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真的滚出去了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斗罗大陆

    史莱克五怪目瞪口呆的看着楼高,这恐怕是史上最简单的交接仪式了吧。泰坦忍不住道:“楼高,你不是当真的吧。”

    楼高恨恨的哼了一声,“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老子就非要加入这唐门不可了。小子,你敢不敢收?”

    唐三微微一笑,道:“敢,当然敢。前辈愿意加入唐门,今后就和泰坦前辈一样,都是唐门长老的身份。”

    楼高道:“那我是不是能知道这诸葛神弩的制造方法了?放心,我不外传。”

    唐三摇了摇头,面带微笑道:“这诸葛神弩不过是唐门最简单的暗器,怎么能配得上前辈神匠的名号呢?只有本门最顶尖的暗器,交给前辈来制作,才符合前辈的身份啊!”

    楼高一听这话,顿时眉开眼笑,“真的。还有什么顶尖的暗器?比这诸葛神弩还好么?”

    唐三正色道:“那是当然,而且,这几种顶尖的暗器,都足以威胁到封号斗罗的生命。一旦制作成功,那您就是开创了铁匠界的先河。这些绝世暗器上,都将铭刻着您的名字。”

    本来楼高决定加入唐门还有些赌气的成分在内,他虽然痴迷于铸造,但绝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憨厚。在唐门的时候,我不泄露。难道等我都学会了,还不能退出唐门么?这就是楼高打的如意算盘。不过,此时的他,已经被唐三的话完全吸引了。他又哪里知道。在他宣布加入唐门时闪烁地目光被唐三的紫极魔瞳捕捉的清清楚楚。虽然唐三不知道他具体的想法,但猜也猜得到他加入唐门并不是真心真意的。

    唐三从二十四桥明月夜中取出一张图纸递到楼高手中,然后不动声色的将桌子上的诸葛神弩收入自己的二十四桥明月夜。

    “前辈,您先看看这张图纸吧。我相信您也绝不会将它外传的。这张图纸是一件绝世暗器的一部份。您先好好参详一下。我们这次确实是来购买一批金属地,您作为前任会长,又是本门长老,是不是应该给我们点优惠呢?”

    楼高此时的目光已经完全集中在了那张图纸上,“行,行,思龙。交给你了。在协会内买什么东西都免了他们的手续费。如果是从咱们协会会员手里买东西,告诉那些家伙,给打个八折。”

    “是,老师。”以楼高在庚辛城的地位。谁不巴结?打个八折绝不算什么。

    唐三向楼高告辞道:“前辈,那我们先走了。等我们回唐门地时候,再叫您一同启程。”

    楼高挥挥手。道:“行了,你们先去吧。哦,对了,明天晚上有个拍卖会。应该有不少好东西。泰坦,拍卖会你熟,回头你们自己去就是了。”

    一边说着,楼高已经走到魂导器灯下仔细的看着图纸。在他眼里,除了这图纸以外,已是容不下任何东西了。以他神匠级的经验,只是看了一眼,就被图纸上地描绘的暗器所吸引。正像唐三所说的那样。这张图纸上显示的东西和诸葛神弩相比,要精妙的太多太多。

    除了楼高的铸造室,奥斯卡忍不住凑到唐三身边,低声问道:“你给楼高的那张图纸是什么?你就不怕他真地泄露了么?他毕竟是铁匠协会的会长。”

    唐三微微一笑,道:“没关系,泄露了也不怕。那只是三分之一的暴雨梨花针制造图纸而已。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

    没错,单体暗器而言,诸葛神弩比暴雨梨花针差的太多太多了。但是,从实际意义上来看,诸葛神弩地制作工艺却要比暴雨梨花针重要的多。暴雨梨花针是那么好制造的么?如果是的话。也不会在唐三前一世的唐门失传那么多年了。先不说工艺的难度。单是那深海沉银的银母,就是一个大难题。哪怕是楼高能找到深海沉银的银母。他能找到多少呢?又能制造几个暴雨梨花针呢?就算他真的成功了,几个暴雨梨花针对于斗罗大陆根本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但是,大批量制造而成地诸葛神弩却可以做到。

