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云天机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姬动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没有去阻挡云天机,之所以选择出手,就是因为云天机被那四名青年围上时眼中流露出的不屈之色。此时,这名壬水系青年更是充满了狂野气息。每一拳轰出,都充满了无尽的恨意。他的双眼甚至都已经变成了血红色。

    “够了。”姬动低喝一声。

    云天机却像是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似的依旧在疯狂的捶打,他的拳头已经变得慢了,也不像先前那么有力,身上残破的衣服也被汗水浸透,可他却一点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鞭尸就能驱除你心中的痛苦么?虽然我不知道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但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恐怕仇还没报,自己就已经因为歇斯底里而疯了。”姬动淡淡的说道。

    云天机准备再次落下的拳头终于停在了空中,他的拳头上已经沾满了鲜血。

    姬动却并没有嫌他肮脏,上前一步,抓住他那举在空中的手,将他的身体拉了起来,同时左手按出,又是一团浓郁的丙火爆发,将那已经被打的不成人样的尸体彻底焚烧成一团焦炭。

    一块两阶壬水系晶核塞到.那不断颤抖着的手中,姬动拉着云天机来到路旁,让他坐下,什么都没有问,只是扔给他一个水囊,还有原本打算留给火儿的那块腊肉。

    云天机抬头看了姬动一眼,眼中.的红色依旧浓重,喘息声更是剧烈,一只手握着那枚两阶晶核吸收着其中的魔力,另一只手抓起水囊,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姬动走到距离他身边五米的.地方坐了下来闭目养神,静静的等待着,并没有去多说什么。

    两阶魔力消耗的快,恢复的同样也快。时间不长,云.天机的魔力已经基本恢复了,腊肉和水也都送入腹中。眼底的红色也终于缓缓褪去,看着那大道之中的焦炭发起呆来。

    两个人就都那么坐着,足足盏茶时分后,姬动睁开.双眼,缓缓站起身,向云天机问道:“最近的城市在什么地方?还有多远?”

    云天机迷茫的目光收敛,再次变得冰冷起来,“这.就是你要问我的?”他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很有特点,略微带着几分沙哑,但又充满了寒意。

    姬动瞥了他一眼,“那你想让我问什么?”

    云天机站起身,.将手中水囊抛给姬动,“如果你肯帮我报仇,以后我的命就是你的。”

    姬动淡然一笑,“你怎么知道我有帮你报仇的本事?你的仇人应该不只是两冠。”

    云天机猛然转过身,面向姬动,“三冠虽强,你不过三十二级,却压制的他们四个毫无还手之力。如果我还看不出你的不同,也不会被誉为天机城的天机候选人了。”

    姬动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你的命很值钱么?我并不认为它对我来说有什么用。”

    云天机冷冷的道:“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天机?”

    姬动摇了摇头。

    云天机道:“所谓天机,指的就是预言。只有生活在天机城这座城市中的人,才拥有这样的能力。每一代天机城城主,都有公爵爵位。在这么一座小城市中,几乎是不可思议的。天机城城主和别的城市不一样,并不是世袭爵位,而是甄选。选择能够继承天机能力之人。”

    姬动淡然一笑,“那你就是天机城城主的候选人了?”

    云天机点了点头,“是的,我就是天机城主的候选人之一。你帮我报仇,我放弃甄选天机的机会跟你走。不论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

    姬动道:“我并不相信预言。你要先说服我。”

    云天机注视着姬动,他的眼神突然变得清亮起来,与先前因为愤怒和怨恨的红色相比,此时的他就像是换了一个人。双眸之中闪耀着犹如钻石一般璀璨的光彩,眼中光芒不断闪烁,似乎在变换着各种色彩。姬动的心志绝对算得上坚毅,但注视着云天机的双眼,却依旧有种目眩神迷的感觉。从云天机的眼眸深处,他甚至看到了一种恒古久远的沧桑。

    良久,云天机的目光黯淡下来,注视着姬动,他眼中多出了一分异样,“我没有看错,你果非常人。我一直朝着这个方向跑,就是因为预测到这个方向会出现帮我报仇的贵人。现在我可以肯定,你就是这个贵人。通缉犯先生。”

    姬动心头微震,“你看到了什么?”

    云天机道:“我看到了傲岸,看到了你身上绽放出血一样的未来。看到了死亡的气息,也看到了你未来的恐怖。可惜,我还不是天机,我看不清。唯一能够肯定的,就是你通缉犯的身份。”

    姬动仔细的看着云天机那已经恢复正常的眼眸,“很好,你已经说服了我。让我对你产生了好奇。但是,你还必须要说服我的两大君主。人生一世,主持自己生命的有两大君主,一个是道德,一个是良心。他们会掌管着我所有的念头。如果我冲破了他们的束缚,那我就不再是一个人。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云天机的声音又变得冰冷起来,“如果每个人都有着这两大君主的束缚,那你今天就不会遇到我。”

    “我生活在距离这里不远的天机城中一个平民家庭。很小的时候,我的父母就先后离世。是比我大上五岁的姐姐将我带大。小的时候,姐姐为了能让我吃饱饭,每天都在为贵族家干上一些零活儿。那时候,她也才不过十岁而已。却支撑起了我们这个狭小却温暖的家。”

    “姐姐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与她同样大的女孩子,都有着一双细嫩的手,可姐姐的手却很粗糙,哪怕是在寒冷的冬季,她也要为人洗衣服。只是为了能够让我吃饱、穿暖。十岁那年,姐姐用积攒了数年的全部积蓄将我送到了一所魔师学院去检测魔力。因为她知道,成为一名阴阳魔师才是让我扭转命运的唯一机会。你能想到我姐姐为了积攒那些钱付出了多少么?从我记事以来,姐姐身上的衣服就从来没有少于过五个补丁。”

