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唐昊退隐的原因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斗罗大陆

    宁风致带着唐三来到一间茶馆,见到了一名年轻人。

    青年的目光转移到唐三身上,“这位应该就是宁叔叔推崇备至的唐三兄弟吧。”

    “不敢当。”唐三微微向青年颔首。

    宁风致微笑道:“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小三,这位是当今天斗帝国的太子雪清河殿下。”

    唐三心中一惊,顿时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对眼前这位青年有熟悉的感觉了,可不是么,他的相貌与雪夜大帝和当初找过史莱克学院麻烦的四王子雪崩以及雪星亲王都有几分相像。

    “原来是太子殿下。唐三有礼了。”微微躬身,唐三不卑不亢的说道。

    雪清河赞叹道:“如果不是宁叔叔告诉我,我真的很难相信你竟然只有十四岁。想当初,我十四岁的时候,还不过是个懵懂少年而已。认识你很高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叫我一声雪大哥吧。那太子二字,不提也罢。”

    从对方的言谈举止之间,唐三不禁心中大讶,他和那位雪崩王子真的是一个父亲生的的么?怎么差这么远?唐三乃是两世为人,从宁风致的引见和眼前这位太子殿下的身份上,他已经猜出了一些,这位太子应该已经得到了七宝琉璃宗的支持。回想起雪夜大帝已经相当不小的年纪。难道说,天斗帝国要出现皇室争位的情况了么?

    宁风致在一旁说道:“好了,我们先坐下说话吧。这里的绿茶味道相当不错。小三,你也尝尝。”

    三人分宾主落座,雪清河亲自为宁风致和唐三斟上香茶,不用喝,只是闻那味道。就已经有种沁人心脾的感觉。再加上这房间中古香古色的布置,很容易令人身心舒畅。

    唐三道:“雪大哥,之前我听宁叔叔说,您对我父亲当初归隐的事知道一些。”

    雪清河点了点头,道:“其实我知道地也不全,只是听一位宫廷供奉提起过。令尊一直都是我崇拜的偶像,当时就多打听了一些。根据我得知的消息来看,令尊当初选择退出魂师界,销声匿迹。似乎与武魂殿有关。”

    “哦?雪大哥,您能不能说的具体一点?”唐三有些焦急的问道。按照力之一族族长泰坦和宁风致所说,自己的父亲乃是七大宗门排名第一的昊天宗之后而且是现今昊天双斗罗之一。以这样尊荣的身份,父亲又怎会沦落到做一个只能喝些浊酒的铁匠呢?这其中地缘由一直都是唐三极想得知的。

    雪清河并没有卖关子的意思。点了点头,道:“我得到的消息是这样地。大概在十五年前。按照时间推算,那时候你应该还没有出生。武魂殿似乎在寻找一件什么东西。那件东西对于整个武魂殿来说都极为重要。因此,武魂殿派出了强大的阵容四处寻觅。不但四位白金主教都参与其中,甚至连当时地教皇以及教皇的两位贴身守护也都出动了。他们具体找的是什么给我消息的人也不知道。但从武魂殿高层倾巢而出来看,那必然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东西。”

    “而这件东西。似乎就在你父亲手中。当时,你父亲并不在昊天宗内。应该是带着你母亲在大陆上四处游历。骤然遭遇这件事,想必也十分为难。他与武魂殿之间具体地交涉情况谁也不知道。只是听说,你父亲在不久之后就宣布脱离昊天宗。而那时候,你父亲还是一位魂斗罗,没有达到封号斗罗的境界。”

    “过了不久后,又有消息传出,说你父亲与武魂殿中人在某处决斗。负伤而去。而那件东西似乎也没有被他们成功得到。正是在那一战地时候。传出你父亲已经成为了封号斗罗的消息。武魂殿本身也承认这个事实,这才有令尊成为当今最年轻的封号斗罗一说。”

    听到这里。唐三忍不住问道:“那我母亲呢?”

