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天机指引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我以二十年生命力为代价,换来了一句对你的指引,你定要牢记。”天机的身体缓缓后退,这一刻,他仿佛成为了天地之间的核心,不论是姬动还是姚谦书,都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被一种无形的浩然之力所限,动弹不得。而正在不断后退的天机,却出现着令人骇然的变化,他那原本看上去不过三十许人的面容,竟然以肉眼可辨的速度衰老着,转眼间就从中年步入了老年。就连他的声音也随之变得苍老起来。

    “混沌觉醒于烈焰之中,神将带来无尽悲伤,极致伤痛之际,也为破茧重生之时,虚幻、现实,灵魂在烈焰中挣扎,破碎在烈焰中永生,当烈焰重临人间之时,天意将变,虚无、虚幻、虚境,看不到那无尽的未来,只愿结局不是悲剧。切记,切记。”

    伴随着那变得苍老的声音渐渐消逝,天机也已然不见踪影,周围的虚幻轻轻的扭曲了一下,姬动和姚谦书只觉得身体一轻,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他们依旧还是在那熙熙攘攘的街道上,阳光普照,天机城内还是一片喧闹景象。不时还能听到有人在讨论石子爵家中大火的事情。

    “你真的是双属性圣徒?那这么说,你拥有的就是极致双火了?”眼中流露着不敢置信的神色,姚谦书一改最初见面时的淡漠,整个人看上去都有些急切。

    天机的话,就像是烙印一般,.深深的铭刻在姬动脑海之中,就算他想要忘记也无法做到,苍老的声音在脑海中回荡,带着几分诡异,但更多却是虚幻中展现的神奇。

    如果天机留下的话只是说姬动.如何,他根本不会在意,或是一笑置之。但是,在他留下的这番话之中,却有着四个烈焰。烈焰,这是能够触动姬动灵魂深处的两个字。

    混沌觉醒于烈焰之中,这是天.机所说的第一句话,也正是听了这第一句话之后,姬动对于天机的预测能力才真正相信,他本事无神论者,可是,他实在无法想象天机是如何知道自己拥有混沌雏形的。哪怕是祝融、阴昭融他们,也只是知道自己身上出现了混沌,却不可能知道与烈焰的关系。在姚谦书耳中听到的烈焰二字一定认为是形容火焰,可姬动却明白,天机口中的烈焰,就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知道自己的混沌雏形是在烈焰帮助下凝聚的就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姬动自己。那还是一种冥冥之中的感应,在烈焰将那一点混沌之火融入他体内后,他就感受到了烈焰的气息。同时他也隐约猜测到,这次烈焰闭关与帮助自己凝聚混沌雏形,化出阴阳漩涡中央那一点混沌之火有着很大的关系。这件事,可以说是他心中最深的秘密。天机能够一语道破,除了预测之外,他实在想不出第二种可能。烈焰连自己都没有说,又怎么会对外人说呢?

    从天机留下的第二句话开始,姬动就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毫无疑问,第二句话以及后面的每一句,都还是没有发生的。“神将带来无尽悲伤”,这是什么意思?神会带来悲伤?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

    “喂,姬动。”姚谦书见姬动没有理会自己,眼神中还流.露着迷茫的光芒忍不住叫了他一声。

    思绪被打断,姬动第一次正视姚谦书,“现在我有.兴趣听听你详细说说关于天干圣徒的事情了。”和他自己有关,他可以不在意。但是,天机的话语关系到烈焰,他就不能不在乎。如果天机瞬间老化并不是虚幻,而是真正牺牲生命力来预测。那么,他留给自己的这段话究竟代表什么意思,就值得深刻琢磨了。

    姚谦书见姬动.不再排斥自己不禁大喜,“那我们再换个地方?”

    姬动点了点头,他现在一点也不需要担心在天机城遇到什么麻烦,自己既然是天机口中的圣王,又怎么会派人来抓自己呢?

    两人又找了一家饭店重新在雅间中落座,点上几个菜,姚谦书依旧谨慎的凭借他那翡翠色的极致甲木魔力将房间内的声音隔绝开来。

    “我们十大圣徒的存在,要追述到两片大陆刚刚形成之时。你既然曾经在阴阳学堂待过,对于目前圣邪战场、圣邪通道的事自然是知道的,我就不赘述了。可是,你知道现在的圣邪战场是如何形成的么?还有圣邪战场上的规则以及圣邪通道,甚至是两片大陆之间的海峡内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强大的海魔兽?”

    姬动眼神一动,遇到天机之后,他对天干圣徒这个组织不得不提起兴趣,不论是为了烈焰还是为了他自己,他都必须要详细了解有关天干圣徒的一切。

    “你不会告诉我,这些都和十大圣徒有关?”

    姚谦书郑重的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早在万年之前,原本我们两片大陆是并不相连的,彼此之间也没有任何交际。各自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虽然每片大陆上都各有争战,但整体来说,还算得上稳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两片大陆竟然在彼此接近,当双方能够遥望到对方的时候,接触开始了。”

    姬动惊讶的道:“大陆板块漂移?”

    这次轮到姚谦书惊讶了,“什么叫大陆板块漂移?”

