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唐三第六魂技:虚无、爆杀八段摔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斗罗大陆

    不是唐三不想使用攻击威力更强的蓝银霸王枪,实在是因为他根本没有时间去凝聚蓝银霸王枪,尽管那个时间已经缩短了很多。可是,他无敌金身的时间也只有三秒而已。不需要释放魂技,且攻击力相当强横的昊天锤就是最好选择。

    昊天锤飞出,前端白光暴闪,杀神领域在唐三这视死如归的一击中已经产生了最大威力。

    杨无敌的攻击虽然极重气势,但在这一刻,他也不能不退。昊天锤或许不足以威胁到他的生命,但是那八根令他也会产生寒意的八蛛矛却可以。那是一种直觉,魂斗罗级别高手的直觉。

    因此,杨无敌在一瞬间做出了对他来说最正确的选择,右掌猛的击在自己的破魂枪上,令他的攻击并没有因为自己与枪的脱离而减弱,同时自身也在这强烈的反作用力下骤然飞退。从战斗开始到现在,这还是杨无敌第一次退却。当然,也正是因为选择了退却,他成功的躲开了八蛛矛的穿刺。

    双掌在胸前合拢,身在半空中的杨无敌聚集全力去抵挡飞来的昊天锤。

    器魂真身在威力上或许比武魂真身要强,可是,器魂真身却没有武魂真身的优点。增幅几乎全都是在器武魂上,失去了破魂枪的杨无敌,此时乃是用他的**正面承受昊天锤的攻击。

    冰冷到极致地穿刺气息首先侵袭了他的身体。杨无敌只觉得全身一冷,一股充满暴戾地寒意透体而入。没有破魂枪在手,他也无法阻止这股杀意在自己体内的蔓延。而下一刻,昊天锤已经重重砸在了他的双掌之上。

    在巨力的作用下,杨无敌的手掌直接砸在了自己胸口上,胸前一闷,整个人倒飞而出,身在半空中已是鲜血狂喷。不过,他也算是勉强挡住了唐三这孤注一掷的攻击。

    可也就在杨无敌被昊天锤重创的同时,唐三的无敌金身时间也已经到了。

    金光收敛。没有了无敌金身的保护,唐三才真切地感受到了破魂枪攻击的恐怖。噗的一声。血光迸发,那粗大的破魂枪就那么从唐三右胸处穿透而过,长达丈二的恐怖长枪竟然完全刺穿了唐三的身体,再持续飞远,没入他背后地墙壁中消失不见。

    唐三的身体摇晃了一下。脸色瞬间变得苍白,空中的昊天锤也随之消失了。

    “少主。”泰坦大踏步的超唐三奔来。可就在这时候,两种极其浓重的光彩同时从唐三身上升起。

    浓郁的蓝金色光芒,从唐三右腿处攀升,瞬间笼罩了他整个身体。与此同时,唐三地左臂处红光骤然爆发而出。伴随着同时出现的,还有无数蔓延而出的蓝银皇。

    唐三并没有释放自己的武魂,在令他窒息的痛苦中,他也根本无法做到这一切,此时因为右胸的贯通伤,他连呼吸都已经成了问题。可就在这种情况下,他的蓝银皇竟然自行出现了。

    六个魂环重新附体,那排在最后,闪烁着妖异光彩的十万年魂环骤然光华大盛。

    虚幻的粉红色身影就在那光环中悄然透出。下一刻,她已经冲到了飞退地杨无敌身前。^^^^

    是的,那是小舞的幻影,尽管唐三一直克制着不释放自己这第六魂环,可当他受到如此重创的时候,他大量消耗后的精神力已经无法压制住小舞灵魂的冲动。所以,他的第六魂技小舞出现了。

    刹那间,唐三的身体随之变得虚幻起来,原本喷射的鲜血顿时在虚无状态下止住。

    半空中出现的小舞,早已没有了昨日面对白鹤时那种柔美。俏脸含煞。那虚幻状态下地她,竟然散发着强烈地冷意和杀机。

    猛一甩头。修长乌黑的蝎子辫已经缠绕上了杨无敌地脖子,而此时,杨无敌还处于被昊天锤击飞的状态,带着几分眩晕。

    小舞一只脚蹬在他的后腰上,以腰力带上身,脖子向后扬起,脚向前一送,杨无敌的身体就已经飞到了空中。看到这熟悉的一幕,唐三也觉得不可思议起来。他终于明白自己的第六魂技小舞的全部能力了。虚无加上眼前这狂暴的近身八段摔。

