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天罡冕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面对姬云生那充满质问。充满强大气势的威压,姬动叹息一声,“平等王殿下,您活的不累么?权力,真的就那么值得眷恋么?历代平等王恐怕都是像您这样活到老,平等王府才有这今日之气象。人只有一生,您问过自己,这一生快乐么?”

    姬云生这是第二次见到姬动,第一次只是匆匆一瞥,姬动的骄傲、冰冷甚至是仇视,深深的烙印在他内心之中。再次见面,他想到了姬动许多可能出现的回答。比如仇视他,对平等王爵位不屑一顾,不肯原谅他,等等情况他都想到了,却惟独没有想到,姬动竟然会以如此平静的口气,甚至带着几分怜悯来问他。

    帝王气势微微一凝,下一刻已经悄然破碎,姬云生冷冷的道:“责任二字,你可知道?出生于帝王之家。本身就是悲哀。但既然出生在这样的家庭,就必须要肩负起这样的责任。你父亲是个懦夫,他没有担当,不敢肩负自身应该背负的使命。你说的没错,我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快乐,我活的很累。但是,你以为我们平等王一脉活着,就是为了权力?为了霸住中土帝国的权势么?如果你这样想,那么我可以骄傲的告诉你,你错了。”

    说到这里,姬云生原本深邃的目光突然发生了变化,变得充满了炽热而骄傲的光彩,“我们的祖先,第一位平等王,与当今皇族一起,创立了中土帝国,横扫诸国,占领了这最肥沃的徒弟。我们平等王一脉的存在,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维持帝国稳定,造福百姓。保护我们的国家不受外敌入侵。平等王的平等二字,外人都以为,是与帝王平等的意思,但是,我们这平等二字,其实是希望帝国之中,不再有阶级。人人平等。平民安居乐业。我们的祖先,每一位平等王,也都在朝着这个方向而努力。在我们平等王的封地之中,没有贵族。历任平等王,都必须每年在封地中亲自耕种一个月。没错,我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快乐,也没有时间去快乐。我肩负着责任。我生命的意义,也就是这责任二字。你的快乐,只属于你一个人。而我的责任,虽然剥夺了我的快乐,但却会带给更多人快乐。你懂么?”

    听着平等王这番话,此时此刻,姬动心中只有震撼,确实,只有震撼。看着姬云生,他半晌没有说出话来。祖孙二人目光相对,在空中碰撞。姬动第一次感到了羞愧。

    他有灵魂之火,通过灵魂之火,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姬云生那慷慨激昂宛如金属铿锵般的声音中,他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完全发自肺腑。源于自己的骨子里。那是只属于他,根深蒂固的执着信念。

    姬云生眼中光芒四射,激昂大喝道:“怎么不说话了?你还有什么想要质问我的。一起说出来。没错,你父亲是因我而死。是我派去的人杀了你的母亲。你可以将我当做仇人。但是,有一点你却不能反驳。那就是你身上也流淌着我平等王姬家的血脉。”

    锵的一声,姬云生手腕一翻,一柄长约尺二的匕首已经出现在他掌握之中,光芒一闪,匕首已经笔直的飞向姬动。姬动下意识的抬手接下了匕首,有些疑惑的看向姬云生。

    姬云生几乎两步就跨到了姬动面前,双手抓住自己前襟,猛然一分,露出了肌肉坚实的胸膛,“我杀了你父母。我是你的杀父杀母仇人。来,用你手中的匕首,杀了我,为他们报仇。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绝不还手。也不会有任何人来为难你。”

    意外,绝对的意外,姬动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刚刚见到姬云生,就会遇到如此火爆的场面。姬云生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此时此刻,在气势上他已经完全被姬云生压倒。再不能像先前那样分庭抗礼。这就是大义上的差距,姬云生心中无愧,占据大义,他说的每一句话,都问心无愧。在他扯开前襟之时,自身气势已经达到了巅峰。

    看看手中寒光闪烁的匕首,再看看姬云生。姬动终于开口了,“您说的对,我的父亲确实是一个懦夫。没有担当的懦夫。他不敢承担如此重大的责任,所以,他选择了离开。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别说您并没有想杀他,就算您真的是亲手杀了他,我也不会说什么,不能说什么。因为父亲的生命本来就是您给的。就像我的生命也是父亲给的一样。您的意思,我明白。姬夜殇过继皇室,传承中土帝国皇室一脉,而平等王一脉却没有了继承人。您是希望我来继承平等王这一脉。可是,我不能答应您,因为我心中还没有大义,真正的平等,也绝不是平等王所能做到的。否则的话,平等王一脉传承了这么多年,为什么只有自己领地上才能推广没有贵族的统治呢?平等王这个爵位本身,就是最大的贵族。有平等王存在的一天,中土帝国就不会有真正的平等。除非有一天,国家没有贵族、没有皇室,国家的一切抉择都又人民作主,由人民公推。选举产生统治者,以人民的意志来掌管国家。这才是平等。您告诉我,如果我继承了平等王的王位,能不能做到这一切?”

