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皇室秘辛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斗罗大陆

    唐三没有躲,经过了小舞的事情以后,他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原本的平和自如早已消失,剩下的只有强烈的执念。哪怕是当初在月轩中学到的那些东西,唐三都不愿再想。现在除了小舞以外,唯一能令他渴望的,就是对实力的提升。

    “闪开,你瞎了么?”为首一名骑士眼看着唐三低头前行,怒声骂道。手中马鞭扬起,在接近的瞬间,强横的朝着唐三身上抽来。他对自己的力量很自信,只要这一鞭子抽上去,定然能够将唐三抽飞出去,不至于阻碍他们前进。

    就在这时,唐三一直停留在小舞身上的目光缓缓上移,伴随着抬头,一层可见的白光骤然从他身上蔓延开来。

    刹那间,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一股极致的寒意在那白色光晕范围内骤然释放。

    悲鸣声中,十余匹精挑细选的战马几乎同一时间瘫倒在地,口吐白沫。它们的身体在惯性的作用下,直奔唐三身前撞来。

    “哼——”吐气开声,唐三左手抓住抽向自己的马鞭,右手握拳,猛然击出。

    与先前散开完全不同的浓郁白光在唐三右拳处凝结,这一拳看上去中正平和,可其中却包含着爆炸性的力量。

    轰的一声巨响,当先那匹战马停滞在唐三拳下,坚硬的马头支离破碎,整个马身瞬间挤压。强横的力量透体而过,在它后面以及旁边的所有战马都在这充满爆炸性力量的一拳中停滞。马上的十余名骑士几乎同时被甩了出去。

    唐三先是释放杀神领域,然后又蓄力一拳,但他出手很有分寸。伤马不伤人。真正被毁灭地,也只有那匹头马。

    左手拽着马鞭,被轰死那匹战马的主人直接被唐三从马背上拉了下来。

    在唐三拳上功力爆发的时候,周围就已经是一片惊呼。看热闹的平民们眼中大多流露出快意,但更多人却是恐怖的情绪。因为这些骑士身上大都穿的是皇家禁卫团的衣服。皇家禁卫团乃是天斗帝国皇室最核心的战士,每一名都经过精挑细选。小队长以上级别的,都是由魂师组成。对于魂师数量本就不算很多的天斗帝国来说,这绝对是精锐中地精锐了。

    那名被唐三拉下来的皇家禁卫还想反抗,唐三只是一抖手中马鞭,一股澎湃的劲力穿过去。他的身体就已经软倒在地。

    一众皇家禁卫跌的七荤八素,其中一人猛的从地上爬起来,“混蛋,给我杀了他。”一边说着,不弱地魂力波动从开口者身上爆发出来,武魂附体。

    看到这个人。唐三不禁有些惊讶,他是所有骑士中唯一一个没穿着禁卫盔甲装束的。看上去一身华服,大约三十岁左右的样子。这个人唐三竟是认识,当初在他们前往天斗皇家学院的时候,就和这个人打过交道。正是天斗帝国四皇子雪崩。

    很多年没见过这个人了,虽然他年纪增长了不少。但表面的那层浮夸丝毫也没有收敛的意思。看他那叫嚣地样子,唐三心中就是一阵厌烦。同样的父亲,怎么生出的儿子相差如此之大?和雪清河相比,他差的实在太远了。两黄两紫,一共四个魂环出现在雪崩身上,出身皇家,他的魂环自然是最佳配比。只是三十岁的年纪才到四十级,就算他以后刻苦修炼,终其一生,也不可能突破到封号斗罗那样的层次了。

    唐三轻轻抚摸着怀中小舞的毛发。不再去看眼前这些人,似乎他们根本与自己无关似的。

    皇家禁卫们快速从地上爬起来,将雪崩围在中央。小心翼翼的盯视着唐三,一脸地紧张之色。

    虽然唐三并没有施展出武魂,但从他刚才轰出的一拳,还有那令他们现在依旧颤栗的庞大杀机,这些嚣张惯了地皇家禁卫也不敢轻举妄动,谁也不希望与之前那匹战马同样下场。

    能够成为皇家禁卫,都是真正上过战场的战士,唐三给他们的感觉,就像是从死人堆中爬出来的,那股充满死寂的冰冷杀气绝不是普通人能够发出。

    “动手啊。你们这群废物。”雪崩大声的叫嚣着。和他一起的这些皇家禁卫竟然没有一个是魂师,在他的命令下才缓缓朝着唐三围了上来。

    唐三缓步上前。那些围上来的皇家禁卫们随着他的脚步快速后退,竟是怎么也没有向唐三动手地勇气。他们甚至连魂师都不是,受到过杀神领域地刺激后,心中早已充满了阴影。

    雪崩刚想动手,向唐三发动魂技,突然,一只大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硬生生地阻住了他的魂力。

