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再现,杀戮之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斗罗大陆

    错,就是血雾,那浓重的血腥气息令人作呕,与之前t|闻到的味道一模一样。

    一声惨叫响起,显然又有人遭到了毒手,紧接着,一声令唐三有些熟悉的惊呼声从血雾中传出。

    尽管已经多年未曾听到过这个声音,但唐三还是一下就认出了声音的主人,胡列娜?真的是她?她怎么会在这里。

    眼前这红色的血雾是类似于领域的存在,唐三自然不会贸然闯入,那浓重的杀戮气息和他的杀神领域有些相似,但却要邪恶的多,而且那浓重的血腥味道本身带有强烈的腐蚀性剧毒,血雾边缘的植物都受到了强烈的腐蚀。

    冷哼一声,一圈蓝光从唐三身上释放而出,蓝银皇发动,同时,他也释放出了自己的蓝银领域。作为植物之王,眼看着这么多植物受到残害,唐三又怎能坐视?

    蓝色光晕迅速蔓延,不但笼罩了前方血雾所及的范围,也将先前他经过的森林完全笼罩在内,澎湃的生命力几乎是瞬间被激发起来,在蓝银皇的气息刺激下,大森林做出了它们的反击。所有植物都开始疯狂的生长,血雾附带的腐蚀性毒素与植物蓬勃的生命力交织在一起,每一株植物在生长的同时都释放出一层蓝金色的光彩,将那侵袭自身的血光抵御在外。

    与此同时,那澎湃的生命力与邪恶的血腥气息开始了剧烈的碰撞,不断过滤着那些有害的剧毒,充满生命气息的蓝色光晕开始在森林中蔓延开来,有着唐三蓝银领域的支持,这些植物焕发出无比庞大的生命气息。

    生与死本就是两种极端,生命的气息骤然强盛起来,自然会影响到那血色的死气,很快,唐三眼前的景物就变得清晰起来,血光虽然依旧存在,但先前那遮挡视线的雾气却渐渐的消失了。

    就在他前方数百米外的森林中,此时还有三道身影在不断碰撞,相互攻击着。角落处,一具破碎的尸体倒在那里。诡异的是,那具尸体上正不断散发出血红色的雾气,就像是自身的鲜血蒸腾了一般。

    场中交手的三人之一,正是胡列娜,此时,她身上六个魂环不断闪耀,背后那条巨大狐尾每次挥动,都带起一股澎湃的能量。她身上散发着一圈白色光环,将自己与另外一名老者笼罩在内,抵挡着血光的侵袭。而不断攻击他们的,却是一道红色身影。

    定睛看去,唐三不禁大吃一惊,心中忍不住惊呼,原来是他。

    血色长袍。立领披风。苍白地面容。这个人唐三见过。赫然正是当初他与胡列娜在杀戮之都中经历杀戮时见到过地杀戮之都地统治者。杀戮之王。

    杀戮之王与当年相比。有了很大地变化。他那苍白地皮肤上出现了很多诡秘地血纹。额头处还有着一个宛如剑形地魔纹。背后。一对巨大地血红色翅膀张开。攻防一体。既能用来攻击。也可以当做两面盾牌使用。他地速度极为恐怖。闪烁之中逼迫地胡列娜和另外那名老者已是岌岌可危。

    与胡列娜并肩作战地那名老者身上。足足有八个魂环。而且魂环配比相当不错。可杀戮之王身上却没有一个魂环出现。可就是这样。他每一次攻击却都令胡列娜和那老者左右支拙。眼看就要抵挡不住了。

    “你终于来了么?我等了你很久了。为了等你。我才让他们活了这么久。”杀戮之王地声音没有一丝人地感觉。只有无尽地冰冷和邪异。

    血红色地身影一掠而过。那名拥有八环地老者惨叫一声。全身仿佛都被一层血色渲染。轰然巨响中。身体已经炸碎。变成了与先前唐三所见尸体一样地惨状。体内地鲜血更是***而出。不断融入到杀戮之王释放出地血光之中。而他掠起时带起地红光却只能将胡列娜身上地杀神领域压迫到她身边。露出那八环老者。却没能伤害到胡列娜。