    说到这里,云天机眼中的冰冷已经完全消失,剩余的就只有那一层浓浓的水雾。

    姬动的情绪也伴随着他那沙哑的嗓音进入到了故事之中,没有打断他,静静的聆听。

    “我知道姐姐的苦,也知道她的希望。我没有让姐姐失望。在进行先天属性测试时,我被测试出拥有九成阳水的天资。免试入学,并且被减免了所有的学费。一切费用都由学院来承担。从那时候开始,姐姐的生活过的才算是宽裕了一些。终于不用再为了我的吃饱、穿暖而担心了。”

    “几年过去,在学院学习的的过程中,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一定要让姐姐过上好日子,过上幸福的生活。所以,我没日没夜的苦练。十三岁那一年,就成***凝聚了阴阳冕。十五岁突破两冠。成为了我们学院历史上最年轻的两冠魔师。并且被天机城城主选为天机候选人,从而改名为云天机。只等二十岁那年到来时,再与其他候选人进行比拼,从而确定是否能够成为下一代天机。城主为我开启了天机之眼,让我拥有了看到未来的能力。他还告诉我,只要我努力修炼,提升自己的修为,天机之眼就会自行进化。我是所有被选中的候选天机中年龄最小的一个,但却是魔力最高的一个。为此,我刚刚升入不久的高级学院还发给了我十个金币。我现在还记得,当姐姐拿到这十个金币时高兴的样子。”

    云天机的眼神变得温和了许多,似乎是回想起了以往和姐姐在一起快乐的生活。

    “所有的一切都按照我的计划在进行,我要变得更加强大,也要变得富有起来。姐姐为我辛苦了那么多年,该是我回报她的时候了。我要让姐姐过上那些贵族小姐们的生活。可是,就在我不断努力的时候,几天前,我的梦却破碎了。”

    说到这里,云天机的双拳猛然攥紧,眼中喷发出的怨毒之色连姬动看着都不禁暗暗吃惊。

    “刚才我杀死的那个人叫做蔡楼,是高级学院的学长。我刚到学院的时候,他对我一直非常照顾,甚至还交给过我几个基准技。像我们这些平民学员,学到技能太难了。我把他当成哥哥一样看待。可谁知道,这人面兽心的家伙……,姐姐,是我害了你,是我带着这人面兽心的家伙回家。否则你就不会死,是我害了你啊!”

    说到这里,云天机已是泣不成声,他的身体在颤抖着,强烈的怨恨令他身体周围似乎有一层极度阴寒的气息,他那先前已经恢复正常的眼眸已经又变成了红色。

    “我请蔡楼回家做客,他见到了我姐姐,姐姐虽然天天为生计而奔波,但依旧极为漂亮。当时蔡楼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我也依旧将他当成好友。可谁知道,两天后,他趁我在学院上课,带着天机城内首屈一指的大贵族石子爵家的二儿子去了我们家。那个畜生叫石小磊,和我们在一所学院,是出了名的纨绔子弟,他竟然**了我姐姐。等我回家的时候,只看到衣着散乱的姐姐坐在床上抽气。不论我怎么追问,姐姐都不肯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后来我才明白,她是怕我被那些人伤害。第二天一早,当我像往常一样结束修炼,看到桌子上依旧和平时一样,有着姐姐给我做的早饭。我吃过早饭,准备再去追问姐姐前一天的事。可是,我看到的却是姐姐的尸体,她已经上吊自缢了。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

    嘴唇颤抖着,已经被他自己的牙齿咬破,鲜血流淌却不自觉,“这件事过了以后,我大受打击,发疯似的查探那天的情况。是邻居告诉我,曾经看到石小磊和蔡楼去过我家。我去学院找石小磊,装出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石小磊那畜生居然还洋洋得意的对我说我姐姐的味道不错,说以后一定会照顾我。我没有杀他,对于这样一个畜生来说,杀了他实在太便宜他了。他早已被酒色掏空的身体怎么是我对手,我阉割了这个畜生,还割断了他的手筋、脚筋。之后的事情你就看到了,石小磊的哥哥石大磊带人追杀我。”

    姬动道:“你不是被天机城主那个什么天机选中了么?为什么不去向他求助?”

    云天机冷笑一声,“你以为天机是那么容易见到的?天机有着预测未来的能力,作为被选中者,我所遭遇的一切他不可能预测不到。但他却没有出现,这就意味着他根本就没有帮我的打算。我能依靠的,就只有我自己。大不了就是死,反正石小磊那个畜生已经被废了,就算再好的水系、木系魔师,最多也只是能恢复他的手筋、脚筋,却不能让他断掉的那个玩意儿重生。他注定要做一辈子的太监。”

    姬动向云天机点了点头,“走。”

    “去哪里?”云天机看着他愣了一下。

    姬动道:“天机城。告诉我,你想怎么报仇?”

    云天机眼中血色瞬间变得浓重起来,“灭其满门。”

    “他们都该死?”姬动眉头皱了皱。

    云天机冷哼一声,“石家的人,每一个都够杀一百遍。你可以在天机城打听打听,如果我有一句虚言,我姐姐的在天之灵都不得安宁。”

    姬动微微颔首,“我相信你。但是,我有三不杀。妇孺不杀、非助纣为虐的奴仆不杀、孩子不杀。”

    云天机看着姬动,“你真的要帮我报仇?”

    姬动道:“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除害。我管不了天下所有的不平事,但是,看到的就要管。人活一生,如果没点追求,那就只能是行尸走肉。我只愿快意恩仇。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