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海马圣柱,黑级六考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斗罗大陆

    吼一一“一声滔天怒吼骤然从戴沐白口中响起,握紧的双拳猛然下收,强烈的白光宛如火焰一般在他身体周围腾起,也在刹那间释放出了他自已的六个魂环。

    肌肉急剧膨胀,皮肤表面浮现出带有黑纹的白色皮毛,兽中之王那无与伦比的威霸之势宛如一颗瞬间爆开的****一般四散开来。脚下的沙糙呈现出波浪状朝周围散开,那恐怖的霸气、威梭四射的邪眸,哪怕是远在二百多米外的海马斗罗都不禁微微动容。

    海马斗罗右手一挥,面前的海浪顿时翻腾起来,海浪高度直达十米,竟似封死了所有前进的通路。宛如***般的海水带着隆隆巨响宛如滴天之势,却又丝毫不溢出海中海的范围。

    面对此情景,戴沐白却没有丝毫畏惧之心,身上第三魂环骤然亮起,施展出了他的千年魂环之技,白虎金州变。

    原本就已极其魁梧的身体再次膨胀,白色毛发瞬间转化为金色,额头上的王宇符号变得那样清晰,全身每一块肌肉似乎都迸发出了爆炸性的力量。

    就在这白虎金州变的增幅之下,载沐白虎吼一声,强烈的金光在身前弥漫,白虎烈光波喷吐而出,化为一道强横的白光直冲海浪。

    轰然巨响中,正面的海浪竟然就那么被他炸开了一个大洞,与此同时,戴沐白雄壮的身体已经弹身而起,带若无与伦比的霸气直奔海浪冲了过去。

    轰一一,白虎烈光波一直冲击到三十米左右的地方才完全爆开,那滔天海浪如同天女散花般被炸的四散飞溅,但更加强大的海浪却迎向了载沐白的身体,重重地拍击在他那雄壮的身体上,眼看着。戴沐白那充满金光的身躯就被那恐怖的海浪所吞没。

    朱竹清心中一急,忍不住抢上一步,却被唐三拦住了,唐三沉声道:“没事,戴老大既然敢以这种方式冲入海中,自然有他的办法。我们芋等看。“眼看着戴沐白雷声大、雨点小似的被海浪所吞没。岸边地黄衣海魂师们不仅都一阵愕然。心中都泛起陆地魂师不过尔尔的念头。虽然这海中海并不是真正的大海,但在海马斗罗地控制下,这里甚至会比真正的大海还要危险。

    就在这时。突然间,伴随着一声轰鸣,一头体长五米左右的巨大海马猛然从海水中抛飞而出,身体在空中翻转,蓝光四溢。

    “我明白了。”唐三眼中流露出一丝佩服的光芒。“戴老大是用了我们登陆海神岛的方法。他不会游泳,但以他地实力,短时间内在大海中行进绝无问题。这海中海的深度并不像真正的大海那么深,凭借着白虎金刚变护体,他是要从海底走过去。”

    唐三话音未落,伴随着一声声轰鸣,一条接一条体型庞大的海马从海浪中翻卷而出。显然,这些都是海中海内的海魂兽。看上去大约有千年魂兽左右的实力。凡是从海浪中破浪而出的海马,似乎都是被震地晕了过去,身体上却并没有什么损伤。

    时间不长,就在距离海马圣柱平台只有五米的地方,海浪骤然反卷开来。一道巨大的水柱冲天而起,狠狠的撞击在上空的光幕之上,那通体灿金椎壮的身体就在这海浪中腾起,亍空中深吸口气,双手后拍,击在海浪之上。身体借助冲力。稳稳地落在了海马斗罗面前。

    海马斗罗眼中流露出几分赞许,向戴沐白点了点头。“拥有王者之气的霸道魂力,兽中之王武魂。凭借第三魂技突破我的考验,在陆地魂师中,你也算是魂帝这个级别的饺饺者了。更难得的是如此年轻。难怪你会有信心来到这里。好,你有接受海神大人考验的资格。““多谢。“戴沐白地回答只有简单地两个宇,说完后,他直接站在一边,看向岸边的其他人。用目光传递着某种消息,别人或许看不到,但他相信,唐三一定能够看得到。

