依旧是那么淡漠,但他所说的每一个字,却都是那样的石破天惊,“你们两个一起来。”

    哪怕是实力与阴朝阳最接近的姬长信,此时眼中也不禁流露出骇然之色,他怎么也想不到,阴朝阳竟然要以一己之力挑战两大水系至尊强者。他更不明白为什么阴朝阳要这么做。魔技公会已经败了,水明月和冷风云也承认了失败。这一战,真的有必要么?

    水明月和冷风云对视一眼,两人都看到了对方目光中流露出的屈辱,身为九冠至尊强者,他们什么时候承受过这样的侮辱?几乎同时怒吼一声,各自从自己的坐骑伙伴背上飞腾而起,直奔站在那里的阴朝阳扑去。他们毕竟是九冠强者,以二对一,终究还是没有再加上自己的坐骑。这是尊严问题。而事实上,就算以二对一他们赢了,也不会有任何兴奋。

    两位水系至尊刚一发动,远处的姬动就看出了问题,因为他发现,不论是阴朝阳,还是水明月、冷风云,身上都没有散发出任何本属性强烈的魔力波动。感觉上,他们就像是最基础的一冠魔师,根本无法将自己魔力外放似的。可是,他们头顶上璀璨的阴阳冕却充分昭示着他们那九冠的恐怖实力。

    这是为什么?姬动不明白,而冷风云和水明月已经如同两道闪电一般,各自来到阴朝阳面前。

    再不需要任何的交流。惟有鲜血,才能洗刷他们的耻辱。魔技公会战败、被阴朝阳以一敌二的挑衅,令这两位水系至尊强者将自身的实力已经提升到了极限。

    水明月的身体,在空中如同一个巨大的陀螺剧烈的旋转着,速度之快,根本令人看不清他的身影,虽然没有任何的魔力波动释放出来,但姬动却能清楚的感觉到,此时的水明月,就像一个巨大的漩涡,能够吞噬一切。

    冷风云身在空中时,整个人的身体就已经向后弓起,左手背在身后,右手手掌立起,高举在头顶上方,整个人就像是一柄巨大的战斧,从空下劈,而她那抬起的右手,就是战斧的斧刃。

    一个简单,一个复杂,水系两至尊的攻击,可以说配合的妙到毫颠。两人的攻击,完全是在同一时间到达。分别攻向阴朝阳身体两侧。

    阴朝阳面对两人的攻击,只是左脚微微向左跨出半步,右手一圈,拍向冷风云,左手一抖,大袖撩起,迎上了漩涡般的水明月。哪怕是在以一敌二的情况下,他却依旧是那么从容不迫。

    不过,阴朝阳的攻击却并不是同时进行的,看上去,他的双手不分先后而动。可实际上,与冷风云、水明月的接触却依旧有一个先后次序。尽管这期间相差的微乎其微,却还是看的姬长信眼神一凝。

    阴朝阳的右手,直接正面拍上了冷风云的掌刀,就在两人接触前的一瞬间,姬动清楚的看到,冷风云的掌刀变成了晶莹剔透的紫色,那分明就是极致癸水浓郁到了极点的现象。而阴朝阳的右手看上去却是那么的普通,并没有任何属性颜色散发出来。

    这两只至尊强者的手,悄然接触在一起,似乎,并没有任何魔力波动产生,但就在他们接触的一瞬间,每一个人都产生出了极其怪异的感觉。

    因为他们发现,自己面前的空气变得扭曲了,周围的一切再也看不清,而就是这扭曲的空气中,产生出了轻轻的爆震。这震动不只是空气,大地、天空,甚至连高悬在空中的太阳似乎都在这震动中颤抖。

    第二次震动几乎是和第一次不分先后的产生,那是阴朝阳的袖子与水明月的漩涡碰撞在一起所产生的效果。

    这两次奇异的碰撞,并没有产生出任何魔力碰撞的余波,但那空气的震荡,却仿佛要令每个人的灵魂脱离体外似的。扭曲的空气令人目眩神迷,真正能够看清双方攻防效果的,只有寥寥数人而已。姬动就是其中之一。