    这就是为什么唐三将最难制造地暗器交给楼高来做的重要原因了。而且他也相信,以暴雨梨花针地吸引力,楼高根本就没心思想通这些。毕竟,他对铸造技艺实在台痴迷了。而且,唐三现在给他的,才只是三分之一的图纸而已。楼高确实狡猾了些,但是,如果用的好,将来也是唐门的一大助力。唐三正发愁孔雀翎、暴雨梨花针和佛怒唐莲这几件绝世暗器如何制作呢。他自己虽有经验,但他同时还要修炼。总不能将所有时间都用在铸造上。而泰坦虽然也有足够的工艺,但他一个人,还是太少了些。更何况他还要统驭全局。眼下多了这么一位铁匠协会会长,神匠,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唐三心中已经开始在勾画着要如何来利用这位想要偷取唐门暗器精义的胖子了。

    思龙并不知道自己的老师是因何做出传位举动的,不过,他作为楼高的首席弟子,处事能力极强,表面上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神情。

    “泰坦副会长,时间不早了,我先请各位吃顿午饭吧。然后再挑选金属如何?”

    泰坦呵呵一笑,道:“还是你懂事,楼高那老家伙除了铸造以外,是什么都不关心。这些年来,协会里很多事都是你处理的吧。楼高也真是的,就这样还让你继续那守卫的任务。”

    思龙微笑道:“这是我们自愿的。如非一切按照规矩来,咱们铁匠协会的贵宾拍卖场也无法做到现在这地步。坦白说,铁匠协会的主要收入来源,都是来自于拍卖场了。”

    泰坦点了点头。道:“这我明白,谁让咱们铁匠不被人重视呢。我看这样好了,我这里有份单子,你交给下面地人去采购吧。我信得过你。”

    一边说着,泰坦从魂导器中取出一张早已准备的采购单递给了思龙,确实,作为新任铁匠协会会长,他要是还不值得信任,这里也就没人可以信任了。

    思龙接过单子,只是看了一眼就瞪大了眼睛。倒吸一口凉气,“泰坦副会长,我没看错吧。”在那单子上,第一行就写着:铁精。十吨。

    “我还从未听说过谁买铁精是论吨的。难怪你们大老远的要来到庚辛城采购。恐怕整个大陆上除了我们庚辛城以外,也没有什么地方能拥有如此多的铁精了。”

    泰坦呵呵一笑,道:“别忘了给我们打折就好。”

    思龙擦了擦额头上浮现出的汗渍。“坦白说,泰坦副会长,您应该也知道行情。如果真按照老师说的那样一律八折,恐怕铁匠协会下属的那些商铺就都要破产了。您看这样如何,我给您打个九折。这样我们已经是成本价格了。”

    泰坦看向唐三,唐三微微一笑,道:“这样好了。总不能让您白忙,打折就不必了,我听泰坦长老说过,庚辛城的各种金属价格是最便宜的,一公斤铁精才一个金魂币。我们就按照原价购买。但是。希望您能在最短时间内将我们所需要地各种金属集齐。”

    唐三并不是奸商,和眼前立刻就能节省的金钱相比,他更看重长久的合作。

    思龙暗暗松了口气,“那怎么好意思。那就九五折吧。像你们这样的大客户,总是要有些优惠地。你们放心,这些金属虽然也算贵重,但还都是常备的。三天之内,可以凑齐。只是,你们打算如何带走呢?”

    唐三道:“就用魂导器吧。如果我们自身的魂导器不够,就在庚辛城内购买两件大容量魂导器。应该差不多了。货到付款。”

    这次购买地金属。以铁精为主。还有纯银、钨钢、玄铁、乌金、寒铁,精金等等。唐三仔细计算过。这批金属,足够一两年之内唐门所用了。只要一切顺利,足以制造出一批适用的暗器。不但能够满足七宝琉璃宗的要求和装备唐门自身之外,还能够囤积一批,至于卖给谁,就要看情况而定了。反正这是一桩稳赚不赔的生意。

    思龙心中暗暗盘算了一下这批金属的总价,即使以他新任会长的身份,心跳也不禁一阵加速,这可是一大笔钱啊!单是协会从中抽取的交易费就是一笔不小地财富。更何况他去采购自然优先选择属于协会的商铺进行采购。

