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险死还生、塞翁失马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斗罗大陆

    很快,唐三就镇定下来,脸上牵强的流露出一丝微笑。之所以牵强,是因为哪怕是微笑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也同样会给他带来剧痛。他已经确定了,自己确实没死。小舞的灵魂也好好的沉睡在自己的魂环和魂骨之中。而体内的魂力……

    那是一种令唐三啼笑皆非的感觉,他此时才发现,自己身体的剧痛,竟然全都是魂力带来的。并不是因为魂力衰竭、透支,而是因为他体内的魂力实在太多了。多到将自己的身体内每一条经脉都完全撑满,根本无法运行,就像是阻塞了的血脉一样。而那剧痛的感觉,正是这些经脉被涨满导致的。他唯一能够庆幸的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自己的身体并没有被撑裂,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周围只有哗哗水响,海浪不断拍打着岸边,也冲刷着他的身体。唐三当然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修炼并不安全。但他现在根本没有办法改变自己的情况。单是刚刚那坐起来的简单动作都险些令他疼昏过去。更不用说是走路了。如果只是痛苦,他或许还能忍耐,可如果体内的经脉因为自己的行动破裂了,那麻烦可就大了。

    昏迷前的情景浮现在脑海之中,唐三渐渐回想起当时的情况,体内经脉涨满的能量,分明是因为自己过度吞噬深海魔鲸体内能量所导致的。那大家伙虽然实力强悍,可防御力却很一般,被自己的八蛛矛刺入、吞噬。

    其实,他又哪里知道,并不是深海魔鲸的防御力不行,而是他选择攻击的地方,正是深海魔鲸要害所在。一般情况下。其他生物就算敢于攻击深海魔鲸,但还没到他身边,就已经被狂暴的能量撕的粉碎了。唐三能够侵入深海魔鲸身边,也是他的瞬间转移和无敌金身两个技能结合导致。

    八蛛矛二次进化后,锋利程度比以前增加了几乎一倍,那血色长矛地穿透力远比唐三想象的强。再加上刺中的正好是深海魔鲸最脆弱的地方。这才能够扎入其皮肤之内,进行吞噬。

    我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深海魔鲸的暴怒唐三还深深地记得,他绝不相信那恐怖的大家伙会平白无故的放过自己。而且。在那海水砸下来地时候,自己也没有能活下来的理由。

    不管了,不论怎样,活着就好。劫后余生的感觉实在令人身心舒畅。尽管身体情况很糟糕,但也总比死了的好。

    唐三是聪明人,找不到答案的问题他自然也不会去深究。深吸口气,开始了自己的修炼。

    这一深吸气,全身的疼痛顿时如同潮水般袭来。令他险些立刻放弃。但他还是咬牙忍住了。

    大脑中的精神力有些空虚,但还勉强能够调动。在开始修炼之前,唐三先仔细检查了一下自己地身体。

    他发现,当时自己吞噬深海魔鲸的能量过于庞大,导致自己身体都因为吞噬而膨胀起来。而此时,自己地身体虽然恢复了正常,但当时吞噬的能量却一点也不见减少。而是被自己的身体硬生生的压缩在了自己体内。没有分毫泄露。

    难怪会这么痛苦。唐三不禁暗暗苦笑。当时只是想尽可能的创伤深海魔鲸,可谁能想到竟然会变成了这样子。要知道能活下来,当时少吞噬一点就是了。

    吞噬而来的能量并不是说就直接能够为自己所用了。那是不可能的。以往,唐三也用八蛛矛杀过人,也仔细感受过通过八蛛矛吞噬而来的能量。

    吞噬来的能量因人而异。不同的人或者魂兽。带给他地能量都是不一样地,但和他自身的魂力相比。这些吞噬而来地能量都显得驳杂不纯。一般来说,唐三都会凭借自己的玄天功直接将这些能量瞬间净化掉。杂质地部分直接通过下次攻击输出体外。而净化后留下的一些能量用来补充体力和魂力。也只能起到一点的补充作用而已。

