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我是他的女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烈焰拉着姬动的手。此时姬长信、姬云生才看清烈焰的容貌,尽管他们都身为平等王,姬长信更是一代天罡,至尊强者,可是,当他们看清烈焰时,却都无法抑制内心的震撼,目光略微有些呆滞。

    烈焰的完美,不只是容貌、身材,还有那无可挑剔的气质,神圣、高贵、深邃、威严,哪怕是身为平等王的他们,也有一种仰视的感觉。

    尤其是他们发现,当烈焰出现之后,姬动那份淡漠沉稳已经当然无存,眼眸之中,只有浓浓的温情和些许担忧。不论在什么地方,只要烈焰以本来样貌出现,都会立刻成为目光的焦点,此时也不例外。

    姬长信的目光很快恢复了正常,身为至尊。他对自己的控制能力还是非常强的。目光从烈焰身上扫过,他吃惊的发现,眼前这个女子竟然给他一种看不透的感觉。尤其是她先前出现的方式,竟像是传说中的瞬间传送。

    “你是什么人?”姬长信沉声问道。

    烈焰淡然一笑,“我是姬动的女友,我可以代替他来说服你。姬动不能留在这里作为平等王,其实很简单。因为,他和你不一样,九冠,并不是他的极限。”

    “你说什么?”姬长信大吃一惊,他身后的姬云生也是脸色大变。

    烈焰的话虽然简单,但这一句九冠并非极限,却给了眼前这两代平等王巨大的震撼。一直以来,在阴阳魔师界,九冠至尊,乃是所有魔师努力的目标,九冠还不是极限,那什么才是极限?

    烈焰淡然一笑,“九冠,只是你们人类目前所达到的极限而已。圣邪岛如何形成,你们想必都知道。那是第一代天干圣徒所做。可是,你们认为,九冠实力的二十个人,就能创造出圣邪岛那相当于你们帝国一个省的地方么?还有海上的风浪、庞大的海魔兽群,以及那笼罩了整座圣邪岛的万雷劫狱界。这些,都是九冠魔师能够做到的?哪怕是他们凭借十系魔力融合,也不可能留下如此奇迹。之所以出现这样的境况。原因只有一个。因为,当初的一代圣徒,都突破了九冠的束缚,达到了另一个境界。也就是圣阶。”

    听着烈焰的话,姬云生不禁有些茫然,但姬长信的气息却明显变得粗重起来,注视着烈焰,他几乎是迫不及待的问道:“传说中的圣阶竟然真的存在么?”

    烈焰缓缓点头,“当然是存在的。只不过,现在你们大陆上,并没有圣阶强者而已。惟有圣邪岛中央五层,统治着整个圣邪岛的五大圣兽,才是圣阶。如果没有他们的存在,你们两片大陆会被隔开这么久?不论是圣邪天枰、万雷劫狱界、圣邪通道,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五大圣兽力量为源泉支持的。一代天干圣徒创造了圣邪岛,引来了万雷劫狱界,这些都很重要。但是,更加重要的是,他们从神界召唤来了五元素神的坐骑,五大圣兽。[吾/爱/文/学/网]这才有光明、黑暗两片大陆多年以来的和平。圣邪之战之所以存在,其意义并不是让你们两片大陆比拼实力。真正的作用,就是历练。历练你们两片大陆上的青年强者,以获得冲破圣阶的机会。这一点,恐怕你们早已不知。哪怕是历代天干圣徒都不十分清楚。”

    姬长信听的十分专注,姬云生忍不住问道:“那按照你所说,姬动是有可能冲击圣阶的?”

