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奥斯卡归来,复制镜像肠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斗罗大陆

    “是。”大师的想法与唐三不谋而合,唐三赶忙恭敬的答应。

    收回八蛛矛,唐三重新穿上自己的上衣。

    大师叹息一声,“小三,小舞的事你也别难过了。既然有让她复活的可能,我们总还是有机会的。这次回来,你打算怎么做?”

    唐三想了想,道:“老师,目前看来,武魂殿恐怕是要图谋统治整个大陆,进一步增强自己在大陆的话语权。将所有能够影响到自己的声音全部抹杀。不论是您还是我,单凭我们自己的力量都不可能扭转这一切。您选择了依附于天斗帝国。但我却不想这么做。”

    “哦?那你想如何?”大师这次来,就是想找唐三好好谈谈的,他本是想劝说唐三与自己一同辅佐天斗帝国。毕竟,一大帝国的势力足够庞大。只要运用得当,是与武魂殿抗衡的捷径。

    唐三眉头微皱,道:“老师,借助天斗帝国的实力固然是可行之法。但我认为,皇室内部的情况太复杂,我没有时间,也不愿意参与到这些复杂的斗争之中。那样对我的修为以及今后的走势都会产生太大的影响。在来学院之前,我遇到了独孤博前辈。他的一番话令我感触很深。您也要小心才是……”

    当下,唐三将独孤博对自己说的话详细的向大师叙述了一遍。

    “……,独孤博前辈知道也未必是全部。我也不认为那个雪崩会比雪清河更好。这其中的关系过于复杂。我怕我们辛苦半天。最后不但没有达到目地,反而被牵连其中。与其如此,还不如以自身地力量发展,或许一天、两天我对付不了武魂殿。但想要给武魂殿找些麻烦还是很容易的。”

    听了唐三的话,大师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这些天以来,他也一直沉浸在仇恨之中,选择与天斗帝国进行更密切的合作几乎没有经过深思熟虑。此时听自己的弟子说了这些之后,他也渐渐醒悟过来。

    “这样看来,这个雪清河很不简单。不只是我们。恐怕连宁宗主也被蒙在鼓里。只是。你说的那混毒他是从何得来的?难道,还有比毒斗罗更厉害的用毒魂师么?”

    唐三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但如果让我假设的话,用毒地魂师比毒斗罗更强地未必没有,但这样出色的魂师却并未在大陆上出现过,却为雪清河服务。那就只能证明一件事,这名魂师背后必然有庞大的实力支持。而从独孤前辈为雪夜大帝诊治的情况来看。这背后的势力显然不可能是天斗帝国本身。那么,就只有外来的大师脸色一变,“你的意思是说,有可能是星罗帝国?”

    唐三摇摇头,“不。我最怕这背后地势力是武魂殿。”

    房间内的气氛骤然沉默下来,大师和唐三这对师徒都陷入了短暂的思考之中。听了唐三的简单分析,大师心头突然感到很沉重。如果事情真像唐三说的这样,那么,自己这些日子以来训练这些魂师还有什么意义呢?

    “老师,我是这样想地。我准备自己成立一个宗门。但我要托庇于一方势力之下慢慢发展。这样一来,我就有充分的时间进行缓冲,而我所拥有的力量也是属于自己的。不论今后如何对付武魂殿,有宗门为依托,进可攻、退可守。也能从容的多。”

    大师道:“你想让我去帮你么?”

    唐三摇摇头。道:“现在雪夜大帝对您信任有加。您不能走。虽然天斗帝国皇室内部情况错综复杂,但我们也不能完全放弃他们。一旦稳定下来。我想,天斗帝国与武魂殿之间的斗争是不可避免的。他们在利用您来为他们训练魂师,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利用他们来对付武魂殿呢?”

