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吞噬,八蛛矛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斗罗大陆

    唐三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那里,正用焦急目光注视着自己的小舞。他的眼神愣了一下,眼中的血光这才逐渐退去。大脑也逐渐恢复了清醒。

    其实,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刚才自己做了些什么,用八蛛矛插入人面魔蛛身体,完全是在他大脑一片空白的情况下下意识所为。此时,眼看着小舞还活着,唐三的心也随之活了过来。这才注意到自己此时的情况。

    身下的人面魔蛛依旧在不断的颤抖着,一股股强悍的能量正顺着八蛛矛传入体内。令唐三有些惊讶的是,这些充满暴戾之气的能量在自己身体循环一周后,会重新传入自己的八蛛矛,然后在自己的脊椎上凝聚,而自己的脊椎骨和背后八蛛矛依附的那八根肋骨却变得火热无比,就像是深渊一般吸收着这些能量。

    这是唐三真正意义上第一次使用出了八蛛矛的吞噬技能,而吞噬的对象又是一只人面魔蛛。

    本来,八蛛矛的吞噬技能只能暂时将顿时的能量传入己身,在短时间内使用后就会自行流逝。可此时唐三吞噬的对象和他那八蛛矛的来源一样,也是一只人面魔蛛。八蛛矛就产生了自行的反应,或者说是本身的异变。

    从人面魔蛛体内吸来的能量,被唐三的外附魂骨自行吸收转化,化为了自己的能量。这也是因缘巧合,如果不是唐三的魂力已经达到四十级,正好符合了外附魂骨进化的条件,此时他从人面魔蛛体内吸收的能量也不会直接转入外附魂骨之内。

    外附魂骨实在太少见了,所以,就算是大师,对它的研究也有限。其实,外附魂骨的进化并不是因为魂环的不同而停止。只要是魂师吸收了新的魂环,它就会伴随着进化。进化地条件就像获得魂环的条件一样。就是魂师的实力提升到下一个层次。

    在唐三已满四十级的前提下,八蛛矛又吸收到了最适合自己的能量,还怎会客气。此时,唐三那原本三米长的八蛛矛已经逐渐延伸到四米长度,上面也开始各自长出一排整齐的倒刺。和他身下地六千年人面魔蛛一模一样。不同的是,唐三的八蛛矛此时完全呈现为吞噬中的惨白色。在这惨白色之下,红白两色光晕使他的八蛛矛上多了一层炫丽的花纹。

    随着神志的清醒。唐三很快对自己地身体做出了正确的判断,按照自己的身体情况,他已经推断出了缘由,索性就这样吸收下去。同样是人面魔蛛,它的能量对于八蛛矛的好处显而易见。虽然现在还不知道会表现在什么方面,但唐三还是主动催动体内魂力进行加速吸收。人面魔蛛对自己同类的剧毒虽然能够免疫,但唐三的八蛛矛可不只是拥有人面魔蛛的毒素。还有那两种仙品毒草的冰火剧毒。

    八角玄冰草与烈火杏娇疏产生地冰火两极之力在它体内肆虐,在加上之前龙炎对它身体的破坏。此时这只人面魔蛛根本没有半分反抗之力,只能任由唐三吸收。它的生命力正在飞快的流逝,支撑着身体的八条蛛腿逐渐变软,整个身体开始匍匐在地面上。外壳渐渐呈现出灰白色。

    小舞小心翼翼的将相思断肠红揣入自己怀中,她自己也是长出口气,心中一阵后怕,如果不是相思断肠红,恐怕自己就要与唐三永别了吧。

    柳二龙站在小舞身边。摸了摸她的头,虽然嘴上并没有说什么,但她眼中的凶厉之气尽去,反而流露出几分慈祥地光芒。

    小舞抬起头,看向柳二龙,她突然从这位暴力的杀戮之角身上感受到了一种特殊的母性光辉。这种感觉令她份外舒适,再加上受伤后地疲倦,忍不住将头靠在了柳二龙丰满的大腿上。

    “乖孩子。有我在,以后不会再让人或者任何东西欺负你。”柳二龙柔声说道。

    众人看着柳二龙的目光都不禁流露出惊讶之色,这还是刚才那个充满杀气。似乎要屠尽一切的杀戮之角么?

