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三位绝世斗罗的来历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斗罗大陆

    杨无敌的声音十分低沉,唐三注意到,在他说话的时候,他身上的衣服也在微微的震颤,显然是在强行压抑着自己激动的情绪。

    “因为配方的多样化,混毒本来就是最难解除的,而这种经过我们破之一族研究多年而成的剧毒更是外人不可能解掉,哪怕是食用天材地宝级别的解毒药物,也只能压制它一时,而在此反噬时,发作的会更加厉害。要不是有独孤博的以毒攻毒之法,就算是十个雪夜大帝也早就毙命了。”

    “这种剧毒被研究出来以后,因为其过于霸道,被列为本族禁忌药物之一。当年,昊天宗封闭之后,我们单属四宗族不得不分崩离析,我们受到了来自武魂殿的狙击。其中,不止是我唯一的儿子在那一战中惨死,我的亲弟弟杨无双也在那一战中被他们掳去。从此音讯皆无。这七彩斑斓毒,在破之一族中,就只有我与无双会用。当我在雪夜大帝身上见到这种剧毒时才知道,原来无双他并没有死。而是成为了武魂殿的走狗。”

    说到这里,杨无敌停顿了一下,眼中仿佛有黑色的火焰在跳动,“我到宁可他是死了。也不希望他成为武魂殿的帮

    唐三轻叹一声,“生命是可贵的。或许他也有难言之隐呢?这件事还是因昊天宗和武魂殿而起。长老,您别想的太多了。”

    杨无敌沉默了一下,看着唐三,道:“宗主,如果将来有一天遇到他。请让我亲手杀死他。”说完这句话,他的眼神骤然变得冷厉起来,微微向唐三施礼后大步而去。

    看着杨无敌那有些寂寥而冷硬的背影,唐三心中暗暗感叹。

    “老山羊还是那副臭脾气。哎——”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唐三一跳。他目光凝然之下,身体飞速后退,挡在自己寝室门前。寝室内小舞正在睡觉,对方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到这里他竟然没有发现。寒毛乍起,背心处已是冷汗淋漓。

    “是我。”白影一闪。唐三身前已经多了个人。正是敏堂堂主白鹤。

    看到是自己人,唐三不禁大大的松了口气。“舅爷爷,您这要吓死人的。我说谁有您这么大本事呢。我虽然没有刻意催动,但精神力也能探查到方圆百米范围内。能不惊动我潜进来的,恐怕也只有您了。”

    白鹤微微一笑。道:“不要过于相信精神力。任何形式地侦查都是有盲点的。精神力也不例外。当我的速度达到一定程度,再通过一定的技巧,你只要不是全神贯注,就很难发现。”

    唐三笑道:“魂师当中。恐怕也没有什么人能够和您比拼速度了。您刚才地话是什么意思?杨长老。他……”

    白鹤叹息一声。道:“破之一族原本就是杨无敌、杨无双兄弟两个主持地。年少地时候。他们相依为命。杨无双被抓。还是为了保护杨无敌所致。兄弟二人地感情极好。宗主。如果将来我们真地对上杨无双。能否看在我地面子上饶她一命?”

    唐三默默地点了点头。

    白鹤继续道:“我来找你其实不是为了老山羊地事。是为了沉香。今天她对你乱说话了吧?”

    唐三摇了摇头。道:“也不算乱说话。只是我不明白。胖子是哪里打动了您。让您肯将自己地心肝宝贝嫁给他?还是您只是和他开个玩笑?”

    白鹤叹息一声。“我怎么会拿这种事来开玩笑呢?我是真地答应他。并不是因为你和他地关系。而是为了我们敏之一族着想。我只对马红俊提出了一个条件。将来。他如果和沉香有了孩子。必须要让其中一个继承了他凤凰武魂地男孩儿来继承敏之一族族长地位置。跟沉香姓白。”

    听白鹤这么一说,唐三顿时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自己这位舅公可以说的上是老谋深算了。胖子地外形虽然差了点,配不上沉香,但不要忘记,他可是超级武魂凤凰地拥有者。从品质上来说,凤凰也是能和六翼天使媲美的,就算略有差距,也只是毫厘之间。

