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宗门首席,昊天令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斗罗大陆

    于天青迟钝神爪命中的条件苛刻,需要四秒蓄力,因命中,这个状态所持续的时间就要达到恐怖的十秒。也就是说,十秒内,这五位长老都要承受迟钝所带来的痛苦。十倍迟钝,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有抵挡攻击,或者发动攻击的能力。

    不过,这十秒的时间,会根据被命中者的精神力强度以及使用者的精神力强度而发生变化。这五位长老实力虽强,可在精神层面上,他们和唐三差的还是太远了。这十秒迟钝,自然是要全面承受下来。

    毫无疑问,天青迟钝神爪霸道的控制力如果与黄金十三戟的无定风波联合在一起使用,那么,这持续限制的能力,就将达到极其恐怖的境地。昊天宗五大长老,正是第一个品尝到唐三这恐怖控制力的人。

    这一连续魂技使用,本是唐三给比比东准备的,战场上瞬息万变,就算比比东有不死的技能,唐三也有把握让她吃个大亏。

    五道金光同时从地面下升起,瞬间化为五个坚实的囚笼,将五位长老分别困在原地。中了天青迟钝神爪的情况下,他们根本就没有反抗破笼的能力。

    同样还是当初那个第四魂技蓝银囚笼,但囚笼的颜色已经完全变成了金色,这可不是海神之光的作用。魂环提升到五万年以上级别,直接省去了蓝银皇变化成囚笼的过程,囚笼变成了瞬发。而且坚实程度几何倍数激增。就算是昊天锤所化的真身,想要击破这个囚笼,至少也需要三击才能完成。更何况现在五位长老连一击也无法做到了。

    脚下发力,唐三的身体宛如炮弹一般硬生生的插入了五位长老中间,手中海神三叉戟带着虚幻的金色光芒分别透过囚笼在他们胸前轻点一下,锋利的主刃在他们每人心口位置上留下了一个细微的痕迹。

    完成这简单的动作,化为囚笼地金光瞬间收回,与此同时,唐三手中黄金三叉戟重重的顿在地面上,轰然巨响之中,五道金光同时从戟柄的位置爆发而出,分别在五位长老脚下炸起,这并不是技能,而是唐三借助海神三叉戟恐怖的重量配合自己魂力控制下的震荡。只见五道身影同时朝着五个方向跌飞而出,滚到在数十米外,经过一连串地翻滚之后,才稳住身形。

    十秒迟钝时间在全场的静默中消失,五位长老先后从地上爬起,中了唐三紫极神光的二长老更是最后一个才起身,脸色苍白,那一下精神上的打击,他现在还没有回复过来。当然,先前这短短时间中,对于他内心的打击更加巨大。

    没错,唐三一个人的实力怎么也不可能与五位昊天宗长老相加比拟,一旦给了长老们机会,联合向他发动攻击,就算手中有海神三叉戟,他也肯定抵挡不住。可是,唐三却根本就没有给长老们这攻击地机会。完美的发挥了自己控制系魂师的能力。从头到尾,整个战局都在他的控制中完成。

    唐三地目光恢复了平静。但就是他那平静地目光却令五位长老内心中充满了悲哀地情绪。那平静地目光看在他们眼中。就像是在告诉他们。如果不是我手下留情。你们现在已经死了。

    而事实上也是如此。**地力量。怎么可能抵挡海神三叉戟主刃地锋锐。如果唐三想要他们死。那么。刚才那段时间。就算让他们死上十次也是绰绰有余了。

    二长老面如死灰。在众人地惊呼声中。猛然挥动自己手中地昊天锤朝自己顶门砸去。身为昊天宗首席长老。输给一个三代弟子。面对宗门全部子弟。他已经没有再活下去地勇气。

    “住手。”蓝金色光芒骤亮。二长老只觉得全身一紧。整个人地身体已经被一层金灿灿地蓝银皇缠绕住。正是唐三地第二魂技。寄生。

    “混蛋。难道我连死地资格都没有了么?”二长老怒骂一声。昊天锤乌光大放。他整个人全身都亮起了一层乌金色。竟是硬生生地将那五万年级别地寄生蓝银皇挣脱开来。但因为过度使用自身能量。他也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