    “二龙老师,……”小舞眼中流露出感激的光芒,甚至还带着几分濡沐的光彩。此时此刻,她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母亲不也是经常用这样的目光看着自己么?可是,她已经去了。

    “小舞,你愿意做我地嫡传弟子么?”柳二龙轻声问道。

    小舞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我愿意。老师。”她何等聪明。一边说着。就要跪下给柳二龙行拜师之礼。

    柳二龙将小舞从地上抱了起来,让她靠在自己怀中。“我不需要那些俗套的礼数。小舞,老师一生未嫁,现在也没有什么亲人。我不希望你叫我老师,如果你不嫌弃我地话,我希望能听你叫我一声妈妈。”

    听到柳二龙这么说,一旁的弗兰德不禁一阵心酸的别过头去,大师的目光却已经痴了,看着她,一时间百感交集,嘴唇嗡动着想要说些什么,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小舞同样震撼了,看着柳二龙那充满希冀的双眼,她那本就已经发红的美眸中渐渐浮现出一层浓浓的水雾,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紧紧的保住柳二龙,“妈妈,妈妈……”

    妈妈,这两个字在小舞心中是那么的重要,母亲离开她,已经快八年的时间了,她是多么想叫出这两个字啊!此时不只是柳二龙从她身上找到了做母亲的感觉,同时,小舞也从柳二龙身上找到了母爱的慰藉。一时间心情激荡,顿时真情流露。

    柳二龙轻轻的抚摸着小舞那长长的蝎子辫,妖艳的面庞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可泪水,却也不受控制的顺着面庞滑落。

    她爱大师,可大师却不敢接受这份禁忌之爱,这么多年了,柳二龙的心始终是空的,此时此刻,她的心却像是找到了寄托,寄托在自己刚刚认下的这个女儿身上。这一刻,似乎大师在她心中的影子都受到了一丝动摇。柳二龙一边感受着小舞身上释放的真切情感,一边在心中暗暗发誓,就算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她,自己也是愿意的。

    “二龙,恭喜你。”弗兰德勉强压制住内心的激荡,满面笑容的向柳二龙说道。

    柳二龙看着弗兰德,眼中流露着痴痴的光芒,“弗老大,我有女儿了。你知道么?我有女儿了。”

    “是的,我知道。从今以后,你再不孤单,你有女儿了。”听着柳二龙的话,弗兰德眼中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他又何尝不爱柳二龙?为了柳二龙,他可以终身不娶,为了柳二龙和大师能够幸福,他可以将那份爱深深的埋藏在自己的心底。可是,他却始终没有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过上幸福的生活。这能够怪大师么?不,不能,怪也只能怪命运弄人。

    此时此刻,他能够深切的感觉到柳二龙此时的心情,又怎么会不替她高兴呢?

    众人纷纷上前恭喜,只有大师站在那里,一步也无法移动,看着柳二龙,他的心好痛好痛,他知道,他欠她的实在太多太多。可他与她之间,就像是纠结成了一个死结,不论怎样也无法解开。他为柳二龙得到女儿而高兴,可同时,他又怎么会不为自己和柳二龙的际遇而悲伤呢?他多想将柳二龙抱在怀中,向她倾诉自己的爱恋?可是,他做不到。血缘的那层阴影,那道阴霾,始终横梗在他与她之间。

    唐三终于完成了吞噬的过程。淡淡的光晕开始从那六千年的人面魔蛛身上释放出来,只要他愿意,现在已经可以去吸收这个魂环了。

    可此时的唐三却一点吸收魂环的心情也没有,八蛛矛收回体内,他几乎是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到了小舞和柳二龙面前。

    “小舞,小舞……”唐三眼中没有泪水,但他的声音听上去却已经有些扭曲了,是怎样的情感才会让他的声音变成这样?

