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技惊四座(上)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欢呼,并没有因为姬动调酒的结束而停滞,反而变得更加热烈起来,所有的民众,甚至是城防军都在用力的拍着手,哪怕是手掌已经拍的通红他们也毫无所觉。

    太精彩了,先前的一幕,对于他们来说,只能用神迹二字来形容。尽管这只是在街道旁边,又没有更多炫丽的布置,但姬动那无与伦比的手法已经征服了他们的心。

    微微的喘息中,姬动眼中的兴奋渐渐褪去,低下头,看着自己那因为过度发力急速运转而有些颤抖的双手,心中涌起一股极致的骄傲,哪怕是在他的意志与两大君王结合之时,也从未有过的骄傲。眼前这短暂发生的一切,是他前世三十多年生命所追求的全部。这是他自己努力而来的成就。

    陈潇没有开口,他的脸色已经如同死灰一般。别说是制造出那九个太阳悬空停滞的局面,哪怕是同时使用九只调酒壶,对他来说都是极为困难的。现在的他,根本就说不出话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在他背后的一众调酒师们,此时都已经陷入了沉默之中,但他们的目光却始终集中在那九只调酒壶上,一瞬不瞬的看着。

    尽管他们知道,今天中原城分会输了,而且输得很惨,但作为一名调酒师,见证了如此神奇的一幕之后,他们都有种迫不及待的想要品味一下再这神奇手法中调制出的美酒是怎样的味道。

    夜殇看着姬动的眼神已经完全变了,在他眼中,再也没有半分轻蔑,目光闪烁中,不是怨恨,而是狂热,丝毫不逊色于姬动完成调酒时所流露出的神色。

    姬动的气息渐渐平稳了下来,本源阴阳冕魔力流转,刺激着他的双臂也渐渐稳定,不再颤抖。坦白说,如果没有龙血浸体,姬动绝不会贸然尝试这种顶级调酒手法,因为他现在毕竟还不到十五岁,身体很难和前世的巅峰相比。要知道,为了这些顶级调酒手法,前世的姬动在身体锻炼上从未间断。尤其擅长瑜伽。没有极佳的身体舒展性,肌肉爆发力,是根本没有练习这种顶级调酒手法机会的。

    一个个的打开调酒壶的壶盖,直到此时,调酒壶内的酒液还在旋转着,可见先前姬动的调酒手法有多么激烈。

    小心的将九只调酒壶内的酒液分别注入到九只海波杯中,当他完成这一切的时候,周围已经又是一片惊呼。而这一次的惊呼声中,分明也包含了那些中原城分会的高级调酒师们。

    九只海波杯,九杯用同样材料调制的鸡尾酒,此时所呈现的颜色却全都不同。从第一杯的淡黄色,到最后一杯的橘黄色,九杯太阳陨落的颜色呈现出渐变的样子。每一杯都比前一杯的颜色更深一点。

    横向排成一行,九种渐变的颜色就像是一条彩色光带般动人心魄,只是用眼睛去看,已经是唯美的视觉享受。更是令人难以猜测它们会有怎样的味道。

    眼前这一幕奇景,对于这些调酒师们来说,根本就是不可想象的,此时此刻,他们才充分的认识到,先前姬动那玄奥神奇的调酒手法并不只是好看那么简单。其中更是蕴含着千锤百炼的特殊方法。

    九杯鸡尾酒的配料,都是他们眼看着姬动倒入的,此时出现如此情况,尤其是同时调制而出。他们还能说什么?

    抬起头,姬动淡淡的看向陈潇,做出一个手势,道:“请品尝。”

    陈潇抬头看向姬动,嘴唇抿的紧紧的,但他却并未上前,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他就算再不愿意承认,也没有不承认的理由。

    “不用品尝了。我们输了。”这几个字从陈潇口中说出时,宛如有千钧之重。但他却不得不说,而在他的内心之中,对眼前这个少年更是有着难以形容的钦佩和痛恨。他恨这个少年令调酒师公会中原城分会颜面无存,但却又极为敬佩他那神乎其技的调酒手法。

    此时此刻,他已经完全明白,先前姬动所说的一切没有半分夸大,他的骄傲,完全源自于实力。他还清楚的记得姬动那句话。有实力,你也可以。是啊!如果自己有这样的实力,就不会只是副会长那么简单了。或许,真的只有杜思康大人,才能与这少年一较长短。

    姬动淡然一笑,“既然你承认输了,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这九杯鸡尾酒,我送给你们。卡尔、毕苏,我们走。”

    在这一世,再次完美的用出了羿射九日手法,他已经没有心情在去追究夜殇什么,既不需要让夜殇来跪拜他,也不需要再去摘调酒师公会的徽标。这九杯太阳陨落摆在这里,已经足以证明一切。

    说完这句话,姬动用储物手镯收起了九只水晶调酒壶,九杯鸡尾酒却留在了那里,转身就向人群外走去。

    “等一下。尊敬的调酒师阁下,能否告诉我,刚才您用的是什么手法?”陈潇有些急切的追了上来问道。他对姬动的称呼竟然已经用上了敬语。达者为先,这是实力赢得的尊重。

    姬动头也不回的道:“这种手法叫做羿射九日。如果你们调酒师公会的那位酒神杜思康自问能够做到的话,让他来天干学院找我。”

    留下这句话,姬动在卡尔和毕苏的护卫中挤出人群,在喝彩中朝远处而去。

    陈潇默默的站在那里,“羿射九日,羿射九日是什么意思?天干学院?”

    夜殇默默的走上前,噗通一声,跪倒在陈潇面前,“陈潇大师,今日之事因我而起,分会因我而受辱,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陈潇眼神有些复杂的看了他一眼,但还是将他搀扶了起来,“是的,你让公会丢尽了颜面,但是,也让我们看到了这无法想象的神技。至于出发,等会长回来再说。”

    -----------------------------------------

    哎,今天是本人最后一个二字头生日啦,兄弟们砸些推荐票庆祝下,没有收藏的朋友也请收藏,谢谢。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