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一口香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蓝宝儿摇了摇头“姬动,这次如果不是你,恐怕我连初考都无法完成,你出生入死,才获得了这些战利品,我已经拿的够多了。葵水系晶核足有四十几枚。其他的你都收起来。”

    姬动正色道:“出生入死的不是我一个·人,而是我们两个·人。

    我们是伙伴,在对敌的时候,如果没有你,我最后一样无法战胜对手。我只拿一半,如果你执意不要的话,那就扔了。”

    说着,他收起了丙火和丁火两系晶核后,其他的晶核就只取了一半,站起身,扭头就要走。

    “姬动,你“蓝宝儿赶忙一把拉住他的衣袖,求助似的看向弗瑞。

    弗瑞呵呵一笑,道:“宝儿,你就别跟他客气了。你还看不出么,我这个小师弟脾气可是执拗的很。这些魔兽晶核虽然值不少钱,但也不算什么珍贵之物。你就收起来。走,我们进城,师兄请你们大吃一顿,庆祝这次初考的顺利完成。”

    无奈之下,蓝宝儿只得将剩余的晶核都收了起来,三人一同朝着中原城的方向而去。

    中原城依旧是那么热闹,尽管不是第一次从外面看这座城市,但看着它的时候,姬动心中依旧会产生震撼的感觉。此时,天色已经渐渐的晚了,夕阳余晖照耀着这座城市,为其渲染上了一层赤金的光彩。

    一进城,弗瑞就轻车熟路的带着两人朝着城内走去,穿过几条街道后,进入中原城十大主干道之一,中原城的十大主干道是按照十系魔力而命名的。皇宫就坐落在中央的成土大道土。

    此时,弗瑞带着他们踏上的是丙火大道,这些主干道极为宽阔,就算是并行十辆马车也不会觉得有丝毫拥挤。

    刚刚踏上这条主干道,姬动立刻就闻到一股浓郁的香气,那是烤肉的味道。

    弗瑞哈哈一笑,道:“就是这里了。我请你们吃烤肉,这是我平时经常来的地方。”

    姬动顺着伟瑞的目光看去,在两火大道左侧,一家规模很大的饭店映入眼帘,饭店只有三层,但每一层的高度都超过五米,尽管在主干道两侧林立的高大建筑中,也非常容易辨认。因为它本身是火红色,与绝大多敛土黄色建筑不同。

    弗瑞带着姬动和蓝宝儿走入饭店,也不用服务员带领,就在一楼大厅找了张桌子坐了下来,高声喊道:“特号的烤肉,先来十串。高度麦酒三升。赶快,赶快“雷帝的性子就像他的魔力一样,火热而急切。

    “客人您稍后,一会儿刻来。”

    听到服务生应了,弗瑞这才像姬动和蓝宝儿笑道:“这里的烤肉是中原城最好的,外焦里嫩,关键是够大块,吃着痛快。烤肉就要配麦酒,浓度高的麦酒。这样吃起来才过瘾。宝儿,你要不要吃点别的?”

    蓝宝儿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道:“就和师兄吃一样的就好。”

    一会儿的工夫,服务生端着一个巨大的托盘送了土来,那托盘中确实有十串烤肉,但是,这烤肉也真的是够大块,每一串竟然都有一米长,土面十块金灿灿,冒着油光的烤肉,浓郁的肉香扑鼻而来,令人食旨大动。

    弗瑞抓起一串“来,尝尝。这可是土等的羊羔肉,极为细嫩。

    绝不塞牙。服务生,麦酒快一点。(手机阅读16kχs.cОm)”

    一升一大杯的麦酒送了土来,弗瑞一边张罗着姬动和蓝宝儿,自己已经开始大吃起来。他的吃相就像他的人,粗狂而狂野。

    姬动也抓起一串,一大块烤肉入口,顿时满口香气,滚烫的烤肉一口咬下浓郁的肉汁顿时充满口腔,弗瑞说的一点都不夸张,绝对是外焦里嫩。两世为人,姬动也从未吃过这么关味的烤肉。正像弗瑞说的那样,这么大串的烤肉吃起来,关键是过瘾。