    小舞从柳二龙怀中抬起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唐三,眼泪更是止不住的流淌。

    柳二龙轻叹一声,松开了自己的怀抱,将小舞送到了唐三面前。

    尽管周围有那么多人在,甚至还有外面几只虎视眈眈的魂兽,可唐三却什么也顾不得了,猛的张开双臂,将小舞的娇躯深深的埋入自己的怀抱之中。他没有说什么抱歉之类的话,但他的牙齿却已经咬破了自己的嘴唇。他怎能不后悔自己将幽香绮罗仙品交给小舞呢?如果不是那样,小舞又怎会遭受偷袭。为了自己,这已经不是小舞第一次受创了。唐三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没能保护好小舞。

    柳二龙抬起头,望着天空,幽幽的说道:“永远不要让我知道你对不起她。否则,不论你是谁的弟子,不论你有多么深厚的背景,那天的大地之王,就是你的榜样。”

    虽然她并没有指名道姓,但所有人都知道她这句话是向唐三说出来的。

    轻轻的拍拍小舞的背,唐三松开了自己的怀抱,他的双眼之中,光芒突然变得执着起来。从如意百宝囊中取出一卷碧绿的叶子,塞入小舞口中。同时接过小舞手中的幽香绮罗仙品,收回到如意百宝囊中。

    那是龙芝叶,有疗伤固本之功效,也是当初从冰火两仪眼周围得来的。

    小舞吃下龙芝叶,伴随着一股清凉感传遍全身,胸前的烦闷顿时好了许多。

    唐三望着一旁的山峰,“此山之中,是独孤前辈潜修之地,在这里,有一处得天独厚的冰火两仪眼。人畜接近,必被其中极端的寒热二气影响,短时间内就会暴毙而亡。但也正是这里,孕育了众多天材地宝。我现在所拥有的药草,都是从此处而来。冰火两仪眼对别人有害,但因为我曾经服用过两种药草,对我反而有益。在那里吸收魂环,必定有事半功倍之效。麻烦大家在这里等我。我会尽快完成魂环的吸收。你们也千万不要靠近冰火两仪眼,以免被其气息所伤。”

    做出简单的解释,唐三没有停留,带着心中那份执着,他几个起落就来到了那只地穴魔蛛身边。蓝银草席卷而出,把那被禁制着的阴险魔兽卷起,背后八蛛矛释放出来,带着他的身体以惊人的速度朝着冰火两仪眼而去。

    唐三的解释,是在宽慰众人。而他的执着则是因为实力。刚才发生的一切。又一次用事实提醒了他实力地不足。他现在只想让自己变得更强更强,好有实力去保护自己的伙伴,还有心爱的人。

    眼看着唐三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地穴魔蛛,小舞刚想要说什么,却被柳二龙阻止了。柳二龙淡淡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这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凭借着那份执着。他一定会成功地。作为一个女人,不论自己的男人决定是对是错,永远都应该无条件的支持。他对了,你应该为他高兴。哪怕是他错了,因错而去。大不了,就是随他而去。”

    柳二龙的话说的很平淡,但语气中却充满了悲伤。其中包含的那份无奈闻者心酸。

    小舞喃喃的道:“大不了,就是随他而去。妈妈,你说地对。我是应该支持他做任何事。”柳二龙的话,仿佛为她敞开了一扇大门,想通了,小舞顿觉一阵释然之感。

    可是,另一边的大师却完全是另一种感受,站在柳二龙背后,呆呆的看着她。此时的大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整个人都像是木然了一般。呆呆的站在那里,良久不语。

    弗兰德阴沉着脸,看向大师,“小刚,你跟我来,我有话对你说。”

    说着,弗兰德朝一边走去。大师面无表情的跟在他身后。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行尸走肉一般。

    目送着大师随弗兰德走到远处,柳二龙心中暗叹一声。小刚啊小刚,我这一生,都不可能再爱上第二个男人了。如果你真的不肯接纳我,那我也只有这样终老下去。幸好,我现在有了女儿。我现在有些明白你收唐三为徒地心情了,至少,孩子能够成为我们心中的一份寄托吧。

    想到这里,柳二龙心中也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内心的抑郁减轻了几分。整个人也轻松的多了。随着脸上神情的放松,她看上去似乎变得更美了。轻轻的搂着身边小舞的肩膀。遥望天际。

    唐三翻山而过,很快就来到了那熟悉地地方。

    重返冰火两仪眼,眼前的景象令他不禁大为震撼。原本被他几乎像劫掠一般的宝地,此时郁郁葱葱地已经重新恢复了绿色。虽然不像以前那样姹紫嫣红。但那生机勃勃的感觉却令人份外舒适。

    冰火两仪眼不愧是宝地,唐三留下的那些种子都已经生根发芽,凭借着十倍的生长率,在这短短的半年时间内,已经重新将这里孕育的一片生机。虽然短时间内不可能再有仙品药草出现,但至少这里依旧是宝地。百年或者是几百年后,必将重现曾经的风采。