    “不想死就不要动手。交给我吧。”低沉苍老的声音在雪崩耳边响起,听到这个声音,雪崩紧绷的身体明显放松下来。

    而就在这时,唐三旁若无人的脚步也停了下来,再次抬头时,冰冷的双眸中已经多了些什么。

    雪崩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名老者,绿色长袍,乱蓬蓬的花白头发,他仅仅是站在雪崩身边,空气中的波动就已经变得不一样了。强烈的压力甚至令唐三都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绿袍老者冷冷的盯视着唐三,但他眼神中的那分诧异却是无法掩饰的。这个年轻人先前所释放的气息分明是领域类的力量,那一拳所包含的魂力也相当可观。在他的印象中,这绝不是这个年纪的年轻人所能拥有的。就算是自己那曾经当成朋友一般的小怪物似乎也不可能这样出色。尤其是他还抱着一只兔子,怎么看怎么怪异。

    唐三将小舞放在自己的左肩上,同时抬起自己的两只手。

    右手掌心之中,蓝光闪烁,一根带着血红与灿金两色纹路的蓝银皇悄然而出。

    左手掌心之中。黑光内敛,铭刻着杀神领域痕迹,长约两尺,圆柱形锤头地昊天锤凭空出现。

    没有动用魂力,只是静静的将两种武魂同时呈现,这是唐三对于两种武魂同时使用的最大程度。两种武魂同时出现的情况下,他是不能够使用任何魂技的,甚至无法发挥出武魂的威力。只不过是一种呈现。

    绿袍老者看到唐三抬起双手时,身体周围已经爆发出一层强烈的绿光,但当他看到唐三双手之中分别出现的两种武魂时。瞳孔却剧烈的收缩了一下,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青年。

    “老怪物,好久不见了。”唐三轻叹着说道。

    这出现在雪崩身边地,可不正是毒斗罗独孤博么。

    独孤博一脸震惊的看着唐三,“你,你是……”

    唐三苦笑道:“这还不足以证明我是谁么?”

    突然间。独孤博脸色骤然变冷,原本收敛的绿光再次亮起,身形一闪,已经朝着唐三的方向扑了过来。

    身为封号斗罗的他,带给唐三的压迫力可想而知,双武魂同时收起。唐三飞快地后退一步。右手手腕一翻,一颗金红色的珠子已经出现在他掌心之中。

    其他人在这颗珠子出现时都没有任何反应,哪怕是远处的平民也是如此。但是,这颗珠子一出现,独孤博就像是见了鬼一般,整个人闪电般后撤,比前扑的时候至少要快了一倍以上。他身上的绿光大幅度削弱,脸上已经布满了一片骇然之色。

    唐三取出的,自然是那颗十首烈阳蛇内丹。这颗内丹不但可以接触任何蛇毒,同时对所有蛇类都有着极强地克制作用。尽管独孤博的武魂是碧磷蛇皇。但在洪荒异兽十首烈阳蛇的内丹面前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这突然变化,令独孤博不得不退。

    来自武魂的颤栗,哪怕是身为封号斗罗的他也惊惧不已。看着唐三的目光顿时变了许多。

    其实唐三本是不需要取出十首烈阳蛇内丹的。以他现在的实力虽然还不可能打得过独孤博,但抵挡两下还是没问题的,可他肩头上还有原身状态地小舞,他可不希望小舞受到任何伤害。

    “你……”惊疑不定的看着唐三,独孤博眼神闪烁。

    从武魂上来看,昊天锤是没错的,那闪烁着特殊光芒地蓝银草似乎也是双生武魂之一。但唐三的外表变化实在太大,就连气质也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他的打算是先把唐三擒下来再慢慢的问。

    拍拍腰间如意百宝囊,“老怪物,我们找个地方说话吧。”一边说着。唐三反手将十首烈阳蛇内丹收了起来。

    独孤博点了点头。拍了拍身前雪崩的肩膀,“这里你善后。”说完。大步朝远处走去。

    唐三脚下一错,越过雪崩,来到独孤博身边,小舞又回到了他怀抱之中。

    独孤博身体横移三尺,和唐三拉开了些许距离,之前那十首烈阳蛇内丹的气息实在另他有些恐惧。

    唐三失笑道:“老怪物,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胆小了?”