    姬动道:“如果我们这个世界中,海洋占据了巨大部分面积,那么就可以理解为每一片大陆其实都是浸泡在海洋之中,始终都在移动着,只不过移动的速度极慢。两块大陆的相遇,很可能就是因为彼此漂移接近导致。后来呢?你继续说。”

    姚谦书道:“刚开始的时候,双方只是彼此接触,惊讶的发现,对方竟然也是一片五行大陆。只是,双方的五行却有所不同。分别带有光明与黑暗的气息。光与暗这两者对立,要远远大于火与水,就像是太阳与月亮不能共同出现一样。本身属性的相斥令战争发生了。你恐怕很难想象,在万年之前,因为双方大陆的出现,航海业曾极为发达。代表各自利益的圣战开始了。每一场战争,都是生灵涂炭。可双方却只能将战争继续下去。除非有一方彻底灭亡。”

    “可是,两片大陆的实力实在太过接近,谁也无法在占据优势的时候将对方彻底毁灭。数百年间,两片大陆人口锐减,可是这如同绞肉机一般的战争却依旧在持续。海峡之中,之所以出现了如此众多的海魔兽,就是因为那时候有大量的强者尸体沉入大海之中,被普通的海兽吞噬、滋养,形成了海魔兽的雏形。”

    “眼看着双方两败俱伤,大有同归于尽的趋势。第一代天干圣徒应运而生。不只是我们光明五行大陆有天干圣徒的存在,在黑暗五行大陆也同样有天干圣徒。当光暗圣徒在各自圣王的带领下成长起来后,一场绝世强者的战斗就在大海上展开了。”

    “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依旧是两败俱伤。在最后关头,双方都有所觉悟。都明白这样下去,双方大陆上的人类恐怕就将遭到灭顶之灾,于是,在仔细商量之后,二十位圣徒凭借着各自强大的魔力,进行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改造。”

    “当时双方的圣王都是极致戊土,两大圣王凭借光暗之力,联手改变地形,在双方大陆之间,从海底引动地底变化,圣邪岛由此而生。圣邪通道也是在他们强大的魔力下形成。当完成这些的时候,双方的土系、木系、火系,各自三系六位圣徒全部因为魔力耗尽而牺牲,木生火、火生土,在这六位圣徒联手之下,才完成了两片大陆的连接和限制。在那之后,剩下的就只有木系与水系。于是,双方四位木系圣徒以身化林,形成了圣邪岛也就是圣邪战场那片远古森林。以他们强大的生命力为代价,召唤来两片大陆中强大的魔兽镇守其中,再将其封印。形成了现在圣邪岛的样子。而双方四位水系圣徒,则化为水中养分,融入海峡。彻底帮那些海魔兽成长起来。并且在海峡之中,形成了飓风、海啸,却并不波及两片大陆。从而造成了现在的景象。”

    姬动深吸口气,他虽然不可能看到当时的情景,但却完全可以想象,双方二十位圣徒为了停止两片大陆圣战所付出的努力。以二十人之力,改变自然环境,形成那样一座巨大的岛屿,这是何等恐怖的力量。真的是人类所能做到的么?如果说他们是神,也没有什么错了。同时,他心中也不禁对这二十位圣徒产生出几分尊敬,为了平息战争,他们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说完这些,姚谦书显得有些喘息,停顿半晌,才继续道:“圣邪岛形成之后,成为了双方大陆唯一的连接。二十位圣徒在做这些之前强力约束各自大陆的国家,不得在建造任何航海设施。否则必将受到圣徒的诅咒。第二代圣徒,也在几十年后诞生了。他们有着新的使命,守护各自的圣邪通道,并且监督各自大陆的国家不得建造航海设施。”

    姬动插言道:“我不明白,既然第一代圣徒不愿意让战争继续下去,那么,他们为什么不将两块大陆彻底隔绝开来呢?而是要依旧保持着二者的相连?”

    姚谦书道:“关于这一点,历代圣徒研究之后得出了两个结论。第一个结论,就像你所说的那样,大陆板块漂移,两块大陆依旧在缓慢的接近,只有通过这种方法,让两块大陆连接在一起,他们才不会彼此接近到真正的贴合。而另一个结论,就是双方的私心了。他们终究希望能够战胜对方,彻底统一两片大陆,因此才留下了这条通道。”

    听了第一个结论,姬动就已经认可了姚谦书的话,确实,如果两片在彼此接近的大陆之间被支撑住,不论再如何移动,也只会朝着共同的方向,而无法彼此接近。想到这里,他不禁对那一代圣徒更加敬佩。这是一场何等浩大的工程啊!

    姚谦书道:“从第二代圣徒诞生开始,双方的战争就停了下来。圣邪岛上的魔兽太恐怖了。根本不是普通士兵,甚至是普通魔师能够进入其中的。更不可能轻易通过。凭借巨大的圣邪岛,也就是现在所说的圣邪战场,双方被真正的隔绝开来。战争也随之停止,两片大陆都得以休养生息。我们光明五行大陆上的圣徒们使命却没有就此结束,他们开始努力的约束各自大陆的国家,将关于两片大陆圣战的文献一一销毁,同时下达禁令,封锁一切消息,将仇恨淡化。随着时间的推移,忘却这关于两片大陆战争的一切。只有忘却了仇恨,才能迎来真正的和平。也就是你现在所看到的一切。至于天干学院的成立,最早其实也是圣徒们发起的,后来就发展成为两片大陆彼此竞争的机制。也只有通过这种方式,双方才能试探对方的实力。在天干学院形成之后的数百年间,在我们之前的那一代天干圣徒消失后,就再没有天干圣徒出现过。到现在为止,已经有五百多年了。我们是第二十一代天干圣徒,为什么会出现,先前天机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天干圣徒乃是应运而生,在和平的时候,是不需要我们的。恐怕,大陆真的有什么剧变要发生了,而我们的职责,就是找到危机出现的原因,并且将其解决,确保和平继续。”

    说到这里,姚谦书叹息一声,“五百年未曾出现,恐怕整座光明五行大陆都已经将我们淡忘了。但是,我们的责任却是前所未有的重大。谁也不想看到生灵涂炭。还有一年多的时间圣邪通道就要再次开启了。我想,危机应该与圣邪战场有很大关系。”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