    蝎子辫悄然脱离,小舞幻影般的身姿已经追上了被甩到空中的杨无敌。化为唐三第六魂技后的小舞,不但八段摔的威力没有减弱,反而还有所增强了似的。杨无敌竟然被她之前那一甩直接冲入空中,重重的撞击在房顶,再反弹而下。而小舞也就在他刚刚反弹的瞬间追了上来。

    粉红色的身影出现在杨无敌下落的必经之处,双手直接抓住他的腰间,小蛮腰就像折断了一般带着杨无敌的身体瞬间向后旋转,此时的杨无敌虽然想要反抗,可是刚才与房顶的撞击令他出现了持续眩晕的效果,除了天旋地转的感觉以外,他也只能重新召唤出自己的破魂枪。

    小舞就那么抓着杨无敌腰间的衣服,足足在半空之中旋转两周,当她落向地面时,在腰弓作用下的急速旋转带着杨无敌的身体以一种惊心动魄的呼啸声砸向地面。杨无敌想用破魂枪去支撑地面,可是,此时在急速旋转中的他,还怎么看的清哪里才是地面呢?

    目瞪口呆的泰坦三人几乎同时闭上了眼睛。这种凌空劫杀盘旋摔的力气可想而知,杨无敌今天也算是倒霉,他重创了唐三,无疑也彻底激怒了小舞的灵魂,令小舞化身的这第六魂技全面爆发。化为魂技后,小舞八段摔的每一下都附带眩晕效果。因此,只要被她抓到。几乎就很难有闪躲地机会。而这个魂技对唐三的魂力消耗微乎其微,消耗地只是小舞的灵魂而已,每一次施展,她的灵魂力都需要经过十二个时辰的休息才能够完全恢复。也就是说,在不伤害小舞的灵魂的前提下,这个魂技唐三一天只能使用一次。

    杨无敌现在所能做的,就只有勉强将魂力遍布全身,护住自己的身体。而就在下一刻,剧烈的震荡却已经将他提聚地魂力震散。毕竟。这位破之一族的族长并不擅长防御。

    轰——,杨无敌的身体重重的砸在地面上,小舞是将他身体平拍向地面的,完全是五体投地的接触,杨无敌闷哼一声,鼻血横流。整个人都被摔地有些懵了。眩晕效果再次降临。可是,这才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小舞毫不停顿,双手按在杨无敌腰间一个后手翻,双脚直接夹在他头颅两旁,带着他的身体向前直接摔出,手是松开了。但脚却能够发挥更大的力量,杨无敌的身体在小舞的双脚带动下,随着小舞本身的又一个后手翻,整个人被抡了起来再次重砸在地面上。

    借助这第二摔地反作用力,小舞倒翻而回,将杨无敌砸回到之前的位置。此时这位破之一族的族长,就像是被小舞用脚抡起的麻袋,一共六下,前后各三。砸的他全身骨骼不断发出噼啪之声。

    泰坦、牛皋、白鹤,三位族长看着眼前这一幕,不约而同的吞咽了一口唾液。他们完全能够想象的出此时杨无敌身体所受到的冲击力。除了牛皋还有几分自信能够不被这种程度的摔击打伤,连泰坦也自问要倒霉。

    杨无敌地鲜血都已经飞溅到了他们的脚边。终于,当小舞又一次把杨无敌的身体甩起的时候,没有再直接摔向地面,而是甩向半空之中,六连摔才算是结束,加上最初那凌空劫杀盘旋摔,已经整整七下。

    小舞又一次跳了起来。追上半空中杨无敌身体的同时。双脚再次夹在他的脖子上。

    “小舞,手下留情。”唐三焦急的大喊声拯救了杨无敌。半空中的小舞朝着唐三看去时。目光中的煞气顿时化为了柔情。夹住杨无敌脖子处的双脚松了开来,右腿下劈,直接将他砸回地面,而她自己则如同乳燕投怀一般,扑到唐三身前。

