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朱雀内甲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姬动确实是明白了,听佛瑞这么一说,他不明白才怪。至尊强者四个大字深深的烙印在他脑海之中,此时此刻,他才真正明白自己这位师母究竟强大到了什么程度。丁火神兽腾蛇为坐骑,在整个·大陆上,也绝对是最巅峰的实力。

    弗瑞苦笑道:“小师弟,现在你知道为什么大家都那么怕师母了。就算是各国帝王见到师母,也要躬身行礼的。”姬动默默的点了点头,,师兄,我们回学院。我打算闭关几天。”“又闭关?小师弟,过刚则易折,你可不要修炼的过了。对了,刚、才师母说,你的魔力已经接近三冠了,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刚刚突破两冠么!”姬动也不再隐瞒,将自己在帮助朱雀孵化孩子时吸收到了朱雀和朱雀蛋中魔力的事简单的说了一遍。当时具体的情况连他自己也不是十分清楚。

    “既然如此,那你就闭关。不过,冲击三冠非同小可,还是请老师为你护法比较好。”姬动看了弗瑞一眼,默默的点了点头。”我先休息一,两日,然后再麻烦老师。”经过这次初考,姬动在魔技以及对敌的历练上都有了长足进步,魔力也提升到了下一个临界点。但是,对他来说,更加重要的是充分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他明白,以前自己心中多少都对烈焰有所依赖。

    但如果自己真的想拥有保护烈焰的力量,就不能完全依靠她。而且,从烈焰与朱雀的对话中,他也听出了许多东西。很明显,烈焰不能轻易来到人间,绝非开玩笑。而且事关她的安危。

    师兄弟二人回到天干学院时,夜色已浓。姬动婉拒了忧瑞邀请他去喝两杯的好意,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u刚刚关好房门,他立刻迫不及待的发出了呼唤“烈焰。、,红囔席卷,这一次再没有在地灵山脉中的阻隔,在那片片红莲花瓣的包裹中,姬动穿梭而去。

    炽热重现,用力的呼吸了一口这对普通人来说几乎是致备的灼热空气,姬动只觉得全身一阵舒畅。只有在这地心世界之中,他的精神才是最为放松的。

    烈焰俏生生的站在岩石平台上,正面带微笑的看着他。几日不见,再次看到她,姬动眼中不禁流露出强烈的思念与渴望。

    “烈焰,我来了。我先为你调酒。”一边说着,姬动立刻忙活起来,不论他的身心有多么疲惫,只要是为了烈焰,他都能立刻·调整到最佳状态,全身心的将自己此刻心中所有的情感全部凝聚在杯酒之中。

    一会儿的工夫,一杯宛如彩虹般殉施的鸡尾酒已经递到了烈焰手中。

    “对不起,烈焰。那天我知道你是好意。但是”,烈焰摇了摇头,春葱般的玉指按上了姬动的唇“你并没有做错什么。是我的做法太激进了。你比我做的更好。,小姬动,我真的很高兴,这次的事,你让我觉得你真的已经长大了。”见烈焰没有责怪自己,姬动心中一直紧绷着的一根弦顿时放松下来“可惜,没能多看看那小朱雀。我只记得它刚出生的时候很可爱。

    有机会的话,我一定再去看看她们。”烈焰轻叹一声,喝了一口酒,“小姬动,这次你欠下朱雀的人情可大了。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回报于她。我也没想到,朱雀的性格会如此刚烈。看得出,她是真把你当做朋友看待。”,我欠朱雀人情?”姬动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烈焰。

    烈焰点了点头“是的,虽然你帮她孵化了孩子,在她看来,是你付出的更多。可实际上,她给予你的回报却远远超出了你的付出。你看。”一边说着,烈焰左手在空中抹过,一朵红莲在空中花瓣舒展,露出了一幕虚幻的簧象。地心湖上,点点红光向那虚幻处凝聚,一会儿的工夫,那虚幻的光影已经变得真切起来。姬动惊讶的看到,其中呈现的,正是自己在朱雀洞穴中那一幕。

