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药医必死病,钱渡有缘人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这是怎么回事?姬动略微愣了一下,但眼中的敌意却并未消失。那青衣人所施展的魔技分明是木系的治疗类魔技才对。而且效果奇佳,伴随着青碧色光芒渐渐融入体内,姬动只觉得勃勃生气涌入,本就不算很重的伤势不药而愈,身体也重新恢复了魔力。

    木生火,在木系的治疗术作用下,他的魔力也随之恢复了几分。

    “你不为石子爵报仇么?”姬动沉声道。

    青衣人微微一笑,很自然的道:“我为什么要为他报仇?他算个什么东西。”

    姬动这一次是真的愣了,没等他再开口,那青衣人已经接着说道:“难道和他一起来到这里,我就一定是他的手下?你的认识本身就有问题。我只是个医生而已。是他请我来为他儿子治疗的。”目光投向已经化为一团金红色火焰失去声息的担架,耸耸肩膀,很是不在意的道:“现在看来是用不着了。”

    姬动冷冷的道:“就算你是个医生,也是个助纣为虐的医生。”

    青衣人也不生气,微微一笑,.道:“我只是个医生,谁给的起钱,我就给谁医治。我也从来没说过自己是好人。别人都称我为棺材底下伸手,死要钱。”

    一声惊呼从姬动背后响起,“你就.是那位死要钱神医?”

    云天机从姬动身后走出,站在.他身边,看着青衣人眼中充满了震惊之色。

    青衣人自嘲的笑笑,“看来,我还有点名气。”他指了指.周围烧的越来越旺的火焰,“这里似乎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换个地方如何?”

    云天机向姬动点了点头,低声在他耳边道:“这个死.要钱神医在天机城极为有名,号称:药医必死病,钱渡有缘人。出了名的认钱不认人。但他是个好人。大大的好人。”

    “认钱不认人还是好人?”姬动疑惑的问道。

    云天机苦笑道:“他还有个毛病,就是喜欢扔钱。给.人治病赚来的钱,每天拿来扔着玩。但他扔的地方,多是贫民区。死要钱神医是贵族们给他起的,在平民们口中,他就是万家生佛。最好笑的是,这家伙为了不破坏自己死要钱的规矩,给平民看病的时候,经常是先到人家门口去扔钱玩,然后再让平民拿着钱来找他看病,赚回来。甚至还认真的找零。在天机城中,他也算得上是一大异类。连石子爵这样的人也不敢得罪他。”

    姬动脸上的肌肉牵动了一下,“怪异的家伙。走。”

    说着,他走在前.面,带着云天机顺着原路向外走去。说也奇怪,不论燃烧多么剧烈的火焰,只要是姬动走过来,立刻退避三舍,没有任何一缕火焰会接近到他身体五尺之内。云天机只要脚下跟的近一点,就一点问题都不会有。而那位死要钱神医身上的青碧色光芒也极为神奇,也没见他释放出阴阳冕,但同样能够抵抗火焰。就算是火焰烧到他身上那层光芒处,也只是围绕盘旋,却不能侵入其中。

    看着那熊熊烈火,云天机的眼睛再次湿润了,心中默默的道:姐姐,你看到了,石子爵一家已经覆灭,你的仇弟弟已经给你报了。姐姐,一路走好,我一定会好好活着。如果有来生,我要做你的哥哥,像你照顾我那样,照顾你一生一世。

    转眼间,三人已经从石子爵府邸内走了出来,刚一出正门,就看到外面围了大量的平民,正在周围指指点点的说着什么,但却没有一个人帮忙救火。可想而知,石子爵在天机城是个怎样的人了。

    看到三个人从石子爵府邸内走出,围观的民众先是愣了一下,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令姬动三人谁也没想到。

    一名平民突然大声喊道:“这石子爵府里的人是不是都死光了,怎么一个人都没走出来啊!兄弟,你看到里面出来过人么?”一边说着他还向身边另一名平民问道。

    那名平民看了一眼姬动三人,先是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是啊!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大家是不是都没看到有人出来过?”

