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太乙阴昭融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雷帝弗瑞,以及所有阴阳学堂的弟子都恭敬的注视着这位老wo。

    师兄都站了起来,姬动自然和蓝宝儿也随同起身。

    这时,只见炮龙飞快的从厨房里跑了出来,仅存的单手在身上抹了抹,快步来到老妪面前,想要搀扶老妪,却被老妪瞪了一眼,赶忙讪讪的放下手,有些讪讪的道:“您老人家怎么来了?”

    老妪眼睛一瞪“怎么?我就不能来么?小泡泡,你似乎不欢迎我啊!”她的声音与众不同,更与年龄相差巨大。听上去竟然如同出谷黄莺一般清脆,哪怕是少女也未必能有如此动听的嗓音。不过,炮龙这么一条大汉被叫做小泡泡,实在令人忍俊不禁。

    炮龙抹了抹额头上浮现出的冷汗,不但毫不反驳,而且还一脸陪笑的道:“怎么会呢?您可是请都请不来的贵客啊!”

    老妪这才化嗔为笑“这还差不多。”小泡泡,我要小串的。肉瘦一点,油不要太多。可不能弄脏我的衣服。这可是我新作的衣服。漂亮。”

    炮龙谄笑道:“当然,您老人家永远都是那么漂亮。”

    老妪顿时眉开眼笑的道:“还是你会说话。要是我们家那死老头子有你一半,我也不用老和他吵了。呦,今个人来的不少啊!小,瑞瑞你也在啊!老头子说你带两个小家伙去初考了,这么快就回来了?”

    小瑞瑞?姬动面部肌肉跳动了一下,看向自己的师兄,心道:这小瑞瑞不是叫师兄。

    弗瑞立刻·验证了姬动的猜测,快步迎了上去,一脸恭敬,甚至还带着几分小心的道:“小师弟他们提前完成了任务,我们就回来了。”

    老妪抬起头,看向姬动“哦,那这么说。这就是让老头子赞不绝口的小,动动了?”

    小,洞洞?姬动原本还有此忍俊不禁,这一下脸上的表情不禁僵住了。弗瑞向他招了招手,“小师弟,快过来见过师母。”

    师母?姬动这才明白过来,眼前这身穿盛装的老妪,竟然就是老师祝融的妻子,她口中的老头子,显然指的就是祝融了。不过,这位师母实在是有些怪异。尤其是她这称呼人的方式快步上前,姬动来到老妪面前,躬身施礼“师母,您好。”

    老妪眉开眼笑的看着姬动“好,好。是个·不错的小,家伙。老头子有眼光。十四,五岁就快突破三冠了。难怪老东西说你资质不次于小瑞瑞了。”

    姬动心中一惊,眼前这位师母身上并没有一丝魔力波动传来,也并没有对自己进行任何试探,只是这么极为普通的看,竟然就看出了自己真正的魔力等级。这是何等眼力?

    弗瑞也有些惊讶的看了姬动一眼,他是绝不会置疑师母眼力的,只是心中有些想不通而已。”小师弟明明刚突破两冠,这怎么就快三冠了?

    老妪眯着双眼,仔细的看了看姬动“小动动,我就和你们坐一桌。”一边说着,她慢悠悠的朝着姬动他们的桌子走去。姬动想要上前搀扶,却吓了弗瑞一跳,赶忙把他拦住了。低声在他耳边道:“师母最爱干净,最讨厌别人碰她的衣服。得罪老师没什么,可谁要是得罪了师母,可就要倒大霉了。你可千万要小心点。不过,看样子师母挺喜欢你的。只有喜欢的人,师母才会叫双字。习,旧就好。”

    老妪走到桌子旁坐了下来,另一边夜心等人还站在那里,但老妪却理都不理他们,就像是没看到一样。还是弗瑞朝着他们那边挥了挥手,夜心等人才坐下,不过,吃东西的动作明显慢了起来,连说话都省了。

    “小动动,来,坐到我身边来。”老妪向姬动招了招手。

    姬动只得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了下来,老妪抬头看向对面的蓝宝儿,“你是叫宝儿的丫头。”