    只见自己一只手按在朱雀蛋上,脸色苍白,身体微微颤抖。而这时候,朱雀就在自己背后。眼看着那凤血梧桐木树芯,极阳精矿先后飞起,被她那丙午元阳圣火炼化。三滴凤凰之血分别融入自己体内。

    一根根凤羽沾染着汁液刺在自己身体每一处。直到所有的汁液全部消失为止。同时他也清楚的看到了自己背后那对巨大的白色翅膀纹身。

    纹身从肩膀一直蔓延过臀部,直到大腿才结束。

    “这是””姬动吃惊的看着烈焰。

    烈焰道:“原本我是打算借助这次机会向朱雀讨要极阳精矿,凤冠血脉加上凤血梧桐木的树芯这三种材料。为你今后打造适合自己的魔力铠甲做准备。好的魔力武器需要极品材料。朱雀是丙火神兽,她身边的这些材料都经过了她自身侵染数千年乃至上万年之久。比起我这里的东西有过之而无不及。后来你决定放弃,我确实有些失望。毕竟,这样的机会不可能再有一次。可谁知道,朱雀一是为了孵化孩子,另一个也是为了回报你这份援手之恩,竟然凭借自己的神力将那些材料融为一体,再通过自身凤羽打入你皮肤之中。

    这是将自身的本源之力注入你体内,与你吸收的日蚀阴火融合在一起。”,表面上,你的魔力提升到了三十级。可实际上,这根本不是你这次获得的最大好处。朱雀用自己的凤羽为针,为你铸就了一套特殊的铠甲,可以称之为内甲。它完全与你的皮肤融为一体,当你的实力足够时,它就会展现出应有的光辉,而且这内甲也会随着你身体的成长而成长,始终与你自身契合。每一根朱雀凤羽,都带着一点她自身的凤髓。为了铸就这副内甲,朱雀已是元气大伤。只不过在你面前她并没有表现出来而已。但没有数百年的时间,她是恢复不了元气的。”姬动呆呆的听着烈焰讲述“怎么会这样?我竟然占了朱雀这么大便宜,我真的只是想帮她而己。”烈焰轻轻顿首“如果不是因为你无私的心,朱雀怎么会自伤元…

    气来回报你呢?她还要帮助自己的孩子调理,恐怕对身体的损伤会更大。这份恩情你不能白白承受。你说的对,对于这样一位为了孩子守护三千年的母亲,怎样帮助都是应该的。”一边说着,烈焰一口饮尽杯中美酒,将杯子还给姬动,缓步走到岩石平台边缘,双手缓缓提起至胸前,做捧心状,她的眼中的眸光也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起来。一圈圈红色的光彩从她体内溢出,飘然扩散。

    空气中原本自由流转的火元…素都静了下来,伴随着烈焰身上释放的魔力波动悄然律动。

    姬动从未见过烈焰如此郑重的样子,空气中火元素波动给他的感觉,就像是朱雀带着他出了洞穴后瞬间令天空变成丙火世界时一样。

    甚至比那时的火元素还要浓郁的多。

    前方远处,地心湖最为宽阔的地方,一个·个·巨大的气泡缓缓冒了出来,周围的岩浆也极不稳定的波动着。隐约中,姬动看出,在那地心湖中央,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向外涌出似的。

    就在这时,一股巨大的红色光柱骤然从地心湖中央喷发而出,整个·地心湖内的空气似乎都变成了实质的固体一般。姬动觉得自己就像嵌入琥珀的昆虫,动弹不得。也无法呼吸。整个·人的生命力似乎都被挤压在一起。惟有眼睛还能透过那浓浓的红色看到岩浆湖中心的一切。

