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终成魔技酒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烈阳噬。”大喝声中。姬动全身金光大放,整个人就像是一团跳动的金色火焰般瞬间向前滑行,在滑行的过程中,全部火焰都凝聚到右拳之中,魔力注入,奔涌进那掌心中的水晶酒瓶之中。

    顿时,酒瓶内原本呈现为琥珀色的威士忌酒液光芒大量,瓶底处刻画的阳火存续法阵显现出来,金光流转,宛如一颗硕大的宝石一般,所有跳动的火焰随之注入其中,浓烈的魔力元素在其中荡漾,与此同时,姬动的右手快速摇动起来,整个人的精神完全凝聚在这酒瓶之上,盖好瓶盖的酒瓶就在他手中上下飞舞,原本浓浓的极致阳火元素渐渐收敛,酒液依旧是极致阳火的金红色,但散发出的魔力波动却越来越弱,唯有那存续法阵上散发的光芒变得越发明显起来。

    “成了。”烈阳噬虽然只是姬动所擅长的一个基准技,但随着他实力的提升。对这个技能浸yin多年的熟练,哪怕是和普通魔师的命中技相比,这个技能也要强大的多。

    阿金就站在姬动背后,看着他完成这一切,当所有魔力完全收敛后,姬动手中就多出了一瓶奇异的酒液。

    瓶底存续法阵金光流转,映照着金色的酒液经过水晶瓶的折射烁烁放光,就像是一瓶黄金溶化后的液体似的。

    “这是什么?你这几天一直在弄这些东西,这有什么用?”女人都是好奇的,阿金也不例外。她早就想问姬动这几天在做些什么,只是性格使然,一直没有问出口。

    “成了。”姬动惊喜的高呼一声,几天以来内心的沉郁似乎也随着这瓶魔技酒的制作成功而挥散。他直接将酒瓶丢给阿金,“这是我制作的魔技酒,比魔技卷轴漂亮的多。你试试看。”

    阿金接过酒瓶,疑惑的看了姬动一眼,“魔技酒,那是什么东西?”

    姬动道:“你可以将它想象成为魔技卷轴,因为它和魔技卷轴的效果是一样的。”

    “不可能。”阿金几乎是下意识的说道,她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战斗本能和自身对魔师技能的理解一点都没有消失。她自然是见过魔技卷轴的,怎么也无法相信眼前这瓶酒竟然能拥有和魔技卷轴一样的效果。而且看上去,姬动在制作它的时候极为简单。

    “事实胜于雄辩,你不试验一下怎么知道不可能呢?使用它的方法很简单,你只要注入一丝自己的魔力引动它,在将它摔破在身前就行了。记住,里面记载的攻击只会向前方发出。”

    带着几分好奇和不信。阿金依言照做。一丝魔力注入酒瓶之中,顿时,她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手中的酒瓶热了起来,下意识的将酒瓶投掷于地。

    砰的一声爆响,水晶酒瓶破碎,一团浓烈的金光瞬间升腾而起,阿金只见自己身前似乎出现了一道金色的身影,作出与姬动先前一模一样的动作,左脚踏前,身体扭转前冲,一拳轰击而出,那浓浓的极致阳火魔力分毫不假,她也能清楚的感觉到这一击中所包含的彭湃魔力。和魔技卷轴相比,效果真的相差无几,唯一的差别,可能就是空气中挥散出的浓浓酒香了。

    “成了。哈哈。”姬动欢呼一声。经过这些天的尝试和他的不懈努力,魔技酒终于制作成功了。尽管他现在有把握制作的也只不过是基准技而以。但这已经是个奇迹,在他之前,又有谁能够将魔技烙印在酒液之中。凭借酒液来释放技能呢?现在他唯一不能肯定的就是这魔技酒的保存时间能否像卷轴那样久远。

    阿金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金光渐渐消失,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你是怎么做到的?”

