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顶级七考与黄级一考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斗罗大陆

    听了海马斗罗的解释,唐三突然道:“等一下。前辈。您说沐白没有任何通过考核的机会,必死无疑。那么,当初您又是怎样通过考核的呢?据我所知,海神岛上的人必须要在十八岁的时候接受考核。难道您十八岁的时候比现在的沐白还要强么?”

    海马斗罗摇了摇头,道:“我十八岁的时候还未达到四十级,和现在的他相比要差了很多。但有件事你们必须要明白。海神大人对于我们海神岛魂师的黑级考核,是十年完成一件。尽管如此,我的黑级四考还是令我数次险死还生。我所面对的最后一项考核,是在除护岛神兽以外的魔魂大白鲨群中坚持一个时辰。”

    众人都安静下来,但海马斗罗却并没有从他们任何人脸上发现恐惧或者是气馁的神色。朱竹清第二个走了出来,站在先前戴沐白站过的位置,冷艳的娇艳荡漾起一丝淡淡的微笑,“前辈,请海神大人赐予我考验。”

    海马斗罗微微皱眉,“你不再考虑一下了么?”

    朱竹清淡然道:“前辈,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接受考验的,如果考验太简单的话,我们岂不是白来一趟么?没有压力怎能有动力?我们已经做过很多不可能完成的事,再创造一次奇迹也没什么?”

    朱竹清用实际行动告诉了海马斗罗他们的决心。正像她所说地那样,他们此行就是为了历练,不论这海神的历练有多么困难他们都绝不会退缩。

    “好。你们这些年轻人果然很有冲劲。很少有人能拥有像你们这样的勇气。”这位封号斗罗没有再多说什么,蓝光再次凝聚,海马圣柱光芒闪耀中,又是一道光柱从天而降,笼罩在朱竹清身上。

    蓝色变成了白色,毫无停留的转化为黄色、紫色,正像海马斗罗预料的那样。紫色渐渐深邃,终于还是化为了黑色。眼看着那黑色魔纹在海马圣柱上徐徐攀升,海马斗罗不禁深吸口气。曾经深刻体验过黑级考验难度的他当然不相信眼前这些年轻人仅凭勇气就能够通过考验,内心之中多少有些惋惜。但作为主考者,既然史莱克七怪执意如此,他也不便多说什么。

    黑色纹路持续攀升,不过,朱竹清带来的黑光却并没有像戴沐白那样攀升的那么高。在海马圣柱大约中央的位置就停了下来,不再上冲。五道光幕悄然浮现,除了比戴沐白少上一道光幕之外。其他地情形一模一样。

    朱竹清同样闭合双目,在黑光涌入额头后盘膝坐下,静静的思索。在她额头上,出现的是一颗黑色的五角星。

    黑级五考。仅次于戴沐白的黑级六考。难度不言而喻。

    奥斯卡抢在宁荣荣之前走了上来,站在相应的位置上,在海马斗罗开始祈祷海神之光前。他开口问道:“前辈。我有个问题。这些考验如此之难。如果我们能够通过的话,能得到什么好处呢?我指除了在海神岛获得相应权益之外的好处。”

    海马斗罗道:“获得海神岛上的权益。就是所能获得的最大好处。如果说还有什么好处地话,那么。你们的目的,在压力中更快提升实力也算是吧。\\”

    奥斯卡微笑颔首。“前辈,那就请开始吧。”

    按照海马斗罗的认知,眼前这名年轻人地武魂虽然有些奇异,又肯定有魂骨存在,但作为一名食物系魂师,他所要承受的考核肯定要比先前两人低上一些。可当魔纹攀升之后,海马斗罗却发现自己错了。最后出现在奥斯卡面前的,与戴沐白一样,竟然也是六片黑色光幕。黑级最高考核,黑级六考。

    光芒退去,黑色六角星出现在奥斯卡额头上,他却并未像戴沐白和朱竹清那样进入思索之中,反而有些兴奋地睁开双眼,“很好,我也是六个考验。哈哈。”

    海马斗罗愣了一下,“黑级六考令你很高兴?”连他都有些觉得海神大人给这些年轻人地考核实在太难了。一名食物系魂师也要承受黑级六考,那怎么可能有通过的机会。

    奥斯卡嘿嘿一笑,道:“看得出,海神大人赐予地考验是根据被考核者综合素质而定,我也是黑级六考,那就证明我的潜力和戴老大一样,比竹清还要强上一点。这还不好么?”

