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瀚海乾坤罩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斗罗大陆

    湛蓝色的三角体刚一出现,就将唐三的房间内完全渲染成了一片海样蓝色。柔和的蓝光波动是那样的炫丽,就连唐三这样的心志,也不禁一阵目眩神迷。

    双手捧着这瀚海乾坤罩,唐三心中不禁一阵疑惑,心道,这东西究竟是干什么用的呢?他没有急于输出魂力到其中,而是仔细的看着这光影流转的特殊物体。并且小心翼翼的释放出精神力,向其中探去。

    但是,唐三的精神力才注入这瀚海乾坤罩一丝,骤然间,他只觉得一股无法形容的巨力猛然将自己的精神力弹了回来。整个人拿着瀚海乾坤罩顿时向后倒去。大脑中一片空白。在清醒的最后一刻,他只是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砸在了自己头上。

    如果说唐三的精神力是强大的,那么,他那丝精神力在瀚海乾坤罩中所接触到的精神属性能量波动就是浩瀚的。那根本就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对抗。幸好他在探查时输入的精神力很少。再加上他自身精神力极其稳固又有精神凝聚之智慧头骨帮助,否则,单是刚才瀚海乾坤罩那一下反击,就足以伤到他灵魂本体。

    那砸中唐三头部的,正是瀚海乾坤罩。尖端的锋锐处在唐三额头上砸出了一个小口子。以唐三皮肤的坚韧程度竟然会被破开,可见那三角尖端是何等锋锐了。当然,在它砸中唐三的时候,自身也散发出了一层特殊的蓝光,令唐三的防御失去效果。这才能够成功的破开皮肤。

    鲜血流淌,那瀚海乾坤罩滴溜溜一转,整体平贴在了唐三额头的创口上,就像是有灵性一般,而唐三的鲜血不断注入其中,原本蓝色的光晕波动渐渐变成了红色。

    而唐三地蓝银皇右腿骨恢复技能此时在瀚海乾坤罩上的光芒作用下竟然无法起到丝毫效果。创口一点收拢的意思都没有。只是不断流出鲜血注入其中。

    时间不长,一丝淡淡的蓝光从瀚海乾坤罩中飘荡而出,凝结成一个非常淡化的虚影,平淡而苍老地声音响起,“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终于让我找到了一个味道不错的鲜血。也终于找到了一个能够承受瀚海之力的体质。”

    蓝光一闪,重新没入瀚海乾坤罩的三角体之中。而那三角体上的光晕也突然收敛了,脱离了唐三额头上的创口,滴溜溜一转,先砸到唐三肩膀上,再顺着他肩膀滚落,一直落在他手掌之中。而此时。那三角体已经重新恢复了蓝色,只是在核心处略微闪过一丝红光而已。

    没有了瀚海乾坤罩的限制,唐三额头上地伤口飞快收口,但他整个人却依旧陷入沉睡之中昏迷不醒。

    在昏迷中,唐三的意识世界仿佛感受到有什么东西在吸扯着自己的身体和灵魂,庞大的吸扯力令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渐渐地。那吸力令他变得越来越虚弱。仿佛周围地一切都在淡化。也就在这个时候。一股特殊地力量注入心间。然后再缓缓流入大脑之中。化为一股清凉与大脑结合在一起。虚弱地感觉虽然还在。但大脑却变得格外清明。感受不到外面地世界。但却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体内经脉内血液流动地样子。甚至能够感受到内腑地所有细微变化。

    渐渐地。唐三地意识依旧朦胧。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当他意识重现之时。外面地天色竟然已经黑了。而房间内。也不再是他一个人。史莱克六怪都聚集在他身边。除了小舞茫然地呆坐着。握着他地手以外。其他五人都是一脸地焦急之色。

    “嗯?大家怎么都来了。”唐三揉了揉自己地太阳穴。缓缓坐起身。

    看到他清醒过来。众人都松了口气。戴沐白沉声道:“小三。你这是怎么了?要是你再不醒过来。我们就要去请大师、弗兰德院长他们了。”

    奥斯卡道:“我们检查了你地身体。发现你有些气血两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听他这么一说。唐三也感觉到自己有些虚弱。这种感觉就像是他受伤后被蓝银皇右腿骨修复了之后地状态。

