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晚上我们怎么睡?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姬动,晚上我们怎么睡?”烈焰轻声问道。俏脸上甚至还飞起一抹动人的嫣红。

    看着她那略带娇羞的样子。姬动只觉得鼻子一热,险些喷出血来。这并不是他的抵抗力低,恐怕换了任何一个男人,情况都不会比他更好。

    “这个……”看一眼里间的大床,姬动顿时有些囧了。之前他和烈焰在森妖那里的时候到还没有太大的感觉,必经,森妖那边的树屋是没有任何家具的,两个人到了晚上,直接打坐一晚就是了。

    可这里是酒店,感觉和森妖的树屋就完全不一样了,那诱人的大床,房间中宁谧而舒适的氛围,身边还有如此完美绝色的烈焰,如果说姬动心中潜意识里没点想法,那他就不是个男人。

    不过,理智还是战胜了**,姬动试探着说道:“让阿金在外面客厅中修炼,我们在卧室?”

    “啊?姬动,你……”烈焰的脸顿时红了,就像一个熟透的红苹果一般。细嫩的肌肤令姬动有想咬上一口的冲动。他明白,烈焰恐怕是会错意了。

    “烈焰。别误会,我是说,让阿金在外面打坐修炼,我和你在卧室也打坐。”

    烈焰这才放松下来,不过一想起自己先前心中产生的想法,她俏脸上的红晕并没有褪去,她发现,自己越来越像是一个人类女人了。

    烈焰没有开口,可一旁的阿金此时却开口了,“不行。我陪主人在里面,你在外面。”

    姬动眉头一皱,“这还轮不到你做主。”

    阿金冷哼一声,整个房间的温度似乎都下降几分,“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姬动好奇的道:“你不是失忆了么?怎么还知道男人没有好东西?”

    阿金冷冷的道:“男人就是没有好东西。”

    姬动一阵无语,烈焰微微一笑,道:“阿金,其实,如果你要认救你的人为主,那么,不应该是我,应该是姬动才对。是他将你从那圣邪岛上带出来的,带到地心世界,如果没有他,你现在还被冰封在圣邪岛上,不知道多长时间以后才能恢复。”

    阿金摇摇头,“不。我只认你是我的主人。就算是他救了我,他也不够资格当我主人。”

    “谁稀罕当你主人。既然你认烈焰为主,就没有替她做主的道理。晚上要怎么睡,也应该是烈焰决定。”

    听了姬动这话,阿金似乎被激怒了,脚下骤然跨出一步,她原本距离姬动至少有三米的距离,可就是这看上去不大的一步,她却已经来到了姬动面前。

    阿金起步的一瞬间,姬动只觉得一股无与伦比的冰寒之气瞬间笼罩住自己全身,皮肤甚至都被这份寒冷压迫的战栗起来,那并不是真正的冰寒,而是滔天杀气。姬动从来没见过一个人能够散发出如此强烈的杀气过。此时这一身金色甲胄的阿金,就像太阳一般爆发出炫丽夺目的金色光彩。

    这一次是姬动自己来面对,他终于看清楚了阿金出手的方式,她的武器就是她的手,那套着金甲的右手骤然由下向上抬起,刹那间,一道灿烂的金光骤然从她手中爆发出来,那一道金光在空中就化为千百道金色的光彩,竟然是一根根金色尖刺。完全由极致阴金魔力凝聚而成,却如同实体一般,充满无坚不摧的尖刺。

    阳金是最具穿透力和透点破坏力的魔力,而阴金则是极度锋锐而又千变万化的魔力,毫无疑问,在五行之中,金系是罪具有攻击性的。而阿金更是将这一点完美的展现出来。

    在瞬间爆发的凌厉气势和强悍杀气中,阿金这简单直接的一击,充满了极其惨烈的气势。整个攻击与杀气、气势,完全融为一体。就像是一柄最锋锐的利剑刺向姬动。

    姬动的战斗经验也算是极为丰富了,但像阿金这样,将气势与技能完全结合在一起的对手,他却还是第一次遇到。阿金的战斗技巧可以说是他见过最强悍的人。哪怕是阴朝阳、阴昭融他们那样的至尊强者,在这方面似乎也不如阿金结合的好。