    独孤博老脸一红,“少来这套,虽然一切迹象都证明你是小怪物。可小怪物长的可不是你这个样子。”

    指指前面的一间茶楼,唐三道:“走吧,我们到那里说话。”

    另一边,雪崩阴沉的脸上流露出几分特殊神采,眉头微皱,似乎想到了什么,挥挥手,让皇家禁卫们快速收拾着现场,他整个人地气息看上去都有些不一样了。

    进了茶楼,唐三要了一个雅间,点了两杯香茗。

    “怎么回事?小怪物,你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在唐三指出自己腰间如意百宝囊地时候,独孤博就已经相信了几分。认识自己,双生武魂,还知道如意百宝囊是自己给的,这些哪怕是史莱克七怪其他人也未必清楚。对于唐三地话。他已经信了几分。

    唐三小心翼翼的将小舞放在自己大腿上,看了独孤博一眼,道:“你的头发已经变回了本色,体内地余毒应该也化解的差不多了。恭喜了。”

    一听这话,独孤博脸色放松了几分,“看来,你真的是小怪物了。可是,你怎么变得这么英俊的?你教教我,说不定我也能返老还童。”

    唐三苦笑道:“哪有那么容易,这是我武魂二次觉醒后。继承了母亲的部分基因才产生的变化。”

    当下,他毫不隐瞒的将当初自己与父亲离去后发生的一切讲述了一遍,就连自己去杀戮之都的事也没有省略,一直说到星斗大森林中发生的一切。

    当唐三说道小舞为了救自己而献祭之时,他地目光已经完全凝聚在了小舞的本体之上,悲伤的眼神说不出的温柔。

    独孤博目瞪口呆的听着他讲述完了这一切。“小怪物,原来你真的是怪物。你竟然有魂兽地血统。”

    唐三脸色一沉,“老怪物,我妈妈虽然是魂兽出身,但有我的时候,她已经是人类。如果不是武魂殿。我们一家又怎会变成这样,妈妈也不回重新变回蓝银皇。只是没想到,在我身上竟然出现了和父母一样的事。我与武魂殿,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独孤博看着眼前的唐三,心中不禁一阵感慨。在同龄人中,唐三确实是佼佼者,拥有着无数魂师梦寐以求的东西,可实际上,他所付出和承受地一切,也同样是普通魂师远远没有经历的啊!

    艰苦的修炼。父母的悲剧,爱人惨死于献祭,这所有的一切都落在了他这只有二十岁出头的肩膀上。他能够挺过来已经相当不易。非常之人果是需要经过非常之事。

    “小怪物。你有什么打算?找武魂殿报复?”独孤博问道。

    唐三冷笑一声,“不是现在。我还没有失去理智。以我一个魂帝的力量怎么可能动摇的了武魂殿的根基。爸爸当初就是太急了,我绝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不动则已,只要开始,我定要让武魂殿伤筋动骨,直到彻底铲除。我今年才二十岁,日子长地很,当我觉得自己力量已经积蓄足够的时候,才会向武魂殿动手。老怪物,倒是你。你怎么会和雪崩那种人在一起?以你的头脑。不会看不出雪崩和当初那雪星亲王在天斗帝国地地位吧。这种人值得你去保护么?”

    独孤博深深的看了唐三一眼,“小怪物。你还是太年轻了。有些东西,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很多时候,你都必须要看的更仔细,透过外表发现真正的本质。

    唐三心中一惊,“你是说,雪清河有问题?”