    “没看到……,没看到……,没看到……”此起彼伏的回应声响起,民众们甚至都转过身,背对姬动他们,一个个仰起头,把姬动三人完全当成了空气对待。

    姬动和云天机对视一眼,眼中光芒不禁流露出几分欣慰,至少他明白,今天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

    很快,三人走出民众范围,云天机向姬动道:“今日大仇得报,多亏主人相助,主人请受我一拜。”说着,他快步超出姬动两步,就向地面跪倒。

    姬动一把抓住云天机,没有让他跪下去,“我说过,你的命只属于你自己和你姐姐,并不属于我。现在你的仇已经报了,如果你姐姐还活着,一定希望你能够出人头地,幸福快乐的生活。而不是做人奴仆。”

    云天机毅然道:“姐姐如果知道我知恩不报,恐怕更会死不瞑目,我意已决,就算主人不要我,我也一直会跟着你。直到死的那一天为止。”

    “跟着就跟着,跟着他,你肯定能出人头地,正好也能报恩。”说话的是那青衣人,脸上带着几分浪荡不羁的笑意站在姬动身边,向云天机伸出大拇指,“选择跟着他,绝对是你最好的未来。我支持你。”

    姬动冷冷的扫了青衣人一眼,“我们的事用不着你掺和。”

    青衣人苦笑道:“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刚才可帮过你,而且还没跟你收钱呢。有生以来第一次为人免费治疗,竟然还被无视。”

    姬动道:“我没用你为我治疗,是你自己愿意。既然你不是给石子爵助纣为虐的,你可以走了。”

    “不走。”青衣人脸上流露出一丝无赖般的神色,“我还有话没说完呢。你们刚才应该打了不短时间,一定饿了。吃饭吃饭。”一边说着,他一把拉住姬动的衣袖,扯着他就向旁边一间饭馆内走去。

    姬动眉头大皱,想要甩开那青衣人时,那青衣人突然低声说了一句话,姬动的动作停止在空中,就是这片刻的工夫,他已经被扯着走入了饭馆。云天机自然跟在后面。

    “来个包间。”青衣人吆喝一声。

    服务员领着三人来到二楼,开了一个雅间给三人。青衣人毫不客气的拿过菜单,飞快的点了八个菜,这才挥挥手让服务员出去了。

    进入饭馆后,姬动眼中一直流露着思索的光芒,刚才那青年对他说的只有简单的四个字,但就是这四个字却引起了姬动极大的兴趣,青衣人说的是:极致甲木。

    本身拥有极致双火的姬动听到同样的极致二字,又怎么会不被吸引呢?而且先前看到青衣人身上那如同翡翠一般的光泽,他心中就产生了疑惑,甲木系魔力虽然是青色的,但绝不会呈现出那种璀璨的青碧。他虽然对木系魔力不熟悉,但还是能分辨的出。而且,在他那必杀技凤舞艳阳锥爆发后所产生的魔力乃是丙午元阳圣火,云天机那边,是他刻意控制了余波,将极致阳火属性吸收,云天机所承受的只是普通丙火的余波才没事。可是这青衣人所承受的却是真正的丙午元阳圣火,火次克木,他能一点事情没有,普通甲木魔师能做到?除非对方的魔力要超过姬动二十级以上,才有这种可能。

    “你是极致甲木?”服务员刚一出去,姬动就直接问道。

    青衣人懒散的笑道:“不愧是丙火圣徒,果然有着火一般的脾气。”

    姬动愣了一下,“什么丙火圣徒?”