    海马斗罗眼中地赞许并不是因为载沐白的实力,而是因为他在从海下通过时并没有杀死一头海马魂兽。唐三能够猜到戴沐白登陆海马圣柱的方式,作为这里的实际控制著,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唐三确实看到了戴沐白的目光,也从中读懂了戴沐白也告诉他们的信息。立刻向伙伴们转达“,到海马圣柱那里去,并不算是海马斗罗对我们的考验。戴老大告诉我们,并不是十分困难。在这片海中海内,也只有刚才那种实力的海马。没有更强的海魂兽存在。竹清,你第二个。““好。“朱竹清答应一声,她没有戴沐白那样的准备动作,牙体腾空而起时才释放出了自已的武魂,第一魂技幽冥突刺在半空中发动,身体在空中骤然加速,直奔前方海浪迎去。

    和戴沐白相比,她的速度就要快的多了,宛如幽灵一般毫不受力的前行,身形闪烁间,已经腾空到十米高度,距离海马圣柱散发出的光幕仅有半米左右的时候,竟然在半空中改变方向直奔海马圣柱掠去。

    凶猛的海浪自然不会就这么放过她,波涛汹涌中冲向朱竹清的身体。朱竹清面对海浪的方式和戴沐白完全不同,只见她身上紫光闪亮,同样是第三魂技光芒大放,一道黑色的虚影宛如从她身上蔓延开来一般,悄无声息的斩上了面前的海浪。正是朱竹清的第三魂技,幽冥斩。

    凶猛的海水,就在即将冲击到她的身体时从她身体两侧掠过,幽冥斩直接展开了面前的海浪。此时,朱竹清已经前冲出了接近三十米的距离。

    她当然不会像戴沐白那样选择,沉入水下前行,她并没有戴沐白那样强健的体魄。但作为敏攻系魂师,她有她的办法。

    眼看着身体即将落入海浪之中,幽冥斩再次出现,只不过这次并不是将正面的海浪分开。而是奇异的斩出了一个三角形,就在自身冲势将竭之时,脚尖点在自已幽冥斩切出的海浪之上,第一魂环技幽冥突刺再次发动。又一次前冲。

    海水地浮力虽然要比淡水大,但那又能有多少呢?可就是这小小的浮力,却足以支持朱竹清身体的前行。幽冥斩开路。,冥突刺加速。

    两个技能混合使用,在这海浪的穿行中起到了极好的效果。

    须臾之间,大约经过十次加速。朱竹清终于冲破了海浪的束缚,身形一展,悄无声息地落在戴沐白身边身上没有沾染一丝水渍。面不红、气不喘的收回了自己的武魂。朝着海马斗罗颌首示意。

    海马斗罗原本紧绷地面庞浮现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很好。我可以用惊艳来形容你的表现。敏攻系战魂师。猫类武魂。速度与攻击并重。你的实力或许不如他,但你做的却比他更好。看上去,比他也要更加年轻。六环魂帝,看来我对于陆地魂师地了解确实少了一些。你也同样有资格接受海神大人的考验。“朱竹清向海马斗罗再次施礼后走到戴沐白身边,握住他还带有海水的大手,静静的站在那里。在他们眼中,都没有丝毫担忧。因为他们相信伙伴们的实力。

    岸边。

    “小奥。荣荣,看你们的了。“奥斯卡哈哈一笑,道:“没问题。荣荣,我们走。“只见奥斯卡飞快的摸出一根自已地苇六魂技复制镜像肠吃下,伴随若银光闪烁,他的双眼突然亮了一下。摇身一晃,另一个奥斯卡顿时出现在自已身边。

    他不但吃下了自已的第六理技,也同时用出了理骨技能,复制。

    分身出来的奥斯卡下蹲弯腰,背起了宁荣荣,在奥斯卡本体的带颁下。同时朝着海中海冲去。

    黑光同时出现在奥斯卡本体和复制体身上。他那两个身体同时用出了幽冥突刺。没错,奥斯卡所吃下的复制镜像肠。正是用朱竹清地一滴鲜血配合制作而成的。

    只不过他这复制而来的技能和朱竹清本身使用时相比还有着不小的瑕疵,对身体的控制自然也不能和朱竹清相比。

    但是,不要忘记,此时踏入海中海的并不是奥斯卡一个人。

    绚丽夺目地光彩在奥斯卡复制体背后闪亮,九宝琉璃塔出现在宁荣荣掌心之上,前三层宝塔同时光芒绽放,宁荣荣地第一魂技力量增幅、第二魂技敏捷增幅、第三魂技魂力增幅同时落在了奥斯卡身上。