    砰——

    可怜地杨无敌再次砸在地上,此时地他,已经是鼻青脸肿,如果不是他有八十多级的魂力不断重复着护体地过程,小舞又没有完成八段摔最后一下那恐怖的一千零八十度凌空旋转暴杀摔。他就算不死也要丢半条命了。要知道,化为魂技后,小舞的八段摔百分之七十的攻击力,都在不断积蓄后的最后一摔上。前面七摔,只是尽可能的破掉对手的防御效果而已。

    此时的场面已经完全超出了所有观战者的意料之外,倒在地上的杨无敌完全昏迷,而那受到近乎致命伤的唐三却好好的站着。如果说杨无敌被摔到昏迷令人震惊。那么,唐三此时身上发生的一切,就令所有人充满了惊骇。

    身体进入虚无状态后,他的伤口处不再喷血,而那从右腿处蔓延到他胸前的蓝金色光芒迅速蔓延到他整个贯通伤的伤口处。紧接着,在那蓝金色光芒的刺激下,能够清晰看到,唐三伤口处的肌肉在不断的蠕动中飞速生长,以一种奇异的方式,他那伤口竟然快速愈合着。

    当唐三大喝,阻止小舞完成八段摔的最后一下时,他右胸处的伤口竟然已经完全愈合了,就连皮肤下的骨骼也渐渐隆起。除了衣服上的破洞无法弥补之外,此时的他,看上去伤口处竟然没有一丝痕迹。仿佛之前那破魂枪并非从他胸前穿过似的。虚幻的小舞看着唐三有些责怪的眼神,再看看他胸前愈合的伤口,抬起右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做出一个松了口气的动作,向唐三嫣然一笑。再抬手指了指他腰间的如意百宝囊,身形一闪,这才融入唐三身上的第六魂环消失不见。*****

    唐三如此重创,为什么会这样快速地愈合?

    小舞赋予唐三的十万年魂骨拥有两个霸道地技能。瞬间转移加无敌金身。而唐三的十万年魂骨可不止这一块,他的首先得到的。乃是母亲遗传给他的蓝银皇右腿骨。

    要知道,唐三的母亲乃是进入成熟期后才向唐昊自杀献出魂环的。她的魂骨品质又怎么会比小舞差呢?这就是除了飞行技能之外,蓝银皇右腿骨隐藏的另一个技能。

    这个名字是唐三起地,不久之前,他就已经发现了蓝银皇右腿骨这第二技能。否则的话,他又怎么会为了收服破之一族而将自己处于有可能被击杀的情况下呢?

    不过,就连唐三自己也不知道蓝银皇右腿骨附带的这个技能最大的修复效果能够达到什么程度。但他可以肯定的是,在蓝银领域和充满蓝银草地地方,对这个魂技发挥都极为有利。

    此时。虽然他脸色依旧是一片苍白,元气也有了不小的损伤。但是,和贯通伤相比,这些又算什么呢?只需要休养几天,身体状态也就能自行恢复了。

    杨无敌带来的两名青年已经抢到了他身旁将他扶了起来。幸好,杨无敌的魂力强悍。虽然被摔的七荤八素,之前又被昊天锤震伤。但至少骨骼还没什么大问题。内伤就难免了。

    两名青年一个扶着杨无敌坐回位置,另一个飞快的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倒出几粒药丸塞入杨无敌口中,再从自身地魂导器中取出清水送服下去。

    唐三响起小舞临走时指向如意百宝囊的动作,以为她是让自己吃些固本培元的药物。再看到杨无敌吃药,他也下意识的探手入如意百宝囊之中,龙芝叶还有些剩余,吃个一片也足以帮他快速恢复元气了。

    但是,当唐三的手探入自己的如意百宝囊时,表情却在一瞬间变得古怪起来,几乎是如同触电一般,飞快的把手收了回来。

    泰坦已经大步来到唐三身边,牛皋和白鹤则聚集在杨无敌那里。用魂力帮他催动药力。泰坦看到唐三突兀的动作赶忙问道:“少主,你没事吧?”