    吃了几天的干粮,姬动的肠胃早就闹意见了,此时也不客气,大口大口的吃着,似乎是要跟弗瑞比拼一下谁吃的更快似的。

    麦酒呈现为浓郁的琥珀色,并不透明,一口喝下,冰凉浓郁的麦香畅快的流入喉中。姬动对酒的研究何等深厚。立刻就明白,先前弗瑞所说的高度,乃是高浓度的麦芽而不是酒精度数。这种麦酒,可是真正的液体面包。大口喝酒,大块吃肉。这种淋漓尽致的畅快感姬动不禁大呼过瘾。心中暗想,一定要记住这个·地方,以后可以经常来。

    十根一米长的肉串加起来足有十斤肉了。蓝宝儿一串还没吃完,剩余的九串却已被姬动和弗瑞瓜分,比起师兄来,姬动也只是少吃了一串而已。

    雷帝抹了抹嘴土的油“,小师弟,果然痛快。我最讨厌那些扭扭捏捏故作姿态的男人。吃饭就要畅快,调酒才是享受。这麦酒不错。是用特殊方法酿制的。工艺要求很高,关键是够新鲜,够醇厚。

    坦白说,虽然我喜欢调酒,喜欢各种酒。但我却不喜欢酒。相反,我更喜欢这里的感觉。平时没事的时候,我都会来这里吃上点东西。

    以后你们也要经常来。服务生,再来十串。”身材高达两米,这几斤肉下肚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还远未吃饱。

    他正说着,突然,姬动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一共是十几个·人,其中有四个他比较熟悉的,分别是阴阳学堂排名第三的女弟子,登水系夜心,排名第五的甲木系龙天和排名第六的壬水系水若寒以及排名第十的成土系夜殊。

    其余的人他虽然不熟,但也隐约记得,这些都是阴阳学堂中人,而且从年纪来看,都偏大,应该是学堂中排名靠前的学长。

    姬动看到了,蓝宝儿自然也看到“佛瑞师兄,是夜心师姐他们来了。咱们阴阳学堂的人,都喜欢来这里么?”

    弗瑞目光微微跳动了一下,默默的点了点头,说了一句姬动和蓝宝儿听不懂的话“难得他们也有这份心。”

    夜心,龙天他们也看到了弗瑞这边三人,但却并没有坐过来在距离他们这边不远外另一张比较大的桌子落座后,夜心才,个人走了过来。

    “雷帝,你不是带着他们去初考了么?怎么会来一口香?”夜心有些惊讶的问道。在雷帝弗瑞面前,她多少显得有些拘谨。

    弗瑞淡淡的道:“他们的初考已经完成了。去吃你的饭。替我谢谢大家。”

    夜心微微一笑“没有什么可谢的,我们只是喜欢一口香的烤肉而已。那就不打扰你们了。”一边说着,她还向蓝宝儿眨了眨眼睛,这才走回自己那一桌。

    弗瑞向姬动和蓝宝儿道:“很奇怪是。其实,这里是”他刚说到这里,突然,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伟瑞,又来给哥哥捧场了。有些日子没见你小子了啊!”

    姬动扭头看去,只见一名身材比弗瑞小不了多少的壮汉走了过来,这壮汉穿着厨师的衣服,几步就来到他们这张桌子处,也不客气,拉开椅子就坐了下来。

    蓝宝儿低低的发出一声惊呼,但在伟瑞凌厉的目光下赶忙捂住自己的嘴,看清这个人的样子,姬动也是略微一惊。

    这名身穿厨师衣服的壮汉看上去四十多岁的样子,身材虽然壮硕,但却没有了右臂,左眼也只剩下一个黑洞,整个左侧半张脸上都是狰狞的疵痕,看上去极为恐怖。蓝宝儿不过是个·小姑娘,自然是被吓了一跳。

    更让姬动和蓝宝儿惊讶的是,弗瑞身为阴阳学堂首席,六冠雷霆天士级强者,堂堂雷帝。面对这厨师竟然十分恭谨的道:“大哥,我是有日子没来了。最近去了一趟北水帝国调酒师公会总会。”

    那厨师笑道:“看来,你小子的九星调酒师是烤下来了。不错,哪天过来给哥哥调两杯喝喝。这两个是新来的小家伙。”一边说着,他向姬动和蓝宝儿善意的笑了笑,不过,他的笑容配上狰狞的面庞,实在是极为丑陋,令人心生恐惧。

    佛瑞道:“是啊!这俩小家伙刚过了初考。大哥,您一起喝几杯?”

