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你认识烈焰女皇?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得到阴昭融的帮助,弗瑞明显松了口气,胸前的起伏也逐渐平复了,但眼底的骇然却是怎样都无法抹去的。注视着百米外,有些急切的道:“师母,您快去看看小师弟。我一时收受不住,怕是已经伤到了他。”

    阴昭融呵呵一笑,道:“不用为你小师弟担心,他不会有事的。”先前她看的很清楚,弗瑞那七龙之力回攻,可不是针对姬动,姬动只是被余波震飞而已。以姬动那朱雀变加螣蛇变的变态防御能力,又岂是那么容易受伤的?

    对于这两个弟子,阴昭融是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在年轻的时候,她也是惊才绝艳的天才,但要达到弗瑞此时的修为,也是要到四十岁以后的事情了。弗瑞的强悍自不用说,阴阳学堂有史以来第一首席。而姬动就更是绝对的惊喜,虽然她和阴朝阳都知道姬动天份惊人又极其努力,但也没想到他在实战之中竟然能够凭借自身实力与七冠级别的弗瑞抗衡,就算用了一些计策,但这也是强悍实力的保证。换一个四冠魔师,恐怕连弗瑞的一招都接不下来。

    果然,另一边,祝焱已经扶着姬动站了起来,虽然脸色有些苍白,身上的朱雀变也已经自行收回皮肤之中,但姬动明显还有行动能力。

    当师兄弟二人同时回到阴朝阳面前时,不禁相视一笑。姬动主动说道:“师祖,我输了。师兄虽然被我的丁巳冥阴灵火侵袭,但却依旧还有再战之力。我的魔力却已经耗尽。必败无疑。”

    弗瑞赶忙道:“小师弟,现在可.不是谦虚的时候,你那最后一个必杀技可没有作用在我身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初你一击秒杀五十八级的姬夜殇,用的就是那一招。而且当时我已经中了你前一个必杀技,要是再中你这后一个,阴阳双属性爆发出组合技的效果,我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就别说反击了。”

    姬动恳切的道:“师兄相让,小弟又.怎么会不知道呢?如果师兄全力进攻,我根本就没有发出这些魔技的机会。就算是最后时刻,师兄以那七龙之力如果是先攻击我再回救自身,也同样可以脱困,我就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不论如何,这一战,小弟也是输了。”

    弗瑞还要说什么,阴朝阳却开口了,“好了。”

    听到师祖发话,师兄弟二人顿.时安静下来,阴朝阳向姬动点了点头,道:“你今天的表现令我很满意。不论是实战中的气势,对自身魔力的应用,与五行法阵的配合,还有战斗中的计算以及对自己魔力的精确把握。都已经达到了你现在所能达到的极限。哪怕你面对的不是弗瑞,而是一名真正的七冠级魔师,在对方因为你只是四冠而大意的情况下,也足以和对手拼一个同归于尽。连我和昭融也小看了你的实战能力。”

    姬动没有开口,但是,今日一战他确实是竭尽全力.了,早在几天前确定这一战要进行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准备。将自己所能使用的全部技能融会贯通了一遍,正好把握着自己能够用多少技能,每一个技能又都能起到什么作用,无不经过了精妙的算计。这是比试,是不允许使用任何魔力补充药物或者是晶核的。他已经榨干了自己每一分力量。而最后的结果也和他预判的情况相差无几。

    阴朝阳的目光再转向弗瑞,“和姬动相反,今天你的.表现令我很不满意。”

    弗瑞脸色一凝,恭敬的聆听着阴朝阳的教诲。

    “我听说,你在天干学院有一个雷帝的绰号。是。”

    弗瑞有些尴尬的道:“那都是同学们抬爱,乱说的。”