    雪清河摇了摇头,道:“我的消息里面并没有关于令堂的。只是在那一战之后不到一个月,武魂殿突然宣布,教皇驾崩。新教皇继位。所以,给我消息的人判断,前任教皇很可能是因为在与你父亲的战斗之中受到了重创。才会在不久后驾崩。而你父亲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而选择了隐居。虽然他已经脱离了昊天宗,但毕竟是昊天宗直系弟子中最重要地一员。他地退隐,想必也是为了不连累宗门。毕竟,武魂殿的实力实在太大了,甚至可以与两大帝国平起平坐,并不是一个宗门所能对抗地。哪怕是当世第一大宗门也不行。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昊天宗逐渐脱离人们的视线,很少在魂师界走动了。”

    宁风致接口道:“如果这件事是真的,那么,最重要的就是那件武魂殿争夺的东西究竟是什么,还有那一战的真实情况。这些恐怕也只有当时的当事人才知道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你父亲的退隐定然与那一战有着密切的关系。”

    唐三默默的点着头,雪清河所言虽然和他猜测的有些出入,但却极为合理。在斗罗大陆,能够逼迫一位封号斗罗退隐,逼迫第一大宗门半隐退的,也只有武魂殿才有这样的实力。如果自己的父亲真的击杀了教皇,那么,他和武魂殿之间的仇怨就相当大了。为了避免宗门被连累,为了躲避追杀,他带着自己隐居在小山村中自然也说的过去。

    可是,在雪清河这整个故事之中却并没有自己母亲的出现。难道说,就是在那一战之中,母亲被武魂殿的人杀了么?

    不自觉的,唐三双拳渐渐握紧。虽然他与这一世的母亲并没有感情,但是,他这具身体毕竟是这一世的母亲所给。身上也流淌着她与父亲的血液。父母之仇不共戴天。如果真的是武魂殿做的。那么……

    想到这里,唐三眼中不受控制的流露出逼人寒光。

    雪清河道:“我所知道的就只有这些了,实在不好意思。我已经找人去调查这件事。只是已经过了十多年,恐怕很难有结果。”

    “多谢雪大哥的消息,能知道这些对我来说已经很有用了。”唐三的神色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雪清河微微一笑,道:“唐兄弟不必客气,举手之劳而已。”

    正事说完,三人一边喝茶,一边闲聊起来。唐三发现,这雪清河不但十分健谈,而且见识广博,谈吐之间给人一种从容大气的感觉,在闲聊过程中,他始终未曾提过招揽之类的话,唐三仔细观察发现,此人心胸十分开阔。与自己所见过的雪崩王子和那位雪星亲王截然不同。

    “唐兄弟,不如一起吃个午饭吧。”雪清河提议道。

    唐三摇了摇头,道:“不了。我还是回学院吧。”

    雪清河微微一笑,从怀中摸出一块金牌递了过来,金牌样式简单,但其中却蕴含着一股特殊的能量气流,上面雕刻着一个天字。

    “既然如此,为兄也不多留你了。这块牌子你拿着,以后有什么事,尽可以拿着它到皇宫来找我。”

    看着面前的金牌,唐三犹豫了一下,旁边的宁风致微笑道:“清河没有其他意思,你就拿着吧。这块牌子只是清河的私人象征,并没有其他用途。”

    听宁风致这么一说,唐三也不好拒绝,这才将沉甸甸的金牌拿起来,收入到自己的二十四桥明月夜之中。

    雪清河和宁风致亲自将唐三送到茶馆门口,唐三告别二人,回史莱克学院而去。

    看着唐三渐渐远离的背影,雪清河赞叹道:“老师,您说的对。他果然不像是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孩子。不但会隐藏自己的心思,而且言谈举止都很沉稳。真不愧是昊天宗的子弟。”

    宁风致微微一笑,道:“这孩子的出色可不是昊天宗给予的,完全都是依靠自己的能力。他的未来,连我也看不清。如果是其他魂师,只是蓝银草为武魂的话,很难有所作为,但他不一样。小小年纪不但已经达到了四十级,而且他所展现出的实力一点也不比顶级武魂的四十级魂师差。如果他能够在将来解决双生武魂反噬的那个大问题,此子在大陆必定成为呼风唤雨的人物,甚至会超越他的父亲。”