    正所谓一力降十惠,奥斯卡在对于幽冥灵猫技能的使用上自然是远远不如朱竹清地,但此时他却承受着来自宁荣荣百分之七十的能力增幅,能够使用朱竹清八成能力的他在魂力、敏捷和力量上都大大的超过了朱竹渚本体。

    同样一记幽冥斩用出,奥斯卡在应用的巧妙上虽然不足,可幽冥斩的威力却大幅度增加,海水被破开的口子更大,足以给他更多的反应时间。

    而复制体的能力是根据奥斯卡本体的能力而产生变化的,所以,宁荣荣对奥斯卡的增幅就相当亍是对复制体进行增幅。尽管复制体只有奥斯卡的百分之七十左右的实力,但不需要发动幽冥斩,只是背着宁荣荣紧跟在奥斯卡背后却已经足够了。

    海中海上呈现出奇异的一幕,前方一人,手中黑光连闪,不断腾跃向前,后方两人,一个背着另一个,在背上的那人手中一个佝丽的宝塔中射出三道光芒落在前一人身上,就像是桥梁一般连接着彼此。

    当他们来到海马圣柱前时,所用去的时间甚至要比朱竹渚还短。

    眼看著奥斯卡和宁荣荣身上同样是奉佳魂环配比的六个魂环渐渐隐没,海马斗罗缓缓站起身,他首先看向宁荣荣“,你的武魂是七宝琉璃塔?”尽管身处于这大海之中,但陆地魂师七大宗门他还是知道的。

    宁荣荣微微一笑,不丰不亢的道:“应该是九宝琉璃塔才对。不过晚辈确实出身于七宝琉璃宗。“,,九宝琉璃塔?“海马斗罗眼中流露出若有所思的光芒,“好,好一个九宝琉璃塔。“转向奥斯卡,这位海马斗罗的目光却显得有些犹疑了“,很难想象,我竟然看不出你的武理是什么。看上去。你似乎拥有和那个小姑娘一样的能力。但我却知道不是。从你运用技能时的生歧就能看出,那并非你地本来技能。能否告诉我,你的武理是什么?“奥斯卡微笑道:,,告诉了您我的武魂是什么,那海神大人的考验能否简单一点?”海马斗罗淡然一笑,道:“那并不是我能做主的。“奥斯卡看着这位封号斗罗级别海魂师灼妁的目光,道:“我地武魂是香肠。准确的说,我是一名食物系魂帝。至于为什么能施展出州才的能力,想必您也能猜到了。“食物系魂师?海马斗罗愣了一下。他此时地感觉,就有点像当初史莱克七怪参加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时那些看着他们的对手。

    第一个来到海马圣柱前的戴沐白其实已经带给了这位海马斗罗极大的震撼,但接下来的三个人却同样是那么惊才绝艳。最令他吃惊地就是刚刚来到这里的这一对男女。一个食物系魂师,一个辅助系魂师。竟然能通过海浪的考验,稳稳的登上了海马圣柱台。

    尤其关键的是。这些来自斗罗大陆的魂师又都是如此的年轻,看上去不过都是二十岁出头地样子,可眼前这四个,却都是拥有最佳魂环配比的魂帝。通过这四个人,海马斗罗就已经清晰的认识到此次前来的这些陆地魂师是一个怎样的组合了。假以时日,这些年轻人的未来只能用不可限量来形容。

    海马斗罗这边思索着,岸边却产生了一些争执。

    ,,香香。还是让我带你过去吧。“马红俊劝说道。

    白沉香固执地摇摇头,,,不用,我自已可以。我不能总给你们添麻烦。“马红俊州想再说什么时,白沉香却已经毫不犹豫的扑了出去,身形一闪,宛如一道白影般张开灵巧的双翼。直奔海中海飞去。

