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阻断、咒杀、尘埃落定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天邪心中狂喜,他就要成功了。说起来漫长。其实这整个过程只不过是眨眼的工夫就已经发生,他在孤注一掷,甩出那三个卷轴后,他就再也不能进行任何形式的攻击或防御。

    成了。就在天邪最后一股魔力即将注入卷轴,完成这个超必杀技的一刹那,突然,一只坚实的手掌却已经捏在他那握着卷轴的手腕之上。

    咔嚓一声脆响,刺目的金色火焰中,天邪的手腕被硬生生震碎,手腕内的经脉以及那输出的最后一股魔力,就被这只突如其来的手完全掐断。姬动终于在间不容发之际赶到了。

    愤怒,恨意,早已令我们的暴君怒发冲冠。右手向下一滑,卷轴已经落入姬动手中。感受着那卷轴内蕴含的恐怖魔力,姬动心中不禁一阵后怕。直接将其收入到自己的朱雀手镯之中。同时身体前冲,一拳已经狠狠的砸在了天邪胸口上。炽热的金色火焰也随之爆发。

    同时,失去了前冲力的姬动,双脚在翡翠地蜥龙王头上重重一踏,背后双翼全力拍打,借助这一拳之力,硬生生的带着天邪离开了龙背。

    紧随姬动之后。大衍圣火龙已经到了,早已失去斗志并且受到重创的九阶翡翠地蜥龙王将面临的是大衍圣火龙的怒火。

    金色开始,黑色接续,金黑双色,在空中交织,六次闪烁,五次轰鸣,一道道恐怖的双色光柱越来越强烈,每一道光柱都要比上一道更大,近身战斗,才是姬动最擅长的。他的每一掌,每一拳,都没有半分魔力溢出,那浓烈的双色光柱,完全是从天邪体内迸发而出的。

    六重咒杀,无一遗漏,全部砸在了天邪身上,别说他已经没有了铠甲,就算是他还穿着铠甲也不可能抵挡这完全是以灭神击形势轰出的六重咒杀啊!

    甲木系魔力本源被直接轰碎,当那最后一道光柱在空中爆发时,天邪甚至连惨叫都没发出一声,已经在半空中化为了飞灰。

    面对这狠辣不惜释放卷轴超必杀技,险些置自己于死地的敌人,姬动绝不会有半分容情。手掌一探,一枚八冠晶冕与那赌约中的那块天之玉,同时被姬动从天邪所化的火球中捞了出来。

    等他在返身去看大衍圣火龙那边的战斗时,看到的。是被九只龙爪硬生生撕成碎片的翡翠地蜥龙王。

    大衍圣火龙恐怖的八阶极致双火,根本没给对手任何机会,翡翠地蜥龙王连一块完整的肉都没有留下来。

    最令姬动哭笑不得的是,当翡翠地蜥龙王被击杀后被破开头颅取出的那枚晶核落在茅台手中时,茅台很大度的抬起自己白色的龙爪,将那九阶晶核送入自己口中,咔嚓一声,咬成两半,将一半丢进了五粮液的嘴里。

    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么。头不一样,你们身体可是同一个,谁吃还不一样?倒是五粮液十分满意的用头在茅台身上蹭了蹭,一枚价值连城的九阶晶核就这么被她们给分了。当然,对此姬动是绝不会心疼的。

    六位全力做出攻防之态的至尊强者都有些发愣,当姬动将天邪轰上空中的时候,阴朝阳、阴昭融就已经到了,不过到了那时候,他们已经不需要再插手其中。眼看着姬动以他独创的六重咒杀将那八冠强者秒掉。哪怕是他们,都有种畅快淋漓的感觉。谁也没想到,最后的结果竟然会如此,那中级超必杀技卷轴,最终还是没能释放出来。

    姬动微微有些喘息。大衍圣火龙已经自行来到他身下,成托起他的身体,在天空中骄傲的翱翔着,奇异的是,它分明用九爪撕碎了翡翠地蜥龙王,还吃了人家的晶核,可身上却没有沾染上半点血污。依旧是那么黑白分明。那先前帮助姬动驱散卷轴攻击的六龙六蛇在灵魂之火的牵引下也纷纷飞回,重新融入到姬动的阴阳冕之内。