    唐三摇摇头,向泰坦道:“前辈,我有些累了,先回去休息。等杨无敌前辈醒来,麻烦您转告他,下午我希望能和他好好谈谈。”

    看着唐三苍白的脸色,泰坦赶忙点点头,“我送你回去吧。”

    唐三摇头道:“不用了。杨无敌前辈恐怕受了些内伤,您还是留下来吧。我没事地。您也看到了。”说着。他还指了指自己胸前原本是贯通伤的位置。

    泰坦的目光顿时变的古怪起来。他当然能看得出,唐三的伤口神奇愈合绝非魂技效果。不是魂技。那自然就是魂骨了。魂骨的技能对于任何魂师来说都是禁忌,他虽然心中极度好奇,可也不好多问。

    马红俊可就没有泰坦那么多顾忌了,唐三拒绝了泰坦护送,胖子却早已经搀扶住了唐三的手臂。护着他走出会客厅,脚才一踏出门口,就忍不住向唐三问道:“三哥,你那伤口是怎么回事?刚才吓死我了。===”

    唐三微微一笑,用传音向胖子道:“那是魂骨技能,我给它起名字叫: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唐三和马红俊前脚刚走,下一刻,杨无敌哇的一声,吐出一口紫黑色的淤血,长吁口气,这才从昏迷中清醒过来。

    破之一族炼制的药物相当不错,此时他虽然依旧五内如焚,全身更是充满了酸痛地感觉,但总算是稳住了伤势。

    刚刚睁开双眼地杨无敌,先是看了一眼之前唐三所在的位置,他能看到地自然只有一地鲜血,发现唐三不在后,他的目光化为了呆滞,怔怔的看着前方一言不发,但从他那有些颤抖着的双手就能看出此时他心情的复杂程度。

    泰坦、牛皋、白鹤三人很有默契的没有去打扰他,白鹤依旧不断将自己的魂力注入杨无敌体内,帮他梳理着散乱的气息。

    良久,杨无敌呆滞的目光逐渐黯淡下来,强忍着身体的酸痛站起身,阻止了白鹤魂力的继续输入。这一刻。他仿佛老了十岁似地,脸上的傲气已经完全被黯淡所代替。

    白鹤还是忍不住开口了。“老山羊,你不需要气馁,换了我们几个,结果也不回有什么两样。更何况,你还没有用出自己地第八魂技。是因为你手下留情,才给了他机会。”

    杨无敌向白鹤摆了摆手,“你不用安慰我了。输了就是输了。难道我还会不认么?”一边说着,他从自己魂导器中快速的拿出几个药瓶递给白鹤。

    “帮我拿着,必须赶快给那小子致伤。带我去看看他。被破魂枪贯通。如果不好好治疗,会有后遗症。”

    白鹤并没有接杨无敌递来的药瓶,三位族长的神色也顿时变的古怪起来。

    杨无敌心中一惊,看向白鹤道:“难道他死了?可我分明看到他被贯通的是右胸。只要不是失血太多,还有的救啊!”

    牛皋苦笑道:“那小子的能力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多。你被摔地时候,他的伤口就已经自行愈合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伤他早已经预料到了,所以才肯和你正面碰撞。”

    “自行愈合?”杨无敌手一抖,几个药瓶顿时朝地面落去。幸好白鹤反应快,顺手一抄,将其接入自己的掌握之中。这才没有浪费了药物。

    杨无敌嘴角流露出一丝苦涩,“看来。我输的还真是彻底啊!那小子提了什么条件?”

    泰坦道:“唐三没说。他先去休息了。他只是让我转告你,让你先休息,下午他希望能和你好好谈谈。”

    杨无敌苦涩的一笑,“看来,我真地是该休息了。苦练攻击一生,却输给了一个六十多级的年轻人,走吧,带我去房间休息。”

    两名破之一族的弟子赶忙从两旁搀扶着他,蹒跚着向外走去。牛皋亲自引着他们去休息了。

    泰坦和白鹤对视一眼,白鹤叹息道:“这一战,不仅是摔掉了老山羊的倔强,也摔破了他的自信。*****”

    泰坦点了点头,“对他来说,打击是沉重了一些,但从某种角度来考虑,也未尝不是件好事。毕竟,老山羊的那种心态本就是不好地。”

    白鹤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看来。这一次我们单属四宗族真的要重聚一堂了。接下来。就看我那外孙怎样来说服杨无敌了。我相信,他有那样的口才。”

    泰坦没好气的道:“老白鸟。我发现了,我们几个里面,其实最狡猾的就是你这个家伙。昨天还装模作样的,其实,你听说唐三的身份时,就已经愿意了吧。”

    白鹤哈哈一笑,道:“你才装模作样呢。我外孙有本事,我高兴的很。开始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他是我外孙啊!我发现,我已经开始有些憧憬唐门地未来了。至少,我们敏之一族不需要再为了生活而担心。”