    “唐三?”胡列娜看到唐三出现。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一松。那奇异地血光虽然没能将她杀死。但杀戮之王一翅拍来。却将她地身体拍击地飞了出去。撞断两株大树才倒下。

    当血色再次降临时,胡列娜的身体却已经消失了,一根蓝银皇缠绕在她腰间,将她带到了唐三身边。

    如果说武魂殿中还有谁能让唐三心存好感的话,那恐怕就要属胡列娜了,当初两人在地狱路中同舟共济的一幕唐三始终都记得,哪怕是后来在星斗大森林中小舞遇袭时,胡列娜也没有站在他敌对的一方。

    左手抓住胡列娜的肩膀,将一股醇厚的玄天功内力输入她体内。

    胡列娜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脸色变得煞白,但也勉强算是喘过气来。

    “这是怎么回事?”唐三沉声问道。

    胡列娜倚靠在唐三的肩膀上,喘息着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个怪物突然出现,就向我和我的人发动了攻击。他这血光十分诡异,在血光范围内,除了拥有杀神领域的我以外,其他人都无法使用任何魂技。我带来的二十多个人里面,有五位是魂斗罗级别的强者,剩余也都是魂圣。可是,在他这怪异的血光之中却实力大减,不断的被他击杀。这个怪物太可怕了。他说是来找我们报仇的。”

    听她这么一说,唐三终于明白杀神领域上那一丝精神锁定是从何而来了,并不是胡列娜,而是眼前这位杀戮之王。

    “报仇?你们这两个卑贱的生命毁了杀戮之都,就算将你们碎尸万段也无法弥补杀戮之都的损失。告诉我,究竟是你们谁在伟大的血色长河中下了毒药。那究竟是什么毒,拿出解药,我给你们一个痛快。”

    杀戮之王一步步朝着唐三和胡列娜的方向走了过来,他走的很慢,但每前进一步,都会带来强大的压迫力,令人呼吸困难。

    面对杀戮之王,唐三却神色如常,在海神第一考穿越!海神之光中,他所承受的压力要比现在大上十倍、百倍,他也依旧成功通过。更不用说眼前的情况了。

    唐三淡然反问道:“杀戮之都毁灭了么?”

    杀戮之王冰冷的血红色双眼中充满了仇恨,“是你们,就是你

    了我的杀戮之都。令我的子民们惨死在伟大血液的是你,对不对,就是你……”

    唐三笑了,“毁灭了就好,也算没白白浪费我一株仙草。不错,下毒的就是我,是我在那条血河中下了毒。其实,那也不算什么毒药。那是一株雪色天鹅吻,效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激发。杀戮之都的血腥玛丽之中蕴含着一种慢性毒素,能够让人在杀戮中变得更加强大,也能潜移默化的改变人的心性和身体。所以,我给那条河流中添了这么一味仙草,令那缓慢发作的剧毒千百倍的发挥出它的效果,看来我在药物上的判断非常正确,我很荣幸,能够成为杀戮之都的毁灭者。”

    “混蛋,那解药呢?”杀戮之王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但为了讨要解药,他还是勉强忍耐住自己心中的冲动,没有冲上来向唐三发动攻击。

    “先告诉我你有什么反应?”唐三淡淡的问道。

    杀戮之王迫不及待的吼道:“我很热,我体内伟大的血液在不断蒸发,不论我喝多少鲜血都无法阻止。但我也变得更加强大,我的身体似乎在变异。可是,我却无法掌握它。解药,快给我解药。”

    “解药?没有解药。一株有益的仙草哪来的解药?真是可惜,你怎么没和你那堕落的世界一同毁灭?杀戮之都那堕落的王国本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毁了它,是替天行道。正好,今天你也在这里,那就让我们做个了断,等我将你也从这个世界彻底抹除,那堕落的世界也就算是真正消失了。”

    “混蛋,我杀了你。”杀戮之王再傻,现在也明白唐三是在戏耍他了,血光骤然大放,身形一闪已经来到唐三面前,两只有着血红长甲如同爪子一般的手直奔唐三胸前插来。同时,他身上那浓重的血光也骤然暴起,涌向唐三。

    “快用杀神领域,否则不能使用技能,还会暴毙。”胡列娜焦急的说道,拼命开启自己的杀神领域护着自己与唐三的身体。但就在这时候,唐三却将她的身体甩了出去,远远的飞到数十米之外。