    更何况,凤凰乃百鸟之王。敏之一族地尖尾雨燕武魂虽然速度绝佳,但与凤凰相比,还是差的太远了。白鹤是要通过马红俊来改善敏之一族地武魂传承啊!难怪他愿意牺牲白沉香的幸福。而且,是否幸福还是个未知数,有唐三这个因素在,害怕马红俊会对白沉香不好么?白鹤明显是思前想后才做出这个决定的。人都有私心,在这方面,唐三也不好多说什么。

    “原来是这样。只要胖子自己同意,我没意见。不过,我想您也希望沉香能够得到幸福吧。这次我们出外历练,除了胖子以外,都是成双成对的。就带着沉香一起去吧。也好让他们有个相互了解,培养感情的过程,胖子一定会好好保护她的。您看如何?”

    白鹤闻言大喜,苦笑道:“我最担心的就是沉香这孩子接受不了。从小她就被我宠坏了。不过,在武魂修炼的天赋上,她却是相当好的。”

    唐三微微一笑,道:“那就这么定了。”带白沉香一同参与这次历练的旅程,就是唐三对马红俊的承诺。感情是需要时间来培养的,至于他们能否真正产生感情,那就要看马红俊自己的本事了。白沉香在攻防两方面虽然不强,但速度奇快,绝对是一名合格的侦查魂师。凭借着速度,一般情况下自保也足够了。

    三天后,唐三处理好全部宗门事务后,带着小舞和神匠楼高一起,离开了天斗城。在前往海神岛之前,他必须要先回昊天宗一趟。

    整座教皇殿议事大厅内仿佛凝结上了一层寒霜。大厅内只有三个人。端坐在主位的教皇比比东。站在她身后噤若寒蝉的武魂殿圣女胡列娜。以及那一头金发换回女装,英姿飒爽的千仞雪。

    千仞雪就站在比比东对面十米外。议事厅内地死寂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比比东凌厉的目光始终凝聚在千仞雪脸上。但千仞雪却分毫不让的瞪视着她。两人谁都不开口,但那压抑的气氛却令比比东身后地胡列娜产生出无法呼吸的感觉。

    “列娜,你先出去。”比比东挥了挥手。在她眼中仿佛多出了些什么,又少了些什么。

    胡列娜暗暗松了口气,恭敬的应了一声,快步离开了议事大厅。直到走出大厅之后,她才发现。自己的内衣已经被汗水浸透了。她跟着比比东已经很多年了,却从未见过谁在比比东面前敢用这样的眼神与她对视。那个女人究竟是谁?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可为什么她身上地气势那么强大。那并不是来自武魂上的气势压力。而是一种发自内心地强势和威严。

    胡列娜出去了,武魂殿议事大厅内就剩下比比东和千仞雪两个人,比比东缓缓站起身,她的身材与面前的千仞雪相差不多。一步步朝着千仞雪走去。

    千仞雪并没有因为比比东的气势而退缩,一脸地淡然,目光甚至更盛比比东。

    一道极为复杂的光芒从比比东眼底闪过,突然间,她全部的气势在这一刻仿佛全部消失了似的,叹息一声,道:“失败了就失败了。一切还可以从头再来。大势上我们还处于绝对的优势。”

    千仞雪冷冷的道:“我并不是输给了唐三。而是输给了你。如果不是你操之过急。我又怎会冒险提前发动?姐——姐——”最后那本应是呼唤的一声,她却故意拉长了声音。听上去充满了嘲弄。

    “姐姐?”怒光从比比东眼中一闪而过,“好。你记住了,以后都要这样称呼我。”

    千仞雪冷哼一声,“不,我还是叫你教皇大人吧。在这个世界上,我只有一个亲人,那就是爷爷。除了爷爷以外,任何沾亲带故地称呼以后都不回出现在我口中。你不是说过么,我来到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个错误。他已经死了,你也得到了你想要地。不过你要记住,你是你,我是我。以后我们各自为政。你管你的武魂殿,我管我地长老殿和斗罗殿。从现在开始,长老殿的所有长老,你都无权调配。”