    以前能够轻松解决,可不代表现在唐三也能轻松解决。因为以前吞噬而来的,大都是对方气血所化能量。和唐三自身的能量相比,那根本不算什么。可眼前唐三体内吞噬而来的能量确实深海魔鲸那恐怖的十万年魂兽自身的气血和能量。到了它那种级别,全身上下几乎无处不充满了庞大的能量。

    这样一来,就导致了唐三此时身体内吞噬而来的能量甚至比他自身的魂力还要庞大。压制的他的玄天功内力根本就无法动弹。否则,以玄天功的能力,早就自行将这些能量消化了。

    经过压缩之后,这些吞噬而来的能量甚至像是固体一般,横梗在唐三的经脉之中,幸好血液还能勉强流通,不然的话,他也就醒不过来了。

    探查清楚了自己的身体状况,唐三不禁一阵无语。这究竟怎么办?玄天功内力被压制的动都动不了,就别说是修炼了。想将这些能量排出体外更是不可能。现在他的身体就像是一个膨胀起来的气球。一旦出现一个宣泄口,那么,排出的就不只是能量,同时还有他自身的气血和生命。

    静静的坐在海水之中,唐三的精力渐渐恢复着,正在他思考之时,突然,右臂上传来温热的感觉。一丝来自灵魂的沟通传入脑海之中。

    小舞的灵魂依附于十万年魂环和魂骨之中,是不能直接和唐三进行沟通的,只有回归本体后,才能在灵魂能够控制的短暂时间内和唐三进行真正沟通。但是,她现在毕竟是唐三身体的一部份,也自然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唐三的身体状况。虽然不能真正的交流,但传来一些潜意识的模糊意念还是可以做到的。

    伴随着唐三的清醒,沉睡于唐三魂环、魂骨内地小舞灵魂也清醒过来了。感受到唐三的身体情况后,她也是大为吃惊。但更多的却是兴奋,不论怎么说,唐三还活着,她的灵魂也还存在着。这就使得小舞的意念变得活络起来。通过自身依附的魂骨,向唐三传出了意念。

    感受到来自右臂地意念波动,唐三心中一喜,以他的聪明,马上就领会了小舞的意思。

    “不行。”唐三几乎是脱口而出,“把这些驳杂地固态魂力传入你的魂骨太危险了。一个不好。会影响到你的灵魂。”

    小舞的意思很简单,既然唐三体内的能量不能宣泄出去,那么。就要将多余的能量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进行储存,只留下少部分在他体内,这样一来,他就能够凭借自身的魂力逐步地将这些驳杂不纯的魂力化去,从而解除自己地危机。

    “你说我笨?”唐三感受到了来自小舞的第二道意念。紧接着,他立刻就反应过来,眼中顿时流露出一丝喜色,“对啊!不能将魂力注入你的魂骨。我还有其他魂骨存在啊!”

    唐三身上一共有四块魂骨,分别是精神凝聚之智慧头骨。十万年级别的蓝银皇右腿骨,十万年级别的小舞右臂骨以及背后的外附魂骨八蛛矛。

    简单的判断后,唐三已经想到了用来暂时储存这些驳杂能量的地方。小舞的魂骨肯定是不行的,蓝银皇右腿骨也有一丝母亲地灵魂力量存在着,他自然也不能冒险。至于精神凝聚之智慧头骨那可是在自己头部地,万一能量泄露,冲入大脑,不死也是白痴。简单的对比之后,用来完成这个任务地也只能是背后的外附魂骨八蛛矛。

    精神力转入背部,唐三发现。那天寸寸断裂地八蛛矛已经重新生长出来。这不只是蓝银皇右腿骨的作用。也是八蛛矛本身的特性。魂骨这东西,只要本体不被彻底破坏。有所破损之后,都能够自行修复。当然。修复的时候是需要魂师本体提供能量的。

    修复八蛛矛本来需要不少能量,要是平时,至少会导致唐三一段时间的虚弱。可现在却根本不会,他体内能量多的让人发愁。八蛛矛早已经恢复完毕。可唐三体内的能量还是多的令人发指。