    唐三地目光落向自己地右手。他发现。瀚海乾坤罩就静静地躺在自己地手掌之中。但奇异地是。原本上面地璀璨光彩却已经消失了。虽然依旧通体澄蓝。可却只像是一块普通地宝石而已。

    “是它让我昏迷的。真么想到,这么一块小小的东西里面竟然蕴含着那么庞大的能量。”唐三将瀚海乾坤罩托到众人面前,把自己前往皇宫后发生的一切简单的说了一遍。

    听了他的话,宁荣荣道:“那这么说,这应该是个好东西才对。人家说让你注入魂力,你却非要注入精神力。只是,这会不会是皇室……”

    虽然她没有说下去,但大家也都明白她的意思,戴沐白一把夺过唐三手中的瀚海乾坤罩,“试试不就知道了。”一边说着,他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魂力注入其中。

    “沐白——”唐三有些焦急的叫了一声,想要夺回瀚海乾坤罩时,戴沐白的魂力却已经注入其中了。他知道,这是戴沐白怕有危险,所以才抢着去试验的。

    危险并没有发生,或者说,什么都没有发生。

    戴沐白注入瀚海乾坤罩中的魂力宛如泥牛入海般消失不见,而瀚海乾坤罩本身却并没有出现任何变化,只是略微闪动了一丝蓝光,就恢复了正常,并没有任何剧烈的变化。

    “戴老大,有什么发现?”马红俊问道。

    戴沐白挠挠头,“也没什么发现。就是我注入其中的魂力不见了。”手中一轻,瀚海乾坤罩已经重新回到了唐三手中。

    唐三眼中怒光一闪,沉声道:“沐白,以后不要这样了。”

    戴沐白微微一笑,道:“你我兄弟,哪来那么多废话。”

    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唐三的表情不禁软化了。无奈的摇了摇头,目光转到瀚海乾坤罩上,“我来试试。”

    一边说着,他小心翼翼的将一丝魂力注入其中。有了之前的教训,这一次他更加谨慎。注入瀚海乾坤罩内的只是极少地魂力而已。

    也奇怪,先前戴沐白注入魂力时毫无反应的瀚海乾坤罩,到了唐三手中却变了样子,当他那一丝魂力注入其中后,骤然间,蓝光绽放,那蓝色的三角体仿佛活了过来一般。氤氲的宝光流转,又出现了唐三刚得到它时那种炫丽的外表。水波般地蓝光在房间内荡漾、波动着。一丝丝奇异的纹路出现在其表面。唐三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瀚海乾坤罩对于自己魂力的渴望,下意识的加大输入。

    宁荣荣脸色一变,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美眸中流露出骇然之色,因为她发现。这看上去小小的三角体。竟然给自己带来一种要顶礼膜拜地感觉。

    那是来自武魂上的颤栗,以她那顶级武魂九宝琉璃塔,竟然也有要膜拜的感觉,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宁荣荣的九宝琉璃塔不只是辅助系武魂,如果细分的话,也属于宝物类武魂中的极品,这也是为什么她能在庚辛城中找到那么多顶级矿石的重要原因。

    而此时这块瀚海乾坤罩给她地感觉,却是极其惊人地。如果说九宝琉璃塔是宝物界中的一座塔。那么。眼前这个瀚海乾坤罩就是会当凌绝顶的山岳。

    此时众人都被瀚海乾坤罩上散发出的炫丽光芒所吸引,并没有注意到宁荣荣的变化。

    随着唐三魂力的不断注入。蓝光变得越来越强盛起来,光芒闪耀中。那湛蓝的三角体从他掌心中缓缓漂浮而起,一直漂浮到他面前才停了下来。并且不受控制的缓慢旋转起来。

    就在唐三不明所以之时,突然,他从瀚海乾坤罩中看到了一丝血色光芒,紧接着,一股蓝光猛然射入他眉心之中。唐三只觉得全身一颤,庞大地信息通过精神传递瞬间冲入大脑之中。

    眼前地景色变了,唐三的灵魂和意识都沉浸在一个奇妙地世界之中。那是一望无尽的碧海蓝天。脚下是汹涌澎湃地大海,而头顶则是万里无云的碧空。那种身心通透的感觉令他心中产生出无尽的渴望。身体原本虚弱的感觉在这一刻已是荡然无存。