    独孤博默默点头,“你知道为什么雪崩那么纨绔么?那其实都是被雪清河逼的。当今天斗帝国皇帝雪夜大帝原本共有四子。雪清河为长,雪崩则是最小的一个。当初,皇室最为出色的子弟并不是雪清河,而是雪夜大帝的二子。那是个惊才绝艳的年轻人。或许在魂师的修炼方面他比不上你,但在聪明智慧上,却还要在你之上。可就在他十二岁哪年,却夭折了。那时候,身为大哥地雪清河十四岁。第二年,雪夜大帝地三子,在魂师修炼方面极有天赋的一个儿子,于十一岁夭折。所以,原本雪夜大帝地四个儿子就剩下了两个。”

    一股寒意涌入心间,唐三看着独孤博,心头不禁一阵摇曳,“难道两个皇子的死于雪清河有关?”

    独孤博淡淡的道:“谁也不能肯定,因为没有任何证据存在。只是,在二皇子死的两天前,雪夜大帝刚与几名重臣商议过立太子的事。几乎所有重臣都倾向于二皇子。”

    唐三眼中流露出一丝思考的光芒,“会不会是雪清河背后有什么人干的?”

    独孤博摇摇头,“那是不可能的。当时四个皇子都生活在皇宫大内之中,二皇子是中毒而亡。而当日的所有饮食,都是经过严格检查。绝无下毒的可能。只有内部人才有动手的机会。外人根本不可能靠近。那些照顾皇子的侍从、婢女,都是雪夜大帝最信得过地亲信。事后,这就成了无头公案。而第二年三皇子死的时候。情况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作为四皇子的雪崩那时候还只有七岁。”

    “雪夜大帝由于伤心过度,派遣雪星亲王彻查此事。雪星亲王调查的结果很奇怪。从蛛丝马迹之中,他发现,两位皇子死时所中的毒一模一样,却并不像是毒药,而是通过魂师的武魂被毒死的。”

    唐三皱眉道:“这也不能证明和太子雪清河有关啊!”

    独孤博冷笑一声,“没有证据,就要去寻找利益获得最大者。二、三皇子夭折,四皇子年幼。获得最大利益的是谁?如果是外人为了打击天斗帝国皇室的话,为什么唯独留下了长子?要知道。雪清河地天资虽然不如二皇子,年少时也是相当聪颖的。雪崩之所以会变成这个样子,就是因为他不想死。当初雪星亲王亲自教导他如何才能保命的绝招。”

    “身为帝王亲弟,雪星亲王绝不是你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当初他对我有过救命之恩。所以我才知道了这许多内幕。这些年以来,太子雪清河已经得到了越来越多大臣的支持。雪夜大帝也对他信任有加。将更多的事情交给他去处理。而雪夜大帝自己地身体却是每况愈下。就在不久前,雪星亲王突然差距到雪夜大帝竟然中了慢性剧毒。这才又找到我为他诊治。我发现,雪夜大帝中的是一种混毒,基毒在平时的食物里,而诱因却来自一种香料。这种香料平时皇宫中只有一个人在用。那就是雪清河。”

    “这种混毒极为诡秘,如果是以前的我。也无法发现。还是你教了我那些混毒的知识,我才通过蛛丝马迹逐渐发现的。联想到以往地事,你认为雪清河会干净么?”

    听独孤博这么一说,唐三脸上的神色顿时变的凝重起来,混毒这种东西,在这个世界上他还是第一次见人使用,而且是用在了帝王身上。独孤博的封号是毒。以他以前的能力都无法勘测出这种剧毒,可见下毒的人是多么用心良苦了。

    脑海中回想起雪清河那谦逊、礼贤下士的样子,唐三内心中虽然不愿意相信,但独孤博的话还是令他对雪清河的印象发生了一定的改变。但正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具体如何,还要以后自己去观察。

    “那你跟着雪崩是为什么?你就不怕这样做会让雪清河对他下手么?而且。不论怎么说,这也是他们皇室内斗,难道你还想要辅佐雪崩取而代之?”