    马红俊一直送唐三回到房间,在唐三一在肯定自己不需要人护法后,他才离去。

    唐三没有急于修炼,他此时的表情显得很怪异,低着头,一瞬不瞬的看着自己腰间悬挂的如意百宝囊。

    此时此刻,他甚至顾不上去思考下午该如何去说服杨无敌。

    如意百宝囊中的情况唐三再清楚不过。凭借着过人的记忆力,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每一种药物放在什么地方。小舞的本体则被他单独放在了其中一个空旷的空间中。

    可是,就在刚才,就在他探手入囊准备取出自己龙芝叶来吃地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摸打了一种特殊地柔嫩。绝不应该出现在如意百宝囊中的柔嫩。

    如果非要形容地话,那种嫩滑宛如刚刚剥皮的荔枝,却又不是荔枝那冰雪般的清凉,而是柔嫩的温热。是什么?究竟是什么突然占据了如意百宝囊中的这部分空间?

    小心翼翼的探手入百宝囊中,再想去感受时,唐三却发现,先前自己触摸到的物体没有了。一切似乎都恢复了正常。他顿时想起了小舞,赶忙将她从如意百宝囊中捧了出来。

    兔子形态的小舞依旧蜷缩在一起沉睡着。身上那层霜雾般地气体变得更加浓郁了,体内蕴含的庞大能量波动甚至在外界也能清晰地感觉到。是啊。吃过两种顶级仙品药草之后,要不是她那曾经修炼过十万年的身体,恐怕早就已经撑爆了。

    看着沉睡中的小舞,唐三心中却多少有些失望,连他自己也不明白,在自己内心之中究竟冀望着什么。

    唐三确实有些乏了,蓝银皇右腿骨那野火吹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技能他还是第一次体验。感觉上,此时只有先前伤处依旧麻痒。而且感到很疲倦。与杨无敌一战。他可以说是竭尽全力,手段尽出。最后还是因为小舞那特殊的第六魂技展现,这才搬回了局面。此时身心俱疲之下,匆匆吃了片龙芝叶,就躺在床上睡了过去。直觉告诉他,身体需要的恢复并不是修炼所能带来的。只有完全放松的睡眠才能让自身消耗的生命力和元气迅速补充。

    唐三地判断自然不会有错,虽然他本身是人类,但是继承了母亲的魂骨与武魂,令他已经拥有了部分蓝银皇那不死的特性。只不过现在他还没能将蓝银皇右腿骨的全部威能开发出来,今日一战,又不是出于大量蓝银草的簇拥之中。所以疲倦感才会如此强烈。

    刚一进入睡眠状态。唐三身上就开始散发出一层淡淡的蓝光,这是蓝银皇自行发出地信号。蓝银领域在本能的驱使下无形散开。这个方位并不大,只有直径一公里左右。在这一公里范围内,所有生长着的蓝银草都会快速释放出自己的生命气息,注入到他们的帝王体内。而它们自身也会得到来自蓝银皇气息的催化,拥有了进化地可能。

    很久没有睡的这么香甜了,意识完全沉浸在大脑之中,抛却了对外界的感知。唐三的生命力以极其惊人的速度恢复着。而发生变化的,却并不只是他一个。沉睡在他身边的小舞。就在唐三修补自身的同时,变化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大。

    白雾笼罩的身体周围不断出现片片幻影,由于有白雾地笼罩,这幻影看上去并不明显,只能隐约看到,那是一个人形幻影。雪肤、乌发。

    白色的雾气不断释放,渐渐的,整个房间都渲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白雾朦胧,隐约中,那不断闪烁的虚幻渐渐变得凝实。而那原本蜷缩在一起的兔子却与那虚幻融为一体。不断的舒展着自己的身躯。整个房间中,都充满了那种清雅的香气。在这香气之中,唐三睡得更沉了。

    睡梦朦胧之中,唐三只觉得似乎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贴在自己身上,柔软如棉,偏又充满弹性,翻身之中,下意识地将其搂入怀抱之中。继续沉睡。梦里,他梦到了小舞,梦到小舞重新回到自己身边,他们紧紧地拥抱着彼此。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