    一丝丝清晰的信息传入脑海之中,每一条信息都非常清楚,三角体的瀚海乾坤罩就在这些信息中不断变换,展现着它的种种妙用。使用的方法也就那么轻而易举的印入了唐三脑海之中,不需要去记忆,也永远会伴随着他的灵魂而存在。

    史莱克七怪的其他人都在紧张的看着眼前的情景。随着一道蓝光从瀚海乾坤罩注入唐三眉心之中,唐三身体略微震颤了一下就恢复了正常。但紧接着,他全身上下都笼罩上了那层炫丽的蓝光,身体也像瀚海乾坤罩那样缓缓飘离地面。

    左手自然而优雅的抬起,那瀚海乾坤罩飘然落入唐三掌心之中,滴溜溜的旋转着,每一次旋转,唐三身上的蓝光就会变得强烈几分,其中光芒最盛的,就是他的头部、后背、右腿和右臂。这四个地方,正是他拥有魂骨的位置。

    史莱克六怪中,除了小舞茫然的看着唐三以外,其他五人下意识的围成一圈,将唐三围在中央。他们能够感觉到唐三身上正在发生着一种奇异的变化,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却能感受到应该并非伤害,而是一种有益的变化。

    一圈圈蓝色的波动不断凝实在唐三身体周围,将他身体所有的一切都渲染成了蓝色,唐三双眼之中,蓝光吞吐,和以前紫极魔瞳射出的光芒不同,现在这光芒看上去晶莹剔透,就像是他身体的延伸。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当唐三从那奇妙的世界清醒过来时,感觉上只是过了片刻,可从房间窗户外射入的天光却告诉他,天已经亮了。不知不觉中,竟然过去了一夜。

    身体悄然飘落在地。看着伙伴们关切的目光,唐三不禁感叹一声,“这一次,天斗帝国送的这件礼物可是在是太重了。”

    马红俊忍不住问道:“三哥,这东西究竟是干什么地?”

    唐三抱起睡在身旁不远处的小舞。道:“走,到外面我演示给你们看。”

    舞睁开朦胧的睡眼,看到抱住自己的是唐三,将头向他怀中拱了拱,就又睡了过去。

    出了木屋,来到外面的院子里。唐三眼中蓝光一闪,那瀚海乾坤罩已经凭空飞起。漂浮在他身前,跟随着他前行而前行。竟然不需要用手去掌握。

    站定身形,唐三道:“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沐白向它注入魂力没用,但现在我应该是掌握了它使用地方法。称它为神器绝不过分。如果说楼高前辈铸造的八宝如意软甲是神器的话,那这东西应该就是神器中的神器。你们看。”

    一边说着,唐三眼中的蓝光骤然强盛起来,在他眉心的位置。一个善良的蓝色三角形纹路浮现出来。瀚海乾坤罩腾空而起。眨眼间已经上升到五米左右地高度,在众人惊讶的注视下,只见它飞速扩大,须臾之间已经放大上百倍,蓝光闪烁之间从天而降,将史莱克七怪全部笼罩在内。

    周围变成了一片蓝色的世界。但却依旧能够清晰的看到外面的一切,就像是一个透明的三角体罩子将众人笼罩其中似的。

    唐三道:“这是它地第一个妙用,也是最大地一个妙用。形成这个罩子后。就像是一个房间。可以将我们保护在其中。同时,它笼罩了我们之后。是隐形状态的。甚至连实体都没有。不但隐住我们的身体,也能完全隐住我们的气息。有了它。在任何危险的地方只要释放出来,都能对我们起到保护作用。”

    一边说着,唐三抬左手一招,蓝光消失,瀚海乾坤罩已经重新回到他掌握之中。唐三左手再次挥出,它又滴溜溜的飞了出去,朝着戴沐白而去。

    戴沐白突然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危机,下意识的飞速后退,但是,他只觉得眼前蓝光一闪,那瀚海乾坤罩骤然放大,已经将他地身体笼罩其中。但是,这一次却不像是之前那么大,其中地空间只是将他的身体笼罩在内而已。更令戴沐白吃惊地是,自己的身体在其中已是动弹不得。