    大师眼底突然流露出一丝欣慰的光芒,“小三,你真的长大了。看来,很多事情你已经不需要老师的指点,自己也能做地很好。详细说说你地计划吧。能够帮你的,老师一定不遗余力。”

    唐三微微一笑,这几天他重新理顺了自己脑海中地思路,已经有了大致的想法。

    逼音成线,唐三开始将自己的计划详细的向大师讲述着。师徒二人在房间之中整整讨论了两个时辰。当大师从唐三房间离开时,眼眸中的寒意已经淡化了许多,除了欣慰之外,僵硬的面庞上微笑并没有因为离开而消失。

    有了与老师的商量,唐三的计划已经变得更加完整,送走大师,他直接来到院子中,精神力释放,朝着宁荣荣和马红俊修炼的房间探去。

    马红俊似乎刚修炼完,唐三的精神波动直接凝聚,触动了一下他的精神力。唤他出来。而宁荣荣现在还处于修炼之中。这些日子以来,她受到的打击实在不小。心中一直思念着奥斯卡,宗门又出了这样的大事,她留在学院这边,更多的就是为了散心,让自己不去思考宗门那边的事情。

    本来,作为下任宗门的继承者,她是不该如此逃避的。可是,现在七宝琉璃宗却连自己的宗门都已经被毁了。宁风致在极度愤怒之中也有些心灰意懒。他就荣荣这么一个女儿,自然不希望女儿因为在族人中间增加悲伤。所以,也就由得她在史莱克学院修炼了。

    “三哥,叫我干什么?”胖子用力的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一双小眼睛被脸上的肥肉挤的快要看不见了,但偶尔露出的眼珠确实精光四射。

    马红俊可以说是史莱克七怪中最没心没肺的一个,但也是过地最开心地一个。无牵无挂的感觉令他没有什么顾忌。

    兄弟之间没什么可拐弯抹角的。唐三看着马红俊。道:“胖子,我想成立一个宗门,希望你能帮我。”

    马红俊愣了一下,“成立宗门?三哥,你不是开玩笑吧?”

    唐三眼中光芒一闪,“武魂殿不是要在一年之后重新进行七大宗门比武定位么?那我们就好好的给他们捣捣乱。”

    胖子嘿嘿一笑,“捣乱啊,我喜欢。说不定,在那七大宗门争霸赛的时候,我的英武表现还能吸引一些无知少女投怀送抱呢。”

    唐三没好气的道:“你脑子里除了女人还有什么?”

    胖子苦笑道:“我也不想啊!可小时候受到那邪火的影响。习惯了女人的味道。现在要是有几天不碰女人。我就心痒难搔。你们六个都是成双成对的,我孤家寡人一个,再不找点乐子,岂不是要闷死了。”

    听胖子提到成双成对,唐三地眼神顿时黯淡了几分,看看抱在怀中地小舞默然不语。

    马红俊自然也看出了唐三心情的黯淡,赶忙道:“看我这张嘴。又说不该说的了。三哥,你别介意。你要弄个什么宗门啊?我肯定帮你。自家兄弟,这你还用征求我的意见么?你先告诉我宗门的名字,我帮你出出主意,我们怎么也要弄个拉风的名字。”

    唐三眼中精光暴涨。“宗门的名字我已经想好了。就叫:唐门。”

    “唐门?怎么听起来有点怪?”马红俊不解地看着唐三。

    唐三深吸口气,唐门,那曾经生活过近三十个年头的家,我也只能用这种方式来怀念你了。

    来到这个世界后,还在很小的时候,唐三就梦想着能够建立唐门,令唐门绝学在这片斗罗大陆上发扬光大。现在,他就要开始实现这个愿望了,却不可能像幼年时想象的那么单纯。

    马红俊道:“三哥,你不是昊天宗的么?你自己创立个宗门。你们昊天宗不会有意见么?”

    唐三淡然一笑。“昊天宗已经封闭,我虽然已经认祖归宗。但唐门与昊天宗却并不冲突。今后可以是相互依附地关系。至于以后如何,就要看我们的唐门能够成长为什么样子了。”马红俊呵呵一笑,道:“三哥,我现在才发现,你真是个有理想的人。反正我就跟着你干了。现在唐门就我们两个光杆,你是宗主,我做副宗主好不好?”

    唐三失笑道:“宗门还没建立,你倒是惦记起当官来了。宗门具体的建立方式我已经想好了。这几天就开始操办。你要做副宗主,就是副宗主好了。我先出去一趟,办点事,如果荣荣从修炼中醒过来,你让她等我,我有事和她说。”

    没等马红俊答应,宁荣荣的声音已经从房间传了出来,“三哥,有什么话你现在就说吧。我修炼结束了。”

    门开,宁荣荣从房间中走了出来,以往极为活泼好动的她,现在也多了几分沉稳,俏脸上甚至有几分沧桑。

    目光柔和的看了一眼唐三怀中的小舞,宁荣荣尽量不让自己流露出悲伤的情绪感染唐三。

    唐三道:“荣荣,现在你们七宝琉璃宗的情况如何?”