    海马斗罗目送着奥斯卡退到一旁,不禁无奈地摇了摇头,他发现,自己真的不太了解现在这些年轻人地想法了。难道自己没说清楚?失败的结果可是死亡啊!

    他心中的念头还未退去,宁荣荣就已经走了上来,口中念念有词,听的海马斗罗哭笑不得。

    “超过六考,超过六考……”宁荣荣念叨着来到海马圣柱前,微微向海马圣柱躬身,“尊敬的海神大人,您一定要让我超过六考啊!”

    如果用四个字来形容海马斗罗现在的心情,那么,无语凝噎最合适不过。就算你的武魂是九宝琉璃塔,你也不过是一名辅助系魂师,还要超过黑级六考?他放弃了与宁荣荣的交谈,直接开始了对宁荣荣的考核。

    可事实上,却再次令海马斗罗大跌眼镜。

    海神之光毫不犹豫的跨越了由白到黄,由黄到紫的过程。迅速的进入那奇异的黑色世界。黑色魔纹直线攀升,在海马斗罗仿佛要瞪出眼眶的双眸注视下,黑色魔纹缓缓的超过了海马圣柱中央的位置,这已经代表着宁荣荣要承受黑级六考的难度。但是,那黑色魔纹却依旧没有停留。继续向上攀升,很快抵达了三分之二地位置,也正是代表着黑级六考的位置。

    天啊!我要疯了。多少年都没出现过黑级考核了,可就这么一会儿,就出现了六个。海马斗罗心中一阵哀叹。可就在这时候,那似乎已经停顿下来的魔纹突然向上略微涌动了一下。紧接着,原本覆盖在海马圣柱上,被黑色渲染的魔纹瞬间变色,完全变成了靓丽的晶红。一道红光也随之冲天而起。直刺空中。

    那如同鲜血一般的光芒笔直的刺入高空之中,令空中澄静的蓝天闪过一片血光。

    海神岛上,数千双目光几乎同时投向空中,其中,六名同样站在不同样式石柱前的黑衣老者看到这红光之后,眼中都流露出了不可遏止地强烈光芒。\\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同时惊呼出同样的话语。

    “顶——级——七——考-

    哪怕是在海神岛中央,一座特殊的神殿之中,一双已经闭合了十年的眼眸,也因这红光出现而开启。一抹淡淡的惊讶和更多的喜意弥漫于面庞之上。十年未动的身体缓缓站起。

    红光渐渐隐退,七面红色光幕一一没入宁荣荣的额头之中。化为一个奇异的红色七芒星,令她那原本极为白嫩的肌肤上多了一层淡淡地红色光彩。

    海马斗罗已经完全呆滞了,红色,那竟然是代表顶级的红色……。与黑色的高死亡率不同,这代表顶级的红色,出现地次数实在太少太少。

    在宁荣荣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中。海马斗罗才清醒过来。正看到宁荣荣得意洋洋的朝着奥斯卡做鬼脸地样子。而奥斯卡则是一脸地气馁。似乎因为自己比宁荣荣少了一项考核,还低了整体等级而痛苦着。

    “小姐。能否请教一下您的全名。”海马斗罗微微躬身,向宁荣荣行礼。

    海马斗罗态度地改变令史莱克七怪不禁微微愣了一下。此时,戴沐白和朱竹清也正好都睁开了双眼。

    作为一名封号斗罗。又是镇守着海神七圣柱之一的海马圣柱,之前这位海马斗罗虽然算不上桀骜,但却也是淡漠、清冷而孤傲地。只是因为史莱克七怪的天赋才对他们算是客气。可此时出现在这位封号斗罗脸上地神情,却可以用恭敬二字来形容。尽管这恭敬只是针对宁荣荣一个人的,也足以令人吃惊了。要知道,他可是一位封号斗罗啊!