    烈焰点了点头,道:“是的。圣阶又称为半神阶,其特点,就是混沌之力的拥有。只有拥有了创造性的混沌之力,才有冲击圣阶的可能。这一点,你们都不具有。但是,姬动却已经具有,而且,他已经不只是拥有混沌本源,更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混沌之火。他的未来,并不是你们所能想象的。将他局限于此,称为平等王,只会阻碍他对圣阶的冲击。更何况,圣阶,依旧不是他的极限。”

    “圣阶还不是极限,那是什么?”这一次发问的是姬动自己,烈焰从来没对他说过这些,听到烈焰说自己能够冲击圣阶,他心头火热,圣阶代表的不只是实力,同时也是更加悠久的生命。能够拥有更长的生命力,他自然也能够有更长的时间和烈焰在一起。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他感到兴奋的呢?

    烈焰微微一笑,“我刚才说了。五大圣兽,只是五元素神的坐骑,它们只是圣阶,是半神。还不是真正的神。在圣阶之上,自然是神阶。如果用你们人类的魔师等级来衡量。那么,九十九级为圣,一百级为神。一级之差,天地之远。当你能够突破百级,成为神时,那么,你的生命也将变得无比悠久,甚至随时可以离开这个世界,到达真正的神界去。”

    烈焰的话,带给姬长信和姬云生的只有震撼,尤其是姬长信,他本身就是至尊强者,但多年以来,修为想要再进一步却难如登天,哪怕是至尊强者的他,也不敢肯定是否有超越至尊强者的存在。烈焰的话,就像是为他点燃了一盏明灯。更令他自己惊讶的是,对于烈焰所说的一切,他竟然无法星期半分怀疑。

    “姬动是你们的后代。如果你们希望,自己的后代能够出现一位圣阶,甚至是神阶强者的话,就不要勉强他做任何事。只有不断历练,不断磨砺,他才能够真正的进步。不知道我这样的解释,两位可满意?”

    姬长信与姬云生对视一眼,有祖父在,姬云生自然不会多说什么,姬长信略微思考片刻后,向姬动道:“让我看看你的混沌之火。”

    姬动缓缓抬起自己的双手。浓郁的黑色与白色几乎同时从他掌心中冒起,顿时,整个厅堂之内,一瞬间就被浓郁的火元素所充满了。极致阳火、极致阴火带来的强横属性压制,就算是八冠境界的姬云生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感受着姬动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姬云生吃惊的发现,如果不是祖父在此,仅凭自己,恐怕还真的无法将这个孙子留下来。

    黑与白两色光芒在姬动背后凝结,太极阴阳鱼缓缓出现,盘旋着来到姬动面前。此时此刻,姬动的双眸已经完全变成了晶莹的白色,只见他眼睛一亮,一缕白色火焰已经从那阴阳鱼正中的位置冒起,足足升腾尺余。也就在这白色火焰出现的一瞬间,厅堂内的所有火元素全部荡然无存。不仅如此,一股浓浓的精气冲破厅堂,直入高空。

    姬动的全身,都如同玻璃种翡翠一般,变得晶莹剔透,那浓浓的精气在半空之中就像是一张无尽吞噬的大口,疯狂的吸收着空气中所有种类的魔力元素。

    中正平和,浩然、浩瀚,浩渺如烟,圆融的混沌之气,将姬长信、姬云生全部笼罩在内。

    那并不是威压,更不具有任何破坏力。有的,只是无尽的创造。姬长信分明感觉到自己多年迟滞不动的魔力似乎被触动了,隐隐有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感受。那奇妙而玄奥的混沌之意令他充满了渴望。

    姬云生的感觉就更加明显了,体内八冠魔力不受控制的自行运转起来,疯狂而贪婪的吸收着混沌之力带来的纯粹魔力。

    魔师总会那拥有三百六十五块混沌青砖的三层姬云生也去过,可是,与那里相比,此时这厅堂内的混沌元素至少要浓郁上百倍。如果在这种环境下修炼,姬云生可以肯定,自己用不了十年,就有突破到至尊九冠的机会。

    与此同时。中原城内,所有八冠以上的魔师都抬头看向天空,尽管空中什么都无法看到,但那浓郁到极致,充满了浩瀚博大,创造万物气息的混沌波动,令他们每个人都不愿放过。点燃混沌,是所有魔师的梦想,他们都在深深的注视着那混沌的波动,体悟着混沌带来的种种感受。