    青衣人微笑道:“我们先认识一下,我叫姚谦书。四十二级甲木宗师。”

    “摇钱树?”姬动愣了一下,不过也是心下凛然,四十二级?眼前的青年看上去不过二十岁左右,就达到了四十二级的程度,哪怕是在天干学院阴阳学堂之中,这也是相当了不起的成就了。一旁的云天机目光更是凝固起来。

    姚谦书咳嗽了一下,“不是摇钱树,我姓姚,女、兆姚,谦是谦谦君子的谦,书是书本的书。”

    “听上去真像摇钱树。”云天机嘟囔了一句。

    “我叫姬动,三十二级火系大师。”他说的是火系,而不是丙火系。只不过此时云天机和姚谦书都没有注意。

    姚谦书道:“看你的样子,也就十五、六岁。刚才你在击杀石子爵时所施展的技能令我很惊讶。能找到你,真是不容易啊!你不用对我警惕什么,我们是一类人,注定要成为朋友的。而且,你的极致阳火是我一直在苦苦寻找的。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你要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一声大哥。”

    虽然名字里有个谦字,但他却似乎根本不知道什么叫谦虚,而且还是一脸你占了我便宜的样子。

    姬动冷声道:“我很介意。首先,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更不会和你是一类人,自己人之类。其次,我也没有叫别人大哥的习惯。”开玩笑,他实际的心理年龄三十多岁,会对一个二十岁的人叫大哥?

    “呃……”姚谦书挠了挠头,有些尴尬的道:“看来是我没把话说清楚。你也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过这件事我只能对你一个人说。这位兄弟,你是不是回避一下?”一边说着,他看向一旁的云天机。

    云天机看向姬动,眼中流露出询问之意。

    姬动淡淡的道:“你以后真的打算一直跟着我?”

    云天机毫不犹豫的道:“当然,誓死相随。”

    姬动道:“好,我也不问你年龄。以后你就是我兄弟,不要叫我主人,直接叫我名字就可以了。同意我这个条件你就可以留下,否则,我执意要甩掉你的话,你也不可能找到我。”

    云天机迟疑了一下,道:“好。在我心里你是我的主人。”

    姬动这才看向姚谦书,“这是我兄弟,我的秘密在他面前都可以不是秘密。你可以说了。”

    云天机呆了一下,看着姬动,他眼中多了点什么,尽管姬动并没有对他如何,可是,这份信任就足以令人心暖。

    姚谦书苦笑道:“这可不行,我们有规矩的。事关重大。”

    姬动摆摆手,道:“那你就可以走了。”

    “你……”姚谦书看着姬动,脸色顿时垮了下来,平时都是别人求他,还从未见过像姬动这样的人,一言不合立刻就要赶他。可面对姬动,他却偏偏不能发作,对他来说,姬动的出现是在太重要了。

    “好,好。我说就是了。不过,这位兄弟……”姚谦书脸上的懒散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郑重。目光看向云天机,脸上还是有几分犹豫。

    “我叫云天机。”

    “好,云天机兄弟,我希望你最好将接下来听到的一切忘记。否则对你来说没有任何好处,一旦泄露,恐怕还会有杀身之祸。”

    “主人……”云天机刚说出两个字,顿时迎来姬动冷冷的目光,立刻改口道:“姬动让我说我就说,不让我说,我一个字也不会说。”

    姚谦书叹息一声,道:“好,好。怕了你们了。姬动,你听没听说过天干圣徒这四个字?”

    姬动摇摇头,道:“从来没听过。”

    一层青碧色的光芒从姚谦书身上蔓延开来,在姬动惊讶的注视下,这层光芒弥漫在雅间内每一个角落。虽然姬动看不出姚谦书要做什么,但却隐约猜到,这层光芒应该有着隔绝声音的能力。通过这一点,他对姚谦书的实力不禁重新估计。能够将魔力控制到如此程度,而且还不释放阴阳冕,他自问还做不到。似乎姚谦书只是引动了空气中的甲木元素就达到了这样的效果,而且,这些甲木元素是自行凝聚成极致甲木的,控制如斯,可见功力。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