    唐三将地穴魔蛛扔到一旁,背后八蛛矛毫不客气的直接刺入了地穴魔蛛地要害。这被禁制住地阴险魔兽就在八蛛矛的吞噬之中不断地流逝着生命力。

    唐三在地穴魔蛛身上的做法几乎和刚才杀死人面魔蛛时一样,但他却发现,吞噬而来的能量虽然让自己会感觉到短暂的强大,但那份能量很快就会流逝而去,并不像之前那样会被外附魂骨八蛛矛自身吸收。他明白,这应该是此次进化八蛛矛已经吸收了足够能量的缘故。这吞噬的能力,毕竟不能将外力完全转化为己身。至于原因,很简单,一个是因为唐三的玄天功没有截留这些能量的方法,另外,这些外来的能量属性不同,贸然去吸收,不但没有好处,反而有害。

    眼看着地穴魔蛛即将命丧于八蛛矛之下,它那生长在头部的小眼睛充满了阴狠的光芒。唐三嘴角处流露出一丝怪异的微笑,眼中紫金色光芒骤然变得强盛起来,宛如两道利剑一般,深深的刺入了地穴魔蛛的眼睛之中。

    地穴魔蛛硕大的身体顿时剧震起来,唐三也借此机会,八蛛矛剧毒与吞噬全力发动。

    剧烈的挣扎逐渐消失,地穴魔蛛的生命也随之走到了尽头。

    小舞说的灵魂震荡,唐三想出的解决方法就是利用自己的紫极魔瞳,在地穴魔蛛即将死亡前,猛然震撼对方的精神,令它在死前的一瞬间怨气消散,这样一来,潜意识中的灵魂震荡自然也会随之消失,吸收魂环时也会变得容易许多。

    淡淡的黑色光芒开始从地穴魔蛛身上释放出来,凝聚在他身体上方。魂环之力的出现,证明着这头万年魂兽已经彻底的失去了它的生命。

    唐三脱掉自己的外衣,身形一展,直接跃入了那足以融化金铁的阳泉之中,然后再游到冰火两仪眼内两种泉水交汇之处。

    对于别人来说,这两种泉水无一不是致命的极端存在,可对于服用过八角玄冰草与烈火杏娇疏的唐三来说。冰火两仪眼内给他的感觉,却只有温暖与清凉。

    两股不同的能量同时融入体内,与他体内仙品药草的药性相合,悄然律动起来。唐三平躺在泉水之中,缓缓抬起自己的右手。蓝紫色的光芒从掌心冒出,蓝银草向着岸边的地穴魔蛛魂环发出了召唤。

    黑色的气流终于找到了宣泄的途径,顿时如同海纳百川一般朝着唐三的右手奔涌而去。

    当那黑色气流与唐三手掌中的武魂蓝银草接触那一瞬间,以唐三的身体为中心,冰火两仪眼的泉水顿时荡漾其一圈圈强烈的波纹。

    唐三之所以选择在这里吸收魂环,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冰火两仪眼不但不会对他有害,因为他服用的那两种仙品药草,反而会得到冰火两仪眼的滋润。无形中在自己体内形成了一道保护层。而因为泉水的原因,他体内两种仙品药草的药性也会被完全激发出来,形成第二道保护层。再加上背后的外附魂骨。万年魂兽的魂环能量虽然庞大,但想要伤害到唐三本体,也必须要先冲破这三道保护层才可以。