    他也看得出,在这一行人中,唐三才是真正的首脑,当下赶忙满口的答应下来。这样的大客户,就算没有泰坦地关系,也一样会受到铁匠协会的重视。要知道,这笔交易下来,牵涉到的金额将达到恐怖的二十万金魂币之多。对于铁匠这个并不景气的行业来说,这已经是一笔天文数字了。相当于整个铁匠协会一年的经营流水总额。

    出了铁匠协会,思龙面带微笑的带着众人走向协会旁不远的一家酒楼。就算外界还不知道他即将要继任协会会长,以他铁匠大宗师的身份,在这里也是最尊贵的客人之一。

    一进酒楼,原本站在柜台后地老板立刻就赢了出来,恭恭敬敬地站到一旁,“思龙大宗师,您来了。快请。”

    思龙面对外人就不是那么客气了,神情淡然的道:“还是老地方吧。”

    那老板地神情一下变得尴尬起来,“对,对不起,思龙大宗师,给您换另一间包房吧。今天那个房间已经被人订下了。”

    思龙眉头一皱,“老包,今天我要宴请重要的客人。你就让我面子这样过不去么?”

    老板额头上已经浮现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不敢,不敢,只是,只是……”

    思龙冷声道:“只是什么?”

    老板压低声音道:“订下那间房的人我实在惹不起,思龙大宗师,就请您体谅体谅小的吧。是武魂主殿地人。”

    庚辛城算是星罗帝国境内的主城之一。因此,这里的武魂殿自然也是武魂主殿了。武魂殿在整个大陆上势力极大,几乎不论什么级别的城市都有他们的存在。

    一听是武魂主殿的人,思龙的脸色不禁有些难看,但他还是忍住了,看了一眼身边的泰坦等人并没有什么不满神色,这才向那老板道:“行了,老包,我也不难为你,给我们另找一间吧。”

    那老板如获大赦。赶忙陪笑着连连点头,“思龙大宗师,各位贵客快请,今天实在是我的不是。这顿算我的。”这老板显然很会做人,再加上那谦卑地样子,就算是思龙也很难再责怪他什么。

    可思龙和唐三众人虽然不想闹事。却并不代表别人也不想闹。

    正在一行人准备跟着老板上楼的时候,背后却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思龙大宗师啊!要不要我们把地方让给你们啊!”

    众人回身看去,之间七八个身穿武魂殿执事装扮的人走了过来,为首一人,年纪和思龙似乎差不多,头发已经有些花白了。鹰钩鼻,小眼睛,大嘴叉,脸上地皮肤就像是风干了的橘子皮一样丑陋,一双眼睛中却流露着不屑的神情。而跟在他身后地那些人。更是一个个恨不能双眼望天,嚣张之气溢于言表。不用问,唐三也知道,这些人必定是来自于武魂殿庚辛城主殿的了。

    思龙脸色一沉,“迈尔斯主教,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武魂殿为首的老者,也就是迈尔斯,嘴角处多了一丝冷笑,缓步走了上来,“哦。我也没什么意思。大家认识也这么多年了,我这不是要表示一下敬意么。你可是大宗师级别的铁匠。你们知不知道。大宗师级的铁匠是什么?”最后一句话是向身后的武魂殿众人问的。

    这些家伙配合地很有默契,立刻就有人回答道:“还是铁匠。”

    迈尔斯哈哈一笑,道:“没错,还是铁匠。可怜你也有七十多级的修为,却是个无用的器魂师。思龙,让我把房间让给你也不是不行。只要你能说服楼高会长,将你们铁匠协会并入我们武魂殿,今后发展还不是要多好有多好么?”

    思龙脸色已经气得一片铁青,没错,他确实是一名魂圣级别的魂师,可是,身为器魂师的他,就像是当初地小奥一样,本身并没有任何攻击力。

    “迈尔斯,不要忘了,这里是庚辛城。”思龙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句话的。

    迈尔斯冷笑一声,“那有如何。别说是你,就算是庚辛城的城主见到我也要客气几分。滚开。好狗不挡道。”一边说着,他随手一挥,顿时,一股大力拉扯的思龙向一旁跌去。

    不过,思龙的身体很快就稳定住了,奥斯卡辅助了他。思龙这一跌开,自然就露出了后面的唐三等人,迈尔斯顿时愣了一下,倒不是因为他认识唐三等人,而是一眼就看到了众人中的两个女孩子。