    “身为宗门长老。你就这么不负责任地死了么?我说你不能死。你就不能死。”唐三冷淡地说道。“你看看这是什么。”

    金光一闪,二长老下意识地抬手借助了唐三抛来的一物。当他看清那物件地样式时,只觉得脑海中一阵晕眩,不但死志全消,整个人的身体也忍不住颤抖起来。

    “这,这是大伯的昊天令?”二长老的声音不可遏止的剧烈波动着。他此言一出,其他四位长老也顾不得输给唐三的羞愤,飞快的凑上前来。

    唐三的声音悠悠响起,“五位长老,你们都是我的爷爷辈。如果没有曾祖命令,我又岂敢冒犯。这昊天令,乃是曾祖赐予。曾祖让我传达给你们的只有一句话,昊天宗,是睥睨天下的昊天宗。”

    这句话当然不是唐晨所说,乃是唐三自己杜撰的,但眼前的局面,就算唐晨在此,也绝对会赞同他这句话。

    五位长老对视一眼,二长老上前几步将昊天令还给唐三,神色严肃的道:“请上位。”

    唐三也不客气,大踏步的走到最前方,背对悬崖方向看向五位长老。

    二长老沉声道:“所有宗门弟子听令,随我拜见昊天令。”一边说着,他走到最前面,面对唐三手中高举的那柄镶嵌着黑水晶的金色小锤,恭恭敬敬的拜了下去。

    随着他的拜倒,五位长老同时单膝跪倒行礼,一旁的唐啸也在震惊中单膝跪下,身为宗主的他都要下拜,可见唐三手中的昊天令拥有多么恐怖的权威。

    数百名昊天宗弟子呼啦啦的跪倒一片,他们可就不是单膝了,而是双膝跪倒,朝着唐三手中的昊天令拜了下去。

    唐三脸上的冷淡消失了,神色变得谦和起来,上前分别搀扶起五位长老和大伯。

    唐啸忍不住问道:“小三,你这一身实力,可是祖父所传?”

    唐三点了点头,道:“如非曾祖他老人家指点,我又怎么可能在短短五年内达到这样的实力。先前那番话,以及挑战五位长老之事都是曾祖叮嘱,五位长老莫怪。”

    做人,

    并济,这句话是唐月华在月轩之中交给唐三地。这也是在他重回昊天宗之前就已经计划好的。实力震慑,加上曾祖昊天令之威,前倨后恭,正符合了唐月华当初的教导。也令他能真正的将这昊天令地权威发挥出来。

    如果不这样做,就算他一上来就取出昊天令,他在五位长老眼中的地位也绝不会真的成为昊天令掌令者,一切都会变得复杂许多,就算最后能够达到目的,也要大费周折。此时以雷霆万钧之势,先击溃他们最引以为傲的实力,再取出这昊天令,就绝没有人会怀疑唐三的话。因为他们根本找不到其他地可以让唐三变得如此强大的原因,他今年才二十五岁啊!

    五位长老输给了唐三一人,唐三取出这昊天令,相当于是为他们找了一个输的理由。试问,输给昊天宗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昊天斗罗唐晨,带领宗门登上天下第一宝座的上上代宗主地传人,有什么可丢人的呢?

    果然,听了唐三的话,五位长老惊疑不定的看着唐三,但目光中也都多了几分释然之色。

    二长老目光恭敬的注视着唐三手中的昊天令,“不知大伯他老人家有什么教导。”

    唐三的脸色顿时严肃起来,沉声道:“曾祖他老人家已经知道宗门发生地所有事情。他老人家说,祖父的决定,是开宗以来最错误的一次决定。虽然暂时保全了昊天宗的根本,但也令宗门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那就是必胜地信念。武魂殿确实强大,可武魂殿却并非是不可战胜的。如果当年,宗门面对武魂殿地咄咄逼人能够以强硬回应,联合上三宗其他两宗,在魂师界登高一呼,武魂殿势不敢轻举妄动。但是,宗门选择了退避,不但抛弃了一直跟随着宗门的各外宗族门人,也抛弃了我们地盟友。令七大宗门与武魂殿分庭抗礼之势发生倾斜。导致武魂殿做大,直到今日竟建立帝国,令大陆形势不稳。”