    蓝光闪烁,瀚海乾坤罩再次收回,这次它直接化为一道蓝光从唐三额头处隐没不见,没入眉心之中。

    “这是它地第二个作用,第一个技能名叫瀚海护身罩,第二个技能名叫乾坤定神罩。还有第三个技能,名叫瀚海狂涛,第四个技能乾坤破魔。都是用来攻击的。我能感觉到,这东西的威力很大。而且威力与我的魂力是成正比的。其中,消耗魂力最小的就是瀚海护身罩。只需要消耗我一成魂力,就可以维持十二个时辰。除非敌人能够找到它,还要能攻破它的防御,才能伤害到我们。乾坤定神罩可以是按照对手精神力来计算的。能够定住我精神力三倍以下的任何人。但却无法伤害到对手。不过我们却可以趁机离开,哪怕是千里之外,瀚海乾坤罩也能回到我身边。至于那两个攻击技能的威力我也说不好有多大,但应该都不弱。因为任何一个攻击,都需要我倾尽全部魂力。但奇异的是,不论我有多少魂力,都可以发挥出它的攻击,也都要被它吸取所有魂力。只是攻击的威力就会随之变化。瀚海狂涛是群体攻击技能,而乾坤破魔则是单体攻击技能。”

    听了唐三的详细解释,戴沐白忍不住道:“我靠。天斗帝国居然还有这种好东西。这玩意儿如果算是魂导器的话,确实是神器级别的。有了这东西,我们岂不是在任何地方都有自保的能力了么?”

    唐三道:“再好的东西都有其承受上限。不过,有了它至少我们在野外休息时到不需要留人巡逻了。不过,大家都一宿没睡,我看今天我们是走不了了。不如明天再出发吧。”

    戴沐白道:“没事,就今天走吧。别耽搁了。大师给我们找了辆大马车,大家在车上休息就是了。我们都是魂师,还缺这一点休息的时间么?”

    众人微微点头,看样子。都有些迫不及待似的。

    唐三完全能够理解大家此时的心情,与剑斗罗一战,在压力下的领悟令他们深刻意识到战斗与压力对实力提升的重要性。此时又有了瀚海乾坤罩这好东西。此行海神岛的危险性就大大地降低了马车是大师早已经给他们准备好的,前来送行的不止有史莱克学院的老师们。宁风致、剑斗罗、骨斗罗,唐门的各位长老都被大师请了过来。亲自将史莱克七怪以及白沉香送上马车。所有需要带着地物品都装进了众人的魂导器之中。

    临行前难免是一阵依依惜别,哪怕是大师,也对唐三叮嘱再叮嘱。而所有人对他们的嘱咐几乎都是让他们以安全为重。

    离别总是悲伤的,这一趟更是不知道要去多久,白沉香在爷爷怀中哭了良久,白鹤才将她送到马红俊面前。叮嘱马红俊要好好保护她。马红俊郑重的答应了。而此时的白沉香也顾不得反驳他和爷爷。从小到大,这还是她第一次出远门。尽管之前一直都是极为兴奋的,可真地要走了,她心中的不舍还是化为了悲伤。

    同样流下泪水的还有宁荣荣,看着父亲已经有些斑驳的发鬓,她在宁风致的劝慰下,好不容易才上了马车。

    马车由四匹健马拉着。宁风致专门派了一名本门弟子作为车夫。驾着马车朝天斗城外而去。

    目送着马车渐渐远去,宁风致眼中的光芒不禁黯淡了几分,所有人的心也都像是跟随着史莱克七怪一起离去了。

    很快,马车就出了天斗城西门,顺着官道一直向西而去。大师给唐三画了一张详细地地图。他们需要乘坐马车一直到大陆西边,天斗帝国境内地大海,再改乘船,才能抵达此行的目的地。路途极为遥远。按照大师的计算。他们要用两个月左右的时间才可能抵达。

    马车很宽大。就算是坐十几个人也是毫无问题。昨天晚上除了小舞和白沉香之外,众人都没休息。伴随着离别的愁绪渐渐远去。倦意上涌。

    戴沐白靠在里侧的角落中睡了,朱竹清依偎在他怀中。唐三抱着小舞。让她的头靠在自己地肩膀上,也睡了。

    宁荣荣抱着奥斯卡地手臂,头枕在他的肩膀上。在这三对之中,他们倒是亲密程度最低地。奥斯卡坐在那里显得很老实,靠着宁荣荣的头迷糊了过去。

    车厢中,唯一一个不能睡去地,就只有白沉香了。她脑中不断想着很多东西。第一次出门,离家的不安,对亲人的思念,还有些许紧张和大量的兴奋。昨晚又睡的很好。现在还怎么睡得着呢?一个人坐在那里想着心事。