    雪清河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关于当初昊天斗罗退出武魂界的事我会抓紧查,希望能早日找到准确的消息。至于唐三,我先尽可能的和他保持一个良好的关系吧。他虽然出色,但现在年纪却太小了。”

    宁风致正色道:“清河,有一点我一定要提醒你。从我和这个孩子这段时间的接触来看,如果你在未来真的想要得到他的帮助,那么,就永远不要试图去招揽他,而是和他去做真正的朋友。”

    雪清河愣了一下,和宁风致目光相对,半晌后,他才缓缓颔首,“老师,我明白了。谢谢您的指点。”

    走在回学院的路上,唐三脑海中尽是之前雪清河的话。父亲,你究竟是因为什么和武魂殿发生的冲突,母亲又在哪里呢?虽然雪清河在讲述中并没有提到关于母亲的事,但唐三还是隐隐觉得,父亲的归隐和母亲有着直接关系。

    茶馆距离史莱克学院并不算太远,很快,唐三就回到学院之中,直接来到了学院后树林内的木屋处。这里已经成了他们训练的专属场所。

    此时,不只是队员们回来了,大师、柳二龙也都回来了。只有弗兰德不在。

    “小三,你回来了。”大师看到唐三回来,向他招了招手。

    “老师,您找我么?”唐三走近问道。

    大师摇了摇头,道:“我要单独训练荣荣,你也来吧。我讲的对你也有些好处。训练她也需要你来配合一下。”

    “哦?”唐三看向一旁的宁荣荣,此时,其他人都在木屋周围,或打坐修炼,或坐在一起聊天,只有宁荣荣站在大师身边。

    “你们跟我来。”大师带着唐三和宁荣荣向树林深处走去,连柳二龙都没有跟来。

    走出大约数百米左右,大师在一处相对空旷的地方停了下来。

    宁荣荣有些忐忑的问道:“大师,您要对我进行什么特训?”对于大师曾经的魔鬼训练她到现在也仍心有余悸。

    大师道:“荣荣,如果我记得不错。你们七宝琉璃宗应该有一门名叫分心控制的技能吧。你现在修炼到了什么程度?”

    宁荣荣显示愣了一下,然后才回答道:“我现在刚修炼到三窍御之心。勉强能够应用。”

    大师眉头微皱,“这么说,还只是最初级的阶段。我要对你进行地特训,就是这方面的。”

    “虽然今天战胜天斗皇家学院二队很轻松,但他们这二队绝对不能代表高级魂师学院的普遍实力。尤其是现在唐三和沐白的实力都已经暴露了。未来你们要面对的对手只会越来越强大。而你那已经进化到九宝琉璃塔程度的武魂,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可以说,未来你们能否拿到冠军。你的能力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宁荣荣嘻嘻一笑,道:“大师,您是在夸奖我么?”

    大师脸色一板,道:“我不是在称赞你。而是在称赞你们七宝琉璃宗地武魂。以你现在的能力,还很难将自身的武魂威力发挥出来。在战斗中对团队所起到的作用并不是很大。”

    一旁地唐三有些奇怪的道:“老师。荣荣已经四十级了,她地辅助能力也已经相当出色。同时可以在四项能力上对我们进行百分之五十的增幅,那瞬间的爆发力几乎可以让我们提升一个档次啊!”

    大师淡然道:“你说的没错,她现在是可以在四项能力上同时对你们进行百分之五十的增幅。那么,你问问荣荣。如果是你们史莱克七怪一同出战地情况下,她同时对你们六个人进行这样的增幅。能持续多长时间?”

    唐三疑惑地看向宁荣荣,宁荣荣此时的脸色却已经有些变了,“大师,您怎么知道我们七宝琉璃宗的秘密?”

    大师道:“不要忘记,我出身于蓝电霸王龙家族,也是上三宗之一。七宝琉璃宗武魂的秘密也并不是那么隐秘,我知道也没什么稀奇。不但我知道。只要是强大的魂师。几乎都知道这个奥秘。但尽管如此,七宝琉璃宗依旧是最强大的辅助系武魂家族。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宁荣荣茫然摇头。一旁的唐三忍不住说道:“难道就是因为您刚才说地分心控制?老师,您能不能说地明白一些。七宝琉璃塔武魂的秘密是什么?”