    唐三向马红俊使个眼色,胖子赶忙追了出去,凤凰武魂释枚,第三魂技凤翼天翔带起两道巨大的火焰双,追著白沉香扑了出去。一旦白沉香遇到危险,他也能在后面有所照应。

    他们这边一动。自然吸引了海马斗罗的注意。当他看到白沉香身上的四个魂环和马红俊身上地五个魂环时。心头不禁微微枚松了一点。

    总算这些年轻人不都是魂。帝这个级别地。其实,连他自已也不明白。

    为什么平日古井不波的心情会因为这远道而来地年轻人而产生波动。

    不过,海马斗罗的心情并没有放松多久,眼中就重新流露出了惊讶白沉香那白色的身影宛如一缕轻烟般在海浪上穿行,这海浪就算再密集,也有潮起潮落的起伏,而白沉香则像是见堤插针一般,随着海浪的起伏而动。哪怕是看上去没有什么缝隙的地方,她也能够轻而易举的找到些许缝隙穿行而过,二百多米的距离,几乎只是几次眨眼的工夫,就见那白色烟尘一般的身影已经飘然下落,稳稳的站在了海马圣柱台之上。论速度,到目前为止,列是白沉香第一。

    紧随着白沉香之后,胖子的前进则更加直接,没有任何退避的,他直接一头就扎入了海浪之中。浴火凤凰与凤翼天翔两大魂技双开,这一次他吸取了上次在湘海大斗魂场时的教训,在撞入海浪时,尽可能的收敛双翼,借助冲势而入,而一旦冲过一个浪头,双翼就立刻展开,再次加速,冲入下一道海浪。

    大量的白色烟雾在海中海上空冒起,马红俊就用这直接而近乎蛮横的方式冲破了一道又一道海浪的阻隔,第六个落在了海马圣柱台上。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应该是一名纯敏系魂师吧。“海马斗罗看向白沉香。

    白沉香轻轻的点了点头。

    海马斗罗笑了,“有趣,真是有趣。“目光转向州州落在平台,同样身上没有沾染半分水渍的马红俊”,高温烈火,凤凡武魂。单从武魂上看,在陆地上,你应该是极品魂师。可惜,你的魂力还是落后了一些。”马红俊老脸一红。虽然他也达到了六十级,但和其他人相比,确实落后。

    就在这时候,身处岸边的唐三,带着小舞罨后一个动了。

    海马斗罗本来并未去注意,但是。眼前这海中海是他所操控的,很快他就发现不对。下意识的扭头看去,顿时吃了一惊。

    唐三右手搂着小舞纤细的腰肢腾空而起。对亍外界地一切。小舞仿佛都没有感知似的,长长的蝎子瓣垂在胸前,带着茫然的目光,她那绝美的娇颜依偎在唐三肩头。比诺蓝色的发,蓝色地眼眸。优雅的气质,英俊的相貌。腾起在空中地唐三和小舞竟似不带一丝烟火气,正是一对神仙春侣般的模样。

    眼看着冲入海浪之中,唐三左手中多了一柄黝黑的锤,锤柄长约一米五,锤头奇大,只见他手腕轻抖。也未见如何作势,眼前巨浪就已经轰然散开,他就那么带着小舞在空中前飞。速度并不是很快,但却显得那么优雅自然,仿佛眼前所面对的活天巨浪只不过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而已。

    唐三地昊天锤,乃是在瀑布下锤炼而成。眼前巨浪虽大,但和那数百米落差而下的瀑布还是远远无法相比,而他此时的魂力更是远胜当初,以蓝银皇右腿骨飞行,以昊天锤开路。浪涛虽大,却又怎能阻挡他前进的身形?

    在昊天锤的挥击下。隆隆巨响有节奏的传出。那巨浪就像是敬开了一条通道迎接着他们似的,须臾之间。唐三已经带着小舞,最后一个,踏上了海马圣柱台。

    如果说奥斯卡地能力令海马斗罗不解,那么眼前的唐三他就更看不明白了。从唐三身上,他分明没有看到一个理环。甚至感觉不到他身上释放的魂力达到了什么程度,可他就那么从从容容的来到自已面前。

    要知道,海马斗罗掀起的巨浪对于陆地魂师来说,没有五十级以上的修为想要通过是极难地。白沉杳那种特殊情况可不是随处可见。

    上下打量着唐三,海马斗罗的目尤突然变得冷淡下来,“按照州才登台的顺序站好。“一边说着,只见他双手虚按,众人只觉得一股能董悄然散开,那***的海水顿时平静下来。由海马圣柱顶端散发的光幕也在悄然淡化中消失了。