    凭借着灵魂之火的帮助,他的目力穿透那扭曲的空气,看到了双方战斗真正情形。他吃惊的看到,掌刀下劈的冷风云与阴朝阳的右手碰撞在一起,竟然被劈的飞了出去,足足倒飞出十几米,她的身体在空中翻转,似乎根本控制不住颓势。

    而另一边,水明月所化的漩涡,被阴朝阳左手大袖迎面抽中,情景更令人感到震骇,水明月并没有被震飞。但他那旋转的身形却就在阴朝阳的衣袖抽击之下被硬生生的抽停了,整个人似乎陷入了短暂的身体僵硬之中。

    姬动很清楚,三大至尊强者看似没有任何魔力外放的这种战斗方式,其实是更为惊险的,他们分明已经将自己的魔力全部内蕴,在碰撞的一瞬间才会释放出来。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阴朝阳在以一敌二的情况下,竟然还能够一上来就占据了绝对的上风,这是怎样的实力啊?他的对手,可与他一样,也是两名九冠级别的强者。

    姬动吃惊,冷风云和水明月更是惊骇到了极点,五行之中,水克火,两人又是二对一,在他们看来,阴朝阳甚至不可能防得住他们联手这一击。但是,真正与阴朝阳碰撞在一起,他们才明白这位胜光冕下强大到了怎样的程度。

    首当其冲的是冷风云,她那犀利的掌刀,将自身魔力完全凝聚在手掌边缘的一条直线上,极致癸水魔力就像是最为阴冷的寒刀,哪怕是一座山峰,她也能一刀两断。但是,当她的攻击与阴朝阳碰撞在一起时,感觉上,就像斩在了一座金刚石铸造的坚固堡垒上,那无比凝聚的极致癸水魔力居然不能寸进,而且下一刻,她骇然发现,自己的极致癸水魔力竟然在瞬间沸腾中大幅度的消耗着。一股恐怖的爆发力一闪而逝,只是那瞬间的爆发,无可抵御的大力就将她震的飞了出去,而且那强烈的极致阳火就像是浩然博大的浪涛一般,硬生生的震散了她手掌中凝聚的极致癸水魔力,此时的冷风云,整条右臂都是火烫酸软的,用不出半分力量。

    水明月比冷风云更加难受,他的实力比冷风云还要略微强上半分,那急速旋转的身体,每旋转一周,体内的魔力就会凝聚一分,双手收拢在胸前,一旦发出,就是雷霆万钧之势。

    至尊强者虽然都能够施展超必杀技,可实际上,当他们在遇到同等级的对手时,是根本不可能施展超必杀技的。就算是九冠级别的实力,想要施展一个超必杀技级别的攻击,也至少需要蓄力一秒以上,一秒的时间看上去十分短暂,可对于九冠魔师来说,足以杀死一个对手几十次了。因此,至尊强者之间的对决,反而不像之前姬动和天邪战斗时那样炫丽,他们的战斗变得更加简单直接,也是最为凶险的。一个不好,只要被同等级别的对手命中一下,很可能就是毁灭的结局。

    阴朝阳那一袖抽上去,看上去很简单,就是迎着水明月旋转的方向反向抽击,硬生生的将他的旋转抽的停了下来。可实际上,能够做到这一点,先不说阴朝阳的魔力有多么强横,单是对时间、方位的把握,对自身魔力的控制,以及对水明月旋转中魔力分布的强弱判断,都已经到了精微的地步。

    水明月只觉得自己正在极度凝聚,随时都可以爆发发动强力攻击的极致壬水,竟然被这一袖抽上去硬生生的打断了。魔力凝聚被阻断,哪怕他身为壬水系至尊强者,也难受的想吐血。而且最令他无法理解的是,他那已经凝聚的魔力被抽中后,他想要爆发都无法成功。就像是筋被切断了,失去了对肌肉的联系和控制似的。

    冷风云被击退,水明月被打的定在那里,此时此刻,就相当于是水明月一个人在面对阴朝阳,而且由于魔力凝聚被打断,他的身体也出现了片刻的迟滞。此时此刻,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像是错位了一般,所有的一切都已经不在自己掌控之中,战斗的节奏就被阴朝阳的衣袖抽击之下荡然无存。在他心中,竟然产生出了无力感。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