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一个叫茅台,一个叫五粮液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看着大衍圣火龙两个巨大的龙头。姬动脑海中灵光闪现,“你们就一个叫茅台,一个叫五粮液。”

    阿金愣了一下,“这叫什么名字?”

    一白一黑两个龙头也十分纳闷的看着姬动。

    姬动道:“这是两种绝世佳酿的名字。配上你们再合适不过。”他前世就是一代酒神,而茅台和五粮液正是两种酒的名字。这两种酒,是他前世所在国家最好的两种。可以称之为国酒。可惜,来到这个世界后,他永远也不可能再品尝到这两种酒的味道了。他也不知道酿制方法。为这大衍圣火龙取上这样的名字,是对前世的一种怀念,也是对这两种佳酿的怀念。

    或许是因为感受到了姬动心情上的变化,大衍圣火龙两个龙头同时长吟出声,尽管它们并不明白茅台和五粮液的含义,但感受到姬动心中那种怀念的情绪,还是接受了它们新的名字。

    “极致阳火的白龙,你就是茅台了。极致阴火的黑龙,就是五粮液。走,我们去追上森妖。要上一瓶生命之源为火儿疗伤。”一边说着,姬动腾身而起,落在两个龙头后面脖子交汇的位置。

    茅台和五粮液同时长啸一声,就要腾空而起,却被姬动制止了。

    “阿金。你也上来。”姬动向阿金道。对于阿金。他实在有些尴尬,虽然不是故意为之,毕竟也侵犯了人家。更何况那时候阿金还是为了救他而出现的。

    阿金冷哼一声,“好稀罕么?我在地上走,也未必会比你们慢。”说着,不再理会姬动,扭头腾身而去,化为一道金色光影,眨眼的工夫已经消失在树林深处。

    姬动心中暗叹一声,这个误会,恐怕不好解释啊!因为他根本就说不出口。

    大衍圣火龙这才腾空而起,巨大的龙尾猛然抽击在空气之中,九爪齐张,急速飞出。

    寻找森妖们并不困难,除了牺牲的两万多老年森妖外,剩余的老年森妖们依旧有数万之众,而且他们的速度本就不快,一会儿的工夫,姬动就追了上来。

    姬动惊讶的发现,不知道为什么,数万老年森妖都停了下来,并没有继续赶路。当大衍圣火龙出现在他们头顶上方时,老森妖们都不禁惊恐的抬起了头。看到大衍圣火龙那奇怪的外表,他们想到的只会是敌人。

    直到大衍圣火龙飞身落下,姬动从龙背上一跃而下时,森妖们的情绪才得以平复。

    “伟大的王,您快来看看。奥多姆长老他……”看到姬动。森妖们自然猜得到刚才那场战斗的结果。对于姬动的称呼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姬动心头一紧,顺着森妖们自行分开的通路快步走入森妖之间。很快,他就看到了脸色灰白,躺在地上的奥多姆长老。

    奥多姆胸前微微起伏着,一名老森妖正在喂他喝着生命之源。可是,姬动却清楚的感觉到,就算是生命之源,也无法令奥多姆的生命力停止流逝。

    或许是上天的妒忌,森妖一族创造出了生命之源这绝世佳酿,可是,他们的身体对生命之源的吸收却远远不如人类。对于他们来说,生命之源根本起不到延年益寿的作用。只能是增加些许生命力而以。

    看到姬动,奥多姆已经十分晦暗的双眼突然亮了起来,就练脸色也变得好看了几分,在族人的扶助下,挣扎着坐起身,“王,敌人,敌人他们……”

    姬动赶忙上前一步,蹲下身体,握住奥多姆颤巍巍抬起的手。“长老,您别多说话了,先休息一下,放心。敌人已经被我赶走了。”

    奥多姆的神色顿时大为放松,“那就好,那就好。王,是你拯救了我们,拯救了整个森妖一族啊!幸亏您及时赶来,否则的话……”

