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新的领悟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光之子

    木子脸上流露出满意的笑容,“以后不许你在这么冒险了,你都不知道人家多着急,你已经昏迷了一天一夜了。”

    我惊讶的说道:“都已经一天一夜拉?马克怎么样了。咱们要赶快出发回首都。”

    木子黯然的说道:“马克从哪天以后就再没醒过,伤势到是比较稳定,暂时还支撑的住。”

    我松了口气说道:“木子,你去告诉海月,让她别着急,我再休息一天,将魔法力恢复恢复,就布一个大型的传送阵,咱们直接回学院。”

    木子惊讶的说道:“你还会魔法阵啊,如果用传送阵就太好了,可以节省很多时间。我现在就去吧这个好消息告诉海月。”

    我嘿嘿一笑,说道:“快去吧,你老公我的本事可是很多的哦。”

    木子小脸一红,说了一声:“讨厌。”转身就跑了出去。

    为了能让马克得到及时的治疗,我立刻开始修炼。我先不停的运转圣剑的能量修补着受损的经脉。经过5个小时的修补,所有经脉全部修补完毕,这样的恢复速度让我感到异常的惊人。

    吃晚饭的时候,我走到大厅和木子、斯瓦一起吃的。他们对我的恢复速度异常吃惊。本来想叫海月一起吃的,但她说要在马克房间里吃,她要陪着马克。

    我对木子说道:“海月这样下去也不行啊,马克还没好,到时候她也累坏了。”

    木子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可我劝了她好几回她都不听。”

    吃过了晚餐我回到自己房间,盘膝坐在床上,开始变成两个金球以后的第一次冥思。

    由于我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小心翼翼的催动着两个金球,两个金球还算客气,没给我找什么太大的麻烦,一前一后,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缓缓的运行着,虽然吸收魔法力的速度并没有增加多少,但压缩的速度却明显的增加了,刚刚涌入体内的魔法力就会飞快的被压缩成液态。这样,我就有更多的空间去大量的摄取光元素了。

    经过一整晚的冥思,我的体内充盈着澎湃的魔法力,虽然还不能和以前的最佳状态相比,但也算差强人意了,两颗金球比我刚醒来时要凝固了许多。

    清晨,我来到马克的房间,海月依然面色苍白的趴在他床边,我检查了一下马克,和木子说的差不多,还算稳定,他体内乱窜的火元素都被海月用水系治疗魔法压了下去,但这并不是长久之策啊,我试探着想用圣剑的力量为马克治疗,但不知道为什么,圣剑产生的那股温暖的能量并不能离开我的丹田。

    试验多次,我终于还是放弃了。

    我叫醒海月,严肃的对她说道:“海月,你这样可不行啊,我已经没什么事了,你现在先去吃点东西,然后回房间休息。”

    海月淡然的摇了摇头,说道:“我要陪着他,直到他好了为止。”

    我说道:“正因为你要陪着他,所以才应该好好休息,木子应该跟你说了吧,我要用传送阵把大家传回学院,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无法经受那扭曲的空间,如果你在传送的途中出现意外,你还怎么陪马克。”

    海月抬起头,定定的看着我,好半响,才说道:“好吧,我听你的。”

    我伸出右手按住她的额头,用了一个元灵恢复术,另我惊奇的是原本应该是白色光晕的这个光系中级恢复魔法居然发出了金色的光芒,在魔法的作用下,海月的脸上透出一片红晕。

    金光释去,海月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睁开眼说道:“长弓,你这是什么魔法,怎么和以前好象不一样了,我全身好象充满了活力似的。”

    我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估计是和两个金球以及圣剑都有关系吧。

    我对海月说道:“这个只是治标不治本的,还要你自己去休息才能充分恢复身体的机能,有我看着马克你放心吧,快去吃点东西睡上一觉,等你恢复好身体咱们就出发回学院。我现在对治好马克的伤势充满了信心。”

    海月的脸上流露出马克受伤以后第一丝笑容,转身出去了。

    既然我的恢复魔法又有新的突破,不如拿马克来做个实验吧,也许真的能治好他也说不定,最起码不会加重他的病情。

    “伟大的光元素啊,用您无尽的圣光治疗眼前的伤患,用您慈悲的心挽救眼前的生命吧——圣光之心。”

    周围的光元素迅速向我集结,逐渐将我包围起来,在皮肤表面形成一层金色的光罩。一颗闪烁着耀眼金芒的神圣之心出现在我的胸前,和上次不一样的是,我发现这颗神圣之心居然好象活的一样,轻微的跳动着。

    我将圣光之心打入马克身体,用手按住他的胸口,我感觉到这次的圣光之心并没有一下都释放掉,而是在马克身体里向水一样的四处游荡,修补着他受损的经脉,我心中大喜,这样的话,应该有救活马克的希望了。

    马克的经脉被我的魔法不断的强化着,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才将光元素收了回来,长出一口气,睁开双目,海月、木子、斯瓦都睁大了眼睛看着我。

    海月焦急的问道:“长弓,怎么样了。”

    我接过木子递过的毛巾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回答道:“马克的经脉我这次已经都帮他治疗好了,同时也把他的经脉强化了。”

    海月大喜道:“那这么说他要好了。”

    我黯然的摇了摇头,说道:“这样并不能治好他的伤,他在挡住对方能量球的时候,被高度密集的风元素入侵到体内,狂暴的风元素和他自身的火元素发生了强烈的冲击,使得原本规矩平顺的火元素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光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