    强烈的蓝光骤然从唐三身上爆发开来,刹那间,他整个人就像是一个蓝色光球,紧接着,强横的蓝色光芒瞬间绽放,唐三整个人已经完全变成了蓝金色。

    蓝银真身发动,同时发动的,还有蓝银领域进化技能森罗万象。

    杀戮之王释放出的那霸道血光并不是只有杀神领域才能抵挡,而是必须要领域的能力才能抗衡,因为那血光本就是一种领域能力的存在。

    而唐三通过先前观察胡列娜与他的战斗时发现,虽然杀神领域能够保证胡列娜使用魂技,但很明显,杀神领域释放出的白光是被杀戮之王身上释放的红光完全压制的。那是领域上的压制。也就是说,杀戮之王释放的领域与杀神领域是同源的,但却又凌驾于杀神领域之上,刚好克制它。

    正因为如此,唐三才没有使用杀神领域,而选择了自己的蓝银领域。这里是森林,是蓝银领域最好的战场。

    周围的世界突然变成了蓝金色,胡列娜的双眼却紧紧的跟随在唐三身上,当她看到唐三身上蔓延而出的八个魂环时,整个人都陷入了呆滞之中。

    近五年的时间不见,他,他竟然变得如此强大了?八个魂环,魂斗罗级别的实力。四个十万年魂环。这真的是人力所能达到的境界么?唐三身上出现的情况已经远远超出了胡列娜本来的认知。

    当那红与蓝两色光芒在空中开始剧烈碰撞,争夺对空间的控制权时,杀戮之王攻击唐三的动作明显变得慢了一拍,而唐三则是上身晃动了一下,全身释放出一层蓝色的雾气。

    面对对手的攻击,唐三并没有闪躲,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想过要闪躲,手中海神三叉戟一横,直接挡向杀戮之王的攻击。

    轰然巨响之中,海神三叉戟居然发出一声轻微的嗡鸣,而杀戮之王则如同触电一般倒飞而回,血红色的双目中充满了不敢置信的神色。强烈的震荡力令他的双手都在颤抖。

    唐三也同样吃惊,他能感受到从三叉戟上传来的震荡,自从拥有了这件神器之后,还是第一次有人在正面攻击中另海神三叉戟出现这些许波动。好强的力量。看来,这杀戮之王的实力至少也不逊色于海龙斗罗。只是,他身上为什么没有魂环出现呢?

    杀戮之王不甘的怒吼一声,双手在身体两侧抬起,一圈圈血色光晕从体内荡漾开来,强力的血光中不但充满了腐蚀性的气息,还拥有着一种特殊的能量波动。

    刹那间,密集的爆破声不断从蓝银领域与那血色领域的接触位置爆发开来。唐三脸色连变,尽管这里是森林,对他的蓝银领域有着很大的支持作用,但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领域竟然还是挡不住了。

    杀戮之王嘎嘎怪笑一声,“怎么样,我的杀戮领域滋味如何?比起你们获得的杀神领域,我这杀戮领域才是杀戮之都中最强的领域,也是杀戮之都那禁魔效果的缩小版本。你以为你这植物属性的领域就能抵挡得了么?杀戮领域,乃是天下间最霸道的领域。禁魔特性是绝对成立的。还是用出你的杀神领域吧,否则,你的魂环技能将全部无法使用。”

    唐三心中一惊,果然如杀戮之王所说,虽然他还没与那血光接触,但身体已经开始从武魂真身状态中解除出来,原本蓝银领域还能勉强和对手抗衡,可失去了武魂真身的支持就无法再发挥出进化技能森罗万象,顿时节节败退。强大的压迫力迎面而至。

