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玄武极阴杀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这位黑暗癸水圣徒却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袅袅婷婷的越过蝎子,走向姬动。

    “寒雨,你想死么?”蝎子怒道。只是,她现在实在是没有半分力量来阻止。

    寒雨捏起一个兰花指,“蝎子,话可不能这么说呀。我这是为了你好。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刚才那超必杀技,就是这个家伙放出来的。那可是极致阴阳火的气息哦。天干圣徒都是应运而生。我们老大尚距离九冠很远,对方也不可能有九冠魔师。却能够释放出超必杀技。毋庸置疑,这个人应该就是光明天干圣徒这一代的圣王。只要能杀了他,带回他的晶冕,就算你是老大的妹妹,老大也绝不会怪我的。如此大功,让哥哥分一杯羹,多好。放心,少不了你那份功劳。你刚才阻止我的事,我也不会告诉老大的。”

    蝎子的目光下意识投向姬动,她看到的,是姬动隐藏在君魔阴阳铠面具红瞳下淡漠的眼神。没有恐惧、没有震惊,甚至没有半分担忧似的。依旧那么平静,他的腰杆也依旧挺得笔直。淡漠如雪,奇寒如冰,仿佛根本就不在意这突如其来的黑暗癸水圣徒一般。

    姬动自然也看到了蝎子的目光,蝎子的目光之中有歉然、有无奈,还带着几分淡淡的惋惜和失落。大家都是聪明人,她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去阻止寒雨,也只有看着眼前这即将发生的一切。就像突然出现一位光明天干圣徒,看到蝎子,也一样不会放过她一样。

    “我的猜测没有错。光明圣王先生。”寒雨扭捏作态的看着姬动,隐藏在头盔下面的目光却如同毒蛇一般阴冷。

    姬动没有开口,君王傲岸只是让他眼神投给对方以不屑。

    寒雨噗哧一笑,那风摆荷叶般的水蛇腰突然动了,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恒古冰川突然炸开一般,他这一动,与自身的阴柔正好相反,充满了刺骨寒意。几乎只是一瞬间,他的拳头就已经来到姬动胸前。

    双手交叉,掌心向外,姬动的魔力根本不允许他有所闪躲,能做到的只是阻挡。

    噗的一声轻响,下一刻,他的身体已经如同炮弹般贴地疾飞,后弹而去。一层带着点点星光的紫晶光彩瞬间渲染全身,冰封着他身体的每一处。

    但是,黑暗癸水圣徒寒雨却愣了一下,因为他吃惊的发现。自己这一拳仿佛打在了空处一般,一股柔软而强韧的弹力硬是令他的后招没能继续。

    铿锵的破碎响起,姬动一挺身,硬是站了起来,密布在体外的那层寒冰,寸寸破碎,化为齑粉四散纷飞。

    在场众人中,只有蝎子明白姬动能够挡住寒雨这一拳并且站起身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先前面对那钨铁魔鹫王攻击时,姬动可以说是承受了全部的攻击力,自身魔力更是极大幅度消耗。蝎子虽然也能勉强站起身,但她自问决不可能承受任何程度的攻击了。而姬动却不但承受下来,而且还稳稳的站在那里,看上去就像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一样。这个男人的身体和神经难道都是金属铸造的不成,为什么会如此坚韧。

    寒雨也是暗暗凛然,虽然姬动身上到处都是污渍,怎么看都是一副身受重创的样子。但是,先前天空中出现的巨大太极阴阳鱼,还有那超必杀技的恐怖气息,也同样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眼看着姬动站起身,他也不自觉的谨慎起来。

    低喝一声。寒雨双手在胸前一撮,顿时,一团晶亮的紫色冰球快速变大,转眼间已经有了足球大小,一根根尖利的冰刺从那冰球中突出,森寒的气息令寒雨身体周围出现了一层淡淡的白雾。

    正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这黑暗癸水圣徒释放出的气息虽然比起攻击多变,更能使用生命燃烧技能的蝎子略差一些,但差距也只是在毫厘之间而已。