    唐三这一番话说出来,五位长老面面相觑,唐啸的脸色则显得有些难看,毕竟,当初地决定乃是唐三祖父,也就是昊天宗上一代宗主所决定的。而唐三此时的话,等于是将祖父的所为全部推翻。

    “当年之事,以我父之事为起因。可是,我父亲真的错了么?曾祖赐予我这昊天令,就是让我为父亲正名。没错,武魂殿的压迫确实因为我父亲而起。可是,就算没有我父亲的事,难道武魂殿就不会对上三宗动手?试问,如果有人要击杀各位的妻子,你们会怎样面对?我父亲只不过为了保护我母亲,才重创了武魂殿上代教皇。以一己之力击退武魂殿众多强敌。我以我父亲为傲。他没有辱没我们昊天宗的威名。而且我母亲也死于那一役,为了救我父亲而选择了献祭。可经过那件事之后,宗门是怎样回应的?不但没有丝毫回护之意,反而将我父亲逐出门墙。令我父亲痛苦至今。为了回报宗门的养育培养之情,更是自断两肢归还宗门所赐予只魂骨。敢问诸位,如果当年昊天宗宗主并非祖父,而是曾祖,情况会是如何?我今年二十五岁,我父亲也因为当年之事痛苦了二十五年,落得残疾下场。哪怕是祖父复生,今日我也定要为我父亲讨回公道。”

    这番话斩钉截铁,唐三的情绪完全爆发出来,整个人也陷入了强烈的激动之中。

    听着唐三的话,三、四代弟子面面相觑,脸色各有不同。但多数却流露出沉思之色。昊天宗选择退出魂师界,确实得以偏安一隅,可这些拥有着昊天锤武魂的魂师们,却真的甘于如此寂寞吗?

    唐啸忍不住道:“当年父亲也是因为武魂殿势大,才选择隐忍。其实父亲心中也很痛苦,也很思念昊弟。直到临死前,还在念叨着他的名字。父亲的决定虽然保守了一些,但以退为进,未必就是错误的。只要有机会,宗门定会重出魂师界。”

    唐三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大伯,我明白您的意思。可是,当年昊天宗的退避,却伤害了太多人。而且,您现在认为,如果宗门宣布复出,情况会比当初好么?”

    “现在地武魂殿,已经成立武魂帝国,以天斗、星罗两大帝国的附属王国、公国为班底。加上自身的数万名魂师,组成了横梗于两大帝国之间的强横势力。更是吞掉了两大帝国不小的国土面积。昊天宗退隐,蓝电霸王龙家族被毁灭,七宝琉璃宗受到重创。天下魂师,除了依附于武魂殿,他们还有什么选择?如果说,当年武魂殿能完全掌握地魂师最多只有天下百分之五十,那么,现在这个数字已经至少高达百分之八十。在这种情况下,昊天宗选择复出能够力挽狂澜么?我们已经没有了盟友。残存的七宝琉璃宗还会信任我们这个只会退避的昊天宗?”

    看着若有所思的族人们,唐三声色俱厉的说道:“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为了昊天宗复出无数努力的单属四宗族。你们可知道,他们对于宗门地憎恨甚至超过了对武魂殿。正是因为宗门的抛起,单属四宗族几乎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生活何等困苦。而这只是当年依附于我们昊天宗的一部份魂师而已。昊天宗沉默二十余年,再次出现,我们的声音还有人会听么?谁还会信任我们?在我们身上,甚至已经烙印上了背信弃义,胆小怕事地名声。”

    二长老有些失神的道:“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或许你说的对吧。唐三,大伯在什么地方?如果他老人家能够回来主持大局,昊天宗就会垮。他老人家的威名,依旧足以震慑魂师界。”

    唐三缓缓举起了手中的昊天令,朗声道:“当曾祖将这枚昊天令交给我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不再回归宗门。宗门龟缩不出,只会渐渐消亡。宗门付出,至少仍有崛起地机会。我们想要重新建立起当年昊天宗的威名,就必须要用自己的行动证明给魂师界看,而不是在这里等下去。等待是不会有结果的。”

    二长老看看唐三,再看看旁边的唐啸,凝重地道:“唐三,大伯将这昊天令交给你,可是要让你接任宗主之职?”