    宁荣荣叹息一声,道:“还能怎么样?刚来到天斗城地时候,暂时在学院中住了一段时间。后来在雪夜大帝地邀请下,爸爸带着族人们搬到皇宫去了。雪夜大帝为了我们,专门在皇宫中开辟出一块地方。”

    唐三道:“我想见宁叔叔一面,但不是在天斗帝国皇宫,那里人多嘴杂。我有事情想和您叔叔商量。荣荣,你能否请宁叔叔到这里来一趟。”

    从身份上来看,自然应该是唐三上门拜见,但宁荣荣从唐三凝重的表情中却看得出,自己这位三哥找父亲必定是有重要事情商谈。当下毫不犹豫地点头道:“好,我这就去找父亲。就今晚吧。你看行么?”

    唐三微笑道:“没问题。那就麻烦你了。不过,除了宁叔叔之外。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我已经回来了。尤其是天斗帝国皇室的那些人。你把我地原话告诉宁叔叔。他会明白我地苦衷的。”

    宁荣荣展颜一笑,“麻烦什么。我们还需要说这种话么?放心吧。爸爸也一定很想见到你。都五年没见了,我要不说的话,他一定认不出你。”

    一旁的马红俊忍不住笑道:“你这话太暧昧了,要是让别人听到,还以为你们关系特殊呢。”

    宁荣荣瞪了他一眼,道:“死胖子,当着小舞别乱说。我走了。”

    唐三道:“一起走吧。我也要出去一趟。”他要组建唐门绝不是一时兴起的想法。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一个宗门,总不能就他和马红俊两个人。

    出了史莱克学院,宁荣荣面带微笑的向唐三告辞。朝皇宫的方向而去。

    正在唐三准备前往自己的目的地时。突然,他精神力轻微地波动了一下,一种被窥视地感觉令他警惕大增。

    尽管没有使用蓝银领域,但随着精神力提升,就算唐三不刻意控制,身体周围也会有一层精神力磁场的存在,这个范围不大。但如果有明显针对他的精神波动,他就能立刻察觉。

    这里是史莱克学院门口,唐三自然不怕什么,目光凝固,一股森冷的杀气骤然从身上蔓延开来。朝着那窥视自己的方向刺去。

    拐角处,一个全身灰衣的身影走了出来,此人身上流露着一股捉摸不定的气息,在没有使用杀神领域地情况下,唐三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也无法锁定对方。

    这个人的气息给他的感觉与鬼斗罗有点像,虽然远没有鬼斗罗那么强大,但他身上的能量波动却令唐三心中凛然。眼底杀气顿时大盛。

    鬼斗罗和菊斗罗带领武魂殿高手猎杀小舞,他们都是唐三心中必杀地仇敌之一,此时出现一个与鬼斗罗气息有些相像的人窥伺自己。顿时点燃了唐三胸中的复仇火焰。

    灰衣人不只是穿着灰衣。头上还带着一定斗笠,斗笠垂下尺长灰纱。遮住了自己的面容。

    “你是谁?”唐三冷冷的问道。

    一股同样凛冽的杀气此时也从对方身上蔓延而出,冰冷、血腥,虽然不像唐三的杀神领域那么浓郁,但仅仅从对方身上的杀气唐三也能判断出,眼前这个人绝不是普通的学院派魂师,是真正经过鲜血洗礼的。而且,对方对自己明显充满了敌意。

    武魂殿派来地人?这是唐三地第一个想法。抬脚向前,一步步朝对方走去,每一步迈出,他身上散发出的压迫力就强盛几分。他还不想轻易用出自己地武魂,毕竟,那红色的十万年魂环实在太惹眼了。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危机落在小舞身上,唐三将小舞放入自己的如意百宝囊之中。身上杀气再次提升。一旦确认对手是武魂殿的身份,他是绝不会手下留情的。

    灰衣人双手突然背在身后,一阵轻微的铿锵声从他背后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唐三不禁愣了一下,因为这个声音他十分熟悉。心神微动,停下脚步。注视着对方,再次问道:“你是什么人?”