    一顶灿金色的阴冕悍然出现在阿金头顶上方,与姬动一样,也是六冠,还有三颗冕星,代表着她六十六级的实力,可此时只有六十六级的阿金,在与气势完全结合的情况下,带给姬动的感觉竟然比他所面对过的七冠魔师还要恐怖。仿佛她整个人就是为了杀戮而生的一般。

    在强大的压迫力面前,姬动自身的状态也瞬间被提升到了巅峰。这就是灵魂之火的好处,混沌之火与灵魂完成了勾通之后,姬动整个人的全部魔力,都要受到灵魂之火的调动,反应能力比以前快了至少一倍。灵魂之火,是魔力与精神力的完美结合,遇到越大的压力,它就能激发出越强的潜力。将姬动自身所拥有的能力完全爆发出来。

    面对阿金这充斥着无尽杀机的一击,姬动的回应的就是一拳,他的气势根本来不及凝聚,唯有魔力能够在瞬间调动。他这一拳看上去毫无花哨,甚至没有半分魔力散发而出,但黑白双色阴阳冕却已经出现在头顶上方。

    简单直接的一拳,甚至不是烈阳噬,不属于任何技能,只是一记直拳。因为阿金的动作实在太快了,姬动根本来不及跨步发出烈阳噬。

    可就是这样的一拳击出后,阿金那迅疾无比,又充满了恐怖杀机的攻击却在半空之中停顿了一下。万千金刺融为一体,闪电般的在姬动的拳头上连点七次。

    两人同时闷哼一声,姬动双肩晃动,拳头上泛起一圈圈乳白色的光晕,而阿金则向后跌退出三步才勉强站稳。

    此时姬动心中充满了惊喜的感觉,那看似简单的一拳,却令他的实力终于再作突破,并不是魔力上的突破,而是魔力控制的突破。也是他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突破。

    就算是火克金,但阿金也是极致魔力,而且她的攻击没有任何预兆,占据了全部先机。魔力等级又比姬动高上四级,再加上她自身强大的攻击技巧,将气势与技能融合为一,这瞬间爆发的攻击,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按道理说,姬动是应该挡不住的。可是,姬动却就凭借那轻飘飘的一拳挡了下来,而且还隐隐占据了上风,这其中的奥妙,就在于控制。

    姬动那简单的一拳是在阿金全面压制。自身潜能爆发时完全下意识攻击出的一拳,可也就是这一拳,为他打开了一扇崭新的大门。

    那没有任何魔力释放于外的拳头中,包含的不是单纯一种魔力,而是完完全全的极致双火两种魔力。两种以阴阳鱼形态融合在一起,充斥着两种极致属性的释放。在姬动体内的魔力之中,两种极致属性的完美融合,会产生出混沌之火那中正平和的气息,可就在刚才攻击出着一拳的时候,姬动却撤回了这中间调停的混沌之火,所以,他这一拳之中,就充满了两种极致火焰的全部特性。简单来说,这一拳就像是在他体内形成的组合技。然后再通过灭神击那将魔力压缩于一点的做法轰击而出。

    姬动不知道阿金是怎么看出来的,但毫无疑问的是,这一拳他占了便宜,后发先至,愣是挡住了阿金的攻击。这份魔力控制,令他在技巧上大幅度的拉近了与阿金的距离。

    阿金魔力所化的尖刺七次点在姬动的拳头上,七次炸开,在空中溶化,极致阴金魔力元素的直接溶化,爆炸后的溶化。可见姬动这看似没有任何魔力释放出的一拳威力有多么恐怖了。但是,她也是第一个在面对灭神击情况下,将其挡住的人。当然,这也是因为姬动这一拳并不是落在她身上。