    唐三做事一向谨慎,想好了方法后,他并没有直接开始修炼,而是小心翼翼的通过精神力调动隐藏在自己眉心之中的瀚海乾坤罩,释放出了瀚海护身罩。

    蓝光笼罩,从外面看,海滩上顿时失去了唐三的身影,就连海水也无法再冲击他的身体。

    但是,用出了瀚海乾坤罩后,唐三却发现了一个问题,原本光芒晶莹剔透的瀚海乾坤罩此时竟然变得极为黯淡。虽然依旧能够保持瀚海护身罩的效果。可他却从其中无法感受到那令自己灵魂也随之颤抖过的特殊能量。

    瀚海乾坤罩变得虚弱了?或者说,它自身的能量减少了。难道说……

    唐三想到了一个可能,看着那淡淡的蓝色光壁,不禁心中一热。难道说,是这瀚海乾坤罩救了自己么?这个念头产生不久,立刻就被他自己否定了。不可能。瀚海乾坤罩虽好,但也不能和那深海魔鲸相比啊!而且,没有自己的指挥,瀚海乾坤罩又怎么能发挥威力呢?

    没有再多想什么,唐三开始了自己的修炼。

    先,他小心翼翼的释放出了自己的八蛛矛。这绝对是个机器痛苦的过程。身体哪怕是轻微的动作都会传来剧烈的疼痛,更何况是释放出自己的魂骨了。在八蛛矛破背而出的这个过程中,唐三险些昏死过去。无法忍受的剧烈疼痛中,他却咬紧牙光,硬生生的忍耐着。

    汗如雨下,滴落在他那已经破败的不像样子的衣襟上,强烈的剧痛像是将他放在火焰上烤着。体内的涨满的魂力也因为他这个动作而略微的波动起来。他的经脉又一次承受了能量涨满欲爆的痛苦。

    单是八蛛矛释放的过程就足足用了半个时辰,唐三身上残破的衣服已经完全湿透了,不是海水,而是汗水。

    咬紧牙关,唐三眼中充满了坚毅的光芒,他知道,眼前自己的这种情况持续时间越长。对自己的身体就越不利。必须要尽快解决。

    八蛛矛在背后舒展开来,向身体两旁平伸,唐三开始试探着,一点一滴地将体内那些驳杂的魂力驱赶向背后的八蛛矛。

    这个过程甚至比刚才还要痛苦,就像是经脉中多了一块块金属,而此时他在挪动金属。这些金属块与经脉摩擦的滋味儿可想而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唐三的意识已经变得越来越模糊,剧烈地疼痛已经令他全身的神经都有些麻木。本就情况不好的身体经过这严重地透支,更是要渐渐坚持不住了。

    他现在所承受的这些,哪怕是换一个封号斗罗来也绝对受不了。此时就显现出唐三自身的毅力,以及他那被两大仙草改造,蓝银皇与小舞魂骨加成、以及在瀑布下锻造后的身体有多么强韧。哪怕是这样痛苦的过程,他的身体依旧没有崩溃,依旧坚持住了。

    伴随着能量的注入,一根根八蛛矛渐渐挺直。原本血红色的长矛变成了红蓝两色。那看上去浑浊地蓝色,自然就是来自深海魔鲸的能量了。

    当第八根八蛛矛也终于被那驳杂地能量灌满时。唐三再也坚持不住,身体缓缓的软倒下去。剧烈的透支和那撕心裂肺的剧痛他已经顶的太久了。

    这一次昏迷,唐三足足昏迷了三天的时间,这么多天不吃不喝,也就是他那小强般的身体还能坚持住。

    再次清醒过来时,唐三发现,自己身体周围的瀚海护身罩已经都消失了。而且,自己也不是再躺在海边。而是一张看上去十分简陋的床上。

    嘴唇已经干裂了,因为虚弱,双眼都有些无法睁开。隐约中。他听到似乎有人在交谈。

    “兄弟。听哥哥一句,这个人应该是船遇到了海魂兽袭击。才导致了身体变成这样。救他有什么意义?万一让紫珍珠那些人知道了,说不定还会找我们麻烦。我看。不如把他那条漂亮的腰带还有革囊拿下来,然后再把他扔回海滩去。任他自生自灭就算了。”

    “哥,你怎么能这么说?这可是一条人命啊!我们虽然住在这紫珍珠岛上,但我们可不是海盗,不能草菅人命。我地事你别管,我要救他。紫珍珠地人要是找麻烦,就让他们找我的麻烦好了,和你没关系。当初我就说了,不让你跟我来。你非不听。”清朗地声音中充斥着怒气。