    灰衣人在唐三释放的压迫力面前丝毫没有退缩,身上也没有产生明显的情绪波动,这就证明他的魂力等级并不比唐三低多少。

    只见他一只手向自己面纱内探去,唐三通过紫极魔瞳,勉强看到在对方掌中似乎有什么银色的东西闪过。

    “你又是什么人?为什么和宁荣荣在一起?”有些沙哑的声音从面纱下传来。

    听到这个声音,唐三顿时感到几分熟悉,胸中杀气降低了几分,“我和荣荣是什么关系,关你什么事?”

    “荣荣?叫的好亲热啊!”灰衣人的气息骤然变得暴戾起来,背后的那只手猛然甩出,在一阵铿锵声中,一连串的虚影直奔唐三腿部射来。

    早在之前那细微铿锵声出现的时候,唐三就已经有所准备,左手轻挥,十余道细微的光影从指尖电射而出。

    一阵刺耳地碰撞声带着一连串火花在空中暴起,唐三发出地十六枚飞针虽然没能将对手的攻击磕飞。但也足以令它们改变方向。四散飞射。论暗器使用。在整个斗罗大陆上恐怕也没人能和他相比了。

    与此同时,蓝光涌动,唐三终于忍不住出手了,蓝银皇勃然而出,无数带着红、金两色光芒的蓝银皇从他体内释放出来,飞快的朝着对手游去。

    以唐三的实力和战斗方式,本来是绝不会用这种方法攻击对手的,但对手对他的攻击却令他改变了想法。身上的杀气也已消失了许多。

    史莱克学院所在地并不是什么繁华的地段,此时又是上午,道路上没什么人。只有史莱克学院门口负责站岗的学员看到了眼前这一幕。

    两黄。一紫,两黑,一红,六个魂环平静地出现在唐三身上。尤其是最后那个充满妖异血红色地光环,几乎令人为之窒息。六个魂环一出现,唐三身上产生的压迫力顿时截然不同。

    那灰衣人的气息明显一滞,两黄、两紫、两黑。同样是六个魂环浮现在身上。一团银光从他头部爆发出来,摇身一晃,竟然幻化出一道一模一样的身影。

    分身?唐三心中一惊,从他身上释放出的蓝银皇顿时向周围散开,一层蓝色光晕从他身上释放出来。蓝银领域已经施展。

    在蓝银领域的作用下,所有蓝银皇前端都从地面直立而起,宛如一片蓝银皇森林般飞快的将那灰衣人笼罩在范围之内。

    “你地诸葛神弩从何而来?”

    “你怎么会有二十四桥明月夜?”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只不过唐三的声音中充满了诧异,而对方的声音则是杀气更盛。

    撇了一眼对方的双手,那是两只已经极为膨胀的大手,强横地力量波动从其中散发开来。

    唐三不禁有些挠头了,诸葛神弩他只是给过史莱克七怪和七宝琉璃宗的人。从对方身上的力量波动来看,并不像他猜测中的那个人,难道是七宝琉璃宗的人?那也没必要因为宁荣荣和自己在一起产生那么大的敌意啊!

    唐三手腕一翻,他自己的诸葛神弩已经落入掌握之中。“不论是二十四桥明月夜还是诸葛神弩。这本来都是属于我的东西。我为什么不能有?”

    灰衣人的情绪明显变得激动起来,“你放屁。那是属于小三的。”

    唐三眼中光芒一闪,吃惊地道:“奥斯卡,真地是你?”

    听唐三叫出自己的名字,奥斯卡明显愣住了,声音有些怪异地道:“你,你认识我?”

    唐三飞快的收回自己的武魂,怒道:“废话,你拿着我送的诸葛神弩轰我,还会说二十四桥明月夜是我的,弄的这样神秘兮兮的,还能是谁。你这家伙真的活着回来了。”

    奥斯卡也愣住了,眼前这青年,不论长相还是气质,和以前的唐三没有丝毫相像,可他此时眼中流露出的激动却绝非作假。在极北苦寒之地历练了五年归来,他比以前成熟的多了。此时还是没敢轻易相信唐三,快速的后退两步,沉声道:“你先别过来。”

    唐三停下脚步,没好气的道:“小奥,你还不相信我么?走,跟我去见老师。有老师的证明,你总会信了吧。你既然回来了,干什么这样鬼鬼祟祟的?你知道荣荣有多想你么?”

