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大哥战虎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光之子

    我和战虎走进村子,他可是村中的偶像,每个人见到他都主动向他问好,他也一一回应,他让手下都回家了,自己带着我来到他的住宅,他住在村子最里面几间很简陋的茅草房里,外边围着破烂不堪的篱笆。

    我嘲笑的说:“你这个屋子可该修修了,要不一刮风还不把你和屋子一起刮跑了。”

    他并没有在意我的嘲笑,我的话好象勾起他一写心事,他低吟道:“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茅飞渡江撒江郊,高者挂卷长林梢,低者飘转沉塘坳。以前我过的也曾经是锦衣玉食的生活,现在什么都看透了,这种反朴归真的生活才是我追求的。”

    我拍拍他的肩膀,“看来你也有很多伤心往事啊,能告诉我吗?我愿意听你倾诉,说出来心里肯定会好很多的。”

    他看看我,眼中流露出知己相通的目光,豪放的说:“好,一直憋在心里让我真的很难受,今天就说给你听,走,咱们进屋,一边喝酒一边聊。”

    他没有结婚,自己一个人住,不知从那里搬来坛酒,拿出一些简单的小菜和一些野味,“凑货吃吧,兄弟,明天我再让他们给你弄点好的。”

    我连忙说:“这已经很好了。”

    他取出两个很大的酒杯,说:“来,咱们喝酒。”

    我为难的说:“我从来没喝过酒,要不,你自己喝吧。”

    “不喝可不行,酒可是好东西啊,咱们男人一辈子够苦的了,不抽烟(旱烟),不喝酒活着还不如一条狗。来吧,喝。”

    盛情难却,我也想尝尝酒是什么滋味,“好,今天我就陪你喝一回。”我拿起酒坛将我们俩的杯子都倒满,端起自己的一饮而尽,“我敬大哥,先干为敬。”

    他很高兴的样子,也一口喝了,“好,痛快。”

    酒喝下去的时候,一开始感觉有些辣,但有一股纯纯的香味,并不是很难喝,可到了肚子里头就象火一样烧,我感到整个胃都燃烧起来似的,脸憋的通红,好半天才缓过劲来。

    战虎笑了笑说:“你还是慢点喝吧,这酒劲头可不小。你以后酒量肯定也不错,我这酒一般人喝一杯就要不行了。”

    我红着脸说:“哦,原来酒是这样的。”我赶快夹菜吃。

    我们吃了一会儿,我问他:“大哥,你为什么要当盗匪啊,以你的功夫应该到那里都能站的住脚啊。”

    战虎叹了口气,说:“兄弟啊,你不知道,以前的我也曾经象你一样意气风发,曾经被誉为修达王国年轻一代的天才,20岁的时候就已经达到了天空骑士的水平,那时的我是家里荣誉的象征,是大家追捧的目标。”说到这里他停下来又喝了一大口酒。

    我插嘴道:“那后来呢?”

    他接着说:“后来,我参军了,由于我出众的表现,赢得了所有人的赞赏,很快,我就爬到了所有人梦寐以求的位置。你应该知道修达王国的王牌部队吧。”

    “是地龙军团吗?”我听迪老师说过,如果在平原上,一个地龙军团可以轻易干掉任何对手,地龙有着非常强的魔法防御力,除非遇到非常高级的魔法,否则根本就无法伤害到它和它的骑士,在东大陆只有修达王国出产地龙,但数量也相当稀少。

    “对,你说的对,我那时候就是三大地龙军团其中之一的军团长。”

    啊?原来他以前这么厉害。“那你当时一定很得意了,你的地龙呢?我听说地龙一经认主就永远都会跟随自己的主人。”

    战虎连着灌了自己几杯酒,痛苦的说:“我的地龙叫战,是地龙军团中最强的地龙之一,我现在这样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它啊,在一次训练中,因为我的失误,小战牺牲了,它是为了救我而牺牲的。”他痛苦的抓着自己的头发。

    我抓住他的手,劝道:“别这样,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现在后悔还有什么用,你要振作起来。”

    可能我的劝慰有一定的作用,他渐渐的平静了下来,我们一边喝酒一边继续聊天,他说自从小战死了以后他从来就没有原谅过自己,所有的人都责难他,都说是因为他的原因导致了珍贵的地龙死亡,也将他从军团长的岗位撤换了下来,他就是那段时间开始学会喝酒的,每天都是醉生梦死,每天都要看别人的冷眼,他忍受不了了,就跑了出来。好无目标的四处游荡,当他来到这里,遇到了为生活所迫的盗匪,也就是现在村里的那些人,以战虎的功夫当然收拾了他们,再后来,由于同情盗匪们的生活,同时他自己也想找个窝,就留下来成了盗匪头了。

    原来他的经历是这么的曲折,我为之深深的感动,我喝了口酒,豪爽的说:“大、大哥,我非常欣赏你的为人,咱们结为兄弟怎么样。”我的舌头已经大了,现在喝酒已经是甜的了,眼里有两个战虎在晃动。

    战虎也喝的差不多了,晕晕忽忽的说:“好,好兄弟,哥哥认你这个兄弟了,以后有什么事跟哥哥说,哥哥一定帮你摆平。”

    我搂着他宽厚的肩膀,晃晃悠悠的举气杯子说:“好,为了咱们兄弟情意,来,干了这杯。”就这样你一杯我一杯的,最后我们俩全倒了。

    头好疼啊,早上,我一醒过来就觉的头昏昏的,而且疼的厉害。

    “兄弟,你醒了。”战虎的声音传了过来。

    “哦,大哥,我头怎么这么疼啊。”

    “呵呵,你昨天喝那么多头还能不疼。”战虎笑着说。

    “那你怎么没事?”我疑惑的问。

    “我天天都喝,早就适应了,兄弟,昨天晚上你说要和我结拜是真的吗?”

    我清醒了写,说:“当然了,能有你这么个大哥是我的荣幸啊。”

    战虎激动的说:“好,我就认你这个弟弟了。起来吧,去洗把脸吃点东西头就不疼了。”

    后来,正是在战虎的帮助下光之子才得到了真爱,并成为历史上不可磨灭的伟大人物。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光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