    皮肤白嫩的仿佛要滴出水来的宁荣荣,单纯的仿佛百合花一般地小舞,两大绝色出现在眼前,令他地精神都不禁一阵恍惚。尽管作为庚辛城主殿的殿主,他也算是见过不少漂亮女孩儿,但像眼前这两位地绝色,他还从未见过,更不用说是近距离的接触了。

    几乎在众人肉眼可变的情况下吞咽了一口唾液,迈尔斯脸上的表情顿时变了,刚才的冰冷化为一片慈祥,配上他那年纪,到真有几分道貌岸然的意思。

    “思龙,你是从哪里拐卖来的这两位姑娘?恩,长得还真漂亮。”一边说着,他直接朝着宁荣荣和小舞走了过去。

    或许是感觉到对方的歹意,小舞下意识的朝着唐三怀中缩了缩。站在唐三身边的马红俊刚要动,却被唐三一把拉住了,而泰坦却已经迎了上去,怒哼一声,毫不掩饰的释放出了自己强横的魂力波动。顿时,巨大的压力宛如海浪一般骤然绽放。

    迈尔斯刚准备抬手向小舞摸去,却只觉得胸口一闷。身体不受控制地后退几步,脸上顿现一片惊容。看着泰坦那高大的身体和身上迸发出来的气势,不禁脸色大变。

    武魂殿可谓是权势滔天,迈尔斯刚才并没有吹牛,就算是这座庚辛城的城主看到他也要礼让三分。魂师的身份本就高贵,再加上武魂殿的势力。他在这庚辛城中可以说像是土皇帝一般。但是,归根结底,他依旧是一名魂师。在魂师的世界中,实力才是说话的本钱。当他感受到泰坦那滔天的气势之后,整个人脸上的轻浮顿时变成了凝重。身后地手下们一个个更加不堪。在泰坦的威压面前纷纷后退,一个个脸色已经变得惨白。

    迈尔斯本身也是一名六十级以上的魂帝,可他却清晰的感觉到面前这位老者绝非自己能够抗衡地,那强横的气息至少也要比自己高两个层次。也就是说。这位老人应该是魂斗罗以上级别的强者。要是在武魂殿,这就是相当于红衣主教以上地实力。他们虽然人多,但面对一位这样的强者也只能是吃不了兜着走。

    “你是?”迈尔斯惊疑不定的看着泰坦。

    没等泰坦开口。唐三突然一抖手,一块令牌飞了出来,扔到了迈尔斯身上。

    迈尔斯下意识的抬手接过,这一次,他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慌张中全身一阵颤抖,手中的令牌脱手滑落。

    但是。令牌上那熟悉的留个图案却深深地印入了他脑海之中。

    唐三淡淡的声音响起,“我不想被打扰了吃饭的心情,还不快滚。”

    马尔斯如获大赦,赶忙弯腰捡起令牌,恭敬的递还到唐三手中。然后向手下们一使眼色,竟然真的就趴在地上朝外面滚了出去。在这个时候,为了自己地性命,他已经顾不得什么面子了。

    眼看老大都这么做了,这些魂师们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他们也不是傻子,知道今天撞上了铁板,一个个也赶忙学着迈尔斯的样子就那么滚了出去。

    唐三的令牌自然是当初唐昊给大师的那块,这次唐三回到史莱克学院后,大师又将令牌给了他。尽管和武魂殿是绝对的对立关系。但这块令牌的作用却相当之大。也难怪迈尔斯会害怕。令牌代表的是长老级别的身份。而武魂殿的长老,哪一位不是封号斗罗级别的?再加上泰坦先前释放地威压。顿时令他地判断出现了问题。他可是知道长老会权威的,那是连教皇也要忌惮三分地武魂殿最高权力机构。见唐三轻易的就肯放过他,这才赶忙滚了出去。出了门,一溜烟的就跑了。甚至连看都不敢再向酒店里看上一眼。

    此时,整个酒店里已经是一片寂静,不论是思龙、酒店老板,还是那些客人,看着唐三他们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怪物一样。泰坦回过身,向那酒店老板,道:“还不带路?”