    宁荣荣看向大师,大师点了点头,道:“没错。七宝琉璃塔之所以一直都保持着第一辅助武魂地称号,固然和武魂本身有关,但更加重要的却是这分心控制。魂力的提升固然重要,但这分心控制对于你们七宝琉璃宗来说,甚至更加重要。如果我猜的不错,荣荣的父亲宁宗主,在这分心控制能力上,已经达到了七窍玲珑心的程度。我没说错吧,荣荣。”

    宁荣荣点了点头,同时也替唐三解除了心中的疑惑,“我们七宝琉璃塔武魂的秘密就在于魂力的消耗上。魂力等级越高,魂环越多,这个弊病就表现的越明显。以我现在的情况来说,如果同时对你们六个人进行全部四项百分之五十的辅助,最多只能坚持三秒钟的时间。”

    “三秒?”唐三大吃一惊。

    大师沉声道:“我把荣荣单独叫出来,为的就是不让大家都听到这个秘密。这个世界是公平的。七宝琉璃塔虽然辅助强悍,可它也有自己的局限性。因为一名魂师的魂力是有限的。不论你的武魂有多么好,如果背后没有魂力支持也无法起到足够的作用。七宝琉璃塔正是因为辅助能力太强了,所以它对魂力的消耗也是极为恐怖的。试问,以荣荣四十级魂力就能够帮你们六个人在四种属性上全部提升百分之五十,那是一个怎样的概念?如果能够长时间持续,那任何魂师岂不是都要无敌了么?那天,荣荣在我们猎杀魂兽时对弗兰德、二龙他们进行辅助的时候,我才想起了这个问题。如果不能有效的解决,那么,在你们今后的比赛中,她的七宝琉璃塔武魂就很难发挥出真正的作用。”

    唐三这才明白过来,“那您所说的解决方法,就是七宝琉璃宗的分心控制了?”

    大师点了点头,道:“没错。所谓分心控制,就是同时控制自己的不同魂技产生作用。这种控制之法对于任何魂师都有用,但对七宝琉璃宗的作用更是格外巨大。普通魂师的魂技都是越强大的魂技消耗魂力越多。而七宝琉璃宗却不是这样。它们的每一种魂技在同样等级的时候消耗的魂力都是一样的。简单来说。如果荣荣是二十级的大魂师,那么,她的两个魂技消耗的魂力就都是一。等她到了三十级,三个魂技消耗的魂力依旧是相等的。但因为提升的程度有所上升,消耗的魂力也都会变成二,以此类推。这样一来,如果她只是同时释放出所有的魂技进行辅助,对魂力的消耗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别说是她,就算是封号斗罗,也很难承受这样程度的消耗。”

    “而分心控制正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所在。在战斗的过程中,可以说,每一名参战者所需要的辅助并不相同。比如说,以荣荣现在的四个魂技,对你来说,最重要的只有魂力提升这一项。其他三种附加作用在你身上用处并不大,只能是更多的消耗她的魂力而已。而沐白需要的则是攻击、防御、魂力的增幅,敏捷增幅也不重要。能够全部辅助固然好,但在魂力有限的情况下,在最关键的地方才进行辅助,无疑能够将七宝琉璃塔的辅助能力完全发挥出来。”

    “七宝琉璃宗的分心控制据我所知一共分为五个境界,分别是三窍御之心,四窍恒之心,五窍散之心,六窍如意心和七窍玲珑心。每一个境界代表的意思就是能够同时控制魂技的数量和同时释放的次数。像三窍御之心,指的就是能够同时操纵三种魂技对三个目标进行精确辅助,四窍恒之心指的是同时操纵四种魂技对四个目标进行辅助。在这种精确辅助的情况下,就能够做到我先前所说的程度。将最合适的辅助施加在最需要的人身上。”

    说道这里,大师停顿了一下,眼含深意的看了唐三一眼后才继续说道:“对于普通魂师来说,分心控制的作用并不是很大,因为每一种魂技消耗的魂力不同,全部魂力加起来都未必能够将所有魂技释放一遍。因此,这分心控制的修炼方法也渐渐失传了。只有七宝琉璃宗才会。荣荣,我希望你能够在总决赛开始之前,至少要达到四窍恒之心的地步。这样,你至少可以同时对四个人进行辅助。在不同的时候释放出不同的辅助魂技。这才是七宝琉璃宗真正的奥义。你明白么?”