    听二长老这么一说,唐三

    吃一惊,虽然他已经猜到这昊天令的权威在宗门内可听了二长老这句话,他才明白昊天令更深一层地含义。以当初唐晨在宗门创下的辉煌,他一句话,甚至就可以改变昊天宗地任何事。这昊天令相当于他本人,哪怕是废掉宗主也毫无问题。

    而唐三先前击败五位长老所展现出的实力,也足以承担这宗主之位。毕竟,他还是这么年轻,眼前地五位长老能够将失败的屈辱忍下,能够渐渐认同他的话,固然和唐晨的昊天令有直接关系,但同时也与唐三的实力密切相关啊!在他们眼中,唐三就像是当年带领昊天宗走向辉煌的唐晨,甚至比那时候的唐晨更加出色。唐晨虽是昊天宗百年难遇的奇才,可即使是他,在二十五岁的时候也远远无法与现在的唐三相比。

    唐三看向自己的大伯,从唐啸眼中,他看到了坦然之色。唐啸似乎已经想通了许多东西,眼中有失落、有遗憾。但更多的却是痛苦。因为昊天宗的现状而痛苦。

    缓慢而坚定的摇了摇头,唐三看着众位长老,道:“曾祖并未嘱我继承宗主之位,只是告诉我,有了昊天令,我就可以成为宗门首席长老,得到长老堂的支持。有权干涉宗门任何大事。”

    唐啸突然开口了,“小三,我并不留恋这宗主之位,你也不需要给我留面子。你年轻,有朝气、有实力。更是曾祖传人。这宗主之位,本就应该传与你。只有在你的领导下,昊天宗才有可能像当年曾祖统帅时那样重回天下第一的巅峰。”

    “不,大伯。您听我说。”唐三赶忙打断唐啸的话,“大伯,我确实不能继任宗主之位。首先,我已自创唐门,并且接受了天斗帝国封赏。从我个人的身份来说,如果成为昊天宗宗主,那么,今后宗门的独立性就会变差。而且,我还太年轻,威望不足。但请大伯和各位长老放心,唐三永远是昊天宗的人。只要唐三还活着,就一定会努力帮助宗门重回巅峰。”

    唐啸还想说什么时,唐三却已经转向五位长老,“不知各位长老可愿接受我这首席么?”

    五位长老对视一眼,同时朝着唐三手中的昊天令拜了下去,“紧遵昊天令,见过首席长老。”

    “见过首席长老。”呼啦啦,昊天宗门下弟子跪倒一片。在这些门人弟子之中,见过唐晨之人可谓少之又少。更多的只是听说过而已。与其说他们是被昊天令征服,倒不如说是被唐三那强横地实力以及先前那番话所征服。年轻人,谁没有一腔热血?谁不渴望昊天宗能够重回天下第一。这里虽然寂静,可也是孤独的。二十多年了,昊天宗虽然培养出了一批实力强悍的青年魂师,可也压制了他们的一腔热血。唐三的出现,却正是改变这种局面地最佳选择。

    “长老们请起。希望我们能够同心协力,令昊天宗再创辉煌。”唐三终于松了口气,回到宗门后,进行到这一步,他的目的已经基本达到了。

    “现在我有两件事必须要先做。一个,就是与父亲一同拜祭祖父,尽孝。另一个,请我父唐昊,重归宗门。以宗门之名,重新赐予他那两块魂骨。”

    五位长老心中暗叹,他们当然也隐约明白唐三先前所言所做的这些有一部份私心,但他们却更加看重唐三的实力,此时听唐三说出自己的目地,同时点了点头,谁也没有表示反对。

    唐三道:“那就请大伯和各位长老回宗门吧。我去接上父亲、母亲。”说着,他就要下山而去。

    “等一下。”唐啸的声音有些颤抖,一把抓住唐三的肩膀。“首席长老,你刚才说什么?你……,母亲?”