    阴朝阳脸色一寒,“什么叫乱说?雷是什么?是浩然.正气,是天地间恢宏之气。是阳刚之大成。是火的升华。你看看你刚才都做了什么?身为一名雷系魔师,你就只会被动防御么?没有狂风暴雨的攻击,你配称之为雷帝么?没错,今天面对的是你师弟,你心中肯定有所顾忌。但是,你想过没有,如果今天你面对的只是一名四冠魔师,你会怎么样?猫捉老鼠的戏谑对手?在你发出七龙撼天诀的时候,你就已经用出了全力,但在那个时候,战局却已经完全超出了你自己的控制。以你小师弟四冠的实力能够控制得了四龙四蛇?你的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狮子搏兔尚需全力以赴。你呢?如果你小师弟最后那一击落在你身上,你以为只是脱层皮那么简单?你连一个骨头渣子都不会剩下。尽管没有真正的碰撞,但那一击的威力已经无限接近于初级超必杀技。”

    听了阴朝阳的.话,弗瑞眼中不禁产生出一丝骇然,要知道,以他七冠的实力也只不过是刚刚摸到了一点超必杀技的皮毛而已。想要真正意义上的施展超必杀技,就必须要拥有九冠级别的实力才行。才有可能单体使用超必杀技。就算如此,每一位至尊强者拥有的超必杀技一般也只有一个而已。不断完善,提升自己超必杀技的威力是他们那个级别所追求的。

    姬动才不过四冠而已,还不到五冠,竟然已经接近初级超必杀技,弗瑞就算对自己再自信,也绝不会认为自己的身体强度能够抵挡的住。而且,此时回想起来,当他被那暗炎魔王必杀技幽焱冰命中之后,整个人都有一种极其特殊的感觉,仿佛整个人的生命力在自行燃烧,不论如何努力挣扎,体内魔力也完全被限制,无法移动分毫。虽然不明白其中奥妙,但他此时也能想到这必杀技的强势。甚至比那艳阳锥的直接攻击力更加恐怖。

    “师祖,我错了。”弗瑞惭愧的低下头。

    胜光阴朝阳的脸色永远都是那么平静,淡淡的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这一战,就算你二人不分胜负。圣邪战场,如果带你师弟前往,就要将他如何带回来。你的性格过于直爽,有事多与你师弟商量。不必去理会天干学院那边的人。就当这次经历是一次历练。”

    姬动惊喜的道:“师祖,您同意我去圣邪战场了?”

    阴朝阳淡淡的道:“姬动,你很有实战天赋,在这方面,甚至还要胜过你师兄。但是,你要记住,实战之中,是不会允许失误的。瞬间的失误将导致满盘皆输,为之付出的很可能不只是自己的生命,也是伙伴的生命。天干圣徒之说由来已久,你与他们可以多接触,但也不必过于在意。惟有自己才是最值得依靠的,不论何时,都要以提升自身实力作为基础。这次我允许你前去圣邪战场,并不是要你去参与到双方的战斗中,而是让你去增加实战经验,在确保自身安全的情况下获取一些珍贵材料。”

    “是,师祖。”阴朝阳的语气虽然始终淡漠,但姬动却能清晰的感觉到他对自己的关切。

    阴朝阳道:“距离圣邪通道开启还有三个多月的时间。祝焱,这些天你要帮弗瑞完善他的装备,也为姬动制作一套适合他的魔力装备。增强战力。”

    祝焱嘿嘿一笑,道:“老师,铸造是没问题,不过,我这里已经没什么上乘的材料了,你看,是不是……”

    阴朝阳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我的竹杠你也敢敲。拿去。”一边说着,一枚戒指从他手上飞了出去,落在祝焱手中。

    “这里面的材料足够你使用,虽然算不上最顶级的存在,但也都是珍稀之物。不可吝啬。尽可能的用在这两个孩子身上。”

    祝焱大喜过望,珍而重之的接下戒指,“老师您放心,我一定会物尽其用。就算您让我浪费,我也不舍的啊!弗瑞、兄弟,你们跟我来。”