    “我……”奥斯卡有些迟疑了,“你真的是唐三?”

    唐三有些无语的盯视着他,“走,我们找个地方说话去。我解释给你听。”说完,就要向学院内走去。

    “等一下,我不能去学院。我们在外面找个地方聊聊。”奥斯卡急忙阻止了唐三。一边说着,他收回了自己的分身,双手也恢复了正常。就算他不能肯定眼前这个青年就是唐三,从唐三从史莱克学院出来,还有刚才那激动的样子,也令他心中敌意逐渐淡化。当然,防备是并不会放松的。

    唐三愣了一下,但却没有多问,“那走吧。”

    当前带路。唐三带着奥斯卡来到距离学院最近的一家茶楼走了进去。他本来是有事要办地。但那事情与奥斯卡地回归相比,重要性却差了许多。不论是声音还是种种迹象,都表明了这个灰衣人就是奥斯卡,但唐三却隐约感觉到现在的奥斯卡有些不对。具体是哪里出了问题他也说不清楚。

    两人要了个包间坐定,唐三向奥斯卡道:“摘了你的斗笠。你一个大男人,难道还害羞不成?”他也要先确定眼前这人就是奥斯卡,否则自己的经历怎能随便说出来呢?

    奥斯卡对唐三有戒心,唐三也同样对他有戒心,从唐三并没有将小舞取出来就能看出。

    “先给我看看你的昊天锤。还有,你要说出曾经送过什么东西给我吃。”奥斯卡沉声说道。

    唐三毫不犹豫的抬起左手。昊天锤悄然出现在他掌握之中。在他的刻意控制下,并没有散发出原本的霸道气息。同时,口中向奥斯卡道:“当初我给你吃过的六瓣仙兰,现在应该吸收的差不多了吧。其实,像我们这个年纪就能达到六环地又能有几个?小奥,你知道么,大家都很想你。荣荣这些年因为你,受了不少苦。”

    “小三,真地是你?”六瓣仙兰这四个字从唐三口中说出的时候,奥斯卡已经信了。这个秘密是只有他们史莱克七怪以及大师才知道的。

    抬起右手,奥斯卡摘下了自己头上的斗笠。

    呈现在唐三面前的奥斯卡。满脸的络腮胡子几乎遮盖了他的相貌。头发也是乱蓬蓬地。唯一能够看的清楚的五官,可能就要属他那双略带沧桑的桃花眼了。在他的左边眼角下,一道疤痕从眼角一直延伸到下颌胡须之中。

    两人四目相对,激动、兴奋地情绪溢于言表。几乎同时站起身,给了对方一个有力的熊抱。

    唐三抬手在奥斯卡胸前捶了一下,“你这家伙既然回来了,为什么不到学院里去?七宝琉璃宗发生的事你应该知道了吧。你刚才对我那么强的敌意,是因为看到我和荣荣一起走出来,吃醋了?”

    奥斯卡并没有掩饰,默默的点了点头。抬手指了指自己脸上的伤疤。“我这个样子,还怎么去见荣荣。能够在暗中看她几眼。我就已经满足了。”

    “就因为这道疤痕,你就不去见荣荣?”唐三的语调提高了几分。

    奥斯卡没有回答,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

    “奥斯卡,你这个混蛋,你当荣荣是什么人了?你知道她有多么思念你么?你以为荣荣就会因为你破相了就不喜欢你了?”一把抓住奥斯卡的领子,唐三强行将他提了起来。

    奥斯卡有些不敢直视唐三的目光,黯然道:“小三,你不明白地,荣荣比五年前更美了,我本就配不上她。现在变成这样,你让我怎么去找她?”