    危险解除,魔师公会这边,尽管那些六冠以上的魔师年纪都不小了,可此时也忍不住欢出声。弗瑞狠狠的挥了一下拳头,“好样的。”

    要知道,姬动不只是获得了这关键场次的胜利,更避免了那中级超必杀技释放导致的生灵涂炭。至少钻石军团的人绝对要感谢他,哪怕是姬长信和上官吟空联手的防御下,因为仓猝,他们也必定要有人员伤亡。

    看到飞上天空准备救援自己的师祖、师母,姬动赶忙让大衍圣火龙迎了上去,恭敬的道:“弟子幸不辱命。”他对自己其实并不是太满意,毕竟还是释放出了储存的龙蛇魔力。当然,这也是因为那最后的超必杀技卷轴带来的变数。这一战结束之后,凭借烈、焰双剑,姬动的实力已经再上一个台阶。

    哪怕是阴朝阳那从来都古井不波的面容上,此时也不禁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向姬动点了点头,“你做的很好,四年时间并没有荒废,走,随我下去。不要收回你的坐骑。”

    阴朝阳话音未落。巨大的红色身影已经冲入空中,直接来到了大衍圣火龙面前,正是阴朝阳的魔兽伙伴,火龙王。

    火龙王那双晶亮的大眼睛此时已经充满了感情,身上浓烈的火属性魔力不受控制的剧烈波动着,注视着姬动身下的大衍圣火龙,鼻息喷吐,颤声道:“孩子,孩子……”

    茅台和五粮液同时愣了一下,有些疑惑和不解的看着眼前这头体型比他们还要巨大的多的火龙,明显有些警惕。但是,当它们注视到火龙王的目光后,警惕渐渐消失,微微有些发呆。

    “孩子?”姬动惊讶的看向阴朝阳。

    阴朝阳脸上流露出一丝怅然,“姬动,你这坐骑是从何而来?我的老朋友说,这是她的孩子。”

    听阴朝阳这么一说,姬动才明白过来,心中暗道,不会这么巧。不过,如果茅台和五粮液真的找到了妈妈,他只会为他们感到高兴。

    “我的伙伴确实是由一头火龙进化而来的。火龙王前辈,他们真的是您的孩子么?”姬动跟随阴朝阳虽然修炼过一年的时间。却很少见到火龙王,更多的都是和螣蛇在一起,因此与这位十阶巅峰魔兽并不算太熟悉。

    火龙王的声音仍旧在颤抖着,“孩子,孩子……”

    茅台和五粮液口中发出低低的吼声,眼中的疑惑渐渐被温暖所代替,不论它们变异的有多么大,其本源毕竟是来自于火龙王的血脉,血脉的气息是不会认错的。火龙王身上散发出的浓浓母性,令它们心中渐渐产生出浓烈的情感波动。

    火龙王仿佛梦呓般的道:“千年前,我生下了孩子。在外出捕猎的短暂间隙中。被冰雪龙族的叛徒,那卑鄙无耻的冰雪巨龙风霜偷袭,掳走了我的孩子。一千年,我已经整整找了我的孩子一千年。我不会看错的,一定不会看错的。”

    姬动点了点头,“您没有看错,它就是您的孩子。因为,当初我们正是从冰雪巨龙风霜手中抢回了她们。只是因为多年以来受到风霜的寒气影响,本源受损。所以我们才用各种方法帮助她们排除寒气从而进化。茅台、五粮液,这是你们的妈妈啊!”