    独孤博冷哼一声,“雪崩这小子也不简单,是个极其聪明地人,只不过一直将自己隐藏的很深而已。你看他现在不过是四十几级的魂力。其实并不是他没有机会修炼到更高,而是自己故意不努力修炼,让魂力停滞地。雪清河与混毒有关这件事,我只对雪星亲王说了。现在连雪夜大帝都还被蒙在鼓里。只不过我给他制作了一批解药,可以缓慢的化解剧毒。我只是告诉雪夜大帝他中毒了。并且让他依旧保持中毒的样子。不要告诉任何人自身情况。皇室的事,我不愿意管。但如果以后你想要对付武魂殿。那么,你就应该盼望着天斗帝国有一个稳定的领导层。你刚从星斗大森林回来,有两件大事发生你可能还不知道吧。”

    “什么大事?”唐三疑惑的问道。

    独孤博沉声道:“七宝琉璃宗与蓝电霸王龙家族遇袭,七宝琉璃宗因为发现及时,应对得当。全宗以超过三分之二子弟死亡为代价,撤入天斗城。蓝电霸王龙家族已经被从这个世界上抹出了。完全屠戮。只有一些不在宗门的子弟才勉强活了下来。”

    “什么?”唐三猛的站了起来,失声惊呼。不过,即使在这种情绪失控的时候,他也不忘记先抱起小舞。

    “怎么会这样?七宝琉璃宗与蓝电霸王龙家族可是上三宗之二。就算是武魂殿,也没那么容易将他们毁灭吧?”

    独孤博叹息一声,眼中流露出几分兔死狐悲的意味,“事实摆在眼前。两大宗门就那么完了。就算是没有被完全毁灭地七宝琉璃宗也是实力大损。两大封号斗罗同时重伤,其中剑斗罗因为重伤而实力大减。你想想。能够同时发动几万名魂师对两大宗门几乎同时进行围剿,这样地实力谁能有?”

    唐三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独孤博,喃喃地道:“好狠的武魂殿。”

    独孤博苦笑道:“通过这件事我才知道,原来以往我一直都小看武魂殿了。他们竟然能够拥有如此庞大的力量。从七宝琉璃宗的描述来看,对七宝琉璃宗发动进攻时,对方出动了四名封号斗罗。而蓝电霸王龙家族几乎是同时承受攻击。想要将蓝电霸王龙家族彻底毁灭,没有三、四名封号斗罗是不可能做到的。而武魂殿教皇有绝对不在场的证据,你又说鬼斗罗和菊斗罗身在星斗大森林。这样算来,武魂殿本身竟然拥有着超过十名封号斗罗的实力。”

    唐三眼中突然流露出一丝惊容,“蓝电霸王龙家族被毁。那老师他……”

    独孤博道:“大师到是没事。现在他已经于天斗帝国皇室结成联盟,正在为帝国刻苦训练魂师。上三宗两门被毁,触动了两大帝国的平衡。武魂殿这次行动可以说让两大帝国产生了强烈的恐慌。他们不对付武魂殿是不可能的。如果你能借助他们地力量一同对付武魂殿的话,岂不是能够事半功倍?因此,雪清河这件事,还是要尽快查清的好。”

    唐三没有再坐下。“老怪物,皇室这边的事你多查查。我要赶去史莱克学院看老师。家族被毁,老师他虽然生性坚强,可这样沉重的打击,我还是怕他无法承受。我要赶快去看看他。独孤博点点头,“你去吧。注意隐藏你自己。你现在在武魂殿可是挂了号的。尤其是这次又破坏了他们地好事。还杀了武魂殿那么多高手。他们绝不会善罢甘休。以后可不要大摇大摆的在街上行走了。虽然这里是天斗帝国首都,但武魂殿的势力也相当不弱。”

    “我会的。”说完这句话,唐三急匆匆的出了茶楼,直奔史莱克学院而去。

    经过与独孤博的这段交流,因为小舞地事而导致有些混乱的心绪重新归拢,一切比想象中还要复杂的多。这令唐三不得不重新考虑自己的计划。

    抱着小舞,唐三在尽可能不引人注意的情况下用最快速度来到了史莱克学院。大师对他来说就像是第二个父亲。可以说,没有大师,就没有他的今天。大师家族被灭,唐三完全能够想象出他的痛苦。