    姬动道:“奥多姆长老,身体要紧,其他以后再说。”

    奥多姆轻轻的摇了摇头,此时的他,又流露出了原有的睿智,“王,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能够看到你,听到敌人退去的好消息,我虽死无憾。森妖一族,终究没有葬送在我手中啊!我就要不行了,王,我已经下达过命令,将首席长老的位置传给了塔姆长老。森妖一族的未来,就拜托您了。”他本就年事已高,是森妖一族中年纪最大的。突逢大变,又不断的高强度奔行,情绪上的剧烈波动,终于令他这风烛残年的身体承受不住了。看到姬动的到来,听到了敌人退却的好消息,连接着他最后一丝生命线的执念悄然散去。

    姬动默默地点了点头,“长老。您放心。地灵山脉那边,已经毫无问题,那边的魔兽愿意接受你们。中土帝国那边,我也已经打通关节。今日之仇,我也一定会为森妖一族报。定要将那金鹰商会彻底毁灭。”

    奥多姆叹息一声,“不,王,仇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森妖一族得以延续。遇到你,是我们森妖一族最大的幸运。我也相信,你一定会代领我的族人们找到他们的未来。将我葬在新的家园。我要看着族人们繁衍生息。王,伟大的王,谢谢你,谢谢你。”老泪纵横,奥多姆的声音越来越轻,终于,嘴角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双眼缓缓闭合,溘然而逝。

    静,死一般的寂静。最内圈的森妖们首先跪倒在地,紧接着,大片大片的森妖全部跪下。奥多姆,这位可敬的长老,终于为了他的族人释放出生命中最后一丝精华。彻底离开了这个世界。

    姬动抱起奥多姆的尸体,缓缓站起身,嘴唇抿的紧紧的,此时,阿金也已经赶了过来,默默地站在他备后。

    足足一分钟,姬动没有任何动作,一分钟后,他猛然深吸口气,将内心之中的暴戾之气强行压下。“森妖长者们,为了奥多姆长老最后的愿望。我们现在还不能休息。继续前行。与你们的族人会合。”

    老年森妖们缓缓起身,奥多姆去了,但他们都没有哭,只有沉默,这时森妖一族的特点。当最敬爱的族人去世后,他们会以长时间的沉默来悼念。

    接下来。姬动骑乘着大衍圣火龙,用了整整一个时辰的时间,找到了所有西行的森妖。将森妖部落们一一归拢,重新聚合。而奥多姆长老的尸体,被他最后郑重的交到了塔姆长老手中。同时他也将一瓶生命之源送回了地心交给烈焰。

    森妖们经历了一天的劫难,终于可以休息了。但是,整个森妖族群却都充满了悲伤。族人的大量死亡,奥多姆的去世,无疑给这个种族带来了沉重的打击。但是,他们的路却依旧要走下去。迁徙依旧要继续。为了种族的延续,他们必须要坚强。

    夜幕降临,姬动默默地站在生命之森中,仰望着树冠缝隙处能够看到的月光默默无语。此时的他,不是在回想战斗中的种种来提升自己的战斗经验。脑海中,不断回荡着各种纷乱的情绪。有对前世的回忆,还有其他许多许多。

    大衍圣火龙被他送回了地心世界,毫无疑问,地心湖是最适合它生活的地方。在哪里他不但可以更好的提升修为,而且也能够顺利的随时传送到姬动身边。凭借着灵魂相连,灵魂契约的无形建立。甚至不许要烈焰释放魔力,姬动就能够随时将它召唤到身边。

    “你在想什么?”冷冷的声音在姬动背后响起。阿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他身后。

    姬动没有回头,叹息一声,“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白天的事,对不起。我也不想那样。如果你还生气的话,就打我一顿出气。我不会还手的。”

    “哼——”阿金此时已经摘下头盔,在月光的照耀下,她那明艳的娇颜上飞起两抹红晕,双腿有些不自然的夹紧了一下。羞恼的道:“不许再提白天的事。以后也不许提。否则我就杀了你。”

