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阴阳魔师(上)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麻烦还没有收藏的书友收藏一下,顺便投点推荐票支持,谢谢大家。

    -----------------------------------------------

    阳炳天听了姬动的疑问,不禁道:“看来,你的家人还真是寄情于酒,不闻外事。在我们五行大陆上,有一个特殊的职业,也是大陆上最为重要的职业,不论是军政哪一方,首要衡量的标准都是以这个职业的标准进行评定。这个职业就叫做阴阳魔师。”

    “阴阳魔师?那这么说,你就是一位阴阳魔师了?”姬动疑惑的问道,心中的好奇感被彻底点燃。

    阳炳天点了点头,道:“不错,我是丙火系的阴阳魔师。阴阳魔师的等级和实力,决定着一个人的前途,武官自不用说,就算是文官也被要求至少要能达到凝聚阴阳冕的程度,否则将不会受到重用。在大陆上的五大帝国皆是如此,现在你明白为什么我会对你不知道阴阳魔师这个职业而惊讶了。”

    姬动略微有些急切的追问道:“那这阴阳魔师具体有什么能力?”

    阳炳天道:“阴阳魔师的能力太广泛了,首先就是战斗力,一名能够凝聚阴阳冕的学士级阴阳魔师,就拥有战胜至少十名以上的成年战士。而最强大的阴阳魔师,则更是逆天的存在,他们完全有能力轻易毁灭一座城市。阴阳魔师的等级、理论实在太过广泛,一时半会儿是说不完的,只要你愿意留下来,以后自然有人会教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么,我是离火学院院长,离火学院,正是一间专门培养火系阴阳魔师的学院。你与酒亲近,还有你自身所流露出的气息都证明了你本性属火,不论你资质如何,我都可以留下你在学院中学习。你为我调酒,就算你是学院的工读生,吃住等所有费用,全部由学院负责,你看如何?”

    姬动听了阳炳天的话,眼中流露出几分思索的光芒。

    阳炳天微微一笑,成竹在胸的道:“我们离火学院是南火帝国名列前茅的初级阴阳魔师学院,学制是六年,每年只招收六十名十岁的学员,看你的年纪应该也差不多在这个范围。每年来学院报名的学生超过千人,入学考试极为严格,只有天赋极佳的学员我们才会接收,毕业率高大百分之三十,这一点在整个大陆的初级阴阳魔师学院中也能排进前十位。”

    “毕业率才百分之三十你还这么自豪?请问,你们这是以什么标准毕业的?”姬动疑惑的问道。

    阳炳天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无奈的道:“忘了你对阴阳魔师这个职业太不了解。初级阴阳魔师毕业的标准就是能否在学习期间凝聚出阴阳冕。能够达到十级学徒,并且凝聚阴阳冕成功,方可准予毕业。一旦拥有了阴阳冕,就是一名真正的阴阳魔师了,不论你以后再从事任何职业都会容易的多,哪怕你不工作,帝国也会给予一定的生活费。至于你说的毕业率,普通的初级阴阳魔师学院能够有百分之十的毕业率他们就要偷笑了。”

    姬动点了点头,道:“也就是说,如果我能够通过这六年的学习成为一名拥有阴阳冕的阴阳魔师,以后生活就不用愁了。这确实是个很好的安排。”

    阳炳天眼中闪过一丝得意,“这是当然,不知道有多少人挤破脑袋也想进入我们离火学院呢。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姬动站起身,“谢谢你的款待。”说着,直接朝着门的方向走去。

    阳炳天先是愣了一下,马上他就反应过来,“等一下。你是什么意思?”

    姬动停住脚步,头也不回的道:“毕业率只有百分之三十,我给你调酒六年,换来的只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几率而已。如果我只想不愁吃喝,为什么不去酒打工?”

    阳炳天眉头大皱,“那你想要什么?钱?”

    姬动猛然回过身,“我说过,不要用金钱来衡量我的酒。你的安排我可以答应,我也确实对这阴阳魔师的职业感兴趣。但我有几个条件。”

    阳炳天也站起身,缓缓走到姬动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小朋友,已经有很多年没人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了。”他的声音很平缓,但眼中却已是怒光隐现,阳炳天不只是在这离火城,甚至在整个南火帝国都有着很高的地位,被自己捡回来的一个小乞丐顶撞,他心中有些无法接受。他似乎是在问,你有什么资格向我谈条件。

    姬动仰起头,直视着阳炳天那充满压力的双眼,“你是想说,我凭什么能够跟你谈条件,是。你放心,我不会占你一点便宜。我从你这里所能得到的,回报给你的绝不止是双倍。简单的说,今天我所调制的那杯烈焰焚情,依旧是垃圾。”

    阳炳天愣了一下,“那杯酒也是垃圾?”

    姬动眼中闪过一丝悲哀,“身体的虚弱,和年龄的约束,让我根本无法完成更高的调酒技艺。在我心中,一共有基本鸡尾酒配方一千九百六十四个,特殊鸡尾酒配方三千一百六十二个,如果给我充足的时间和材料,这个数字只会不断上升。我和你谈条件的凭借就是,六年之内,绝不会让你喝到一杯重复的鸡尾酒。每一杯的品质都只会在今天这杯之上,如果我做不到,你随时可以让我从这里滚出去。现在,我够不够资格?”当他说道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声音已经充满了骄傲,甚至还带着几分哽咽。

    前世那样辉煌的一代酒神,什么时候被人当面置疑过?尽管姬动已经在尽力接受自己这个新的身份,但是,他骨子里的那份骄傲还是令他依旧不肯向任何人低头。哪怕明知道眼前这个人有可能会改变自己这新身份的命运,也是一样。就像他先前还在做乞丐时却从未乞讨过一次,只是凭借这个身体积攒的那点干粮勉强维持。

    阳炳天真的震惊了,眼前的这个孩子是在太傲气了,但如果他所说的是真的,那么,他就绝对有这样骄傲的资本。他突然想起一个人,下意识的问道:“你和调酒师公会会长杜思康酒神大人是什么关系?”

    ------------

    不好意思,早上老婆更新这章的时候不小心拷贝了两次,已经更正过来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