    当他来到史莱克学院门前的时候。这一次负责执勤的学员可没人拦他。那天史莱克七怪在学院内恐怖的表现,给所有学员都留下了极其深刻地印象。

    大师的脸比以前更加僵硬了,冷冷的看着面前正在拼命奔跑地学员们。脸上的冷意似乎能令空气凝结。

    这些当然都不是普通学员。而是天斗帝国皇室派来,有潜力的年轻魂师。雪崩带的那些皇家禁卫中之所以没有魂师出现,就是因为绝大部分魂师都已经到了这里由大师进行统一训练。

    天斗帝国拥有的魂师数量并不少,但真正掌握在皇室手中的就不多了。包括从七宝琉璃宗来的魂师在内,一共也不过不到五千名魂师。其中强者更是寥寥无几。单从魂师这个层面来看,天斗帝国皇室远远无法与武魂殿相比。

    当然,如果真的开战,天斗帝国还是能够从地方上调遣一些魂师的。只不过,大都是实力较低的而已。也正是因为魂师上地差距,所以两大帝国对于武魂殿才不得不隐忍。真正到了战场上。魂师以一当百绝不是空话。武魂殿手中掌握了数万魂师之多。强者如云。又有那些公国和王国支持。两大帝国就算联手。也不敢说能够完胜。更何况,现在表面上矛盾还没有完全激发。所以也只能隐忍,积蓄力量。

    四千多名魂师被大师分成了二十组进行训练。虽然史莱克学院地方小了点,但这里也可以算地上是天斗城中最适合的地方了。不但各种硬件设施配备齐全,还有众多提供魂师们修炼地拟态环境。

    大师分的这二十个组是根据武魂和修炼方向进行划分的。其中,数量最多的就是强攻和敏攻两系魂师。加起来占了所有魂师中的六成左右。

    此时大师正在训练的正是一组强攻系魂师。正常特训之前,恐怖的地狱式体力训练自然是免不了的。

    赵无极站在一旁,他的重力控制开启,完全落在正在奔跑中的二百多名魂师身上。令每个人的负重都极为均匀。在柳二龙虎视眈眈的注视下,这些魂师也只能老老实实的训练。

    不久前,因为大师的过于废寝忘食,柳二龙突然抱病,这才让大师因为要照顾她而休息了一下。但柳二龙也不能一直装下去。无奈之下,也就只能陪着大师一起对这些学员进行特训,帮他分担一些,也能让他轻松点。

    她也知道,大师的疲倦更多是来自心里,那种痛苦她也同样承受着。两人虽然没有夫妻之实,但他们的心却是一体的。在这种痛苦煎熬中被折磨,她也快要崩溃了。她也想报仇,可是以她这火暴的性子在不断得到一些来自天斗帝国对武魂殿实力的调查消息后,心也不禁变得越来越冷。

    正在这时,突然,一个有些暴躁的声音响起,“老子不干了。这就不是人能承受的。”

    一名正在训练中的魂师突然停下脚步,快步迈出赵无极释放的重力控制范围,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大师给这些魂师的训练确实很艰苦,因为他们的年纪大都在二、三十岁,所以训练量比当初对史莱克七怪还要大上三成。练的这些魂师苦不堪言。

    有了带头的,二百多名魂师中,顿时有不少都停下了脚步,他们早已汗透重襟,一停下来顿时剧烈的喘息着。一个个用观望的目光看着大师。

    大师看着那率先走出来的学员,冷声道:“谁说这不是人能承受的?”

    那名魂师看上去三十岁左右,身材健壮,属强攻系。魂力四十八级。在同年龄的魂师中,也算是相当不错的。

    作为一名魂师,一直以来他都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到哪里都是焦点。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罪。瞥了大师一眼,喘息着道:“有本事……,有本事……你来试……试啊?”

    “就是,这根本就不是人能达到的训练量,再这样下去,我们都要垮掉了。”有人带头,不满的气氛顿时蔓延开来,停下脚步的魂师们窃窃私语起来,看着大师的目光都充满了不满甚至还有些怨恨。

    柳二龙怒哼一声,几步来到那名魂师面前,一把将他从地上拎了起来,“入列,继续训练。否则,我就给你单独训练。看着柳二龙这头母暴龙,健壮魂师眼中多了几分惧意,但仍旧抗声道:“我们又不是你们的牛马。大不了我退出就是了。我可不想死在这里。大师也只不过是理论上的大师,他自己都不行,凭什么让我们来?哪怕是封号斗罗,不使用魂力恐怕也承受不了这样的折磨。”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斗罗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