    姬动和弗瑞相视一笑,赶忙跟着祝焱去了,祝焱的锻造需要姬动的极致双火辅助,这样才能更快更好的铸造出魔力武器。

    来到祝焱和弗瑞住的地方,祝焱自己先去忙活了,姬动和弗瑞就坐在门前休息。弗瑞是受了伤,而姬动则是魔力透支,两人都不好受。

    “小师弟,你那魔技真是强悍。能不能告诉我,你这必杀技的效果究竟是什么?我只是觉得自己如坠冰窖,感觉自己越来越虚弱,拼命挣扎似乎也无法从其中挣脱出来。”

    姬动呵呵一笑,道:“幽焱冰这个必杀技从攻击力上来看,是不如艳阳锥的。但是,它却有着极其特殊的特性,作为必杀技,它却并不是用来攻击,而是侵蚀和吞噬。命中后,除非是幽焱冰本身所拥有的极致阴火全部侵入对手体内,否则对手是无法移动的。从内在无法打断技能。必须要像师兄你那样从外界用技能轰开,或者是根本就不被它命中才行。可以说,一旦被这个技能命中,想要再还手就很难了。极致阴火融入的过程至少有十秒,而且,就算融入之后对手恢复行动能力了,体内却有着那么庞大的极致阴火,战斗力还能剩余几成?而且,十秒的时间,已经足够我做很多事了。”

    弗瑞心有余悸的道:“你这个技能命中以后的效果太霸道了。几乎就是宣判了死刑。”

    姬动道:“其实,师兄因为你是第一次遇到,又被命中了,才感觉到它的变态。而实际上,对付这个技能,你只需要以同等威力的必杀技对冲,就可以抵消掉它的攻击。所以,在施展幽焱冰的时候,一定是我判断对手不可能用技能来抵消的时刻。绝不会轻易使用的。其实,这个技能用来对付空中的对手才最好。以后有机会,我试验给你看。”

    师兄弟二人正说着话,突然,蓝光一闪,螣蛇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两人之间。

    “弗瑞,你先进屋去,我和小动动有话说。”螣蛇眼神严肃的说道。

    弗瑞愣了一下,但还是点点头,螣蛇与阴昭融都是亦师亦友的关系,他们这些小辈自然对这位远古神兽十分尊敬。

    弗瑞刚刚走进屋去,螣蛇身上已经冒起一道蓝光,将自己与姬动的身体笼罩在内,隔绝了外界的声音。

    “小动动,你实话告诉我,你所使用的技能,是不是传承于地心世界的两大君王?”

    姬动心中一凛,不过他并没有隐瞒螣蛇的意思,这一年来,螣蛇对他的指点甚至要比阴朝阳还多,帮助也是极大的,尤其是那螣蛇变。今日一战,令姬动充分认识到了这效果比朱雀变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强悍能力。先后几次剧烈的碰撞之下,他竟然毫发未伤。虽然没有被弗瑞的技能直接命中,但他与弗瑞战斗时那种级别的爆炸余波也是极其可怕的。

    如果说朱雀变是外在的防御,那么螣蛇变就是内在的基石。在释放螣蛇变的过程中,姬动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强到了极为变态的程度。就算是这样,螣蛇还告诉过他,他的朱雀变和螣蛇变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激发出来。当他能够真正激发这两大能力时,防御力就可以堪比神兽了。

    “是的。”姬动给出了一个肯定的回答。

    螣蛇眼神阴晴不定的道:“那这么说,你应该认识烈焰女皇陛下了?”他的声音显得有些急促,甚至带着几分渴望。

    姬动心头一紧,“对不起,螣蛇前辈,你的问题我不能回答你。”他答应过烈焰,不能把自己和她的事告诉任何人。哪怕是螣蛇已经猜到了,他还是不会说。他本就是一个对承诺看的很重的人,更何况是对烈焰的承诺呢?

    螣蛇正色道:“小动动,这对我很重要。我不勉强你,但如果你真的认识她,请你为我转达。在这个世界上,惟有她,才能改变我无法生育的状态。我愿意用一切代价,来换取她一颗本命红莲中的莲子。”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