    看到海马斗罗眼带寒意的目光,唐三有些不解,看向史莱克七怪其他人时,众人也都露出几分茫然之色。

    戴沐白邪眸突然光芒一闪,似乎想刻了什么,向海马斗罗道:“前辈,有件事我想我应该先说清楚。我们并非来自武魂殿。您应该也看到了,荣荣地武魂是九宝琉璃塔,她正是出身亍七宝琉璃宗。小三则出身于昊天宗。我和竹清出身于星罗帝国皇室。香杳是前昊天宗下属敏之一族地弟子。至于小奥和胖子,他们算是自由魂师吧。”他在说到每个人的时候,都将手指到那个人身上。

    听着戴沐白地话,唐三第一个醒悟过来。作为陆地魂师,而且大家又都是如此年轻就展现出了这样的实力,这位海马斗罗很容易会将已方当作来自于武魂殿。而当初武魂殿曾经袭击过海神岛,这位海马斗罗自然不会有什么好印象了。戴沐白关键时刻解释他们的来历,正好将海马斗罗的猜渊否定。

    并不是说唐三的思考能力不如戴沐白,而是因为冀沐白作为第一个登上海马圣柱台的人,他之前是清楚的看到海马斗罗对于大家还算温和的态度。而唐三作为最后一个上台的,之前他的目光大部分都被浪涛隔绝着,自然看不清这边的动向。只能隐约看到大家登台时的情景而已。

    果然,随着戴沐白的解释,海马斗罗的脸色缓和过来,随意的问了一句,,,既然你们出身不同,甚至是天南海北。那又为什么能够聚集在一起呢?”

    唐三微笑道:,,因为我们同在一所学院上学。或许您没有听说过,我们毕业于史莱克学院。”巩饵奥斯卡接口道:,,我们还曾代表史莱克学院参加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并且获得了最终的胜利。“海马斗罗深邃如汪洋般的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那这么说,你们来海神岛的目的,就不只是希望加入海神岛那么简单了吧。“众人心中一凛,下意识的将目光集中在唐三身上。简单地几句交谈。他们虽然将自已与武魂殿之间的关系择清楚了。但此行的目的还是引起了眼前这位海马斗罗的怀疑。

    唐三坦然道:,,为了历练,所以我们来了。前辈,开始海神大人对我们的考验吧。如果我们能够通过考验,您再深究我们此行地目的也不迟。

    他话语中的潜台词就是,如果我们通过考验,你再怀疑我们地目的也来得及。通不过考验,直接就回被驱逐出岛,有什么目的也不可能实避重就轻。算是化解了海马斗罗的疑问。

    海马斗罗缓步走到海马圣柱前,面对圣柱,眼中流露着虔诚的光芒。“上前一人。“史莱克七怪心头一紧,他们知道,真正地考验就要到来了。而这也是他们所期待的。此行海神岛。要的不就是在压力中提升实力的机会么?

    不用说,第一个走上前的仍旧是戴沐白。在海马斗罗牙后一步处站定。

    海马斗罗缓缓抬起双手,脸上尽是虔诚之色,双手提至胸前,掌心间隔半尺虚相对,淡淡的蓝光缓缓出现在他双手掌心正中的位置,随着蓝光渐渐增强。唐三突然有种特殊地感觉,这蓝光似曾相识。

    当蓝光充满海马斗罗双掌掌心时,光芒骤然绽放,令整座海马圣柱台上都氤氲起一片澄蓝色的光芒。索接茗,海马圣柱下方尤芒一闪,一道蓝共顺若圣柱上的纹路蔓延而上。几乎是眨眼的工夫就上升到顶端。

    海马斗罗转过身。面对戴沐白,右手朝著载沐白的身体一指。

    一道蓝色光柱从天而降,笼罩住载沐白的身体,沐浴在那光柱中地戴沐白有些茫然,显然是并没有什么感觉。

    光柱的颜色开始发生转变,由蓝色变成了白色。紧接着。又迅速由白色变成了黄色,几乎毫无停顿的再转化为紫色。紫色渐渐加深。

    这一次转变的速度慢了一些,但却依旧持续变化着。

    看着戴沐白身上光芒的变化,海马斗罗似乎有些惊愕,时间不长,那紫光已经完全变成了黑色,几乎将戴沐白的身体完全掩盖在光柱之下。而在海马斗罗背后地海马圣柱上,最下方地纹路也开始变成了黑色,并且逐步向上方攀升着。