    “你说什么?”比比东地目光重新变得凌厉起来,强大的气息顿时凝聚成一股犹如实质般的压力逼迫的千仞雪接连后退数步才稳定住身体。在比比东的强大气势压迫下,一缕血丝从她嘴角处流淌而出。但她脸上的冷笑却并没有丝毫减少。

    看到千仞雪嘴角处流淌出的血丝,比比东愣了一下,身上凌厉气势顿了顿,缓缓收敛了。

    “你出去吧。去见你爷爷吧。如果他也同意你的说法,我没意见。”这一刻,比比东仿佛苍老了十岁一般。要知道,她虽然实际年龄比千仞雪要大上二十岁,可表面看去,却相差不多。

    千仞雪冷冷的扫了比比东一眼,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议事大厅的门因为剧烈碰撞发出一声轰响。仿佛是将她们隔绝在了两个世界之中。

    比比东仿佛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般,跌坐在椅子上,泪水,不受控制的顺着面庞流淌而下。谁能想象,这位铁血教皇竟然也有如此软弱的一面。

    长老殿。

    这里是教皇殿内最大的一座建筑,也代表着整个武魂殿最强大的力量所在。高高的圆顶建筑内,一进门就是宽阔的厅堂。挑空的穹顶足有近三十米高,周围分三层,每一层都有十个房间。

    除了极其特殊的情况之外,能够入住进这里的首要条件,就是魂力九十级以上,拥有封号斗罗以上的实力。这里才是武魂殿真正的最高权力所在,哪怕是教皇,也要受其制约。归根结底还是实力的作用。居住在这里地长老们如果联合在一起。足以在一天之内毁灭一座城市。这绝不夸张。

    此时,长老殿内静悄悄的,哪怕是一名侍候的仆人也没有。当千仞雪走进那巨大的厅堂时,身上地汗毛孔骤然收缩了一下。就在这座厅堂最内侧。一座以纯金打造,高达十米的巨大六翼天使雕塑前,静静的站着一个人,正背对着大门的方向,抬头仰望着那座纯金的塑像。

    从背影看。那是一个男人,身材较高。但却并不健壮,一身朴素地灰色长袍,黑色长发披散在脑后,梳理得十分整齐。站在那里。他给人一种十分奇异的感觉,拥有六翼天使武魂地千仞雪感觉格外清晰,似乎那个人就是那座六翼天使雕像,两人之间无分彼此。似乎周围那些巨大的窗户内射入厅堂的阳光都聚焦在他一个人身上。尽管他的衣着是那样朴素,可是,他只是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顶礼膜拜地感觉。

    “爷爷。”就站在入门处,千仞雪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原本冰冷的面庞上再也坚持不住那份倔强。泪水顺着面颊流淌而出。

    灰衣人缓缓转过身,先前那种特殊的气息突然变得荡然无存。看上去,他只有三、四十岁的样子。相貌很英俊,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那种平静、恬淡的气息给人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最奇异地是,哪怕是有封号斗罗在这里,也肯定无法从他身上感受到一丝魂力波动。

    灰衣人轻轻地跨出一步,下一刻就已经来到了千仞雪面前,他的动作并不快,但当他来到千仞雪面前时,千仞雪就已经投入了他地怀抱之中放声大哭。

    再坚强的人也有软弱地一面,比比东是如此,千仞雪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冒充雪清河十余年的时间,她所承受的压力还有那逝去的青春,只有自己才最清楚。

    “你去见过她了?”灰衣人轻轻的摸索着千仞雪那一头金发。

    千仞雪默默的点了点头。

    灰衣人淡淡的道:“其实,她心里也很痛苦。毕竟,当初错的并不是她。她对你的感情,并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样。”

    千仞雪抬起头,看着面前她一直认为唯一的亲人,“爷爷,难道您也不帮我了么?”