    但就在这时,没等杀戮之王得意的笑声收歇,唐三的身体却突然从原地消失了。

    杀戮之王反应很快,几乎是下意识的身体回转,两片巨大的翅膀如同利刃一般甩向身后。但是,唐三出现的位置却并不是在他背后,而是在他背后上空。

    身体侧落,行云流水一般的动作带起左腿,同样是充满邪恶气息的红色光芒,宛如巨斧一般从天而降。正是邪魔左腿骨附带魂技,虎鲸邪魔斧。

    唐三深知,在战斗之中绝

    对手牵着鼻子走。虽然杀神领域可能会让自己能够tt能,但杀神领域要被对手这个杀戮领域所克制,对自己来说绝非好事。很有可能就会因此而一直被压制。海神三叉戟虽然强大,但杀戮之王速度奇快无比,感觉上更像是一名敏攻系魂师,只要他凭借速度游斗,自己的海神三叉戟想要发挥出威力也并不容易。因此,他才选择了这样的战斗方式,毕竟,拥有五块魂骨的他,底气十足。

    血光迸发,蓝银领域已经完全破碎,面对唐三的攻击,杀戮之王不屑的哼了一声,左翅抬起,竟然就那么挡住了唐三单体攻击威力极强的虎鲸邪魔斧,而且还将他的身体荡了开去。在空中旋转两周,凭借着又一次的瞬间转移,才勉强闪过杀戮之王的追击。

    除了海神斗罗波赛西以外,还从未有人能够如此轻易的接住唐三攻击,尤其是虎鲸邪魔斧这种超强威力的攻击。

    “嘎嘎,用邪恶的能量来攻击杀戮之王,我不得不为你的选择感到悲哀。小子,你已经被我的杀戮领域所笼罩。如果你现在能拿出解药,我还可以考虑给你个全尸,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杀戮之王没有追击,反而是死死的盯视着唐三,他的目光更多的落在唐三右手中的海神三叉戟之上。显然,他对唐三的这件武器心中存有很强的戒惧之意。

    唐三连续两次受挫,可他的神色却依旧没有任何波动,听着杀戮之王的话,他突然笑了,“这么说,你不应该叫杀戮之王,应该叫邪恶之王才对。你说的对,邪恶的力量当然要用正义的力量来对抗。你真的以为你这杀戮领域就无敌了么?可惜,你的境界还差的太远太远。就让我用正义的力量来帮你净化吧。你本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中。”

    一边说着,唐三举起了手中的海神三叉戟,额头上的海神三叉戟烙印骤然亮了起来,不论这杀戮领域有多么强大,也无法阻止他使用那来源于神的能力,海神之光。

    灿烂的金光化为一道光柱,笔直照射在三叉戟上那块菱形宝石之上。顿时,万道金光瞬间迸发,强烈的光芒比太阳还要刺眼,渲染着唐三的身体也完全变成了金色。

    这一刻,威严、神圣的气息充满了整片森林,眼看着先前还逞凶的血光大片大片的破碎开来。

    唐三所说的境界不够,当然不是指杀戮之王的实力不如他,而是说他的杀戮领域再怎么强,也只不过是人间的领域而已。而这海神三叉戟上所拥有的,却是神的光芒。

    在一看到杀戮之王的时候,唐三就已经开始琢磨对付他的办法,毫无疑问,杀戮之王所拥有的能力乃是至邪之气,而海神的神力无疑是正大光明的能量。再加上境界上的差距,这才是为什么唐三在先前并没有全力以赴施展自己各种攻击技能的原因。

    海神三叉戟上附带的神力迸发开来,顿时产生出破邪的效果,硬是冲破了杀戮之王的杀戮领域。将空气中的邪恶气息一扫而空。

    同时,这也是唐三第一次真正意义的使用海神三叉戟的能力,凭借着海神之光的联系,庞大的信息疯狂的从海神三叉戟内涌入到他体内,唐三整个人完全被三叉戟上附带的金光所笼罩,大脑中疯狂的吸收着来自海神三叉戟的信息。直到此刻,他才真正明白,这件自己通过海神第七考得到的神器有多么强大。

    与唐三所感受到的疯狂能量不懂,当海神三叉戟通体的黝黑被金色所代替,炫丽的金色纹路布满全身,以菱形宝石海神之心为中心扩散开来的金光却是平和的。

    平和的金光充满了光明的气息,似乎要抚平一切伤痛,又像是要唤醒沉睡的生命。但是,在这份平和之中,却有着它的坚定执着,那就是对黑暗的驱赶。

    不论先前那杀戮领域有多么强悍,甚至压制的唐三蓝银领域也要为之溃缩,但此时此刻,在真正的神之气息面前,那邪恶的杀戮领域却飞速的冰消瓦解着。

    杀戮之王的身体完全沐浴在海神三叉戟绽放的金光之中,甚至还保持着先前双臂张开的姿势,背后两只巨大的翅膀展开,看上去是那样的狞恶。此时,他的身体就像雕塑一样凝固在那里,连脸上邪恶的神情也随之凝固。似乎是受到了什么感染似的。