    酒店老板这才醒悟过来,样子顿时变的更加谦卑了,“各位贵客,快请,快请。”当然,他们吃饭的地方又变成了思龙开始时想要的那个房间。根本没用思龙去点菜,老板就飞快的下去安排了。

    老板一出门,思龙的脸色就不禁沉了下来,看向唐三,“你们是武魂殿的人?”作为楼高的弟子,铁匠协会大宗师级的人物,唐三扔出的那块牌子他自然也认识。

    不用唐三开口,泰坦已经主动说道:“你小子就放心吧。我们和武魂殿没有任何关系,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关联的话,那就是绝对的敌对关系。我给你介绍个人你就明白了。这位宁荣荣姑娘,出身于七宝琉璃宗。”

    宁荣荣自然也看得出铁匠协会与武魂殿之间的不和谐,语言上的解释总不如用事实说话。右手抬起,伴随着宝光闪烁,她的九宝琉璃塔带着炫丽的光彩浮现在右手掌心之上。

    思龙并没有注意到她手上的宝塔是九层,因为他整个人已经被上面那炫丽的六个魂环惊呆了。

    宁荣荣才多大?在史莱克七怪中,她的年纪只是比朱竹清略大一点而已,而且。她本身又长的显小,怎么看都不像有二十岁地样子。可她手中出现的九宝琉璃塔上,那眩目的六个魂环却是如此清晰。

    泰坦有所保留的话宁荣荣自己说了出来,“家父宁风致。”

    思龙深吸口气,对眼前这些人不禁另眼相看,他现在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准备购买那么多贵重金属却对价格并没有过多的商讨。七宝琉璃宗那可是魂师世界中最富有的宗门啊!他们的财富连武魂殿恐怕都要妒忌。

    同时,他看向唐三的目光也变得有些变化了。很明显,这一行人中,是以唐三为首的。能让力之一族族长跟随,让七宝琉璃宗宗主之女乖巧的跟在身旁。那这个年轻人,就是是何等身份?

    不过,老于世故地他也并没有多问。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整个人的神情也放松了下来。

    马红俊有些不满的向唐三道:“三哥。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教训教训那些混蛋。你没看到他们那嚣张地样子么?真想弄死他们。”

    唐三向马红俊摇了摇头,淡淡的道:“我们不能给铁匠协会带来麻烦。你要是动手了,武魂殿会将这笔账记在铁匠协会身上。到时候。协会就会有大麻烦了。我还希望与铁匠协会一直合作下去,怎能如此草率。”

    奥斯卡没有吭声,因为他知道,唐三绝不是一个善于容忍的人,尤其是刚才那个迈尔斯要挑逗小舞时地样子,小舞是唐三的禁脔,此时他看上去平静。但在那平静之下隐藏着什么呢?

    听了唐三的话,思龙看着唐三的目光已经不能用吃惊来形容了,甚至多了几分尊敬,毫无疑问,唐三说的是对的。要是刚才他们真的动了手。那么,本就对铁匠协会虎视眈眈地武魂殿绝对会毫不客气的直接向铁匠协会发起迅猛的报复。武魂殿一直就在寻找这样一个机会,毕竟,这里是庚辛城,铁匠协会根深蒂固。武魂殿如果莫须有的就想要动他们,也并不容易。

    “谢谢你,小友。还未请教,小友贵姓高名?”思龙带着几分感激的说道。

    唐三道:“在下唐三。思龙前辈,能不能给我们说说铁匠协会现在与武魂殿地关系?”

    听唐三再次提起武魂殿,思龙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寒意。“还能是什么关系。在武魂殿看来。我们铁匠协会就是个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所以才一直没有动我们。你们也看到了,我和师弟们亲自守卫协会三层以上。其实,以我们器魂师的身份,这种守护更多的是一种象征性质。表示对所有贵宾的尊重。可现在,这种防备却真的变成了对外的防御。最近这段时间,已经先后几次有人来铁匠协会闹事了。而且都是武魂殿的人。我这魂圣级别,最多也就是给他们点压力,真正动起手来就露馅了。这也是为什么刚才那迈尔斯明明魂力比我低,见到我却那么嚣张的原因。就是因为上次有武魂殿的人来闹事,打伤过我。他们才知道,原来我们几个都只是器魂师而已。为了这件事,我们一直都在头疼。”

    “其实,从武魂殿本身来说,对我们铁匠协会根本就没什么兴趣,毕竟,铁匠这个职业和魂师相比实在差的太多了。想要收编我们铁匠协会,根本就是迈尔斯那个混蛋自己地意思,他是打算从我们铁匠协会身上捞一笔外快。毕竟,整个协会在庚辛城地收入还是比较可观的。”

    听了思龙地话,唐三已经基本明白了这里的铁匠协会与武魂殿之间的关系了。握着小舞嫩滑的小手,微笑道:“那这庚辛城的武魂主殿又在什么位置呢?”

