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史上最昂贵的战斗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君王双舞释放,炎阳旋加魔焰旋。轻而易举的破掉了对方的反噬,姬动手中烈、焰双剑各在身侧,气势顿时提升到了巅峰。反观那位甲木天尊天邪,失去了铠甲不只是防御力降低,铠甲多他自身魔力的辅助也已经失去,毫无疑问,在这样的状态下,他将更难抵挡姬动下一轮的攻击。

    “认输。你没有任何机会的。”姬动淡淡的说道。他并没打算要将对手赶尽杀绝,烈、焰双剑的威力带给他太多的惊喜,姬动相信,当自己有一天能够完全施展出这双剑的力量,或者是这双剑所有镶嵌孔填满天之玉的话,那么,他就有了挑战至尊强者的实力。哪怕是自身魔力还没有到达九冠也不是问题。

    天邪微微有些喘息,额头上已经被汗水布满,从体内将极致双火魔力逼出绝不是一件舒服的事,忽而炽热爆裂,忽而阴冷缠绵,两种截然相反属性的火焰折磨的他体内魔力狂降。更何况,伴随着姬动将他的攻击化解,属性压制再次出现。正像姬动所说的那样。凭借自身实力,他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原本天邪也不应该如此弱势的,实在是因为大衍圣火龙对翡翠地蜥龙王的压制太厉害了。令他不但从翡翠地蜥龙王那里得到的辅助魔力大幅度削弱,而且还要分心去利用自己的魔力帮助翡翠地蜥龙王稳定心神。此消彼长之下,他一身实力能发挥出七成就不错了。如此一来,又怎能应对姬动手中那奇葩无比的超重量级双剑呢?

    淡淡的光芒闪烁,姬动脸上流露出一丝冰冷的神光,双剑遥指对手,强大的压迫力不断提升,下方观战的魔师们谁都能感觉到,他的下一击必定是雷霆万钧,绝不会再给天邪任何机会。

    “谁告诉你,我就一定输了。你是很强。只有六十一级魔力,却能逼迫的我难有还手之力,不论坐骑、装备、武器,全都在我之上。但是,不要以为你赢了。”

    一边说着,只见天邪手腕一翻,掌中已经多了一个卷轴,卷轴迎风展开,顿时,浓郁的魔力波动在天空中瞬间迸发。

    原本因为极致双火而灼热的空气突然多了几分清凉,黑色的光芒在空中瞬间扩散,一根根粗壮的冰矛快速凝聚成形,下一刻,整整九十九根九米长的巨大冰矛已经朝着姬动的方向攒射而去。

    又是魔技卷轴?看到天邪释放卷轴,姬动不但没有惊慌。脸上反而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当初那金鹰公会副会长卢卡尔,就是凭借着卷轴从他手中逃生,之前这天邪也是凭借一个魔技卷轴挡住了烈、焰双剑的余波攻击。此时他又拿出了卷轴发动攻击。难道就只有你才有卷轴么?

    姬动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不解的行动,他没有凭借自己手中双剑像之前那样抵挡那九十九根冰矛的轰击,反而将烈、焰双剑收回到朱雀手镯之中。双手手腕一翻,各自多了一样东西。

    那是两个拳头大小的水晶瓶,左手的水晶瓶里面是黑色液体,右手水晶瓶中,液体则是金光闪烁。

    只见他双手手腕一扬,两个水晶瓶已经破空飞出,在空中发生了剧烈的碰撞。

    只听一声剧烈的轰鸣在半空中炸响,一个足足直径超过五米的巨大火球瞬间爆开,恐怖的爆炸力,一瞬间令那火球变成了黑金双色,炽热的火焰就像是一面巨大的盾牌,挡在了姬动和大衍圣火龙前方。