    厨师摇着头呵呵笑道:“不了,我是听手下的小兄弟们说你来了,才出来看看的。我那边活儿还好多呢。那些小兄弟的技术还不行,这烤肉也是一门学问。还要我去才能掌握的好火候,可不能砸了我这一口香的招牌。你们慢慢吃,今天这顿算我的。就算是欢迎新来的小家伙。”

    一边说着,厨师已经站起身,扭头就走,经过夜心,龙天他们那桌时,也向他们打了个招呼。

    “很奇怪我为什么会对他这么恭敬是?”弗瑞有些感慨着说道。

    姬动道:“这位厨师大哥应该也是魔师。而且是咱们丙火系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的烤肉之所以这么好吃,应该是他用两火烘烤而成。”

    弗瑞点了点头,道:“小师弟,你的观察很仔细。你说的也没错。他叫阿炳,因为在施展魔技时就像一门无休止的恐怖火炮,因此大家给他起了个绰号叫炮龙。离开阴阳学堂的时候,他的魔力是五冠。现在应该也还是五冠。炮龙大哥对于我来说,就像是现在我于你们。当初,就是他带着我去地灵山脉参加初考的。我第一次土圣邪战场的时候,也是跟随在他身边。他的眼睛,脸,手臂,都是在圣邪战场土为了救我而付出的代价。”

    “炮龙大哥在阴阳学堂中本来排名第八位,是老师很看好的学员。

    但是,身体残了以后,他却怎么也不可能再突破六冠。他没有怨,也没有不满。放弃了各大帝国和工会的招揽,拿着学院发放的抚恤金在这里开了这家一口香。”

    在讲述这些的时候,弗瑞显得很平静,但从他那微微颤抖的目光中,姬动就能看出很多东西。

    “炮龙大哥生性豪爽,我能有今天,能够成为阴阳学堂中的雷帝,除了老师以外,他帮我最多。他永远都是我哥哥。

    我来这里,并不是为了在这里消费。每次来,除了吃上一口炮龙大哥烤的肉串之外,更多的是为了看看他。我知道,他曾经是以修炼到丙火魔师最高境界胜光为目标的。”

    蓝宝儿的眼圈已经红了“对不起,弗瑞师兄。我去向炮龙大哥道歉。”

    弗瑞摆摆手“傻丫头。炮龙大哥怎么会为这点小事在意呢?看到我们这些阴阳学堂的弟子,他都会很开心。他放弃了许多优厚的待遇而选择留在中原城,更多的就是因为对阴阳学堂的不舍。但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教授新学员什么,所以,他还是选择了离开。从始至终,都没有给学院带来一点麻烦。”

    又是十根肉串送了上来,姬动虽然已经吃饱了,但他还是又拿起一根,再次品尝这肉串,他发现,一口香的味道似乎又有了些新的变化。

    正在这时,坐在姬动对面的弗瑞突然站了起来,旁边不远处夜心他们那一桌的所有人也都站了起来。姬动扭头向一口香饭店大门处看去,只见一名满头银发的老姐正从外面走进来。

    这名老姐很有特点,尽管看上去年纪已经不小了,但却穿着一件极为华丽的蓝色长裙。哪怕是年轻的小姑娘也很少有穿这么鲜艳颜色的。而且还是标准的贵族宫装礼服。右手握着一柄深蓝色宛如珊瑚般晶莹剔透的权杖,一步步缓慢的向饭店内走来,她的动作真的很慢,就像怕弄皱了身上的礼服似的。

    奇怪的是,她的穿着虽然华丽,但却并没有佩戴任何首饰。双目开阎之间炯炯有神,腰杆更挺得像年轻人一样笔直。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