    “前辈,我叫宁荣荣。您这是?”宁荣荣惊讶的说道。

    海马斗罗吞咽了一口唾液,“很荣幸,能够成为您的考官。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顶级考核会出现在您身上。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中,您在岛上有任何需要,都可以找我。我会尽可能帮您解决。”

    奥斯卡眨了眨眼睛,忍不住道:“前辈,这差距也太大了吧。我和她只差一个考核,怎么差距这么大?不就是六考和七考之间的差距么?”

    海马斗罗看也没看奥斯卡一眼,脸上的恭敬更深了几分,“和黑级考核不同,顶级考核从第一次出现到现在,还从未有过不通过的记录。而上一次顶级考核出现,是本岛大供奉的考核。只要宁荣荣小姐通过顶级考核,就是大供奉的继承人。也将是海神岛未来的主事者。”

    听海马斗罗这么一解释,众人才算是明白了。面面相觑之下,看着宁荣荣的目光都变得怪异起来。

    唐三沉吟道:“前辈。难道顶级七考比黑级六考还要简单么?”

    海马斗罗摇头道:“当然不是,顶级七考比黑级六考的整体难度要高上不止一个档次,但是,顶级考核每次出现,都象征着有能够完成它,并且继承供奉之位的强大魂师出现。就算再困难,也一定会成功的。”

    宁荣荣噗哧一笑,拍了拍奥斯卡的肩膀,“没关系,以后你就跟我混吧。\\\”

    奥斯卡悲愤的道:“不公平,太不公平了。我也要顶级七考。”

    出于对宁荣荣态度的转变,海马斗罗对其他人的态度也都温和了许多,向奥斯卡淡淡地道:“海神之光只有一次赐予的机会。”

    唐三道:“前辈。那我们继续吧。香香,你上。”

    “好。”白沉香毫不犹豫的走上前去,来到海马斗罗身边站定。

    此时,海马斗罗的心情几经起伏,却也充分显示出他作为一名封号斗罗的沉稳,心中暗想,就算再出现黑级六考,我也绝不会惊讶了。

    在海马斗罗的主持下,海神之光再次降临。沐浴在蓝色的光柱中,白沉香身上的光芒变化明显比先前戴沐白四人的变化要慢得多。蓝色渐渐化为白色,再由白色很缓慢地转变为黄色。光芒也就在这黄色之中停顿下来。闪烁中,一片黄色光幕出现在白沉香面前。

    黄级一考。只是黄级一考而已。海神之光是不会骗人的,白沉香呆呆的感受着那黄光入体,在失落的心情中,她才真正明白自己与史莱克七怪之间的差距有多大。天赋、潜力,都差得太远了。在海神之光的照耀下,自己竟然连个紫级考核都没有达到。

    不过,在黄光从额头上没入。化为一个圆形的黄色光点之后,白沉香的脸色马上就发生了变化,从先前的失落转化为了惊愕。怔怔的看着面前地海马圣柱,仿佛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最关心白沉香的自然是胖子了。眼看着白沉香仿佛见到鬼了一般的神情,胖子赶忙凑上前问道:“怎么了?香香。是不是考验太难?”

    白沉香猛地抬起双手推了一下胖子,俏脸上荡起一层难以掩饰的红晕。马红俊莫名其妙的被推地后退两步。却见白沉香立刻看向海马斗罗,带着些怪异地神情问道:“前辈。如果我完成不了这个考验,会有什么后果?”

    海马斗罗道:“黄级考核一般来说比较简单。完成并不困难。如果你在一个月之内不能完成的话,也不会受到伤害。但却必须要离开海神岛,今后也不能再踏上海神岛。”作为主考官,他是知道白沉香考核题目地,此时脸色也变得十分怪异,一副想笑有勉强忍住的模样。

    看着白沉香地表情,唐三也觉得不对了,“香香,是什么考验让你如此为难?”在他印象中,白沉香可不是一个遇到困难就退缩的人。更何况,如果黄级考核都那么难地话,伙伴们将要承受的黑级考核和顶级考核岂不是难如登天么?

