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柴房柴叔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光之子

    很快,我发现,黑衣人带着我居然又飞回了皇宫,他这是干什么,难道他就是魔皇身边的人吗?

    黑衣人渐渐放慢了速度,悄悄的降落在柴房附近,从他身上汗湿的程度,我知道,他也快筋疲力尽了,我心中不由得暗喜。

    黑衣人将我扔进柴房,向四周看了看,关上房门,喘息着说道:“你小子还真重,差点就回不来了。你不要多想,我暂时还不会废你功夫。有些事情我要问你。”说完,他一把摘下了头上的面罩。

    我顿时楞住了,眼前的黑衣人赫然就是那个成天只会喝酒砍柴的柴叔,我目瞪口呆的说道:“柴叔,怎么会是你?”

    柴叔嘿嘿一笑,恢复了原来的声音说道:“怎么不会是我,从你第一天到这里来,我就看出你不简单,告诉我,为什么你会有一级神器?”他说话的同时,我发现他的斗气在快速的恢复着,我明白,靠武力,我是没有丝毫机会的,面对这这个可以与魔皇相媲美的大敌,我叹了口气,说道:“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是这样的,我本是人类艾夏帝国的一名魔法师,从小就修炼光系魔法,……”我将自己的经历大略的说了一遍,当然包括得到诸神之王的承认,传给我圣剑那一段,当我说到妖王的时候,柴叔的眉头深深的锁了起来。

    “……就是这样,我们一起来到了魔族,试图劝阻魔皇继续对人类用兵,结合大家的力量共同抵御即将复活的妖王,可魔皇根本就不听我们的解释,一意孤行,将我打成重伤,并抓走了我的同伴。”

    柴叔点了点头,说道:“你也算够狠的了,为了解救同伴,居然自毁容貌,到魔皇宫来卧底。”

    我苦笑道:“您以为这是我愿意的吗?我是被魔皇的黑暗魔法能量入侵,腐蚀了我的身体,如果不是有圣剑的保护,恐怕我早就已经完蛋了。可身体的伤疤却始终无法恢复。”

    “原来是这样。你这些天,每晚都出去,我都暗暗的跟着你,你和木子的关系好象不一般吧。”这个老家伙,心还真细,刚才我并没有说出和木子的事情,没想到他居然一直在跟踪我,看来,不得不和盘托出了,感觉上,这个柴叔好象并不是对我很有敌意,我尴尬的一笑,说道:“您既然对魔族这么了解,应该知道木子去人类国家卧底的事情,我就是她的同学,也可以说是她的情人吧,我对木子是真心真意的,这次来魔族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为了她,可您也看到了,我弄成现在这个样子,还怎么配的上木子,只能在暗地里默默的看看她。”说道这里,触动了我的心事,我不禁黯然神伤起来。

    柴叔说道:“先把衣服换上吧,刚才那一下,整个首都的人都惊动了,说不定会有人搜查到这里。

    我惊讶的说道:“您不打算把我交出去吗?我可是来这里卧底的。”

    柴叔微微颔首,说道:“我不把你交出去,并不证明我会放过你。你别以为刚才的话打动了我,我是为了你身上的一级神器才暂时相信你的。”

    我问道:“您和魔皇都曾经提到过一级神器,这是什么意思啊,难道神器还分等级的吗?”

    柴叔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说道:“当然是分等级的,难道诸神之王在传你圣剑的时候没有告诉你吗?神器共分为5级,一级的是最具威力的,只有诸神之王才可以拥有和分配,我之所以相信你,正是由于这个原因,诸神之王总不会看走眼,将自己的佩剑传给一个邪恶的人,像你说的那把龙神苏克拉底之杖基本属于四级神器左右,而魔皇用的黑暗魔龙枪是上古魔神传下来的,属于二级神器。”

    我惊讶的说道:“原来是这样,那为什么我的一级神器加上一个四级神器竟然抵挡不住魔皇的一个二级神器呢?”

    柴叔一边自己换着衣服一边说道:“那是因为你的绝对力量不够导致的,你以为神器那么好驾御吗?不说一级神器,以你现在的力量连哪个四级神器都发挥不出全部威力,而当今魔皇是我魔族有史以来的第一天才,以50余岁的年纪就可以掌握黑暗魔龙枪的全部威力,虽然这和他那坐骑黑暗魔龙对他的帮助有一定的关系。但他的聪明和努力也是不容质疑的,你现在的能力最少也和他差两个档次以上。魔皇虽然在武学层次上还没达到战神级别,但相差已经不是很远了。除非你能像诸神之王说的,去那个什么峡谷接受光神的传承,否则,别说妖王,就是魔皇你也绝对不是对手。”

    他分析的很对,在我全盛的时候又有两件神器都打不过魔皇,确实是实力上的差距,原本以为自己已经算的上大陆的顶级高手了,但和魔皇、柴叔相比,还是差的太远。

    柴叔已经换好了衣服,突然,他剧烈的咳嗽起来,脸色苍白,我的力量已经恢复了一些,赶忙上前扶住他,问道:“你怎么了,柴叔。”

    柴叔瞪了我一眼,从边上拿起木柴劈了起来,他一边劈着一边说道:“还不是你害的,我老了,不中用了,今天耗力太多,老毛病又犯了。”

    我走过去,说道:“我帮你劈吧,您休息会儿。”现在,我的小命在人家手里攥着,哪儿敢随便招惹他啊。

    柴叔说道:“不用,我自己来就行了,我当年为了将斗气练到战神的地步,强行打通经脉,虽然成功了,但也伤了肺,肺属木,为了散发肺气,我才在这里劈了几十年的柴。我今年已经97岁了,恐怕也没几年好活了。”

    我换上自己原来的衣服,对柴叔说道:“一看您就不是常人,为何要留在这里呢,应该不是光为了劈柴吧。”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光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