    灰衣人轻叹一声,“是不能帮。虽然她激进了一些,但却并没有做错。她毕竟是武魂殿教皇的身份。更何况,在武魂殿中,她的影响力已经超过了我。”

    “什么?”千仞雪大吃一惊,甚至连眼中一直流淌的泪水都止住了,“这,这不可能。”

    灰衣人微微一笑,宠溺的道:“小雪,你要记住,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谁的实力更强,就会拥有更大的话语权,在我们武魂殿也更是如此。她的实力已经不下于我,她还那么年轻。或许,她会有可能成为多年来第一个达到另一层次的人吧。别说二供奉、三供奉都已经支持他。就算是我,也同样会支持她。她会带领武魂殿走的更远。你要做的,是好好帮她,而不是与她作对。其实,你的天赋远超你父亲,并不只是来自于他留给你的六翼天使传承,同时,也是比比东遗传给你的天赋。不论怎么说,她毕竟都是你的母亲。”

    千仞雪整个人都呆在那里,良久没有开口。灰衣人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给她思考的空间。

    此时的千仞雪,脸上已是血色褪尽,眼中光芒闪烁不定,突然,她猛地抬起头,向灰衣人道:“爷爷,我再求您最后一件事。”

    灰衣人眉头微皱,显然是感觉到了此时的她情绪有些不对。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千仞雪的目光骤然凝固,沉声道:“我要做武魂殿的裁决长老。”

    灰衣人愕然道:“因为这次击败你的那个年轻人?”裁决长老在长老殿中仅次于供奉。供奉是可以不参与武魂殿任何行动的。而裁决长老最重要的责任就是击杀一切与武魂殿作对的最强对手。

    千仞雪点了点头,“从今以后,我不会再干涉武魂殿事务。还有,她不是我妈妈。以前不是,现在不是,以后也不会是。我永远也不回原谅她。如果不是您,恐怕我早已死在她手中了。我只有爷爷。没有母亲。”

    冰冷地山风如利刃般吹袭着山顶的每一处。唐三用身体为小舞抵御着这其实并不需要抵御的寒冷。在他对面,昊天宗宗主,啸天斗罗唐啸负手而立,凝望远山。

    轻搂着小舞,唐三由衷的道:“伯父。谢谢您。”

    这次回到昊天宗开始并不顺利,昊天宗山门封闭之后。是拒绝外人进入地。本来小舞和楼高唐三都不能带进来,还是唐啸力排众议,唐三才能带着二人来到这里。

    唐啸看着唐三,毫不掩饰自己的欣赏。“不,与其说是我帮了你。倒不如说是你自己帮了自己。你离开这么短的时间,实力就已再做突破。还完成了长老们的三个要求之一,在魂帝级别就拥有了十万年魂环,你忘了五位长老看到你那红色魂环时的样子了么?”

    一想到五位长老那呆滞地样子,唐啸脸上就不禁流露出一丝莞尔。

    但唐三却笑不出来,看着怀中的小舞。他心中只有伤感。尽管他知道隐藏在魂环中小舞地灵魂每天可以暂时回到本体内与自己重聚。可这些天他却依旧像以前那样不允许小舞轻易出来。小舞已经为了他险死还生,终于有了复活的机会。他又怎肯冒险呢?

    “伯父,楼高前辈在这里今后就要麻烦您了。只有您的昊天锤。才能配合他完成铸造。这几件暗器完成之后,我们才有和武魂殿抗衡的资本。”

    唐啸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你那唐门地事不要告诉宗门中的其他人。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说起来,当初确实是宗门对不起单属四宗族,将来你唐门如果能发展的好,对他们也算是有个交代了。”

    唐三道:“伯父,不久前我听剑斗罗提到武魂殿有一位达到九十九级的大供奉,但他却说的并不详细,您知道这件事么?”

    听了唐三这句话,唐啸身体一震,眼中光芒吞吐不定,唐三清楚的看到,唐啸地双拳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握紧。

    “怎么会不知道呢?如果不是他,你以为我们昊天宗会怕了武魂殿么?如果不是他,谁敢说有覆灭我昊天宗地能力?”