    缓缓松开抓住奥斯卡衣领地手,把他放回座位,唐三静静的走回自己地位置处坐了下来。他明白,奥斯卡对宁荣荣一直都是有些自卑的。奥斯卡出身普通,宁荣荣却是七宝琉璃宗的嫡传继承人,两人身份可以说是天差地远。而且奥斯卡还是一名食物系魂师。难免会产生自卑感。否则当初奥斯卡也不会选择离开,独自外出历练了。

    唐三的突然平静令奥斯卡有些不适应,看着他坐在自己面前,奥斯卡想说什么,但还是没有开口。

    几天前他就已经回来了。首先就去了七宝琉璃宗,结果那里却是人去楼空,一打听才知道,七宝琉璃宗出了大事。当时奥斯卡心中大急,唯恐宁荣荣遭受浩劫,多方打听,才追来了天斗城。在史莱克学院附近,听说宁荣荣没事,就一直在学院门口等她出现。

    今天终于让他等到了,当他再见到宁荣荣的时候,心仿佛都要从嗓子里跳出来,可是,很快他那兴奋的心情就变得痛苦起来。眼看着宁荣荣和一名极为英俊的青年走出学院,再想想自己脸上的伤疤,他心痛如绞。自然对唐三产生出强烈的敌意。此时知道误会了,可他却依旧没有去见宁荣荣的勇气。

    五年不见,唐三变得英俊了,可自己却破相了。这让本就自卑的他如何面对心爱的女人。

    坐回自己的位置,唐三将小舞从如意百宝囊中抱了出来,一离开如意百宝囊,那有着雪白晶莹毛发的小兔子立刻在唐三受伤蹭了蹭,

    轻轻的摸了摸小舞长长的耳朵,唐三抱她在自己怀中,淡淡的道:“你至少还能在远处默默的看着你的爱人,但是,我的小舞却已经连人形都没有了。你可能因为自卑而伤感,但是,我就算再悲伤,现在也无法再见我的小舞。”

    唐三的目光很平静,但从他的话语中,奥斯卡却能清晰的感觉到那深深的悲意。

    “小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奥斯卡看着唐三怀中的白兔悚然动容。

    唐三抬起头,注视着他那双桃花眼,“我是要告诉你,它就是小舞。我的小舞。”

    奥斯卡呆住了,“这,这是怎么回事?”

    唐三脸上流露出一丝苦涩,“变得英俊了又有什么用?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宁可变得奇丑无比,也不希望小舞受到任何创伤。可现在哪怕是我愿意付出一切,她也不可能活过来。那天,我和小舞被父亲救走后,

    奥斯卡默默的听着唐三讲述着这几年的经历,唐三说起了残废的父亲,已死的母亲,还有为了救自己而献祭的小舞。这一切的一切,都在他平静的叙述中深深的触动着奥斯卡的心。

    奥斯卡本以为自己这几年已经够苦了,可与眼前的唐三相比,他突然觉得,自己受的苦都不算什么。

    正像唐三所说的那样,不管怎么说,宁荣荣现在至少还活生生的能够看到。可小舞却已经只能化为一只没有意识的兔子。

    “……,现在你知道我的十万年魂环是从何而来了吧。如果有的选择,我只想要我的小舞。说这些,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个道理,珍惜眼前人。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失去了,再后悔也来不及了。”

    奥斯卡的桃花眼早已红了,“小三,对不起。没想到,你和小舞竟然……”

    唐三挥挥手,打断了奥斯卡的话,“不要和我说对不起。你应该和荣荣去说。是的,或许你以前没有保护她的能力。可是她却更希望你能在她的身边。现在是荣荣最脆弱的时候,你既然已经回来了,如果还不去守护着她,那么,你真的有可能会永远失去她,你明白么?”

    “我懂了。小三,是我错了。走,我现在就跟你回去。不论以后怎么样,不论宁宗主是否肯让荣荣和我在一起,我都不回再离开她。哪怕只是守护在她身边,我也心满意足。”

    说着,奥斯卡猛的站起身,他那双桃花眼中的光芒已经不再涣散。

    唐三脸上流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轻轻的抚摸着小舞的毛发,心中暗道,小舞,你看到了么?荣荣和小奥终于能在一起了,你也和我一样替他们高兴吧。我们以后也一定会在一起的。不论付出多大代价,我保证。

    没想通之前,奥斯卡的心一直被痛苦折磨着。此时想通了,他却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荣荣。一把抓起桌上的斗笠就向外走去。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斗罗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