    “好,好,好,你做你的烂好人吧。我喝酒去了。不过你小心点,还是别让紫珍珠那些人知道。”

    清朗声音有些不耐烦地道:“知道了。你走吧。”

    交谈的声音到此为止,伴随着脚步声,房间中的两个人已经有一个离去。

    听着这些声音,唐三的意识渐渐清醒过来,他只觉得自己的眼皮很沉,虽然意识清醒了,但却很难睁开双眼。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他还是第一次面临这种情况。身体虚弱的感觉绝不是美妙的事。

    唐三明白,自己之所以会变的这么虚弱,一个是不知道多少天没有吃喝过东西,另一个,就是因为自己那天讲驳杂能量逼入八蛛矛时,体力、精力的消耗和**上的痛苦实在太大了。就算是他那样变态的体质也无法承受。

    身体的虚弱导致了他意识虽然渐渐清醒过来,却什么也做不了,精神力与身体同样虚弱,那天的消耗实在太大了,承受的痛苦也是在太大,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煎熬,现在想起来,唐三心中还是一阵后怕,重来一次的话,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到。

    此时他身体的虚弱程度相当可怕,甚至没有可以催动的精神力,更无法调动体内的魂力,只能那么静静的躺着,任由身体自行修补。至于什么时候能够修补好,他自己也不知道。

    正在这时,唐三感觉到一条有力的手臂探到自己的颈肩下,微一用力,将自己的上身略微抬起几分,很快,后面就多了两个枕头。

    “你已经醒了吧。真难以想象,你的身体究竟是什么做的。在如此虚弱的情况下竟然还能不死。感觉上。你至少已经超过十天没有吃过东西了。身体也遭受到了什么重创。就算是以我地医术也无法完全看清楚。既然你醒了,我先喂你吃一点东西,然后再吃些药物。这样你会恢复的快点。希望你那坚韧的生命力能够持续下去。因为,我希望自己救下的是个活人。”

    他知道我清醒了?唐三心中有些惊讶,但从对方的话语中,他能清晰的感受到。这个人心地十分善良。

    一个温热地物体凑到嘴边,唐三勉强把嘴张开一点,一勺温热的稀粥已经送入他口中。尺度掌握的很好,这一勺粥并不多。

    勉强吞咽入腹,唐三顿时感觉到一股温热地暖流顺着食道传入胃中,再传遍全身。原本极度虚弱的感觉在这温热的烫慰中,顿时舒服了许多。体内的每一条经脉也似乎在这温热的感觉中被唤醒一般。

    吃下了一碗稀粥,虽然唐三还是十分渴望,可那个人却并没有再喂他。

    “你许久未曾吃过东西,不能一次吃的太多。那样会对身体有反作用。这些就可以了。我再喂你吃一点温和的药物,可能味道有点难吃。但你还是要吃下去,对你身体好。”

    温热的勺子再次递到唇边,这次却充满了浓重地药味儿,唐三吃下第一口后,就已经完全放心了。以他对药物的了解,就算是在现在这样地状态下,也能够轻易辨别出这勺药物中所包含的各种成分,正像那个人所说的那样,完全是温补效果,对自己的身体恢复十分有利。

    吃完药。唐三缓缓放松了自己的精神。体内热乎乎的,自从那天与深海魔鲸对轰之后。他第一次感受到了舒适的感觉,就在这温热的包裹下。沉沉睡去。

    当唐三意识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他的身体状态已经好了许多。精神力大概恢复到了两成,身体地状况也恢复了一些。过度地透支后,一度让他的蓝银皇右腿骨效果削弱大半,但经过食物和药物地摄入,他那强悍的身体重新焕发了光彩,这一觉醒来,唐三顿觉身体多了几分力气,体内地经脉也只有背部附着八蛛矛的位置还十分疼痛,其他地方虽然也疼,但却并不是那种无法忍受的疼痛了。