    说到这里,唐啸胸前剧烈的起伏着,良久不能平复。

    “这些事你也应该知道了。剑斗罗既然对你说了他地存在,想必也告诉你封号斗罗之间的差距了吧。九十九级封号斗罗,我们昊天宗也曾经拥有过。与武魂殿地这位大供奉,曾经并称为魂师界的两岳。意指不可逾越的山峰。我们昊天宗的那位,就是我的爷爷,你的曾祖父唐晨。当时,他老人家用的就是昊天斗罗这个称号。我们昊天宗天下第一宗门的名头,也是那时打响的。而武魂殿的这位大供奉,当时是武魂殿的裁决长老,也就是武魂殿的第一刽子手。名叫千道流。他们曾多次比试,实力在伯仲之间。千道流拥有的武魂和你之前所说的千仞雪一样,也是六翼天使。”

    “那曾祖他?”唐三疑惑的问道。

    唐啸苦笑道:“不知道。你曾祖的实力比起千道流来要略胜一筹,但差距却很小。在武魂品质上,其实六翼天使要略强于我们的昊天锤,因此千道流才勉强能你曾祖抗衡。但在境界上,始终是你曾祖领先的。大约在五十年前,你曾祖与千道流就都已经隐退了。随着老一代魂师渐渐凋零,知道他们名头的人也越来越少。二十年前,你祖父之所以决定封闭山门,其实并不是因为昊天宗怕了武魂殿,而是因为宗门中,并没有你曾祖坐镇。否则的话,任武魂殿强者再多,到了他们那样的级别,也足以力挽狂澜。就算是千道流,也绝不愿意让武魂殿与咱们昊天宗轻易开战。”

    “曾祖远去?他老人家去了哪里?”

    唐啸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也没有人知道。你曾祖离去之前,与你祖父谈了一个时辰。之后就飘然而去。在你祖父弥留的时候曾经对我说。你曾祖他老人家去追寻那更高的顶端了。从这一点来看,他老人家显然比千道流走的更远。唐三心头一颤,“百级成神?”

    唐啸点了点头,“没有人知道百级之后是怎样一个境界。他老人家在三十年前就已经离去。外人当然不知道。可是。如果武魂殿对我们昊天宗发动攻击,没有他老人家坐镇,我们这所谓地天下第一宗门根本就没有与武魂殿抗衡的资本。因此,你祖父才决定封闭山门。这一等,就是三十年的时间。你曾祖他老人家却依旧没有回来。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他老人家成功突破百级,从此达到另一个层次而去。另一个,就是他老人家冲击百级失败……”

    虽然唐啸没有说出去,但唐三也明白冲击失败意味着什么。

    “那千道流还会在武魂殿么?”唐三问道。

    唐啸肯定的道:“一定还在。你知道么,你曾祖离去地时候。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的样子。达到了九十九级的高度,至少能活二百岁以上。你曾祖他老人家说过,千道流其实是一个懦弱的人。他的武魂虽然很好,但却不敢去冒死冲击。而他只要还在,就必然会留在武魂殿之中。虽然他已经不管武魂殿地事务了,但威信还在。而你父亲所杀的上代教皇,就是千道流地独子。普通的事情或许千道流不会轻易参与。但独子被杀。他又怎能隐忍?”

    唐三不解的道:“那我们封闭山门有什么意义?难道千道流就不会找来?”

    唐啸叹息一声,道:“这是你曾祖留下的福泽。我们现在所处地这座山峰。就是当初他与千道流最后一战的地方。那一战,千道流略输一线。答应你曾祖。从今以后,自他之下,武魂殿所属永不踏上这座山峰,除非有一天他能击败你曾祖。这才是宗门封闭的真正意义。否则,就算我们封闭山门,武魂殿也早已找上门来了。”

    唐三知道,唐啸肯对自己说这些,是因为自己这次回来后,在长老们面前展现了那十万年魂环,真正得到了宗门的认可所致。

    “伯父,冒昧的问一句,您现在的魂力多少级?”

    唐啸微微一笑,“我正在冲击九十七级的关卡,不知道有生之年,能否达到祖父地实力。其实,你父亲是最有希望地。只是……”说到这里,他的眼神不禁黯淡下来。自断两肢,交还魂骨地唐昊,永远也不可能再冲击那魂师的顶峰了。

    唐三地眼神一阵波动,“回去后,我会先去看看父亲和母亲。然后我可能会离开一段时间,与伙伴们到一个有压力的地方去修炼。几年之内可能不会回来了。”唐啸愣了一下,“你要去什么地方修炼?北方么?”