    姬云生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惊讶,他当然不知道,姬动所说的这些,都是他前世国家的情况,“不能。就算你成为平等王,也不能完成这些。因为,帝国要稳定。贵族阶级,早已深深的扎根在帝国之中。牵一发而动全局,会有更多的平民百姓在战争中遭难。我中土帝国虽然看似强大,但却有四面邻国。一旦内乱,恐怕就会被小人所乘。”

    姬动淡然一笑,“既然如此,平等王这个爵位对我来说就更没有什么意义了。我让姬夜殇带话给您,告诉您,我并不恨您。我父母这件事,其实没有谁对谁错。只是从不同的方向去思考而已。但结局却终究是个悲剧。父亲没有听从您的意志,继承这份责任。但是,身为人子,我却要听从父亲临终前的遗志,始终保留这自由之身,不卷入平等王这份责任之中。”

    一边说着,姬动突然后退一步,双膝跪倒,跪倒在姬云生面前,砰砰砰……,接连向姬云生磕了九个响头。

    “爷爷,这是我替父亲拜您的。希望您能原谅他的作为。您说的对,不论如何,我身上毕竟流淌着平等王一脉的血液。我可以答应您,未来如果平等王一脉真的遇到麻烦,我绝不会袖手不管。”

    正在这时,一个低沉的声音突然从四面八方响起,“既然如此,那你就更应该留下来,接受这份责任。因为,平等王一脉,已经遇到了麻烦。没有继承人,平等王一脉将如何传承,你能不能告诉我?”

    听到这个声音,姬云生脸上激荡的情绪顿时转化为尊敬,侧身退到一旁,姬动只看到土黄色光影一闪,正堂内已经又多了一个人。一名身穿黄衣的中年人。

    看到这个人,姬动不禁心头一震。这黄衣中年人正是中土帝国的守护神,也是中土帝国唯一一位至尊强者,天罡冕下姬长信。同时,他也正是平等王一代辈分最高者,姬云生的祖父,姬动的玄祖。

    “天罡冕下。”姬动微微躬身行礼。

    姬长信一步跨出,已经来到了之前姬云生所在的位置,“你应该叫我一声玄祖。没想到,我们平等王一脉到你这一代又出了你这样的天才。我本以为,逸枫、夜殇都是不错的天才了。但与你相比,他们却相差的太远了。如果不是家族人丁单薄,我和你爷爷也不会勉强你。毕竟,我可不想看到阴朝阳兄妹再次来到中原城要人。如果你今天不能说服我,就算是绑,我也要将你留在家族。哪怕是阴朝阳兄妹再来,我也有把握留住你不被他们带走。你有一炷香的时间可以说服我。”

    如果说,姬动的气势能够与姬云生分庭抗礼,那么,当姬长信出现的一瞬间,他就失去了全部的抵抗能力。至尊强者,那根本不是一个级数的存在。达到九冠,九冠烙印俱全,进入大圆满境界,拥有极致魔力。任何一位至尊强者都是毁天灭地般的存在。这一点姬动再清楚不过。如果姬长信执意要留下他,他根本没有半分离开的可能。

    说服一位至尊强者,姬动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苦笑,看来,今日来到平等王府,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这更像是一个等待了自己四年的圈套。姬长信竟然在王府之内,单是这一点,已经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姬长信看着姬动阴晴不定的脸色,微微一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也可以给你肯定的答复。没错,当弗瑞、夜殇他们从圣邪战场上回来后,我就一直住在平等王府。因为我们都猜到,你早晚会回来祭奠父母的。只是没想到,这一等就是四年。但这四年你却丝毫没有荒废。只要你愿意,我相信,你会成为自祖先以来,最强大的平等王。孩子,留下。家族的责任需要延续,也需要你来承担。”

    姬动坚定的摇了摇头,“玄祖,我刚才说过,我不能违背父亲的遗志。而且我本身也不适合来承担这份责任。我喜欢的是自由自在的生活,追求强者的境界。如果您强留我,最后留下的,也只会是一具尸体。”

    姬长信眼中光芒一闪,正堂内顿时空气凝固,“孩子,你在威胁我?”

    姬动不卑不亢的道:“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而已。”

    姬长信强硬的道:“如果我告诉你,就算是留下一具尸体,我也要将你留下呢?不要忘记,姬逸枫就是死在你手中。如果他不死,夜殇也就不会过继给皇室。你自己闯下的祸,本身就应该由你自己来承担。”

    姬动突然笑了,“玄祖,从任何角度来看,你都不会杀我。最多只是将我软禁而已。您认为,平等王府能够软禁的住我么?除非您每时每刻都跟随在我身边。我不知道该如何说服您,但我可以告诉您,强留下我,对平等王一脉不会有任何好处。为什么您不让我像您一样,成为平等王一脉的保护者呢?平等王的继承权并不一定就会出问题。姬夜殇他也可以有孩子,也可以过继回平等王一脉。又何必非要我来承担这个责任?”

    姬长信眉头微皱,“看来,你是很难被说服了。你说的对,我不会杀你,会软禁你。我虽然已经老了,但却有的是耐心。来,让我看看,这四年来,朝阳兄都教了你些什么。”

    “等一下,我来帮他说服你。”正在姬长信已经抬起手,准备向姬动抓去的时候,突然间,空间破开,一团浓浓的红色悄然扩散,化为一片片花瓣绽放开来。红裙红发,完美无瑕的烈焰毫无预兆的出现在这平等王府的大堂之中。

    看到她,姬云生不禁瞋目怒喝,“你是什么人?”说着,就要发动魔技。

    但是,姬长信却陡然脸色大变,身体一横,挡在姬云生面前,“云生住手,不可造次。”

    姬云生修为八冠,感受不到太多东西,但他可是货真价实的至尊强者,当烈焰出现的一瞬间,他能感受到太多太多的东西了。所以这位天罡冕下眼中才会出现那么浓重的不可思议。

    看到烈焰,姬动顿时变得紧张起来,无法使用魔力的烈焰面对至尊强者,这实在太危险了。一步跨出,他已经来到烈焰身边,想要挡在她前面,烈焰抓住姬动一只手,向他微笑着摇了摇头,“放心,不会有事的。”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