    光芒一闪,那宛如紫晶雕琢而成的冰球已经激射而出,速度奇快无比,仿佛有什么力量在其后助推似的,那极致**魔力的寒意,令半空中带起一道浓浓白雾。

    这一次,姬动没有再用手掌去抵挡,因为,此时他的双掌都已经有些麻木了。水克火,这是毋庸置疑的,尽管姬动所拥有的极致双火极大程度减弱了这种克制,但他此时所残存的魔力却是在太过有限。刚才抵挡寒雨那一击,更多是凭借朱雀变、螣蛇变以及君魔阴阳铠的防御力才堪堪挡住。但双手却以及被那极寒之气冻的有些僵麻了,此时尚未恢复过来。

    再用手去抵挡,是不现实的,姬动此时甚至连抬起手臂都成问题。所以,他根本就没有去做任何抵挡或者闪躲的动作,只是挺起胸膛,悍然迎上一步,硬是用自己的胸口去抵挡这黑暗癸水圣徒的魔技轰击。

    寒雨心中下意识的想到:这家伙疯了么?他还从没见过像姬动这种方式来抵御魔技的。

    轰——

    那巨大的冰球重重的轰击在姬动那君魔阴阳铠胸前的护心镜上。剧烈轰鸣声中,冰粉炸的四散纷飞。姬动的身体应声抛飞,远远的飞了出去。噗的一声,姬动在半空中喷出一口鲜血。狠狠的摔倒在地。

    癸水圣徒的命中技攻击威力太强了,尽管姬动尽可能的用化力术去化解,并且借助身体被轰飞减弱攻击力,但魔力差距令属性克制的效果完全发挥出来,他整个人都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寒之意传遍全身。要不是他那被龙血浸泡过的身体极为坚实,再加上两重铠甲与螣蛇变的保护,这一击就足以要了他的命。

    眼看姬动被自己轰飞,寒雨也是暗暗松了口气,嬉笑道:“原来是个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啊!”

    蝎子的拳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握紧,寒声道:“如果他是银样蜡枪头,那么,你连个屁都不算。先后击杀一只七阶巅峰魔兽和一只五阶巅峰魔兽后,你来捡便宜。与你同样被称为天干圣徒,令我感到恶心和耻辱。”

    就在蝎子开口的同时,远处,那重重摔在地面上,甚至先前已经喷出鲜血,化为点点冰屑飘散于空中的姬动,竟然又站了起来。

    他的动作显得很艰难。身体甚至一直在晃动着,但却坚定不移的一点点起身,有面具阻挡,看不到他此时的神色,但是,那隐藏在面具后的血色双眸,却依旧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那份傲岸一点也没有因为身体的打击而减弱。

    君魔阴阳铠,甚至是朱雀内甲上,都覆盖了一层紫色冰霜,阵阵寒意带着浓烈的冰雾不断从姬动身上升腾,以他一名火系魔师。出现如此情况,毫无疑问,他此时的状态已经差到不能再差了。可就算如此,他也依旧站了起来。

    君魔阴阳铠确实坚实,在一名魔力接近六冠的极致癸水魔师命中技攻击下,那护心镜依旧没有破损的迹象,巨大的爆炸力,只是令它微微凹陷了几分而已。

    抬起手,姬动的右拳猛然轰击在自己胸口的护心镜上,发出铿锵一声大响,身上的冰层随之震裂,片片破碎,从铠甲上滑落。凝视着那黑暗癸水圣徒寒雨,他的声音虽然低沉沙哑了许多,但却极其坚定,甚至带着霸道和嚣张的向对方喊道:“再来。”

    寒雨确实震惊了,甚至有点被眼前姬动的样子吓住了,从蝎子的形容来看,对面这个人,不论是不是光明五行大陆的圣王,在经过了连场大战之后,也不可能再有余力。可是,在自己那样强势的攻击之下,他竟然还能再站起来。似乎水克火的五行原理已经在他身上失效了似的。

    水克火,当然不会失效,此时的姬动,身体如坠冰窖。极致魔力的打击,是普通魔力远远无法相比的。如果不是他那本源魔力混沌之火护住内腑,就算是朱雀变加上螣蛇变,在没有魔力支持的情况下,也无法完全阻挡那极致癸水的入侵。