    蓝宝儿虽然不知道老妪是谁,但从弗瑞恭敬的表情自然能看出许多东西,赶忙答道:“蓝宝儿见过老前辈。”

    “我很老么?去,到那边坐着去。”老妪脸色一变,手中权权在地面上顿了一下。蓝宝儿顿时感觉到一股柔和的力量瞬间束缚全身,整个人已经腾起,朝着夜心的方向落去。

    夜心赶忙接下蓝宝儿,并且立刻向她连使眼色,示意她什么都不要说。

    老妪喃喃的自言自语道:“谁说我老了?我还年轻的很呢。”小动动,你说是不是?”

    姬动心中略微抽挽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是的,您还很年轻。”

    老妪顿时笑了,笑眯眯的道:“这还差不多。你比那小丫头强。

    来,吃,吃。”小泡泡的烤肉还是很不错的。”

    姬动老实的道:“师母,弟子已经吃饱了。”

    老妪道:“那你帮我拿着手杖。”说着,就将手中那根蓝色的拐枝递了过来。姬动下意识的双手去接,当那拐杖落入手中的时候。他猛的觉得手上一沉。竟然无法抓牢,老妪微微一托,“小动动,拿稳了。”

    姬动赶忙提聚起魔力,这才勉强拿着权杖,但还是将一端落在地面上,双手扶着。他惊骇的发现,这深蓝色的权枝恐怕要超过千斤。这位师母看上去动作慢吞吞的,可单是这柄权杖的分量,就令姬动对她有了新的认识。比起自己的老师祝融来,这位师母似乎更加深不可测。

    老妪笑眯眯的道:“小动动,你说是丙火厉害,还是丁火厉害点?”

    姬动没想到她会突然问出这样一个问题,微微一愣,道:“应该是各擅胜场。五行属性各有特性,真正强的不是哪一种属性,应该是在于魔师自己的修为。”

    老妪摇了摇头,道:“不,你说的不对u”

    “不对?”姬动疑惑的看着老妪,他自问自己的回答可以说是天衣无缝,而且也确实是他心中的想法。

    老妪道:“分明是丁火最厉害。丁火柔中,内性昭融。丙火不过是一时的爆发力,可丁火却绵绵不绝极致侵袭。”小动动,记住哦,师母的名字就叫做阴昭融。

    姬动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位师母乃是丁火系魔师,同时他心中也不禁暗暗好笑,凉位师母倒是有几分老王卖瓜的嫌疑。

    “小动动,不如这样。你别认祝融那老东西为师了。拜我为师。怎么样?”阴昭融依旧是笑眯眯的看着姬动,但她的话却令姬动大吃一惊。

    姬动脸色微微一变,虽然祝融还并没有教导过他什么,但是,在他心中对那位老人还是十分尊敬的,阴昭融的话实在令他无法接受,沉声道:“师母,这不可能。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更何况,您是老师的妻子,怎么能这么说呢?古有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的说法。

    您和老师是夫妻啊!”

    听着姬动的话,连旁边的雷帝都变了脸色,一个·劲的向姬动使眼色,可姬动却像是没看到似的,依旧将话说了出来。他心中的那份固执又岂是别人所能左右的?面对朱雀时他也没有半分怯懦。

    旁动那桌,夜心等人的脸色也都变了,目瞪口呆的看着姬动,在他们的印象中,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敢于顶撞阴昭融。

    阴昭融脸色一沉“口手。不愧是那老东西的弟子,和他一样,又臭又硬的脾气。如果我告诉你,祝融那老东西打不过我,你会不会改变主意?”