    “三哥,你好点了么?”马红俊地大嗓门在外面响起。

    睡得香甜的唐三从睡梦中惊醒过来,这才惊讶的发现,外面似乎已经黑了。

    “胖子,什么时候了?”唐三下意识的问道。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突然感到有些不对,因为他想要坐起的身体感觉很沉重,而且自己的右臂已经有些发麻了。意识朦胧中向怀中看去,几乎只是一瞬间,他所有的睡意都如同潮水般退去。

    马红俊在门外道:“已经是晚上了。三哥,吃点东西吧。那个破之一族的组长还等着你提出的条件呢。”

    唐三这才反应过来,“胖子,你先过去,我,我马上就来。”

    马红俊听出唐三的声音有些怪异,但因为之前那一战唐三消耗实在太大,他以为是身体状况原因,也没有过多的在意,答应一声,转身走了。

    在马红俊离去的同时,唐三用力的掐了自己大腿一下,他整个人的身体都在微微的颤抖着。

    很疼,这一刻他才完全确认,自己并不是在做梦。

    唐三怀中,静静的躺着一个女孩子,身无寸缕的女孩子。

    瀑布般的黑发几乎覆盖了她整个身体,裸露在外的肌肤则完全贴在唐三身上,就像一只小猫似的紧紧的依偎着他。

    唐三麻木的右臂就是因为做了她的枕头,她的头埋在唐三怀中,看不到面庞。但那吹弹可破的柔嫩肌肤,却足以令任何男人发疯。

    唐三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体温正在急遽上升。他是个血气方刚的正常男人,而且还是个处男,在如此情况下,本能的反应几乎第一时间出现了。这也是为什么他的声音变得怪异的原因。

    唐三根本不知道这个女孩子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怀抱中的,睡的实在太沉了。难道是牛皋安排的?不,这不可能。牛皋族长不是这种人。而且自己刚受到创伤,他怎么会安排女人给自己呢?可是,如果不是他安排的,为什么在自己床上会多了一个人呢?

    在进入睡梦的前一刻,唐三还感觉到外面来了四名御之一族的族人为自己守护门户。有他们在,外人怎么可能轻易进入。

    强烈的冲动不断侵袭着唐三的心,他顿时警醒过来,绝不能让**征服了理智。更不能对不起小舞。他毫不犹豫的抽*动自己的右臂,试图将右臂收回来。而他身体这一动,怀中的少女似乎被惊醒了,嘤咛一声,缓缓抬头。

    与唐三贴合在一起的身体在动作中产生摩擦,又是一阵剧烈的刺激,可是,当那少女完全抬起头,用她那双充满茫然和纯净的眼眸看着唐三时,唐三却再也感受不到任何刺激的感觉,整个人大脑陷入一片空白。

    那是一张宛如精灵般精致到极点的容颜,一双乌黑的大眼睛中带着几分粉色,清丽无双的绝色容颜不施粉黛,可一切却依旧是那么的完美,更是那么的熟悉。

    “小……舞……”充满颤抖的声音显得有些嘶哑,只是一瞬间,唐三的眼睛已经完全变得红了、湿润了。

    是的,那无比精致的容颜只属于他心中的最爱。或许,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能和她媲美的女子。可是,在唐三的眼中,她就是自己的唯一,无人可比的唯

    原本想要挣脱开的手臂骤然收紧,将那一脸茫然无助的她紧紧的搂入自己怀抱之中,仿佛要将她与自身融合在一起似的。

    尽管已经用力掐过自己,可唐三还是很怕,怕这是一个美丽的梦境。怀抱身无寸缕的小舞,他此时心中却没有半分邪念,只有浓烈到极致的爱……

    小舞的目光依旧是茫然而呆滞的,在唐三火热的怀抱之中,白藕般的手臂缓缓抬起,很自然的搂住了他的脖子,脸上的表情多了分依恋,但眼神却依旧是那么空洞。

    “小舞……,小舞……,你知道我有多么想你么?为什么你那么傻,要用献祭来救我。难道你认为,失去了你之后,我还有生存下去的**么?如果不是因为你有那一线****的机会,我已随你而去。”

    唐三的声音充满了哽咽,紧搂着那怀中的至爱,内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不断的颤抖着。嗅着小舞发间的清香,前所未有的呃幸福感充斥在全身每一个角落。他宁可时间永远停滞在这一刻,永远,永远恩。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斗罗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