    姬动微微一笑。道:“这是秘密。不过,我可以像你保证,在整个大陆上,甚至是包括黑暗大陆在内,也只有我一个人能够制作出这样的卷轴。”

    他说的并不夸张,在阿金眼中,看上去制作十分简单的卷轴,其实制作过程是相当复杂的。首先,姬动要小心翼翼的将存续法阵刻画在酒瓶之上。保证存续法阵能够使用。然后还要注入酒精度数合适的威士忌酒液。当他在制作魔技酒的时候,整个技能的过程就要烙印在那酒液之中。最后的摇动,是令酒液与自己注入的魔力完全结合在一起,凭借着强大的灵魂之火引动的精神力,来控制着二者之间的完美结合,再与存续法阵沟通成功。这一瓶魔技酒才算是制作完成了。其中只要有一个环节出现了细微的问题,那么,这一瓶酒就会彻底废掉。

    魔技酒最大的优势就在于制作成本的低廉。它不许要像制作魔技卷轴那样使用大量的晶核粉末与特殊纸张制作魔技卷轴纸。水晶瓶和威士忌、白兰地这些酒的成本,与魔技酒释放出技能的效果相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姬动买了那么多各种级别的威士忌、白兰地,也只不过花费了几千金币而以。而现在市面上,一个基准技魔技卷轴的价值也要数千金币,还是有价无市的。毕竟,在关键时刻,卷轴这东西是可以救命的。当初卢卡尔就是这样在姬动手中逃脱。

    森妖各部落已经逐渐处了生命之森。几乎每一名森妖在踏出生命之森时,都会忍不住回头,悲戚的哭声不时传来,就要离开生活了无数代森妖的生命之森了,他们又怎么会舍得。这里是他们的家园啊!

    面对这一切,姬动无可奈何。他只有默默地注视,期待着森妖一族能尽早从这悲伤中走出来。他已经想好了。再有两天左右的行程。就能抵达中土帝国和东木帝国交接的边界。等到了那里,就趁夜色冲过去。一旦遇到任何阻拦,杀无赦。凭借着他和阿金,再加上大衍圣火龙茅台、五粮液的实力。哪怕是军团级别的军队,也不可能阻挡他们。大陆无战事多年,尽管是两国边界。东木帝国也不可能驻扎太强大的军队,魔师更不会有多少。为了森妖一族的延续,姬动已经顾不得许多了。

    飞身跳上大衍圣火龙的龙背,茅台、五粮液同时长吟一声,腾空而起。翱翔在九天之上,它们所散发出的那种君临天下的感觉,每一次感受到,都会令姬动心中分外舒服。这是炎黄神龙的威严啊!刚刚出生就拥有八阶的强大实力,姬动毫不怀疑,不久的将来,他们能够进化到十阶,甚至是圣阶的程度。

    就在大衍圣火龙刚刚带着姬动升空之后,突然间,姬动目光一凝,看向前方。森冷的杀机骤然弥漫在他双眸之中。

    至少有三千人,悄无声息,没有任何预兆的出现在了森妖大部队前方。这三千人刚一出现,就带给姬动极其危险的感觉。尽管距离还远。但姬动却已经能够感觉到他们身上所散发出的滔天气势。甚至比当初那灭绝军团散发出的气势还要惊人。

    灭绝军团是充满冷厉的杀气,和阿金身上的气息十分相像。而这突然出现的三千人所散发出的,却是一种浩然博大,宛如绵绵山脉般的凝厚浩然之气。

    三千人出现,竟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每个人身上,都穿着明黄色全身铠,厚重的铠甲在阳光照耀下反射出金子般的光彩,高大魁梧的身材配上全身甲胄,看上去,就像是不可逾越的天堑。而且。这三千人都拥有着属于自己的坐骑。不是灭绝军团那种地蜥龙,而是一种身材更大,全身呈现为土黄色的地行龙。姬动仔细观察了一下。这种地行龙是土系,名为裂地龙。最普通的裂地龙也是四阶魔兽。比起地蜥龙要高上一个档次。

    最前面吸引了姬动目光的,是一头通体鳞片呈现出透明,但在阳光照耀下反射出崔璨光芒的巨龙。这头巨龙可不是什么地行龙了。而是真正的正统龙族,身长足有十米,巨大的双翼展开,更增添身上光芒的夺目。