    唐三微微一笑,道:“这应该算是我给大伯的一个惊喜吧。稍后,您就会看到她老人家了。”

    唐啸眼中目光连变,复杂的光芒如同星月一般闪耀着,“我和你一同下山,迎接昊弟。”说着,不等唐三开口,这位昊天宗宗主已经腾身而起,如同箭矢一般冲上了铁索桥,眨眼间消失不见。

    唐三愣了一下,扭头看向众位长老,五大长老深吸口气,同时道:“我们回宗门等候。”

    当唐三从天而降,回到山下村落前时,正好看到唐昊与唐啸兄弟二人相对而立,唐啸地嘴唇都在颤抖着,看看唐昊,再看看他身边的阿银,眼圈正在飞速变红。

    “大哥……”唐昊有些艰涩的叫道。

    唐啸猛的撞了上来,一把将残废的弟弟搂入自己怀抱之中。哪怕先前在峰顶之上,他还因为唐三置疑父亲当初的抉择而不满,可此时此刻,当他眼看着单臂独腿的亲弟弟时,他心中却再也没有半分芥蒂。

    曾几何时,唐昊是连他都要羡慕地天之骄子,昊天宗一代奇才,在曾祖未去之时,都曾赞誉过唐昊会成为他最好的继承者。可是,曾经的天之骄子,此时却已成废人,在唐啸心中升起的那份苍凉、凄楚,令他的心仿佛都在滴血。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就没有勇气置疑父亲地决定?竟然让弟弟受苦至此。父亲啊父亲,当初您真的错了啊!您看到了么?您最疼爱地儿子竟然落得如此地步。这二十多年以来,就因为您的决定,昊天宗陨落,弟弟也……

    “昊弟,你受苦了。”唐啸眼中地泪水不受控制的滴落而下。

    “大哥……”唐昊从未想到过,身为门主地兄长会来迎接自己,此时他内心之中的震撼,二十五年以来一直压制着对宗门的情感顷刻间爆发出来。兄弟二人时隔这么多年再次相拥,这种感觉令他的心再也无法平静,仿佛又看到了当年与兄长一起,纵横魂师界的景象。

    “大哥。”阿银此时已是泪流满面,上前几步,来到唐昊身边看向唐啸。

    兄弟二人松开手臂,唐啸有些痴痴的看着阿银,“阿银,你,你……”

    阿银凄然一笑,“阿昊守护了我二十五年,终于借助小三之力帮我重生。没想到,还有重见兄长之日。”

    唐啸呆呆的看着阿银,喃喃的自语道:“你的选择是对的。我只是个懦夫,我根本没有勇气去爱你。昊弟要比我强的太多,太多。

    唐三走到三人身边,轻声道:“爸、妈、大伯,我们上山拜祭祖父吧。”他急于帮父亲恢复断肢,这才忍不住上来提醒。

    唐啸从复杂地情绪中清醒过来,深深的注视着唐昊,“昊弟,不要怪父亲,好么?他老人家也有苦衷。当日之势。祖父他老人家不在,父亲是怕我们昊天宗断送在他手中。

    这才……”

    唐昊摇了摇头,“大哥,还说这些干什么。我只想在父亲灵前磕上几个头,是我不孝,辜负了他老人家的期望。”

    唐啸眼圈一红,紧紧抓住唐昊的双肩,“小三说得对,是宗门对不起你,并不是你对不起宗门。我们回宗。”

    一行众人腾身而起,唐啸本想帮助唐昊,却被唐昊拒绝了,二十多年过去,唐昊心中的那份骄傲始终未变。

    昊天宗,后山。

    唐啸、唐昊、唐三,三人站在最前面,五位长老、阿银、小舞站在后排。

    在他们面前,一座石砌地坟墓看上去是那么孤独。哪怕唐三之前对祖父心存怨气,可此时看到这孤独的坟墓时,心中却只有悲伤。他似乎感受到了祖父去世前的无奈与悲伤。

    唐昊独腿单膝跪倒在地,他的嘴唇抿的紧紧的,单手扶地,砰砰砰地连着磕了九个响头,当他再次抬起身时,额头上已是殷红一片。

    唐三跟着父亲拜了下去,阿银和小舞跪在他们身后,谁都没有说话。但那浓浓的悲伤情绪,却感染着在场每一个人。

    唐昊这一跪,就是整整三天的时间,三天不眠不休的跪着,唐三也一直都陪伴在父亲身边。父子二人,三天内一句话没有说。

    阿银和小舞静静的在旁边陪伴着这对父子。

    三天时间刚到,唐昊终于抬起了头,三天三夜不眠不休,他地双眼已经蒙上了一层红色。

    “父亲,您安心的去吧。不孝子唐昊携子唐三,定会辅助大哥,重振昊天宗。”再次九叩后,唐昊才站起身,在唐三的搀扶下转身而去。

    昊天宗议事大厅,宗主唐啸与五位长老静静的等待着这对父子,他们已经在这里等了整整三天的时间。当唐昊、唐三父子二人在妻子的陪伴下来到大厅时,他们全都站了起来。

    看着唐昊眼中的红色,唐啸忍不住道:“昊弟,小三说得对,这些年,是宗门对不起你。”