    姬动淡然一笑“师母,实力并不能代表一切。正所谓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我不知道您和老师有什么矛盾,但是,您的做法我很不认同。也无法理解。对不起,我吃饱了,告辞。”说着,将手中权杖递还给阴昭融,转身就向外面走去。

    砰,,阴昭融猛的将手中权杖在地面遁了一下,顿时,整个·一口香饭店都剧烈的震荡了一下。所有属于天干学院的弟子们全都站了起来,紧张的看着这边。

    “,小子,你知道我是什么人么?”阴昭融冷厉呃看着姬动。

    姬动回过头,目光坦然而平静“我只知道您是我的师母,至于您其他的身份,和我并无干系。师母,告辞了。今日之事我不会对老师说起。”说完,转身就走。

    看着姬动大步离去的背影,阴昭融突然笑了“这个·,小兔崽子,和那老东西年轻的时候简直是一模一样。还真是可爱呢。”

    弗瑞在旁边试探着道:“师母,您别生气。”小师弟他就这个·脾气。要不,我去劝劝他?”

    阴昭融眼睛一瞪“劝什么劝,你也滚蛋。别影响我吃饭。”

    “是,弟子告退。”弗瑞暗暗松了口气,赶忙转身追着姬动去了。

    阴昭融眼中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轻轻的点了点头,用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自言自语道:“这老东西,选弟子的眼光倒是不错。”

    弗瑞追出饭店,几步就追到了姬动身边,“小师弟,你等等我。”

    姬动看到弗瑞追上来,眉头皱起:“师兄,刚才你为什么不为老师说话!她虽然是师母,但如此污蔑老师,你就这么忍了么?”

    “呃,”小师弟,你刚,你是真汉子。师兄我可比不了你。”

    弗瑞没好气的一把搂住姬动肩膀“刚才你可把我吓死了。我真怕师母一怒之下向你出手。别说是我,就算是老师在这里也拦不住。”

    姬动淡然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师兄,看来我看错你了。”

    弗瑞无奈的摇摇头“傻小子,是你不了解师傅和师母的关系。

    所以才会这么说。你知道么,师母本来是师傅的师叔。师傅在师母面前都老实的很。”

    姬动一呆“等等,师兄,这关系有点乱。

    我怎么没听明白。”

    弗瑞苦笑道:“师傅怕老婆在咱们天干学院高层是出了名的。据师傅自己说,他被师母欺负了一辈子。师傅当年的老师,是师母的亲哥哥。也是当今天下第一丙火系魔师。镇守圣邪战场的五大车尊之一。

    师母年纪比师傅大了十五岁,他们怎么会在一起我也不清楚。你想想,在这种关系的情况下,师母又怎么可能不强势呢?你刚才可是放过了一个好机会啊!师母一生从未收徒。”

    姬动挠挠头“这个,真的有点混乱。那师待和师母的关系,岂不是师生恋加御姐?”

    弗瑞有些紧张的比划个噤声的手势,道:“小师弟,你小点声。

    要是让师母听到可不得了。我跟你说,咱们这位师母,实力足以与镇守圣邪战场的五大至尊媲美,不但是天干学院副院长,同时也是咱们天干学院的第一高手。也是整个学院中,唯一一位拥有本系专属称号的强大存在。师母是丁火系,专属称号就为丁火系的:太乙。提起太乙阴昭融这五个字,整个光明五行大陆都要颤三颤。也就是你有这个·胆子敢当面顶撞。我真是服了你了。”

    “丁火系专属称号太乙?九冠至尊强者?”尽管姬动对那位深不可测的师母已经有所预估,但还是没有想到,这位师母的实力竟然达到如此恐怖的程度。难怪刚才那些阴阳学堂的精英弟子们会如此恭敬,惧怕。

    弗瑞低声道:“师母只是副院长而不是院长,是因为天干学院乃是中土帝国发起,中土帝国又是大陆中心,师母有懒的管一些俗事。

    所以才只是做了副院长。但是,在天干学院十大董事排名之中,师母永远都是第一位。除了师父以外,其他董事见到师母都要恭敬行礼,尊称一声太乙冕下。”

    姬动有些好奇的问道:“师兄,你见过师母出手么?九冠至尊强者的实力比朱雀如何?”

    弗瑞看了看周围,低头凑到姬动耳边“告诉你一件事你就明白了,师母的坐骑正是天干神兽中的丁火神兽,腾蛇。”

    第一位至尊强者专属称号拥有者出现了。本书也将渐渐进入**之中。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