    被姬动一拳击退,阿金那湛蓝色的眼眸中充满了不敢置信的光彩,但更多的却是不服气,在她看来,姬动根本不应该是她的对手才对。可是,事与愿违。姬动在后发的情况下却将它震退。

    “阿金。”姬动和阿金的这次接触实在是太快了,以至于当两人骤然分开的时候,烈焰的声音才传了过来。

    烈焰的这声呼唤,蕴含着一种姬动从未从她身上感受过的情绪,那就是冷厉。

    阿金回身向烈焰看去,只见烈焰的双眸之中,充斥着一种令她无法形容的压迫力。那原本无比亮丽的大眼睛在阿金眼中,就像是两个无底深渊一般,充满了令她灵魂颤栗的气息。

    尽管烈焰的目光是针对阿金的,可站在一旁的姬动也能同样感受到此时的烈焰是多么恐怖,只是略微感受到一点她眼神的余波,姬动就觉得自己的灵魂之火仿佛停止燃烧一般难受。

    姬动从来没见过烈焰真正施展实力时是怎样的情况,此时他却深刻的感觉到自己和烈焰的差距是多么巨大。烈焰分明没有释放出半分魔力,可就是那一个眼神,却令他和阿金这样极致魔力的六冠天士级强者甚至连反抗的念头都无法产生。

    噗通一声,阿金已经单膝跪倒在地,她的眼神中充满了痛苦的神色,因为铠甲的遮挡,姬动看不到,此时的阿金,身体已经被汗水浸湿了,脸上更是满是挣扎。

    “阿金,你记住,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要触犯我的底线。这是你第一次向姬动动手,也是最后一次。如果再有下次,我可以让你复活,也可以随时将你毁灭。甚至连灵魂都不会剩下。”

    阿金根本无法回答,在烈焰的眼神注视之中,她甚至连开口的能力都没有。只能咬牙苦撑着那无比痛苦的感觉。

    烈焰的眼神终于恢复了正常,所有的压力一扫而空,阿金如释重负的大口大口喘息着,原本单膝跪地已经改成了双膝跪地,澄澈蓝眸中的桀骜之气尽去,灵魂上的压迫,令她根本无法再产生任何抗拒的念头,对于烈焰,在她脑海中,就只剩下臣服。低着头,再也不敢去看烈焰。

    烈焰淡淡的道:“去洗个澡,然后换一身衣服,脱掉甲胄。今晚你就睡外间。”说完,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套布衣扔在阿金面前,然后直接转身走进了里面的卧室之中。

    门没关,显然是留给姬动的。

    “是。”阿金的声音还是那么冷,但此时却充满了战栗的颤抖。喘息少尉减轻了一下,她勉强站起身,逃也似的冲进了卫生间之中,甚至没有在看姬动一眼。

    如果说阿金是恐惧的战栗,那么姬动就是震撼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就算不释放半分魔力,烈焰依旧是那么的强悍,他甚至无法想象,现在的烈焰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实力,连朱雀和螣蛇都要那么尊敬她,难道,她也是像圣兽那样的半神级别么?恐怕真的是这样的,可是,她又为什么不能再人类世界中释放魔力呢?

    这些疑问一直在姬动心中,但是他却从来没有向烈焰询问过,不是不想问,而是不愿意去打听烈焰的**,如果烈焰希望他知道,早晚会说的。

    跟着烈焰走入房间之中,看着站在床边烈焰的长发,姬动忍不住道:“烈焰,阿金脾气虽然不好,但我看得出,她对你还是十分尊敬的。别生气了。”

    烈焰转过身,她的神色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目光平和的看着姬动,“我没有生气。姬动,不论是认我为主的阿金,还是其他任何人,当有人威胁到你生命的时候,都只会是我的敌人。敌人,意味着两个字,那就是毁灭。因为,你是我的底线。”

    你是我的底线,简单的六个字,在姬动心中却掀起了滔天巨*,他怎么也想不到,烈焰竟然会说出这样一句话,就是这简单的一句话,令他感觉到哪怕下一刻自己立刻就是死了,也是值得的。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