    宁荣荣吐了吐舌头,道:“大师,您真厉害。您说的话几乎和爸爸说过的一样。爸爸也告诉过我,想要真正发挥出七宝琉璃塔的作用,就必须要刻苦修炼分心控制,可是,这分心控制的修炼方法实在太辛苦了。而且又那么枯燥。所以我……”

    大师淡淡的看了宁荣荣一眼,“你是不是想说,其实你连三窍御之心都没能完全掌握?”

    宁荣荣俏脸一红,但还是点了点头,有些羞惭的不敢再看他。

    大师轻叹一声,道:“荣荣,作为七宝琉璃宗的直系传人,你拥有着别人所没有的条件。如此得天独厚的武魂如果不珍惜,将来你一定会后悔的。这分心控制是你必须要修炼的奥义。否则的话,就算你将来能够成为封号斗罗。也不会是一名合格的辅助魂师。你能明白老师的苦心么?”

    大师的声音很温和,但这种温和的语调反而令宁荣荣心中更加惭愧,用力的点着头,道:“大师,您放心吧。从现在开始,我一定努力修炼分心控制。争取早日达到四窍恒之心。”

    大师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道:“虽然我也不知道这分心控制修炼的法门,但我可以教你一个方法。你记住,在今后进行技能辅助的时候,你一定要让自己成为一个最吝啬的魂师。哪怕是一点一滴的魂力也要尽可能去节约。把每一次辅助都做的恰到好处,不多一分,不减一分。只要你能做到这一点。那么,你的辅助能力也就走上正轨了。”

    宁荣荣将大师的话记在心中,虽然还不是完全领悟,但大师之前这一番话也让她充分认识到了分心控制这个能力的作用。

    大师轻叹一声。目光落向一旁的唐三,“我把小三叫来其实是有私心地。分心控制对于普通魂师没什么用。但对他却不一样。他是控制系魂师,而且还是双生武魂。新得到的魂技在尽可能的控制下对魂力消耗并不算大。如果能够再掌握分心控制的方法,那么,在战场上他的控制能力就会变得更强。尤其是以后拥有了第二武魂的魂技之后,这种情况就会变现的更加明显。荣荣,我不知道你们七宝琉璃宗的门规如何,但如果没有明文规定的话,能否在你修炼分心控制地时候也让小三和你一起修炼?”

    “老师。”唐三看向大师。有些急切的道:“这样不好。分心控制是七宝琉璃宗的独门秘技,我怎么能学?”

    他是从唐门那个时代来的,唐门地门户之见他很清楚。本门最高深的技能一向是敝帚自珍,别说是教给外人。就算是有人想要觊觎,也立刻会遭到唐门不择手段地报复。

    “为什么不能学?三哥。你就和我一起练好了。这其实也没什么的,大师说的对,这分心控制技能原本就不是我们七宝琉璃宗所独有,只是对我们七宝琉璃宗有用,所以才一直传承了下来。何况。你有恩于我们七宝琉璃宗,就算是爸爸在这里。也一定会同意的。”

    “可是……”唐三迟疑着还想要拒绝,却被宁荣荣打断了。

    “可是什么?三哥,你给我那朵仙品郁金香的时候我说过什么吗?我拒绝了么?我没有,因为我真地把你当成是哥哥看待。哥哥给妹妹的东西,我为什么要拒绝?尽管那时候我并不知道那朵仙品药草地珍贵。就算我知道,我也一定会收的。现在也一样,我们史莱克七怪都是一家人。你对大家从来都是无私的。这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技能而已。如果你再拒绝的话,就是不把我当成妹妹看待了。”

    听着宁荣荣像连珠炮一般的质问。唐三顿时无言以对。对于这分心控制他当然有心要学,但这也毕竟是人家宗门的秘技。

    “不如这样吧。荣荣。还是先问一下宁叔叔好了。宁叔叔说我可以学,我再和你一起修炼,你看如何宁荣荣有些不满地撅起小嘴,道:“哼,你还不相信我么?爸爸肯定不会拒绝地。既然你坚持,那我现在就去找爸爸。”