    唐三摇了摇头,对唐啸,他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有个地方叫做海神岛,我不知道您听说过没有。”

    “什么?”唐啸大吃一惊,竟然惊呼出声。“你要去海神岛?”

    唐三有些惊讶的看着唐啸,“伯父,您也知道那里?”

    唐啸苦笑道:“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我和你父亲还曾一起去过,为你曾祖送一封信给海神岛岛主,海神斗罗波赛西。小三,那可不是一个闹着玩的地方啊!”

    唐三一听唐啸曾经去过那里,顿时大喜,大师当初的实力毕竟低了些,而父亲与伯父又是去送信的,接触到的东西明显和武魂殿那些人不一样。

    “伯父,您给我说说海神岛的情况吧。”

    唐啸沉声道:“海神岛那个地方,就算是你曾祖在的时候,也要让他三分。就是因为海神斗罗波赛西的存在。波赛西的实力与你曾祖和千道流是一个层次的。只不过他从未出过海神岛半步,所以才不为人知。当年,武魂殿在海神岛受挫的时候。我们与武魂殿的关系还算融洽,千道流邀你曾祖一同前往海神岛一探。在那里,他们遇到了海神斗罗波赛西,三人大战三天三夜,导致山崩海啸,你知道最后的结果如何么?”

    唐三看着唐啸凝重的表情,失声道:“难道曾祖和千道流都输了?”

    唐啸用力的点了点头,“没错,你曾祖和千道流两个人都输了。以他们的身份,当然不可呢联手与对方战斗。也不会用车轮战的方式。三天以内,两人分别与波赛西打了一场。却都输了。而且输得毫无悬念。”

    唐三吃惊的道:“您不是说曾祖与千道流和那波赛西是一个层次的强者么?”

    唐啸叹息一声,“但那里是海神岛。是海神斗罗的地方。你曾祖当初派我和你父亲前往海神岛的时候曾经说过。海神斗罗的实力与他不相伯仲,还要略胜千道流半分,但是在海神岛,除非是有百级强者,否则谁也不可能战胜他。因为,他的实力已经到了可以调遣大海之力为己用的程度。借助天地之力,你曾祖也不是对手。”

    用力的深吸口气,也难掩自己眼中的骇然之色,魂师毕竟也是人,以人力而调动大海的力量,那是何等恐怖的实力啊!唐三没有见过大海,但他却可以想象到那一望无垠的碧蓝。以他现在的实力,别说是大海,哪怕是一个小水潭他也无法引之为己用。实力,这才是真正的实力。

    唐啸看着唐三眼中的吃惊,继续道:“海神岛其实是个很美的地方。在那里生活着几千名海神斗罗座下魂师。他们自称为大海的子女。而海神斗罗,就是大海的代言人。她的武魂,就是海神。否则,哪怕是波赛西突破百级,也不可能调动大海的实力啊!你曾祖和千道流称他为水中无敌。”

    “那次我和你父亲是以送信的名义上的海神岛。当时我们也是年轻气盛,在刚上岛的时候和海神岛的人发生了冲突。刚开始的时候还算顺利,也可以说得上是所向披靡。但后来,却遇到了挫折。波赛西旗下有五大领主,全都是封号斗罗级别。当时只是来了一个领主他只用了六个魂技,就将我和你父亲生擒活捉。这些海魂师的各种技能与我们区别极大。经常能够借助大海的力量发动攻击。幸好我们只是去送信的。波赛西看到你曾祖的信笺后,简单询问了几句你曾祖的近况,就放我们离去了。”

    唐三道:“听老师说,到了海神岛上是要通过考验的。如果能够通过考验,就会被认作海神岛的一员。只是不能离开那里,是么?”

    唐啸愣了一下,“你打算去通过那个考验?”

    唐三点了点头,“我们既然要留在海神岛,当然要通过海神岛的考验。我打算什么时候我们能够有实力冲出海神岛,逃回来,才算这次历练的结束。只要我们能成功回来,实力必然会有很大的提升。在海神岛的压力下,我们修炼的速度会大幅度增加。而且体验海魂师对我们也会有很大好处。”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斗罗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