    白沉香大力的深吸几口气不算十分丰满的小胸脯上下起伏,看的一旁的胖子不禁暗暗吞咽口水。小眼睛眨啊眨的。

    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更像是要上刑场似的,白沉香漂亮的大眼睛中流露出毅然决然的神情。向马红俊道:“胖子,你过来。”

    看着白沉香这表情,胖子也摸不准她要干什么,试探着问道:“香香,你没事吧。\\\”

    白沉香怒道:“你过来还是不过来?”此时,她的情绪很不稳定。

    马红俊赶忙上前两步,来到白沉香面前。正要开口说话时,白沉香却如同旋风一般猛的扑入他怀中,双臂环绕上他那粗壮的脖子,香唇送上,但却带着几分强迫性的吻上了胖子的嘴。

    “这个……”唐三、戴沐白、朱竹清、奥斯卡、宁荣荣几乎在同一时间瞪大了双眼。他们实在无法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竟是事实。

    “我靠,太奔放了。”奥斯卡忍不住说道。

    马红俊也被白沉香这一吻吻的愣住了,他只觉得白沉香那冰凉的唇瓣紧贴在自己唇上,生涩而有些略微的颤抖。可就是这青涩的感觉却令胖子如痴如醉。他亲过的女人也有不少,可是,却从未有过这种灵魂触动的感觉。

    一时之间,胖子那恒古不变的厚脸皮上竟然也飞起两分红色,茫然失措下,双手张开,想要去搂住白沉香,却又不敢去搂她,甚至连唇上也不敢有丝毫回应,似乎怕吓走这怀中的人儿。

    戴沐白在唐三耳边道:“胖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羞涩了?你看他,连抱都不敢抱一下,怎么跟个处男似的。他们的关系发展到这种地步了?”

    唐三苦笑道:“我怎么知道他会这样。戴老大,我可是实实在在地处男。”

    戴沐白惊愕的看看唐三,再看看他怀中的小舞,“不会吧。兄弟。要不要哥哥教你两招。”

    唐三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算了,这种事我能自力更生。但小舞一天没恢复过来,我又怎能亵渎她的身体?”

    他们这边说这话,胖子那边却在继续享受着,他发现。随着时间的延长,白沉香的唇瓣渐渐不再颤抖,冰凉也变成了温热,也更加柔软了。他真的想要将她紧紧的搂在自己怀抱中肆意怜爱。但在这一刻,胖子地大脑却前所未有的清明。隐约中,他已经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所以,他依旧没有动,只是任由白沉香将唇瓣覆在他的唇瓣上。这一吻看上去更像是唇与唇的碰触。

    时间飞快流逝,就在其他人准备放弃他们,继续接受海神之光的时候。胖子抬起双手,抓住白沉香的肩膀,将她缓缓推开。

    白沉香的俏脸已经羞得通红,当马红俊抓住她肩膀的时候。她的心狠狠的抖动了一下,但她却没想到,这胖子不但没有进一步行动。反而将自己推开了。难道自己地吻就那么没有吸引力么?这可是我的初吻啊!

    胖子帮白沉香理了理额头上有些散乱的发。“好了。你的考核已经完成了。额头上地黄点消失了。”

    胖子话音才落,一层黄色的光晕骤然从白沉香体内激荡而出。光芒释放之中,一个奇异的三角形符号从她背后飘荡而起。再缓缓烙印在她背上。白沉香清晰地感觉到,周围地海水似乎变得亲切起来。这里的一切也都变得那样舒适。

    黄光足足持续了半柱香地时间才渐渐消失,白沉香在众人惊讶的注视下,喃喃地道:“我的魂力提升了一级。\\\\”

    听了这句话,众人眼睛不禁一亮,黄级考核完成都能提升一级魂力。那更高地黑级和顶级考核会有怎样巨大的好处呢?

    不过,没等他们多琢磨,却见马红俊快速上前几步,噗通一声跪倒在海马圣柱前,在大家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咚咚咚的朝着海马圣柱磕了三个响头。

    “海神大人,以后您就是我的信仰啊!太感谢了。”

    唐三等人此时也已经明白过来,宁荣荣拉过白沉香,“香香,难道你的考验就是吻这个胖子?”

    白沉香俏脸羞红的点了点头,“要吻一炷香的时间。”

    奥斯卡噗哧一笑,碰了碰宁荣荣,“亲爱的,不知道你的考验里有没有类似的。人家黄级的考核都是吻上一炷香,你这顶级的考核,岂不是要……”

    看着奥斯卡眼中淫荡的光芒,宁荣荣的俏脸顿时也红了,用力在他腰间的软肉上掐了一把,“你做梦。这海神大人,还真是有几分恶搞的精神啊!”

