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夏天老师(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

    卡尔瞪了他一眼,“你才是疯子,姬动,我支持你。我妈妈曾经说过,只要努力了,不成功也不亏。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开口。”

    毕苏不甘示弱的道:“我也一样,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

    姬动看看二人,没有说话,却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卡尔和毕苏几乎是同时放了上去,但还是毕苏反应更快一点,三只大小不同的少年之手叠在一起,目光相视,一同笑了起来。

    当他们来到教务处领取校服和课程表的时候还出现了一个小插曲,毕苏和卡尔都好说,各自领了自己那一系的,但姬动却要同时领取双系,当他把阳炳天特意为他制作的入学通知递过去的时候,教务处老师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怪物。

    “上午是开学典礼,下午就要上课,学院有没有人性啊!也不让我们休息休息。”毕苏看着课程表哀嚎道。

    姬动扫了他一眼,“有本事,你喊的再大声一点。”

    毕苏嘟囔道:“我就是发发牢骚而已。不过,下午这课也不错,难得是丙火系和丁火系一起上的大课。整个学年也没有几次呢。现在我们干什么去?”

    卡尔道:“去我宿舍,反正这会儿也没人。”

    毕苏撇嘴道:“算了,你们丙火系大都是男学员有什么意思,还是到我宿舍去好了,我们丁火系绝大部分都是女学员,可有不少漂亮的。我那宿舍里就我一个人,可不像你们要四个人挤一间。”

    卡尔道:“娘娘腔,你算了。跑你们丁火系去,岂不是我都要沾染上阴气了。”

    “我日,卡尔,你再叫我娘娘腔,老子就跟你拼了。”

    “行了,你们别吵了,到我那里去好了,我那里最清净。我请你们喝酒。”姬动的话令毕苏和卡尔都安静了下来,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压低声音问道:“你那里能喝酒?”

    姬动疑惑的道:“怎么了?”

    卡尔神秘兮兮的道:“学院里可是禁酒的,我们走进校门的时候都被搜查过了。不过我们还好,因为年纪小,被搜查的不严,那些高年级的管的可严呢。要是有酒喝,以后你就是我老大啊!五岁的时候我老爸就开始给我喝酒,这一入学我最痛苦的就是这件事了。”

    毕苏一把拉住姬动的左臂,“那我们还等什么,快走。”

    当姬动带着他们来到丙火系教学楼顶层自己的房间之中,当卡尔和毕苏眼看着那至少摆放了数百瓶各式各样美酒的酒柜时,他们的心就已经被姬动征服了。当然,还有本来是阳炳天给自己准备的一些酱肉。姬动虽然绝不赞成喝着鸡尾酒吃肉,但当成午饭就无所谓了。

    烈日过午,离火学院新学年第一堂课也随之开始。卡尔和毕苏两人都坐在教室靠后的位置,脸上还各自带着傻笑,如果仔细看,能清楚的发现这两个小子都是一副晕乎乎的样子。姬动并没有和他们坐在一起,而是坐到了前面,一个是因为他身材瘦小,另一个也是为了能够更好的听课。三十二倍的努力,可不是说说就可以的。

    毕苏低声道:“卡尔,大哥说我们喝的那酒不会有酒味儿被老师闻出来是不是真的?”

    卡尔没好气的道:“你自己闻闻不就知道了。大哥还能骗你啊!不过,我真的从来都没喝过那么好喝的酒。太火爆,太有感觉了。”

    毕苏道:“大哥说,我们喝的酒一会儿酒劲就会下去,我怎么还晕乎乎的?”

    卡尔此时似乎已经清醒了几分,“那是你酒量差,你看,我就已经没事了。我决定了,以后跟定姬动哥了,跟着姬动哥走,吃肉喝美酒。”

    “立刻,现在,马上,都给我安静了。谁在交头接耳,就给我出去顶着太阳跑圈去。”洪亮的声音在诺大的教室中回荡,原本还有些纷乱的场面顿时安静下来。不用看,光听语气姬动也知道是谁来了。

    丙火系和丁火系两系学员加起来,一共也只有六十一人,当然,姬动就是那多出来的一,其余的是两系各三十人,其他年级也是一样。所以,整座离火学院的学员总数在三百六十人左右。

    姬动虽然有两套校服、两张课程表,但他今天穿的是丙火系的校服。丙火系校服是红色的,丁火系是蓝色,其他地方没有任何区别。背后印着离火学院四个大字,看上去有点傻,这校服绝对说不上精致。不过按照卡尔和毕苏所说,这里一个学年的学费高达五十个金币,就算有本事考得上,也不是每个人都能上的起的。而且,这还是不计算吃住费用的情况下。

    五行大陆上的货币以金币为主,只不过每个国家的金币铸造样式都有所不同,一金币等于十银币等于一百铜币。据说还有全大陆通用,一枚等同于一百枚金币的五行币。

    夏天老师身穿一件红色长袍走上了讲台,他穿的这件衣服和阳炳天院长没什么两样。只不过他那鼓胀的肌肉根本就不是这长袍能够完全遮掩的,彪悍之气外放,震慑眼前这群普遍十岁左右的小孩子自然是轻而易举。

    和夏天一起走上讲台的还有另外一名老师,身材高挑,只比夏天矮上半个头,一件蓝色连衣长裙完美的勾勒出她那动人的身材比例,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只是神色间略微有些清冷。

    夏天威棱四射的目光从下面这六十一名学员脸上扫过,突然,他猛的一拍桌子,发出一声强烈的轰鸣,厚重的实木讲台也随之呻吟一声。突如其来的轰响声顿时吓了学员们一跳。那位蓝裙老师也不禁皱了下眉头。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