    唐三他们并没有注意到,之前带他们来此的那些黄衣海魂师看到海马圣柱地变化,此时一个个脸上都充满了骇然之色。尤其是那名中年魂师,甚至流露出几分怜悯。轻叹一声,自言自语道:“不让他们来接受考验,却偏偏要来。海神大人对陆地瑰师的考验,果然……”黑色的光纹一直攀升到海马圣柱接近三分之一的位置才停顿了一下,但很快,它又继续向上蔓延,这一次的速度更快,一会儿的工夫,黑色光纹已经遍布整根海马圣柱。

    紧接着,一共六道黑光电射而出,同时出现在戴沐白面前,化为六面正方形的光幕,每一层光幕上,都闪烁着一些特殊的金色文字。其中,第一片光幕上的文宇光芒闪亮,另外五片光幕上的久宇则相对黯淡许多。

    海马斗罗的嘴角略微牵动了一下,苦笑道:“黑级六考。比我当初还多了两考。海神大人,难道这个人是罪人么?”六道光幕收敛,化为六点黑光同时没入戴沐白额头之中,在他额头上,多了一个黑色的六角星,其色如墨。

    戴沐白仿佛感觉到了什么,眼中的茫然被深邃所代替,一句话也没有说,快速后退几步,盘膝坐在地上,闭合双目,眉头微皱,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海马圣柱的黑光渐渐褪去,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但海马斗罗看著戴沐白的目光却有些复杂,如果从唐三的角度来理秆,达位海马斗罗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马红俊忍不住问道:,,前辈,什么是其级六考?您能不能给我们材释一下?“海马斗罗缓缓点头,“海神大人所给的考验是分等级的。等级不同,考验的难度也不同。和魂环的颜色一样,从低到高,分别是白级考核,黄级考核,紫级考核,黑级考核和红色的顶级考核。海神大人会根据不同的人,进行不同的考核。而考核的内容,就在州才出现的光幕之中,被考核者与考官才能得知。我就是你们的考官。通过不同级别的考核,在海神岛上也会得到相应的权力。考核不但会根据被考核者的实力,同时也包括潜力。这是海神大人的旨意。一“其中,白级考核与黄级考核只会有一项考验。通过了,就算成功。到了紫级考核,则开始出现区分,紫级考核会有一到三种考验。

    也就是说,如果圣柱中射出的光芒出现在你面前是一道,那么,你就要经历一项紫级的考验,如果是三道,那么,你就要经过三道考验才算通过。考验越多,难度自然就越大。在通过后获得的权威也就越高。而到了黑级考核,最少也会出现四项考核,最多是六项。也就是我州才所说的黑级六考。黑级六考,可以说是黑级考核中最难的。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近百年之内,黑级考核一共出现了三十一次,其中,七次通过,二十四次失败。我就是那七次通过者之一,通过的七个人,就是现在海神岛七圣柱的守护者。而在我们七个人中,只有海龙圣柱的守护者海龙斗罗才经过了黑级六考。他也是我们中最强的一个,魂力现在已经突破了九十五级。“海马斗罗的解释很详细,目的却只有一个,就是告诉眼前的这些年轻人,黑级六考是多么艰难的一件事。通过了,就有相当亍圣柱守护者一样的权威。失败的话,就只有一个结果,死亡。比耳史莱克七怪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谁也说不出话来。

    海马斗罗补充道:“接受了海神大人的考验,那么,立刻就要开始进行。黑级考验对你们陆地的时限是,每一年必须要完成一种考验。

    完成一种后,下一项考验才会出现。如果超时,或者试图逃避。那么,先前印入他额头的海神封印就会爆裂,将参考者抹杀。黑级考核,从来没有失败者,只有通过者和死者。所以,又名天堂与地狱。我也没想到,海神大人对你们这些陆地魂师的考核会如此艰难。你们这些人后悔还来得及。否则,一旦。再出现黑级考核,也会和他一样。看在你们并不是来自于武魂殿,我可以坦白的告诉你们。以他六十多级的实力,根本没有通过黑级六考的可能,必死无疑。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斗罗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