    此时,胖子已经爬了起来,三步两步来到白沉香面前,脸上却尽是悲痛之色。白沉香原本看到他很羞涩,但想起之前胖子还算老实的表现,对他也没有很大抵触,看着他的表情,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了?”

    胖子一脸悲伤的道:“香香,你夺去了我的吻,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你可要对我负责啊!”

    “你……”白沉香这才知道,这死胖子竟然是在得了便宜卖乖。别说是她,史莱克七怪其他人也都看不下去了。

    戴沐白、唐三、奥斯卡,几乎是同时抬脚揣在胖子的屁股上,“滚——”

    “啊——”胖子发出一声惨烈到夸张的叫声,噗通一声,落入海中海内。幸好这家伙落水的地方距离岸边很近,扑腾了几下,**的爬了上来。没好气的道:“嫉妒,你们这是**裸的嫉妒。”

    不过,当他看到白沉香和众人不善的眼神时,赶忙收口,三步两步走到海马斗罗身边,一脸谄媚的笑道:“前辈,请让海神大人赐予我考验吧。以后我就是海神大人忠实的信徒了。”

    海马斗罗看着一脸猥琐的胖子,心中暗道,海神大人才不要你这贱人。但按照程序。他还是再次凝聚起魂力,与海马圣柱开始沟通。

    当蓝光照耀在马红俊身上时,这胖子迫不及待地看着面前海马圣柱的变化。魔纹出现,胖子身上的光芒转换很快,只是几次眨眼的工夫就已经进入了黑色的范畴。眼看着那黑色攀升,胖子不断的祈祷着,高点,再高点。

    不过,最后他还是颓然的接受了黑色六角星烙印额头的命运。与戴沐白和奥斯卡一样。他也是黑级六考。终究没有达到宁荣荣那顶级七考的程度。

    此时,八人中,就剩下唐三与小舞还没有接受海神之光赐予地考验了。唐三将小舞交给宁荣荣照顾,自己缓步来到了海马圣柱前,向海马斗罗微微躬身,“前辈,请。”

    八人中,令海马斗罗最感兴趣的也就是唐三了,他直到现在还不知道唐三的实力是什么级别。当下也不多言,直接催动魂力。展开了今天的第七次海神之光。

    蓝光普照,悄然沐浴在唐三身上,但诡异的是,这蓝光在笼罩住唐三的身体后。却并没有像之前其他人那样快速的出现颜色变化,依旧保持着蓝色,但光芒却变得越来越强烈起来。

    这样的情况海马斗罗也是第一次遇到。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蓝光并没有进行变化。哪怕是实力再差的魂师,也至少会有白级考核出现。而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实力显然是不差地。

    就在众人都心存惊讶,对海神之光没有变色而莫名所以之时。唐三身上的蓝光出现了变化。并不是颜色的转变,而是数量的转变。原本一道蓝光却突然分裂成了两道,这分裂出地光芒横向甩出,正好落在被宁荣荣挽着手臂的小舞身上。

    蓝光微微一震,震开了宁荣荣,就那么带着小舞回到了唐三身边站定。

    这样奇异的景象顿时令戴沐白、奥斯卡他们地心提了起来。小舞已经失去了灵魂,她又怎能接受考核?哪怕是最简单地白级考核她也很难完成吧。更何况,为什么海神之光会突然分裂,将小舞拉过去与唐三一起接受考验呢?

    就在这时,唐三身上的蓝光不变,但小舞身上地光芒却开始发生了变化。

    蓝色变成了白色,再飞快的转换为黄色,毫无停留地蔓延为紫色。

    此时,唐三的脸色也已经变了,他想要挣脱身边地蓝光,却发现自己连一个手指都动不了,虽然并没有感受到任何压力,但在那蓝光照耀下,他就是什么也无法做。只能看着身边的小舞一脸茫然的站在不断变化光芒的光柱之中。

    当黑色出现的时候,史莱克七怪的脸色都已经变得很难看,他们每个人都不怕艰难的考验,但惟独小舞是个例外。她已经失去了属于自己的灵魂啊!又怎么能接受海神的考验呢?而且,黑级考验如果无法完成,结局就只有死亡。