    思龙突然发现,在唐三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神中明显流露出一丝森冷的杀意。而那道杀意闪过时,以他这样的级别都不禁心里一阵发寒。

    “唐三小友,你这是……”

    唐三依旧是一脸的微笑,“我只是随便打听一下而已。等吃完饭后,还要麻烦思龙会长尽快将我们需要的东西准备好。哦,对了。明天我们也会参加铁匠协会的拍卖会。还要麻烦您安排一下。”

    思龙点了点头,道:“这没问题。你们是我们的大客户。武魂主殿就在城东。很明显的建筑,修葺的比城主府还要华丽的多。这里的武魂主殿大约有四十多名魂师。其中,迈尔斯的等级最高,大约在六十三到六十六级之间。其他的魂师中,还有四名在五十级以上的。剩余都是五十级以下的普通魂师了。绝大部分都在二、三十级的样子。毕竟,这里并不是重要城市。武魂主殿的人员配备也算不上豪华。”

    唐三和思龙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的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但对于思龙详细的描述了一下武魂殿实力构成,唐三还是很满意的。这位魂圣级别的器魂师可是一点也不迷糊啊!

    这顿中餐吃的十分和谐,在酒店老板的刻意招待下,几乎拿出了所有最好的材料,由最好的厨师精心制作。虽然说不上是珍馐美味,但也绝对是价值不菲。

    饭后,虽然酒店老板一再表示不收钱,但思龙还是支付了五个金魂币。尽管那也就是成本价格而已。但也充分证明了铁匠协会和武魂殿的不同。要知道,迈尔斯那家伙来吃饭,是从来不给钱的。

    思龙一直为唐三一行人安排好了住处,这才去张罗他们需要的各种金属去了。

    住处位于铁匠协会另一侧,乃是铁匠协会专门用来招待客人,自己开设的旅店。虽然算不上豪华,但却绝对干净。为了众人的入住,思龙特意吩咐,将旅店最高层单独封闭起来,由众人入住其中。

    思龙前脚刚走,马红俊就忍不住了,他从唐三和思龙的交谈中自然也看出了些什么,此时迫不及待的问道:“三哥,我们是不是要教训一下武魂殿那些家伙?他们竟然敢侮辱小舞和荣荣,想起来我就生气,这么多年了,咱们兄弟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

    没有了外人,唐三也不需要再掩饰什么,“武魂殿欠了我们那么多,也该是收点利息的时候了。”

    马红俊大喜,“那我们什么时候行动?”

    唐三显然已经想好了,“明天晚上拍卖会结束之后。月黑风高杀人夜。”

    唐三对于时间的选择显然是经过思考的,思龙需要三天的准备时间,也就是说,后天他们所需金属就会凑齐。而明天晚上拍卖会上还能再碰碰运气。不论对武魂殿如何报复,后天他们也会离开这里。

    泰坦攥了攥拳头,骨骼发出一身噼啪声响,“早就想找武魂殿的麻烦了。这里又不是我们的地方。收拾收拾他们也好。”

    唐三看了看身边的小舞那空洞的眼神,眼前不禁又浮现出当初自己和小舞被武魂殿那些高手们围攻时,小舞为了救自己而献祭的情景。内心中强烈的刺痛化为冰冷的杀机不断侵蚀着他的

    “泰坦长老,您明天不能出面。您的目标太明显了。不能轻易走漏风声。胖子,明天你和我去。就我们两个人。”

    泰坦迟疑了一下,道:“少主,那边毕竟有几十名魂师,你们两个人,是不是太少了点?”

    唐三摇了摇头,“两个人足够了。一个杀人,一个放火。”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斗罗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