    微微吸了口气,精神力与玄天功内力连为一体,唐三终于可以再次看清自己体内的状况。

    八蛛矛比他想象中能够容纳的能量还要多,那天,他在拼尽全力将自己体内的驳杂能量输入八蛛矛时,到最后昏迷,八蛛矛足足承受了近六成的驳杂能量。这就令唐三体内经脉的情况好了许多。至少体内剩余的驳杂能量已经并不比他的玄天功多了。

    当然,这是指他玄天功完全状态的情况下,而事实上,伴随着身体的虚弱,玄天功也减弱了许多,这一切都需要时间来恢复。但总算也是能够进入一个恢复的过程了。

    小心翼翼的催动起玄天功,以平时修炼时不到十分之一的速度运行着,不去管那些异种能量,只是按照玄天功的方式修炼。

    唐三绝不是一个急躁的人,而且他是一个聪明人。在眼前这种情况,可以说自己的危机始终都未解除。但越是这样,越不能操之过急,否则只会起到反效果。

    感觉中,只是一个周天的修炼就用去了整整一个时辰的工夫,但这一个周天,也终于唤醒了他身体各处的技能。玄天功也开始占据身体的主导地位了。

    唐三没有急于去消化那些异种能量,而是催动着玄天功配合从蓝银皇右腿骨传来的效力修补着自己的经脉。

    其实,就算承受了那么庞大的压力,他的经脉也并没有一处破损,否则他早就完了。但经脉也明显受到了一些创伤。在蓝银皇右腿骨与玄天功的双重效力作用下。唐三体内的经脉开始重新恢复弹性,坚韧重现。

    直到完成了所有经脉的修补后,唐三彩再次陷入沉睡之中。他的精神力毕竟距离恢复还有很长的距离。睡眠,是他现在最好的恢复精力方法。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脚步声惊醒了睡梦中的唐三,他地警觉能力已经恢复了许多。

    “醒了么?你的恢复能力真的很让人吃惊,你应该是一名实力不俗的魂师。只是不知道你的武魂是什么。竟然能够让你拥有如此顽强的生命力和意志力。比起昨天,你地状态已经好多了。如果可以的话,请你睁开眼睛吧。”

    缓缓睁开双眼,刚开始的时候,眼前还是一阵模糊,但唐三毕竟拥有紫极魔瞳这样强悍地能力。只是一会儿的工夫,双瞳就已聚焦。

    他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小木屋之中。木屋不大,只有十几平米的样子,屋子里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感觉上就像是海边一个普通的渔夫家似的。在自己床前,站着一名相貌普通的青年。说他普通吧,唐三却又觉得他并不普通。因为,他的神色看上去是那么风轻云淡,没有半分地烟火气息。看上去比自己要小上几岁。脸色平静的注视着自己,就像他地声音中也始终没有半分情绪的变化一样。

    “谢谢你救了我。”多日之后再次开口。唐三的声音有些沙哑。

    青年注视着唐三的双眼,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惊讶,“看你的瞳孔,你的身体状况比我检查到的恢复还要快。就算是最强大的海魂兽,恐怕也没有你这样的恢复能力。”

    唐三苦笑道:“不,其实我地身体还远未恢复,可能是因为我修炼一种眼功地缘故,所以眼睛看起来比常人有神一些。还未请教,恩人贵姓高名?”

    青年淡然道:“我叫吉祥。你也可以这样叫我。我也不是你什么恩人。是你自己救了自己。没有你自身的恢复能力,虽然我懂些医术。也无力回天。而且。你地身体状况,是我从未见过的。想救你也无从下手。”

    唐三微微一笑。道:“你是个好人。不论怎么说,都是你救我回来地。我欠你一条命。”

    吉祥淡然一笑。道:“欠我命的人很多。你不是第一个,应该也不是最后一个。好了,你刚刚清醒,不宜过多说话,我去拿点食物给你。”

    又是粥,不过比上次的要稠了一些,这一次吉祥没有制止唐三多吃,配着鱼肉松,唐三香甜的吃了三大碗才停了下来,这还是他顾忌自己的身体状况。

    吃饱了,唐三才注意到,自己身上已经换上了一套布衣,布衣显得很干净,虽然上面有几个补丁。

    “吉祥,我的腰带,还有一个革囊,能否给我?”