    黑色魔纹在海马圣柱上持续攀升,戴沐白他们再也忍不住了,就想要冲上来,海马斗罗右手一挥,一层湛蓝色的光幕拦住了他们的去路。那可不只是海马斗罗自己的力量,还借助了海马圣柱中蕴含的海神之力。别说戴沐白他们实力差的太远,就算是封号斗罗在这里,也别想轻易突破这层光幕的阻挡。

    黑色魔纹还在上升,唐三焦急的五内如焚,可却都无法阻止那黑光的蔓延。

    很快,那魔纹已经攀升到了与戴沐白和马红俊、奥斯卡他们一样的黑级六考位置。史莱克七怪除了不能动的唐三和小舞之外,其他人都下意识的握紧了双拳。

    但是,他们的震惊还没有结束。黑光骤然一跃,又是那靓丽的晶红。一道红光也随之冲天而起,直刺空中。

    那如同鲜血一般的光芒瞬间攀升,令空中澄静的蓝天闪过一片血光。

    顶级七考,又是一个顶级七考。不只是史莱克七怪愣住了,海马斗罗此时也张大了嘴。顶级考核已经多少年没有出现过了?可今天却一下出现了两个。最令他难以理解的是,这个一身白衣,神色茫然的少女从来到这里后一句话也没有说过,她的气息不弱,但精神却弱的近乎于不存在,从其他人的表情就能看出,这个女孩子一定是有问题的。这样一个人也能接受顶级七考?

    但是,令海马斗罗更加惊讶的还在后面,红光一闪,一片红色的光幕出现在小舞面前,并不像宁荣荣那样,身前出现七块光幕,出现在她身前的光幕就只有一块儿。红色的一块。光芒涌动,从小舞额头上融入她体内。化为了一个红色的光点。为她原本就冠绝群芳的娇颜增添了几分容光。

    顶级一考?海马斗罗怔怔的看着小舞,在他的记忆中,顶级考核出现的次数本来就极少,更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只有一个考验的情况。而且,哪怕是作为主考官的他,现在也看不清小舞那一考考验的究竟是什么。这八个外来的陆地魂师,似乎成了颠覆二字的代名词。

    红光没入小舞额头,但光柱却并没有随之消失,只是海马圣柱射出的红光在顷刻间隐没。就在这个时候,唐三身上的光芒也开始出现了变化。

    如果说,其他人在接受海神之光考验的时候,光柱的颜色是渐变的,那么,笼罩在唐三身上的光柱颜色就是跳跃式的变化。

    蓝、白、黄、紫,这四种颜色都是闪烁了一下就变成了下一种,速度极快,甚至给人一种目眩神迷的感觉。哪怕是紫色到黑色的转变,也不过是一瞬之间。下一刻,黑色魔纹就以极其惊人的速度攀升而上。速度之快,已经超越了先前接受考验的所有人。

    “天啊,难道又是一个顶级考核?”海马斗罗发现自己的心脏已经有些不能承受这样的刺激了。作为海马圣柱的守护者,别说是他,就算七大圣柱加起来,也从未经历过如此特殊的场面。

    但是,震撼却并没有因为海马斗罗变化的心情而减少,反而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那黑色魔纹顺利穿越过海马圣柱三分之二的位置,黑色转化为血红色,血色魔纹骤然出现,而且,这一次的血色魔纹并不只是在原本三分之二的基础上跳跃一点,而是瞬间掼顶,直冲到海马圣柱最高处。

    一声宛如大海呜咽般的嗡鸣从海马圣柱处响起,紧接着,比先前小舞和宁荣荣引发时要强上十倍的庞大血色光柱冲天而起。

    海中海***了,在这一刻,整片海中海骤然掀起了高达百米的巨浪,垂直向上。巨浪之中,爆发着强烈的氤氲蓝光。

    变化还没有结束,整座海神岛仿佛都随着海马圣柱冲天而起的红光而颤抖起来,紧接着,史莱克七怪清晰的看到,同样六道巨大的血色光柱冲天而起。七道光柱在空中汇聚于一点,下一刻,血色褪去,从他们汇聚的那一点处,一道灿烂到极致的金色光芒从天而降。

    所有的一切在这一刻都像是进入了绝对的静止状态,只有那道海天之间中心点一般的灿烂辉煌之光从天而降。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斗罗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