    姬动点了点头,没有再吭声,两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夜凉如水,偶尔有微微夜风吹过,树林中发出一阵阵沙沙声。偶尔有虫鸣鸟叫之声,却不会破坏着大森林中的平静。

    “阿金,你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么?”姬动突然问道。

    阿金愣了一下,目光中多了点什么,点点头,道:“当然有。”

    姬动怒道:“胡说。这个世界哪来的神?如果真的有神,为什么森妖一族信奉的自然女神不在他们最危难的关头前来拯救他们。眼睁睁的看着成千上万的森妖死于敌手。如果我们再晚来一天,恐怕森妖一族就要从这个世界上完全抹去了。”

    阿金道:“就算是神,也并不是万能的。神有神的难处,就像……”

    “就像什么?”姬动回过身问道。

    阿金的脸色骤然变冷,“没什么。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姬动道:“我现在只想平平安安的将森妖一族送到地灵山脉,我绝不愿看到他们再受到半分伤害。金鹰商会短时间内恐怕无法卷土重来了。现在要面临的问题,就是通过东木帝国边界。如果东木帝国守军敢于阻拦的话,我不排除会大开杀戒。”

    “你并不嗜杀。”最后留下一句话,阿金转身而去。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姬动不禁有些发呆。是么,自己真的并不嗜杀么?

    第二天清晨,收起所有的悲伤,森妖一族在姬动的带领下上路了。生命之森何等广袤,森妖们可没有姬动那飞行的能力。想要走出这片大森林,至少还要五天的时间。

    一路上,所有森妖都显得很平静,姬动骑乘着大衍圣火龙在空中翱翔,随时观察着生命之森中会否有敌踪出现。同时,他也开始尝试着制造魔技酒了。经过与灭绝军团的一战,令他意识到自己实力上的不足,尤其是在遇到大规模魔师的时候,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哪怕是超必杀技,也未必就能决定全部胜负。所以,他要变得更强,更具有力量。

    魔技酒的制作比姬动想象中还要困难,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如何将技能烙印在酒液之中。

    魔技卷轴是通过在特殊的纸张上以魔力刻画相应的图案和法阵而达到的。可是,酒液内又如何能刻画法阵呢?液体怎么也不如固体的纸稳定,它是会流动的。姬动能够将魔技暂时烙印在酒液之中,可是只要酒液在瓶子中动一动,其中的魔力就会快速消失,更别说释放出技能了。

    一次次失败的实验,令姬动不禁有些急躁起来。酒液中分明包含着足够的火元素,再加上他输入的火元素,效果俺说应该比卷轴更好。可是,无法留住魔力,一切都将白费。

    这样的思索和实验直到第五天,森妖一族终于要走出生命之森的时候,姬动终于攻克难题。他找到了根本解决酒液与魔力融合的办法。

    办法说起来不难,但也绝对算不上简单。酒液会动,但盛放酒液的瓶子却不会改变。他在瓶子底部刻画上一个存续法阵,然后再将魔力注入到酒液之中,凭借存续法阵的存续效果,与魔力形成一个完美的循环。这才将魔力成功储存到酒液之中不至于流失。

    最关键的问题解决了,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不断尝试,将自己的各种技能与何等度数的威士忌、白兰地匹配,再融入到酒液之中。

    魔技酒的制作,绝对要比制作魔技卷轴更加困难。如果不是对酒的特性有着极其深刻的了解,决不可能完美的掌控酒液中蕴含的火元素波动。凭借着五行法阵、对酒的理解和灵魂之火带来的入微观察、精妙控制。在走出生命之森的同一时刻,姬动的第一瓶魔技酒终于要诞生了。

    刻好存续法阵,只有五寸高的玻璃瓶握在手中,瓶子里盛放着满满的威士忌。极致阳火魔力注入,姬动左脚踏前,右手握着玻璃瓶,整个身体在扭转中全面乏力,大喝一声,“烈阳噬。”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