    竟然是土系顶级魔兽之一,难得一见的钻石龙么?要知道,裂地龙也只不过是有着一点钻石龙的血脉而以。眼前这头钻石龙虽然还不是最终十阶完成体。但也至少是一头九阶魔兽。在它背上,端坐着一名身材高大壮硕的战士,他身上的铠甲看上去竟然都和钻石龙的鳞片一个颜色。双手之中,各握着一柄长柄战锤。每一柄战锤都有五米长,锤头巨大如缸。这本应该是双手武器的重家伙,竟然被这名战士当成单手武器。一手一个。这要是砸在身上,会是什么感觉?

    危险,极度的危险。这就是姬动心中对这个人的评价。哪怕是他已经拥有了大衍圣火龙这样强大的坐骑,却依旧能够感觉到这名骑士的强大。

    心头沉甸甸的,姬动脸上的神色也变得难看起来,难道说,东木帝国为了狙击森妖一族,又派了人来?毫无疑问,这样配制的三千人,可不是一个商会所能拥有的。上次的灭绝军团已经令姬动很是怀疑了。眼前这三千人组成的军团看上去明显要比灭绝军团更加强大。他们究竟是什么来历。

    没等姬动仔细思索,他身下的大衍圣火龙已经不干了。或许是因为发现了钻石龙的存在,脾气暴躁的茅台首先仰天长啸一声,那嘹亮爆烈的龙吟声,宛如滚滚雷鸣,充满了挑衅的意味破空响起。

    这一声龙吟,令天地为之色变,天空中的太阳光芒似乎更加明亮了,姬动能够清楚的感觉到,温暖的阳光突然变得灼热起来,并且在飞快的向自己身下的大衍圣火龙身上凝聚,他自身也受到迎向,体内极致阳火魔力大盛。

    茅台这是在向对方挑衅了。他的高傲,就像姬动在调酒界一样,对于钻石龙,他也依旧充满了不屑。似乎在质问对方,你也配称之为龙么?

    钻石龙感受到茅台的挑衅,猛然抬起大头,同样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龙吟之声,但是,它的龙吟和茅台相比,似乎缺少了些什么,居然展现出几分怯懦。而茅台这一声怒吼,连带的反应出现了。

    那些四阶的裂地龙,大片大片匍匐在地,就像当初的地蜥龙一样,不但没有任何战意,甚至将头都像鸵鸟那样埋在土中。

    “茅台,好样的。”不论敌人有多么强大,姬动都决不允许森妖一族再受到任何创伤了。大衍圣火龙身形一闪,已经在空中加速,直奔对方那三千人上空飞去。

    大量裂地龙突然匍匐在地,令那名身穿钻石光泽甲胄的壮汉也是一惊,抬头看向空中的大衍圣火龙,口中大喝一声,钻石龙双翼展开,腾空而起,直奔姬动的方向迎了上来。和当初翡翠地蜥龙王的懦弱相比,这头九阶的钻石龙明显要强的多了。只是,它的气息似乎也被大衍圣火龙压制了似的。

    五粮液不像茅台那样怒吼,但它的目光却变得十分阴冷,淡淡的黑焰悄无声息的释放,似乎在准备着什么似的。

    很快,那头钻石龙已经飞腾到半空之中,那名巨汉将领手中双锤一磕,发出咣当一声巨响,气势大盛,遥望姬动,大喝道:“你是何人,竟敢追杀森妖。今日有本座在,定让你讨不得好去。”

    听了她的话,姬动不禁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这不是恶人先告状么?不过,对方的话也令他心中有些疑惑,沉声喝问道:“你又是什么人?谁告诉你我是在追杀森妖的。”

    一边说着,姬动身上浓浓的极致阳火已经升腾而起,此时他不禁感到有些郁闷。以前没有大衍圣火龙的时候他还没什么,现在有了这体型巨大的坐骑,他顿时发现这些六冠以上魔师使用武器的必要性了。没有一件长武器,还真的不好施展技能。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