    以唐三的实力,本就可以吸收六千年所有魂兽的魂环,此时有了这三层保障,吸收一只刚刚进入万年级别的地穴魔蛛魂环自然是有很大可能成功的。这也是他敢于冒险的重要原因。

    计划与实践,永远都会产生差别。此时唐三的情况也是如此。没有真正尝试过,永远无法想象出万年魂环带来的魂力是多么庞大。

    当那黑色气流从右手处涌入身体的一瞬间,唐三只觉得周围光线一暗,自己仿佛已经被淹没在滔天的浪潮之中。

    这绝不夸张,魂环涌入的能量,几乎一瞬间就充斥在唐三体内的每一个角落。甚至不需要他自己去运转,那庞大的能量已经强行运行起来。

    地穴魔蛛的魂力不像人面魔蛛那么霸道,但却充满了阴冷的感觉,那种冷,与冰火两仪眼中寒泉的冷不同,那是一种发自精神深处的冷,是精神世界被阴冷所侵袭的感觉。

    唐三的神经在这寒冷之中似乎已经麻痹了,身上原本的三个魂环以惊人的速度律动着,令他的身体看上去像是被包裹在一个黄紫色的大茧中一样。

    这一次越级吸收,带给唐三的不是痛苦,而是一种恐怖的感觉。他的准备工作确实足够完善。冰火两仪眼的能量成功的过滤着地穴魔蛛魂环的杂质。可那能量对于目前的唐三来说实在太庞大了,每一次冲击,都令唐三感觉自己如同风雨飘摇一般。似乎这具身体此时已经不是自己的。而自己却在一旁冷眼旁观似的。那种无法控制的感觉,甚至比吸收人面魔蛛魂环时的疼痛更令人难以忍受。

    有了上次吸收的经验,唐三知道,现在自己根本没有其他办法。只能静静的等待,尽可能让自己的意志变得更加坚定。不论身体出现什么状况,也绝不能惊慌。否则,一个不好,自己就会被这庞大的魂力所毁灭。

    黑色的气流不断从万年地穴魔蛛身上涌出,在不断的被唐三所吸收。三个魂环的光芒渐渐黯淡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层黑色的气流。唐三的骨骼不断发出密集的噼啪爆响。那黑色气流无孔不入的钻入他体内的每一条经脉之中。

    很快,唐三就发现,每当这股无比庞大的黑色能量从自己已经打通的冲脉与阳维脉中通过之后,似乎就会减弱几分。似乎从那两条经脉处被自己吸收了似的。这一感觉令唐三顿时大喜。他隐隐明白,奇经八脉的存在与拓宽,对于吸收外来能量有着极其特殊的好处。

    可惜,自己现在贯通的只有两脉,如果能够贯通四脉以上,说不定现在吸收这万年魂环就会变得轻而易举。

    渐渐的,痛苦开始出现了。那是一种膨胀的痛苦。表面看去,唐三的身体没有任何变化。但在感知中。他却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就像一个巨大的气球在不断膨胀,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爆裂似的。

    虽然体内积蓄的黑气通过冲脉与阳维脉不断的被吸收,可是外来的能量也越来越大。每一处骨骼和经脉都有一种麻痒地感觉,似乎有上万只蚂蚁在自己身上游走。

    冰火两仪眼和唐三曾经服用的两种仙草在这时候开始展现出它们的作用。由于经历了冰火炼金身的过程,唐三的经脉变得极其坚韧。那黑色气流虽然将它的经脉不断撑大,但弹性奇佳的经脉却在扩张中毫无破裂迹象。

    地穴魔蛛地魂环之力虽然庞大。但它也毕竟是有极限的。当那庞大能量的输出达到极限的时候,唐三的经脉已经被撑到了极其恐怖的程度。可就是如此,他却依旧坚持着。此时此刻,任何痛苦也无法动摇他那坚定的信念。为了自己,也为了小舞,他知道,自己绝不能失败。

    地穴魔蛛的身体悄然破碎。那是所有能量全部失去后的结果,它接下来所能做地,就只有成为这里的肥料。

    痛苦,从巅峰开始滑落。不只是冲脉与阳维脉,唐三体内的正常经脉也开始随着魂力的流转而将这外来的能量吸收,并与自己的玄天功融为一体。

    魂环中的能量之所以能够被吸收,是因为魂兽释放的能量在成为魂环之后会分成两个部分,一部份是经过过滤后最纯净地能量可以被直接吸收,帮助魂师的实力提升到下一个层次。拥有下一个称号。而另一部分则是大部分继承该魂兽的特征,这些异种能量就凝聚成魂环,成为了魂师地魂技。

    伴随着肿胀感逐渐消失,痛苦渐渐减小,放松的感觉令唐三疲惫的精神渐渐困倦。他就在这后续的吸收过程中,缓缓陷入了沉睡之中。任由冰火两仪眼这宝泉滋润着自己的身体。

    如果此时有人能够看到唐三的脸,就会发现,他的连在不断变换着颜色。一会儿白、一会儿红、一会儿黑。而他身上在原本两黄一紫三个魂环之外,一个黑色的魂环渐渐由虚幻地气流像清晰发生着变化。