    胡列娜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到眼前这一幕,她赶忙捂住自己的嘴,如果说邪恶而强悍的杀戮之王带给她太多的恐惧,那么,此时此刻唐三所展现出的实力却令她心中产生出了一种奇妙而复杂的感觉。

    即为了唐三的实力而高兴,但也同样因为他的强大而深深的悲哀。她无比清楚,唐三与武魂帝国之间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他只会是帝国的敌人。拥有这样一个敌人,显然不是帝国幸事。他今年不过才二十多岁啊,就已经能与封号斗罗级别的强者抗衡,那么,十年、二十年之后呢?他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胡列娜的大脑已是一片混乱,茫然的注视着唐三,感受着那带给自己全身温暖,正在驱散内心恐惧的平和金光,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如何来面对唐三了。

    场面显得有些诡异,对战的双方都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唐三是受到了来自海神三叉戟内庞大的信息冲击,一时间无法移动,但海神三叉戟也像是与他融为了一体似的,在他身体表面镀上了一层奇异的防御能量。

    而杀戮之王则是在海神三叉戟绽放的神光之中凝固,显然是受到了那破邪能量的影响,但他的身体也只是凝固在那里而已,并没有任何明显的变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唐三身上的金光开始变得越来越强烈,手中的海神三叉戟更是光芒万道,上面的每一个魔纹都变得异常清晰。

    而这时候,杀戮之王也终于出现了变化,他额头上那剑形的血色魔纹如同活了一般红光流转,光芒从黯淡逐渐变得强烈,在他身体表面浮现出了一层红蒙蒙的光彩,竟然将海神三叉戟上的神光阻挡在外。而杀戮之王原本苍白的脸色也开始发生了转变,

    渐被不健康的潮红所代替,背后双翼寸寸破碎,在海t5浴下化为飞灰消失。他的头发也逐渐从红色变成了黑色,眼眸中也出现这同样的变化。全身上下,唯一还保持着红色的,就只有额头上那个魔纹。

    唐三的双眼渐渐恢复了清明,但他清醒过来后,眼神却流露出惊骇的光芒。因为他清晰的感觉到,对面的杀戮之王虽然身上的血色褪去,翅膀也破碎了,可是,他身上绽放出来的气息却在几何倍数的攀升着,仿佛无止境一般提聚。

    保护在他身体周围的红光也开始外溢,居然压迫得海神三叉戟上的金光缓缓后退。

    怎么可能,这可是海神三叉戟上附带的破邪之光,虽然自己还不是真正的海神,无法将它发挥出最大的威力,可是,这神光却是货真价实的神之力量。居然无法击破杀戮之王身上那层奇异的红光,这究竟是……

    精神力全开,从四面八方锁定着杀戮之王的身体,唐三终于发现了杀戮之王身上一点根本性的变化。他身上的杀气不但没有被海神之光削弱,反而与他的实力一样几何倍数的攀升着,但是,他身上原本的邪恶气息却消失不见了。那红光竟似是最纯正的杀气,比自己的杀神领域还要纯粹的多。

    不能再等下去了,唐三心中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局面第一次超出了他的预估,原本就已经不低于海龙斗罗实力的杀戮之王在这种几何倍数的提升后,就不是自己所能抵挡的。

    高举过头的海神三叉戟缓缓前指,直到与地面平行才停顿下来,唐三大喝一声,蓝银真身再次展现,八环围绕,左脚重重的踩踏在身前的地面上,整个人宛如箭矢一般朝着杀戮之王冲去,手中三叉戟戟刃直指对方胸膛。