    姬动与大衍圣火龙灵魂相连,对于他的话,大衍圣火龙是不会有半分怀疑的,眼中的疑惑完全被炽热所替代,姬动张开背后双翼,自行飞了起来,大衍圣火龙只是略微犹豫了一下,她们的身体就已经被张开巨大双翼扑上来的火龙王紧紧抱住。

    阴朝阳脸上的笑容更加浓郁了,“老朋友,我真为你高兴。你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孩子。”

    阴昭融笑道:“让她们母女先亲热亲热。不过说实话,小动动这个魔兽伙伴可没有一点像你那老朋友的。”

    阴朝阳目光灼灼的看向姬动,道:“这就要问他了。”

    姬动挠了挠头,他总不能说,大衍圣火龙是因为他前世的记忆才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喃喃的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没有烈焰的允许,他是不会将地心世界的事情说出来的。

    阴朝阳道:“先下去。解决了两大公会的事情后再说也不迟。”

    三人飘身落地,此时,魔师公会一方已经完全沉浸在欢呼声中,而魔技公会那边,则已是悄无声息。水明月、冷风云都呆滞的坐在自己的坐骑背上,他们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天邪的死,他们并未感到任何惋惜,甚至还有些庆幸。一旦那个必杀技真的爆发出来,那么,魔师公会一方也必将全力报复。当他将卷轴给了天邪之后,刚才这场比试就已经不再公平。可就算是这样,却依旧输了,他还能说得出什么呢?

    “好孙儿。来,让玄祖母看看。”上官吟空脸上流露着慈祥的笑容,向姬动招了招手。

    姬动张开双翼,飞到地皇巨龙头顶上方,来到上官吟空面前。“您好,玄祖母。”

    上官吟空微笑道:“好孩子,从你身上,我看到了平等王一脉的未来。喂,你还不放手么?”后一句话是对她身后还搂着她的姬长信说的。

    姬长信老脸一红,毕竟当着这么多小辈的面,只得心不甘、情不愿,悻悻的放开了手。

    上官吟空道:“姬动,你先到一边休息,等玄祖母解决了眼前的事情后,再和你叙说。”

    姬动点了点头,滑翔而下,落在烈焰和阿金身边。

    烈焰伸出右手,拉住姬动的手,她那动听的声音从斗篷内传来,“姬动,我和阿金先回地心世界了,这里都是你的朋友和亲人,你需要时间来处理。你与我的事可以告诉他们。不用顾忌什么。不论你之后选择留在他们身边,还是其他什么,我都不会怪你。”

    “烈焰,我……”姬动想说什么,却被烈焰抬手按在唇上。

    “什么都不用说,难道你的心意我还不明白么?你也更不用为难,螣蛇本就已经看穿了我的身份,告诉他们也没什么。我希望你能开心。处理好所有事以后,再来地心找我。”

    不等姬动再开口,柔和的红色花瓣状光晕已经悄然绽放,卷起烈焰和阿金的身体,须臾之间,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烈焰和阿金走了,姬动心中顿时产生出强烈的失落感,他知道,烈焰完全是怕自己为难才会这么做的。她不希望自己为了和她在大陆游历而放弃亲人和朋友,除了失落外,此时他心中充满了感动。一直以来,不论什么时候,烈焰都在为他着想,为他默默地付出。这也更令他肯定了烈焰正在逐渐接受着自己的感情。

    另一边,上官吟空已经骑乘者地皇巨龙缓缓上前,沉声道:“水明月,冷风云。三局两胜,两战已经结束,你们怎么说?”

    水明月与冷风云对视一眼,此时尘埃落定,他的脸色反而变得平静了许多,“我输了。人算不如天算。没什么可说的。从今日开始,魔技公会不复存在,一切魔技公会所属,全部并入魔师公会之中。我虽然算不上是好人,但承诺还是会信守的。回去之后,我会立刻将魔技公会交给你们。不过,风云是我这次邀请的客卿,她并不是魔技公会的人,我在将魔技公会与魔师公会合并后,也不会留下来。”

    他的声音很平静,但在场的每一个人似乎都能感觉到他的心在滴血。魔技公会数百年的基业就毁在他这一代的手中,毁在了贪婪二字之上,此时的水明月,心情可想而知。

    冷风云目光流转,柔和的看着水明月,“明月,既然事情已经注定,看开点。以上官吟空的性格,一定会善待魔技公会所属的。”

    阴朝阳、阴昭融、姬长信,已经都来到了上官吟空身边,每个人的目光中流露着不同的光芒。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