    或许,第四魂环就达到万年级别。唐三并不是唯一一个,但不可否认地,他绝对是得天独厚的一个。蓝银草又一次进化,蓝银草又如何?废武魂又如何?在唐三地努力下,它依旧保持着与同级强大武魂不相上下的威能。

    “小刚,你实话告诉我。你到底准备怎样处理你和二龙之间的关系?”弗兰德瞪视着大师,眼神极其不善。

    大师呆呆的看着弗兰德,“我不知道。”

    “不知道?二十年了。我问你。人的一生有多少个二十年?一个女孩子最好的青春就因为你这一句不知道已经虚耗了整整二十年的时间。虽然你是我兄弟。可我现在真想抽你。”

    大师苦笑道:“你抽吧。不过,给我留一口气。我不想因为自己的死而让二龙伤心。其实。连我自己都想抽自己。这都是我的错,可是,二龙却也在承受着同样的痛苦,甚至是更大的痛苦。”

    看着大师脸上那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弗兰德沉默了,他也明白,大师并没有做错什么。如果他真的要了柳二龙,那么他们就是**。大师不要柳二龙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二龙的名声。他不想让二龙因为自己而背负上那样沉重的骂名。当初大师选择离开,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只是他没想到,柳二龙爱他竟然爱的那么深,一直苦苦的等待,直到现在。

    弗兰德长叹一声,“小刚,就真的没有办法了么?这样下去,你们两个虽然没有**。可是,你们却都要痛苦终生啊!你应该看的出,除了你以外,二龙心中不可能再装下第二个男人。如果你真的要一直这样伤害她,那你还不如离开,至少,她看不到你,心中还会好受一些。”

    大师默默的点了点头,“这次回去后我就走吧。你说的对,我不应该留在她身边,再让她那样痛苦。弗兰德,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没对你说过一声谢谢。为了我们两人的事,你同样也承受着痛苦。对不起,弗兰德。”

    弗兰德眼圈一红,“说什么傻话呢。我是你们的大哥,以前是,现在是,永远都是。我不需要你说什么谢谢,我只想看到你和二龙过上幸福的生活。你明白么?小刚,你这个混蛋,你为什么就那么执迷呢?难道你和二龙结合后,就不能去隐居么?你们不说,谁知道你们之间的兄妹关系?”

    大师抬起右拳,捶击着自己的左胸,“可是,我骗不了自己的心。我真的不能。”弗兰德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种可能,“小刚,我问你,你爱不爱二龙。”

    大师愣了一下,“弗老大,这种问题还用问么?如果我不爱她,又怎会如此?”

    弗兰德脸上突然流露出一丝狡诈的笑容,“那好,我可以肯定,二龙也一直都是深爱你的。既然如此,你们两个在精神上就已经**了。我可以这样说吧。”

    “你……”大师大怒,他一直维护的就是这些,可是,当他看着弗兰德的眼睛时,却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是啊,自己和二龙彼此相爱,在精神上早已出轨。不是**又是什么呢?

    “弗兰德,我明白你的好意。可是,精神上毕竟是精神而已。至少,我们彼此的**还都是纯洁的。”

    弗兰德微微一笑,道:“你承认自己的精神**就好。而且,我相信,你们也一直会这样乱下去。既然你们精神上已经**了。那么,你们为什么不能在精神上结合呢?不需要名份,只需要彼此的认可。你们完全可以做一对精神上的夫妻啊!”

    大师愣住了,“弗兰德,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弗兰德没好气的道:“你那么聪明,有什么可不明白的。我的意思很简单。你们彼此结合,依旧可以成为夫妻。只是称呼上不变就是了。按照你现在的认知,只要你们彼此不发生**关系,那就不叫**。你能发乎情,止乎礼,那么,你们只在精神上爱恋,彼此保持着纯洁的身体,谁还能说什么闲话呢?”

    不好意思,今天的更新晚了点。这两天实在太累了,昨天晚上写到夜里两点才写完这一章。正好到精彩的地方,小三总要写的认真一点。请大家原谅。

    糖糖小公主很健康,很能吃,(像她妈妈……),呵呵,再次感谢书友们的祝福与支持。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斗罗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