    一根根粗大的冰矛就在那炽热的火焰中爆开,当那团巨大的火焰最后轰然炸响时,九十九根冰矛已经被一扫而空。

    那,那是什么?天邪亲眼看到姬动双手甩出的东西,那分明不是他自身魔力发动的攻击啊!以卷轴发动,并不是天邪的主意。而是来自于魔技公会会长水明月。在这场战斗开始之前,水明月交给天邪的那枚戒指,是一枚储物戒指,里面有着魔技公会多年以来积攒的众多卷轴。为了能够获得这场胜利,水明月已经不惜一切代价,这才让天邪将卷轴带上。这也是天邪最大也是最后的凭借。

    拥有大量卷轴,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天邪与姬动打赌时那么有自信了。这场战斗进行到这个时候,已经不是纯粹的实力比拼,天邪相当于是在用金币向姬动砸去,硬是要以这种方式战胜姬动。使用卷轴来赢得战斗胜利无疑是最简单的。他只需要不断将一个个卷轴丢出,发挥出卷轴内储存的各种技能攻击,根本不需要有停顿。而姬动就算实力再强,他每次抵抗一个卷轴,就需要耗费一定的魔力。任何魔师的魔力都是有极限的,哪怕是至尊强者也不例外。所以天邪绝不认为自己会输,就是这个原因。要知道,水明月给他的那枚戒指中,可是有着上百张卷轴啊!

    在这个时代,卷轴的制作方法已经失传,任何一张魔技卷轴的价值都可以说是天文数字。当初卢卡尔以一张卷轴保住性命都大为肉痛,他还是有金鹰商会这庞大的商会体系作为支持的。此时此刻,拥有百张卷轴的天邪就像是魔师界最大的富翁一般。他正打算以这种最昂贵的方式来解决这场战斗。哪怕此时面对的是至尊强者,他也相信,在自己没有将卷轴用完之前,对方也无法伤害到自己。

    可惜的是,天邪万万没有想到,自己遇到的是一个怪胎,一个魔师界的奇葩,他那一个壬水系必杀技卷轴九九寒冰矛祭出。竟是是被姬动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发动的极致双火组合技挡住了。难道,他使用的也是卷轴不成?

    天邪心中虽然吃惊,但手上的动作可并没有停止,为了方便使用,他直接从戒指内取出了十张卷轴,横放在身前,一张接一张的朝着姬动的方向丢了过去。

    只见半空之中,忽而水、忽而木、忽而土、忽而金,甚至还有火。各种各样的阴阳属性卷轴不断在空中爆发出一团团耀眼的光芒。哪怕是最绚丽的烟火晚会也无法与此时空中绽放的魔力元素相比,那一朵朵盛开的光焰,令每个人都有种目眩神迷的感觉。

    再看姬动这边,不论天邪以怎样的速度抛出卷轴,他这边却岿然不动,也是手腕连甩,一团团金色或是黑色的光芒也不断在空中绽放,爆发的速度丝毫不比天邪慢。只有当天邪发出的是火系攻击卷轴时,他才会停顿一下。根本不需要去应对,极致双火属性的全面压制,直接就能够令那火系卷轴攻击所产生的火元素融入自身,反而增强了姬动的魔力。

    天邪很快也发现了这一点,在接下来的攻击中,火系卷轴再也不敢使用,只是另外四大属性八系卷轴不断丢出。半空之中。五行属性四散纷飞,相当于是四大属性卷轴战极致双火。

    天邪越攻击,他的脸色就越白,他的卷轴用一个就少一个,可却根本没有起到半分作用。而对手那不知道丢出的是什么东西,仿佛是取之不竭似的,总能将他的卷轴攻击完全抵挡。

    水明月的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那可都是钱啊,每一个卷轴,都是数以万计的金币,甚至是数以十万计、百万计。那百余张卷轴如果都换成金币的话。足以令任何一个人富可敌国。此时却只能化为一团团光芒在空中爆开,还未能取得期望中的效果。

    一直以来,任何一名魔师如果能够得到一张魔技卷轴,都会极为珍视的收藏起来,只有在自己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才有可能拿出来救命。像天邪这样挥霍着使用的情况,绝对是千年以来破天荒的头一遭。最令人奇怪的是,他的卷轴就仿佛失灵了似的,总是被对手挡住。