    唐昊摇摇头,淡淡地道:“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只是这么平淡的一句话,却令五位长老悚然动容。看着身体残缺的唐昊,他们完全能够想象出这些年他所承受的痛苦,可他却就这么简单地一句话带了过去。单是这份胸襟,已经令他们暗暗汗颜。

    唐啸亲自上前扶着唐昊在自己的下手位坐下,而唐三则坐在了五位长老上首位,在唐啸地另一边。有着昊天令的存在,他这首席大长老地地位在昊天宗内就是超然的。

    阿银轻拉小舞,带着她退了出去,这里是男人议事地地方,她深知分寸。只是小舞退出去前,还是忍不住深情的凝望了唐三一眼,看的阿银心中一阵安慰。

    唐啸身边的桌子上,放着两个盒子,其中一个,唐三见过,正是当初他送到昊天宗,父亲的那两块魂骨。

    唐啸首先捧着这个盒子站了起来,来到唐昊面前,唐啸叹息一声,将盒子递上,“昊弟,宗门对不起你。这是你的魂骨。”

    唐昊淡然一笑,“宗门赐予我生命,赐予我武力,我所有的一切都属于宗门,没有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我只希望以此残生能为宗门做点事。”

    听着弟弟的话,唐啸心中一阵激荡,忍不住道:“昊弟,这宗主之位,本也应该……”

    唐昊打断兄长的话,“别说了,大哥,我只想辅助你。”

    唐啸深吸口气,强忍着不让自己眼中的泪水滑落,再次回到桌前,捧起了另一个要大上许多的木盒,这一次,他来到了唐三面前。将木盒递了过去。

    唐三愣了一下,“大伯,这是?”

    唐啸沉声道:“这是楼高神匠留下的遗物。”

    “遗物?”唐三猛的站了起来,一股强大的压迫力从他身上骤然释放出来,就算在座的都是一代强者,也不禁同时心跳加速几分。

    接过木盒,唐三不敢置信的注视向唐啸,“大伯,楼高前辈,他,他……”

    唐啸伤感的道:“他是我见过的最执着的人,用铸造狂人四字来称呼毫不为过。自从你将他送到这里之后,他每天都在不眠不休的铸造。哪怕是我,每天辅助他,也已疲惫不堪。三个月前,当他进行最后的铸造之前,对我说,让我将他的作品当作遗物留给你。然后就开始了那次铸造。他甚至没有让我参加。最后时刻,他以自身投入炉火之中,完成了最终的铸造。这些东西,有他五年来的成品,也有他最后铸造的作品。”

    “这么说,楼高前辈连尸骨也……”唐三看着手中的木盒,眼中已经蒙上了一层水雾。

    唐啸点了点头,“这些作品,可以说就是他的成品。这件事发生后,楼高神匠的两位弟子带走了他用过的炉火,说是回你那唐门去了。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悲伤,而是笑着离去的。在楼高铸造的最后时刻,他曾大笑三声,他的两位弟子也曾高声喊过,恭贺老师完成旷世神作。”

    听着唐啸的话,唐三双手有些颤抖的打开了眼前这巨大的木盒。

    木盒刚一开启,顿时,一股无与伦比的锋锐之气顿时蔓延在整个议事大厅之中。

    在那木盒底层,平躺着已经肮脏不堪,但却依旧完成的大量图纸。图纸上,摆放着几件东西。

    一个有着孔雀暗纹,长约一尺的圆筒。三朵金灿灿,中心如同镶嵌着一枚红宝石般的莲花。还有四十九枚暗银色,长约半尺的奇形银钉,以及十余件暗银色的各种零件。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斗罗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