    不过,她睡不着可不代表她身边那位也睡不着。

    其他人睡觉都很安静,可当这位体型庞大的家伙睡过去时,却不自觉的发出阵阵鼾声。刚开始的时候白沉香还勉强能够忍受。可这厮的鼾声却越来越响。胖乎乎的身体随着马车的前进而微微摆动着。不时朝她这边靠来。

    白沉香推了推胖子,将他那颗快要靠在自己肩膀上的头推开。可一会儿的工夫,在如雷的鼾声中,他却又靠了过来。

    白沉香不是没想过要换个位置。但车厢内虽大,但此时也已经没有了余地。一共两排宽大的座椅,分别在车厢两侧。戴沐白、朱竹清、宁荣荣和奥斯卡在一边。宁荣荣和朱竹清都是半躺在椅子上的,把那边的地方占满了。而他们这边,小舞的长腿搭在宽大的椅子上,占了不少地方,胖子坐的又当不当正不正的。白沉香如果想换位置,就必须要换到他另一边去才行。

    白沉香不禁有些后悔了,自己这次和史莱克七怪一起出去究竟是对是错?人家都是成双成对的,唯一一个单身的,还是这猥琐的胖子。她也不是没想过和胖子能否培养感情。毕竟爷爷已经答应了他的提亲。白沉香在家族中最听的就是白鹤的话。

    可是,每当她看到胖子那一身肥肉时,就什么想法都没有了。此时听着他地鼾声更觉厌恶。正在这时,砰的一声。马车好像是压到了一块小石头,整个车身都跳动了一下。其他人都是相互靠着,到没什么。可已经睡熟的马红俊却坐在左右不靠的位置,这一颠簸,他那庞大的身体顿时整个朝着白沉香这边压了过来。

    “你……”白沉香用力支撑住胖子地身体。她又不敢大声,以免惊扰到其他人,只能一边支撑住胖子的身体,一边叫他赶快起来。

    白沉香是一名纯敏系魂师,而作为纯敏系魂师的她,除了速度和飞行能力以外,其他的地方都和普通女孩子并没有什么区别。而马红俊的体重早已超过了二百斤。在马车的颠簸中,她已经要支持不住了。她还不能躲开,如果她闪开的话,马红俊倒下去会正好压到小舞地腿。

    这可怎么办才好?白沉香有些急了,正在这时,她看到马红俊那胖乎乎的手臂就在自己面前晃动着,心中一动。就那么隔着衣服一口咬了上去。

    马红俊吃痛。顿时机灵灵的打了个冷战,从沉睡中醒了过来。看到白沉香推着自己的样子立刻明白过来。赶忙坐好身体,低声道:“对不起,对不起。”

    白沉香柳眉倒竖,用手使劲在胖子腰间的肥肉上掐了一把。当然,不是大把的那种,是用指甲捏住他一点肉,再旋转个三百六十度。

    胖子骤然吃痛。张嘴就要大叫。白沉香吓了一跳,赶忙抬手捂住他的嘴。才没让他这一声叫出来。

    直到胖子脸色渐渐恢复。她才松开手,拍了拍自己峰峦叠嶂地胸脯。嗔怪地瞪了胖子一眼。

    无疑,白沉香是很漂亮的,她这嗔怪的样子则更为可爱。胖子脸上和唇间还残留着她小手的温润。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做出了一个有些猥琐的动作,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白沉香看的呆了一下,她突然感觉到,自己就像是一只大色狼面前地羔羊般,马红俊地实力她是十分清楚的,难道这胖子要……

    想到这里,她赶忙朝小舞那边贴了贴,有些惊恐地看着马红俊。

    马红俊看到她的表情不禁愣了一下,摸摸自己圆乎乎地胖脸,心道,我又那么可怕么?心中不禁有些刺痛,白沉香那惊惧的神色已经伤害到了他的自尊心,眼底闪过一丝淡淡的冷意,也不再看白沉香,挪动着身体到车厢另一边的角落处,身体靠在车厢的角落中再次闭上双眼。心中暗想,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不就是胖一点,丑一点么。不愿意跟我就算了。今后本胖子还不追求你了呢。三哥说的对,强扭的瓜不甜。我就不信以后我找不到一个漂亮姑娘。