    噗的一声,从岩浆湖中攀升出一个巨大的物体,竟然是一朵红色的莲花。不再是能量形成的,而是真正的红莲。沾染着金红色的岩浆,一点点浮出咖面。岩浆从莲花上滑落,竟然是半点也无法留存。出岩浆而不染。这是”这朵红莲的直径至少超过五米,每一片花瓣都是最纯粹的红色。莲花中心,一个莲蓬悄然升起,莲蓬也同样是红色的,隐约能够看到其中一共有十余颗拳头大小的金色莲子。

    烈焰抬起手,轻轻的在自己眉心处按了一下,顿时,一股浓郁的红色以她的身体为中心向外喷发而出,形成一圈巨大的红色光环。而烈焰的娇颜上也流露出了痛苦之色。虽然她此时背对着姬动,姬动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但却看到烈焰的身体在不断颤抖着。

    岩浆湖中心,那巨大的红莲之上,一颗金色的莲子轻轻的晃动着,身体颤抖着的烈焰猛然一指,散发在她身体周围的红色光环顿时化为一道流光疾飞而去,笼罩在那枚晃动的莲子上。金光闪耀,烈焰轻呼一声,脸色苍白中,那枚金色莲子脱离莲蓬,在红光闪烁之中朝着它的方向飞了过来。

    烈焰剧烈的喘息着,空气中浓重的火元素渐渐舒缓起来,那朵巨大的红莲也重新沉入地心之中。姬动也重新恢复了行动的能力。

    “烈焰,你怎么了?”姬动飞扑过去,看到烈焰这个·样子,他心中之痛比先前窒息的感觉要痛苦百倍,千倍。来到近前,顿时看到烈焰脸色苍白,同时,她的一只手也接住了那枚足有拳头大小的金色莲子。

    勉强带起一丝微笑,烈焰向姬动摇了摇头“放心。没事的。

    小姬动,你把这枚莲子收好。回头再去一次地灵山脉,将它交给朱雀。”接过烈焰送到自己手上的莲子,姬动发现,这莲子虽然是从地心岩浆中出来,但本身却并不滚烫,只是温热而已。隐约中,姬动感觉到莲子似乎在轻微的跳动着,就像是有血液在其中脉动一般。

    “不,烈焰。这莲子对你来说一定很重要。你说过,你本事地心中的一朵红莲。这莲子应该是你身体的一部份。我怎么能让你用它来为我还这份人情呢?我欠朱雀的,我会自己还。”烈焰的脸色渐渐好看了几分,“小姬动。你怎么不明白呢?现在才是朱雀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不,不行,绝对不行。”姬动的情绪极为姬动,看着烈焰脸色苍白的样子,他的心都要碎了。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恐惧过。哪怕是当初在死亡即将来临的时候,也没有过现在这样的情绪。烈焰在他心中的地位已经攀升到了一个连他自己都不是很明白的地步。

    “住口。”烈焰厉声喝道:“,小姬动,你怎么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呢三我宁可让你欠我的,也绝不愿意让你欠朱雀的。莲子已经录离,就无法再重新回归。如果你心中无法释怀,就当再欠我一个·人情。而且,这枚莲子我早晚都是要给你的。只不过朱雀已经帮我做了你所需要的东西,这枚莲子就算是给她的酬劳。”姬动看着烈焰,眼中的激动情绪渐渐平复下来,烈焰那句:宁可让你欠我的也不让你欠朱雀的。深深打动了姬动的心。

    自从认识烈焰以来,他第一次从烈焰的情绪中感受到了她对自己的在意。哪怕这似乎只是一种占有欲,也让他心中充满了狂喜。原来,她也是在乎我的。

    默默的点了点头,姬动小心翼翼的将那枚金色莲子收入到自己的朱雀手镯之中,平静下来的他轻声说道:“烈焰,其实你错了,我永远都不会欠你什么。因为,在我第一次见到你之后,我的一切就早已经属于你。我活着一年,就属于你一年,或者一天,就属于你一天。哪怕是在我生命中的最后一秒,我也依旧是属于你的。就算是死了,化为灰烬了,也会有着你的烙印。”写到这里,写到姬动对烈焰的情感”小三这段写的很有感觉。接下来,姬动就要突破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