    听唐三说出这句话,吉祥眉宇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不屑,但他却没有说什么,从一旁的桌案下摸出一个布包,打开布包,里面正是二十四桥明月夜与如意百宝囊。

    唐三知道他可能是误会了,没有解释,接过两件魂导器后,勉强催动体内的一丝魂力,探手入如意百宝囊之中,取出了一片龙芝叶。

    看到唐三取出那卷曲翠绿的叶子,吉祥愣了一下,“这是龙芝叶?你要吃?”

    唐三点了点头,“这里的条件不允许炼药,只能直接吃了。”将龙芝叶送入口中,细细的咀嚼后吞咽入腹。这东西是最好的固本培元之物,对他的身体很有好处。

    吉祥眉宇间的不屑已经消失了,他明白唐三要回魂导器并不是怕自己觊觎,而是要吃龙芝叶恢复身体。“看来,你不需要吃我配的药物了。你也懂药么?”

    唐三点了点头,道:“略知一二,但我知道的更多是毒药。在医术上并不算擅长。”

    “哦。你休息吧。”吉祥向唐三点了点头,不等他回答,转身就出去了。

    看着他的背影,唐三心中有种怪异的感觉,这个青年给他的印象很好,但从他的目光和神情上能够看的出,他的性格淡漠一定是因为发生过什么事,而实际上,他的内心世界应该是极为纯净的,不然也不会那么容易就在脸上流露出情绪上的变化。

    不去想这些了,当务之急还是尽快恢复自己的实力才好。不知道大家怎么样了。一想到史莱克七怪其他人的安危,唐三心中不禁泛起一阵焦躁的情绪。赶忙深吸口气,稳定情绪,盘膝坐定,开始了修炼。

    经过上一次清醒过来时对经脉的修补,他的身体确实已经好的多了,此时再次修炼起玄天功,也就不像上次那么困难。

    在修炼的过程中,玄天功每运转一周,自身就会恢复几分,而那些异种能量就会随之消化几分,通过玄天功的过滤、同化,这些驳杂的能量中,杂质被唐三通过呼吸排出体外,被同化的部分则加入到玄天功之中。

    刚开始的时候,这是一个杯水车薪的过程,修炼的速度十分缓慢。那些来自深海魔鲸的异种能量可不是那么好吸收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唐三的玄天功内力变得越来越浑厚,异种能量变得越来越少,此消彼长之下,这修炼的过程也就变得越来越顺利起来。

    这一次修炼,唐三整整用去了三天的时间,期间,吉祥曾经进来过几次,见他修炼,都没有打扰他。

    三天后,当唐三再次睁开双眼时,他眼眸中的虚弱已经彻底消失,重新恢复了神采。

    用了整整三天的时间,唐三终于将体内的驳杂能量处理完毕,全身经脉畅通无阻。更令他惊喜的是,经过这次的事,他的经脉比以前扩张了接近一倍,魂力也大幅度的提升了。由原来的六十六级,提升到了六十七,接近六十八级的程度。按照唐三的计算,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让他将八蛛矛内的异种能量全部消化后,应该能够稳稳的突破六十八级。

    之所以能够这么快的连跳两级,除了不计后果的吞噬深海魔鲸能量之外,深海魔鲸带给唐三的压力,也是充分激发他自身潜能的重要原因。大师就曾经说过,魂师在面临生死危机的时候,是最好的提升时机。当然,一定要度过这危机,否则,一切都是白搭的。

    正应了那句话,利益最大的,也是最危险的。唐三这次险死还生正是塞翁失马,到了六十级以上的境界,每提升一级,魂力都会增长许多。这一次经历,至少让他可以少奋斗一年。

    不过,要是可以选择的话,唐三绝不愿意重来一回。他可不相信自己还有这么好的运气能够在深海魔鲸那样恐怖的存在面前活下来。

    飘身下床,虽然他一直没有活动过身体,但血脉却在修炼中完全畅通,脚踏实地有点晕晕的感觉,唐三此时最大的感触,就是饿。

    他的二十四桥明月夜中有不少食物,顾不上其他,坐在木屋内简陋的桌案前,唐三快速的补充了自己身体所需的营养。身体基本恢复了,接下来他就要想办法寻找自己的伙伴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斗罗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