    “现在别去了。你也不知道宁叔叔在什么地方。”唐三想要拉住宁荣荣。

    宁荣荣道:“放心好了,我能找到爸爸的。我们七宝琉璃宗怎会没有联络地方法。大师,我先走了。”

    说完,宁荣荣直接朝着树林外跑去。

    大师失笑道:“这丫头,到真是个急性子。小三,放心吧。既然我提出来,自然就是料定宁风致不会拒绝的。这分心控制技能对七宝琉璃宗虽然重要,但也不是不能外传的秘密。如果我猜得不错,宁风致巴不得让你学呢。这样一来,你就欠了七宝琉璃宗一个人情。身为七宝琉璃宗宗主,宁风致高瞻远瞩,不论是你还是你父亲,都是他极为重视的对象。趁着荣荣去找她父亲,你跟我说说,刚才宁风致找你都说了些什么?”

    听大师这么一说,唐三心中才算释然了。当下,将之前自己见到雪清河,一起三人在一起所说的话详细的说了一遍。

    听了唐三的复述,大师沉吟片刻后才道:“这位太子殿下的消息应该没有任何水份。能够打听到这么多也算是相当不易了。对于那件事,武魂殿可是全面封锁的。”

    “老师,那您知道什么消息么?”唐三急切的问道。在大师面前,他完全不需要遮掩自己的情绪。

    大师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但从理论上来看,这位太子殿下给的消息没有问题。现在的关键就在于那件东西是什么,为什么武魂殿为了这件东西能够倾巢而出,而又在没有得到这件东西的情况下铩羽而归。甚至有可能赔上了一个教皇。”

    唐三眼睛突然一亮,“老师,您说会不会是魂骨?对于魂师来说,最珍贵的东西无疑就是魂环和魂骨了。魂环有专属性,不可剥夺。可魂骨却可以。”

    大师摇了摇头,道:“不,我认为不会。如果是魂骨的话,武魂殿不可能没有得手。你父亲虽然成为了封号斗罗,也不可能与武魂殿相抗衡。要知道,武魂殿中除了教皇之外还有至少三位封号斗罗的存在。你父亲一个人的力量再强,也不可能对付的了那么多强者。如果我猜得不错,武魂殿之所以没有继续执着于那件东西,不是因为那件东西损坏了,就是因为它已经失去了原本的作用。难道说,是一只魂兽么?可魂兽的话,又怎么会和你父亲扯上关系呢?先不说能够被武魂殿看上的魂兽将会是多高的级别,单是魂兽与人类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它也不会和你父亲在一起。而你父亲更不可能为了一只魂兽不惜脱离宗门去得罪武魂殿。”

    大师的分析能力无疑是极强的,但听了他的分析,唐三脑海中却更加糊涂了,那件东西究竟会是什么?看来,只有再见到自己的父亲,才有可能知道真像了。

    宁荣荣去的时间并不长,半个时辰之后,她就已经兴冲冲的跑了回来,手里还拿着一封信。

    “三哥,给你看。我就说嘛,爸爸肯定会同意的。”

    信笺上的字很简单,唐三也曾见过宁风致的笔迹,只见上面写着:小三,分心控制并非什么秘技,如果有用,你尽可与荣荣一起练习。你对七宝琉璃宗的帮助,又岂是这小小技能所能相比的?——宁风致。

    虽然只有简单的一句话,虽然唐三明知道宁风致这样说有几分笼络自己的意思,但他的心还是暖融融的,说不出的受用。不管怎么说,宁风致乃是一宗之主,也是一位宽厚的长者。

    就这样,从下午开始,唐三与宁荣荣一同修炼起这项法门。

    分心控制的修炼方法并不复杂,不同的魂师修炼这门技巧的方式也不同。宁荣荣的修炼,就是不断将自己不同的技能释放出来,每一种技能释放的速度、时间都要区别开来,并且尽可能做到准确,收发自如。此时,她同时释放的就是三种技能,开始修炼最基础的三窍御之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斗罗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