    唐三的魂力推动着在他手里重量只有一百零八斤的海神三叉戟瞬间达到了高速,而实际上这三叉戟却是十万八千斤的恐怖重量。海神三叉戟在唐三运转的同时,戟身上的纹路如同水波一般荡漾开来,从长柄末端一直延伸到中央那最大的戟刃处,锋刃的尖端就像是一颗小太阳般金光暴射,精气神合二为一,身与戟合,虽然没有任何招式所言,但他的精神力以及海神三叉戟的气息已经完全锁定在对手身上。

    激发海神三叉戟的力量需要庞大的海神之光和唐三的魂力作为后盾,哪怕是以唐三现在的实力,也只能支持很短的时间。他毕竟不是海神,使用海神三叉戟真正的力量并不轻松。这种全力出击的方式以他现在的实力最多只能使用三到五次而已。此时全力以赴的冲击,为的就是要毕其功于一役,将对手彻底毁灭。不论杀戮之王的实力有多么强悍,当他被海神三叉戟这件真正的神器贯穿身体时,哪怕他是神,也不可幸免。

    而就在唐三发动冲击的一刹那,杀戮之王的双眼竟然亮了起来,他的眼眸是黑色的,无比深邃的黑色,他的面容似乎也出现了一定的改变,虽然依旧是中年人的模样,但却要变得英俊了许多,所有的邪恶都被一腔正气所代替。脑后黑发无风自动,站在那里,再没有先前杀戮之王身形虚浮之态,沉凝如岳。

    从爪形恢复到宽大的手掌上,红光奔涌而出,丝毫没有收到海神三叉戟锁定的影响,在这一刻,他全身上下绽放出的气势竟然已经强大到了一个无法形容的地步,一个充满无限杀机的红色虚影在他背后闪现,手掌中的红光悍然凝聚成了锤形,一柄巨大无比的红色巨锤,闪耀着无数瑰丽魔纹的巨锤,诡异的是,那巨锤在出现后,又飞快发生了变化,只是眨眼的工夫,锤身仿佛融化了一般,又转化成了一柄长度超过两米的血色巨剑。

    杀戮之王双手握剑,不退反进,全身红光熔炼于一体,重剑以举火撩天之势由下而上,迎向了唐三的海神三叉戟。

    从胡列娜的角度,只能看到一片夺目的金光撞向一片刺目的血光。

    轰——

    金色与血色,刹那间融为一体再骤然爆发。胡列娜只觉得一股山崩海啸般的庞大能量扑面而来,她能做的只是将自己的身体尽可能的蜷缩在一起,用那巨大的狐尾围住。下一刻,她已经像是弹丸一般被抛飞而起,远远的送了出去。身体还在空中,胡列娜就已经失去了全部的意识。幸好,在她受到冲击的同时,还记起释放出了自己的杀神领域,这才消除了被毁灭的结果。

    能量波动扩散的距离并不大,只有直径三百米左右,但是,就在这直径三百米的范围之内,所有的植物、土石都完全消失,不是化为灰烬,而就是那么凭空消失了。

    地面上,多了一个直径三百米的深坑,深度竟达百米之多。

    一条宛如游龙般的金光从深坑中冲天而起,金色的光芒在空中专为黯淡,当它攀升到顶端时,已经完全变成了黑色,但就算这样,当它落在深坑旁边的地面时,还是再次引起了一声剧烈的轰鸣,足足深陷入地面十余米,才停止了深入。

    没有飞扬的尘土,百米深坑内的景象十分清晰,金色的身影已经暗淡,而那红色的光彩却依旧强烈。

    唐三的身体在海神三叉戟飞出去那一刻,已经被掼入了背后坑壁之中,哪怕是坚硬的岩石也无法阻挡他身体的内陷,整整内陷五米,他的身体才算稳定下来。但却已是鲜血狂喷。五脏六腑仿佛都翻转过来一般,魂力、精神力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制。

    如果非要形容碰撞带给他的感觉,那就像是当初他没有得到海神三叉戟之前与海神斗罗波赛西那一战似的。

    海神三叉戟碰上了对手那柄重剑,那一瞬间的感觉清晰的烙印在唐三脑海之中,他丝毫也没感觉到自己的海神三叉戟重量产生作用,反而是对手爆发出的力量远远超过了自己。那充斥着最纯正杀戮之气的血色红光丝毫不逊色于自己的海神之光,甚至在碰撞的同时还将自己的海神之光全面压制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斗罗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