    姬动不知道接下来会如何,但是,他却绝不会怯懦。那即是他自己的骄傲,也是两大君王的傲岸。哪怕是面对不可战胜的对手,他也绝不会屈服。

    寒雨的双手缓缓抬起,左臂弯曲,右臂伸直。一层紫蒙蒙的雾气从他身上缓缓升起,周围的空气中,不再有白雾出现,而是完全被渲染成了那紫色晶莹的样子。

    一只巨大的龟出现在他背后,通体纯黑,但散发出的魔力却与寒雨一样,乃是纯粹的紫晶色。正是癸水系图腾,玄武。

    玄武的本意就是玄冥,武、冥古音是相通的。玄,是黑的意思;冥,就是阴的意思。指的就是冥阴属性。而此时寒雨所释放的,更是至阴之水。

    伴随着那玄武的出现,蝎子的脸色变了,但周围的奇寒之气,已经令她说不出话来,那四名四冠魔师更是赶快带着她向远一点的地方退去。

    面对姬动的强悍,寒雨终于要发出必杀技了。蝎子的话,如同锋利的刀子一般刺在他的心上。但是,不论如何,哪怕是用必杀技,他也要将眼前的姬动毁灭,来洗刷自己的耻辱。

    冰冷的寒流渐渐凝聚成型,寒雨双手合拢在一起,高举过头,背后那巨大的玄武虚影骤然冲入他体内。下一刻,寒雨的身体与他全身铠甲,全部变为了通透的紫晶色,似乎他自身已经化为最纯粹的极致癸水魔力一般。

    一声刺耳的嘶鸣从他口中响起,一片圆形的紫色玄冰出现在他面前,那紫色玄冰直径只有一米左右,上面的主要花纹,看上去就和玄武的龟甲纹路一模一样,但在这每一片花纹之上,更有着许多复杂的纹路。浓烈的气息,在一瞬间就将寒雨身上的极致魔力完全抽空。

    圆形冰片的周围,锋锐如利刃,当它完全在寒雨头顶上方凝聚成形的一刻,寒雨的双眼骤然闪亮。尽管隔着头盔的遮挡,也能看到那两点紫色晶芒电射而出。

    “去,必杀技,玄武极阴杀。”带着刺耳的嗡鸣声,那圆形冰片剧烈的旋转起来,空气之中滴水成冰,带起一道优美的弧线和极致寒意,那圆形冰片在半空中盘旋而出,直奔姬动斩击而至。

    这不只是必杀技,更是癸水圣徒的必杀技。而且魔力完全凝聚,绝不分散。寒雨虽然是在捡便宜,但他对姬动的能力多少也有了些把握。他明白,姬动有着远超自己想象的防御力,所以他才做出如此选择。不但用出了自己最强的必杀技,更是纯粹的单体攻击。他深信,就算姬动的防御力再好,在没有魔力支持的情况下,在自己的必杀技面前,也是必死无疑。

    如果姬动此时有足够的魔力,甚至不需要君王体变身,一个幽焱冰就能轻松终止这玄武极阴杀的攻击。可是,他现在却什么也做不到。

    体内的寒意还没有消失,混沌之火只能保住他的内腑,却并不会帮他去驱散寒意,毕竟,他还远远未能理解那混沌的奥义。此时的姬动,四肢都充满了僵硬的感觉,想要移动都困难万分,更不用说是去抵挡这黑暗癸水圣徒的必杀技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充满了切割力的冰片直袭自身。

    寒雨那隐藏在盔甲下的面庞上,已经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笑意,他似乎已经看到姬动的身体在自己必杀技面前被切成两段。甚至看到了大功告成后万人敬仰自己的样子。那单体攻击威力甚至不逊色于白金天鹏的恐怖必杀技,转瞬间已经来到了姬动面前。当那极致玄冰刃来到姬动面前时,竟然骤然下沉,没有与君魔阴阳铠护心镜硬碰硬,而是直接切向了姬动胸腹之间只有朱雀内甲防御的地方。阴险,一向是癸水的特性之一。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