    和天邪正相反,姬动的脸色是极为愉悦的,笑容也变得越来越浓郁了。对手丢出的是魔技卷轴,他丢出的是什么?自然是他刚刚研制成功不久的魔技酒。他把上次购买的所有原料都制作成了魔技酒。除了失败的意外,也制作成功了上百瓶成品。尽管这些成品之中没有一个必杀技。但极致双火属性的技能,哪怕是命中技,也是极其强悍的,更何况,姬动此时在使用的时候,都是将两个攻击方式相同属性相反的魔技酒同时丢出,产生出阴阳双属性组合技的效果。比普通的必杀技只强不弱。不论对手释放的卷轴是什么属性,也没有一个是极致魔力的存在,凭借着魔技酒,抵挡起来丝毫不觉得困难。

    这是姬动第一次在实战中试验着自己的魔技酒,事实已经证明,他的研究是绝对成功的,魔技酒的威力,完美的演绎出卷轴效果。与对方那些昂贵的卷轴相比,姬动购买所有材料所花费的,也不到一万金币。这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随便卖上一个晶核,就能换回数倍的材料。

    阴昭融的眼神也有些呆滞了,看着空中这场绝非正常的比拼,忍不住向阴朝阳问道:“大哥,你看出姬动是怎么释放出那些技能的么?”

    阴朝阳道:“那不是他自己的魔力,也像是类似于卷轴的攻击。可是,他又没有使用卷轴,更不可能有那么多数量的卷轴。魔技公会这次已经可以说是破釜沉舟了。姬动究竟是如何应对下来我不清楚。但我可以肯定的是,这绝对是魔师界历史上最为昂贵的一场战斗。先不说他们的赌约。但是魔技公会那名魔师释放出的卷轴,就绝对是天文数字。”

    上官吟空此时早已经笑的合不拢嘴了,她是第一次见到姬动,刚刚与丈夫和解,无疑令她心情前所未有的舒畅,几十年的抑郁一朝得以解决,她整个人仿佛都又年轻了几岁似的。可当这第二场比试开始后,她的心又不自觉的揪紧起来。不论怎么说,姬动都是她的后裔,正如姬长信所说的那样,平等王一脉的人丁单薄与当初她的离去有很大关系。姬动这一代的玄孙也只有两人而已,姬长信刚刚已经通过传音告诉他,除了姬动以外,姬夜殇已经过继给了皇室。可以说,姬动是唯一一个有可能能够继承平等王王位的人。

    几十年来,尽管上官吟空恨姬长信,但她从来都还是将自己当成平等王家族的媳妇,更何况那可是她的玄孙啊!所以,眼看着姬动面对的是一名八冠魔师时,她的心下意识的揪紧起来。

    直到大衍圣火龙出现的那一刻,她才明白为什么阴朝阳、阴昭融兄妹会那么从容。眼看着姬动身上所释放的极致双火魔力,她虽然奇怪为什么不是土系,但也被那极为特殊的魔力组合震撼了。她又哪里知道,其实连阴朝阳兄妹也并不清楚现在的姬动修为达到了什么程度。他们对姬动的信心,来自于超必杀技日月阴阳界。

    哪怕是现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毫不担心。实在不行,姬动还可以释放出储存的魔力,引动那超必杀技发动攻击。别说是天邪这样的木系魔师,那双属性超必杀技就算是他们这些至尊强者来抵挡,也必须要全力以赴才行。

    大衍圣火龙、烈、焰双剑,再到此时那神奇的魔技酒,上官吟空作为魔师公会会长,当然明白这些意味着什么。这是一代天才的崛起,未来魔师界真正的强者啊!而这个人,竟是自己的玄孙。此时,她不知不觉间已经挺起胸膛,昂然面对魔技公会一方,心中剩余的,就只有骄傲二字。她很想大声的呐喊一声,那是我的后代。

    姬动的魔技酒已经就快要用完了,这一边,天邪扔出卷轴的速度也正在飞速下降,看着那虎视眈眈的姬动,天邪猛一咬牙,终于拿出了戒指中最昂贵的一张卷轴。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