    看着胖子靠在另一边睡了过去,给她留下了极大的空间,白沉香不禁暗暗松了口气。不过,刚才他那是什么表情?以前可没见过他对自己流露出这样的眼神啊!看着胖子靠在那里的身体,白沉香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为了尽快赶到目的地,众人并没有在路过的城市中休息,只有在马乏了的时候,才会休息一会儿,宿营就在野外之中。

    当夜幕降临时,史莱克七怪众人纷纷从沉睡中清醒过来。晚上他们是不打算赶路的。毕竟,马车上台颠簸,修炼起来事倍功半。每天夜晚的例行修炼是不能少的。马匹也需要充分的休息才行。

    唐三从二十四桥明月夜中取出饮水和食物,此时是秋季,天气已经有了些寒意,戴沐白用他的虎爪一会儿工夫就切来一大堆柴禾。马红俊凤凰火焰掠过,篝火行成。

    女孩子们取出水壶,在篝火上一边烧着热水一边烘烤着干粮。众人就这么在篝火旁围坐了一圈。

    唐三很快就发现马红俊有些不对,要是以往,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坐在白沉香身边,可此时他却坐在了自己另一边,甚至连看都不去看白沉香一眼,看着篝火发呆。

    用手臂轻碰胖子一下,唐三低声问道:“你怎么了?怎么让香香一个人坐着?不去陪她?”

    马红俊撇了撇嘴,低着头淡淡的说道:“人家当我是洪水猛兽,我干嘛还去惹人讨厌?以后她是她,我是我。胖子脸皮虽厚,但也是有限度的。以后我都不回再骚扰人家了。”

    唐三愣了一下,这才明白不知道什么时候胖子和白沉香竟然闹别扭了。胖子话语中明显是充满了怨气。

    虽然马红俊声音不大,但在座的除了白沉香和失去灵魂的小舞之外,都是魂帝级别的强者,自然听的清楚。

    宁荣荣噗哧一笑,奥斯卡则是有些同情的看向马红俊,此时的他,不是正和当初的自己很像么?

    戴沐白则是皱了皱眉,抬头朝白沉香看去,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朱竹清赶忙拉住了。朱竹清不用问都知道戴沐白想说什么。作为史莱克七怪的老大,他对自己的兄弟们可是很护着的。别看他平时老和胖子笑闹,要是胖子真有事,他这当大哥的也绝不会含糊。此时胖子情绪不对,要是让他开口,说不定就会对白沉香说出:你是什么东西,我们胖子有什么不好之类的话。所以朱竹清才赶忙阻止他。

    正所谓一物降一物,戴沐白虽然强悍,但朱竹清却正好克制住他。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戴沐白的脸色才缓和下来。

    唐三自然不会像戴沐白那么冲动,拍拍胖子的肩膀,道:“这么快就气馁了?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啊!”

    此时奥斯卡也走了过来,在胖子另一边坐下,递过一根他的恢复大香肠,道:“胖子,这才刚出门,你们怎么就闹别扭了。”

    胖子发泄似的猛的将奥斯卡递来的香肠咬掉一半,看的奥斯卡背脊不禁一阵发寒,“我靠,我的香肠跟你有仇啊!”

    马红俊苦笑道:“行了,你们什么都不用说。我自己想的清楚。反正我***也是勾栏凤凰。等到了下个城市,老子要去发泄发泄。小奥,你说我傻不傻?没事装什么正人君子啊!”

    “呃……”奥斯卡一阵无语。要是平时,他早就损胖子几句了,可看他那郁闷的样子,现在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抬头看向唐三,唐三却面带微笑的向他摇了摇头。唐三虽然对感情上的事也懂得不多。但他却有着常人所没有的观察力。从马红俊的种种作为,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胖子是真的喜欢上白沉香了。而不是以前那种被**驱使的喜欢女人。他现在这样子,应该就是患得患失所致。

    感情这种事,别人说什么都没用,还是要看他们自己的感谢朋友们昨天的月票支持让小三又领先了,请让我们一起再接再厉,保持住第一的位置吧,谢谢。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斗罗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