    魔技总会,一名看上去年约三巡,身穿黑色长袍的老者站在楼顶之上,目视着那混沌精气冒起的方向,脸上忍不住流露出一丝骇然之色,“平等王府,姬长信。难道,难道你已经领悟了混沌的奥妙?我费尽心机,想要得到魔师总会的三百六十五块混沌青砖,可是,你却还是走在了我前面。”

    天干学院院长、首席董事姬铭瑄,站在学院的操场上遥望天空,此时,他的脸色面如死灰,难看至极,“大哥啊大哥,你终于领悟了混沌奥妙么?看来,我皇室一脉,真的要被平等王一脉所替代了。为什么,你总是能够走在我前面。你已领悟混沌,可我却还未冲至九冠。”

    混沌精气悄然收敛,中原城依旧是那繁华的大陆第一城,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姬动面前的阴阳鱼已经消失,他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尽管他已经领悟了灵魂之火,但像这样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混沌之力,还是令他极为疲惫。而他也只能将这混沌精气释放出来而已,并不能操控混沌,令它成为自己的战力。那是至少要九冠以后才可能达到的了。

    烈焰看着姬长信,淡然道:“混沌之力,是开启一切瓶颈的钥匙。有了混沌之火,只要积累足够,姬动就能一步步冲破所有关卡,成为真正的圣阶。别的我想不需要我再多说了。希望你们也能好好体悟这圣阶的奥妙。姬动,我们走。”

    姬长信、姬云生都没有阻拦,他们甚至还让开了路,姬动已经用能力证明了,自己有通往圣阶的本钱。与成为圣阶强者相比,平等王的王位又算得了什么呢?一旦姬动圣阶突破成功,那么,平等王一脉,很可能就不只是中土帝国的平等王,更会是整个大陆的平等王。

    姬动没有着急离开,目光看向姬云生,“爷爷,在走之前,我想去拜祭一下父母。尽人子之道。”

    姬云生点了点头,沉声道:“我现在就带你去。虽然你不愿意认祖归宗,留在王府。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平等王府的一份子。平等王一脉所属,将毫无保留的支持你。不论你需要什么,只要本族能够做到,必定支援。”

    姬云生身为平等王,何等老辣。在感受过姬动散发出的混沌之火气息后,他当机立断,立刻做出了全力支持的决定。姬动能否成为圣阶,已经不只是他一个人的事,更关系到平等王一族的辉煌。

    听了姬云生的话,姬动不禁心中一动,如果有平等王的支持,森妖一族的迁徙,可以说是水到渠成。只要进入中土帝国境内,就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了。

    姬长信没有跟来,烈焰也重新返回地心世界去了,对于她那神奇的传送内力,姬长信、姬云生都没有多问。

    在姬云生的带领下,姬动跟随着他一起来到了平等王府后院。这里虽然没有任何美丽的植物,但却有着一个单独的小院子。姬云生告诉姬动,这是历代平等王思考事情的地方。院子里,地势并不平坦,而是有一个小小的山包。而姬动的父母,也就葬在这里。

    坟墓的修建并不华丽,墓碑上只刻着姬氏子孙及妻几个字。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受到这具身体的影响,看到这墓碑,姬动的双眼不自觉的湿润了。噗通一声,跪倒在墓碑之前。重重的磕下三个响头。

    “父亲,母亲,孩儿一切安好,你们安息。”跪在那里,姬动一动不动,泪水不受控制的流淌而下。脑海之中,幼年记忆不断在脑海中出现,和父母相比,原本的姬动岂不是更加不幸,他的父母至少爱过,可他呢?如果不是李解冻的灵魂来到这个世界,依附在他身上,他早就已经不复存在。

    这一跪,就是整整一个时辰的时间。与其说是拜祭,到不如说是姬动再想以前的一切告别。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