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身世之谜与昊天斗罗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斗罗大陆

    想到这些,唐三突然想起了父亲在临走时给自己留下的那封信,右手从腰间二十四桥明月夜上抹过,将那封纸已泛黄的信取了出来。递到面前的泰坦手中,“前辈,这是您认识的字迹么?父亲在我六岁那年,留下了这封信离开后就再没有回来。”

    信笺展现在唐三与泰坦面前,唐三平时经常拿它出来看,这是父亲唯一留下的痕迹,每当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他就抑制不住心中对父亲的思念。

    “小三: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走了。

    不要去找我,你是不可能找到我的。

    你虽然还小,但有自理能力。

    雏鹰只有自己展翼才能更早的高飞。

    不用为我担心,你的性格中,继承了许多你妈妈的细腻。

    爸爸是一个无用的人。

    你渐渐的大了,爸爸需要去拿回一些本应该属于我的东西。

    总有一天,我们父子二人会再相见的。

    我希望你变得强大,但又不希望你变得强大,自己的路,你自己选择。

    如果有一天你觉得魂师这个职业不好,那就回到圣魂村,像我一样,做个铁匠吧。

    勿念。

    唐昊。”

    原本唐三一直将这封信当成一个回忆,当成对父亲思念的寄托,可此时再看这封信。结合泰坦透露出地隐约身份,信中的内容似乎已经完全变成了另一个含义。

    尤其是那句我希望你变得强大,但又不希望你变得强大,充分显现了唐昊在留下这封信时那极其矛盾的心情。爸爸说要拿回本应该属于他的东西。那究竟会是什么呢?

    看了这封信,泰坦一阵失神,忍不住自言自语地道:“主人啊主人,您怎么能说自己是一个无用的人呢?在老奴心中,您永远都是家族中的顶梁柱。”

    低头看向面前的唐三。泰坦小心翼翼的将手中信笺递回,“少主,没错。这字迹就是主人地。”

    “我爸爸出身于昊天宗?前辈,我请求您,告诉我这一切的真像。既然父亲出身于昊天宗,那他为什么又会和我生活在圣魂村呢?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事?请您告诉我。我一定要知道这其中的奥秘。”

    泰坦看着唐三,眼中不禁再次流淌出泪水,他完全能够想象,自幼没有母亲,六岁父亲又离开。这些年来唐三过地是怎样孤苦无依的生活。忍不住张开双臂,将唐三揽入怀中,“少主,我可怜的少主啊,这些年,你受苦了。”

    唐三此时的心情激荡万分,可却又有些不知所措,突如其来的信息完全扰乱了他的思绪,昊天宗这三个字。带给了他太多的冲击。

    “少主,当年主人的事我不能告诉您。那是只属于主人一个人地秘密。连我也不完全清楚是怎么回事。您只需要知道,主人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是这个世界上最强横的存在,没有人能够比的上他就已经足够了。我的力之一族,原本就是属于昊天宗四大附属宗族之一,正是因为主人。我才选择脱离了昊天。重新在天斗城自立。主人既然已经重现,那么。力之一族毫无疑问,将归于主人麾下。现在主人虽然不在,但还有少主您。从现在开始,力之一族就是您的附庸,本族一共拥有青壮年魂师二百一十七名,皆可为少主效死。”

    唐三的眼睛有些模糊了,父亲走了快八年的时间,音讯全无。

    如果说他没有一丝怨恨是不可能的,但此时唐三却突然感觉到父亲地无奈,如果他真的出身于昊天宗,还是泰坦所说的主人,却在圣魂村沦落了六年,当了六年的铁匠和醉鬼。

    这是何等的无奈和悲伤?

    联想起自己转世出生时父亲那声凄厉的惨叫声,唐三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

    双手抓住泰坦坚实的双臂,“前辈,我现在地心很乱,我需要静下心来好好想想。”

    泰坦赶忙道:“少主千万别再用前辈二字相称,老奴泰坦。”

    唐三苦笑道:“您是泰隆地爷爷,我和他又是同学,年纪比他还要小。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就叫您一声泰爷爷吧。”

    “可是……”泰坦还有些犹豫。

    唐三道:“就算是父亲在这里,也一定会同意我对您这样地称呼。泰爷爷,我必须要去见宁宗主,咱们就此别过。关于我身世的事还请您代为保密。我需要冷静的思考一下。”

    泰坦沉凝道:“少主,您可一定要小心宁风致。当初主人就曾经说过,七宝琉璃宗新任宗主宁风致是个有大才的人,七宝琉璃宗在他手中,必定会发扬光大。您是属于昊天宗的,不论如何也不能加入七宝琉璃宗。”

    唐三微微颔首,“泰爷爷,您放心吧。就算没有您今天说的话,我也没打算过要加入任何宗门。我不会为了权势而放弃自由。”

    听着唐三的话,泰坦不禁愣了一下,眼前一阵模糊,从唐三那平静淡定的话语中,他仿佛又看到了当初的唐昊。

    走出泰坦祖孙三人所在的房间,唐三接连深吸两口气,抹掉眼中的湿润,这才平复下心态,走进了另一间会议室。

    宁风致坐在会议室的上首位,正悠然自在的喝着茶,在他身边,骨斗罗古榕则坐在哪里闭目养神,直到唐三走进会议室,他的双眼才睁开,毫不掩饰的锋芒从唐三身上扫过,似乎要将唐三的身体透视一变似的。

    宁荣荣乖巧的站在宁风致背后,向唐三吐了吐舌头。

    “您好,宁叔叔。让您久等了。”唐三微微向宁风致行礼。

    宁风致微微一笑,道:“没什么。坐吧。小三,我可以这样称呼你么?”

    唐三点了点头,道:“您是荣荣的父亲,当然可以。”

    宁风致失笑道:“看来,我倒是沾了荣荣的光呢。我听荣荣说了你的事,再加上上次曾经见过你。以你现在的年纪所拥有的东西,我敢说,就算是你父亲当年也未曾达到。坦白说,我这次来是准备不惜一切代价拉你入宗的。可惜,现在看来却事与愿违。没想到你竟是故人之子。”

    “宁叔叔认识我父亲?”唐三好不容易压抑下去的心跳再次变得激荡起来。

    宁风致点了点头,“自然是认识的。大陆最年轻的封号斗罗,恐怕在魂师界不知道的也没有多少。”

    尽管唐三已经猜到了父亲的实力,可当封号斗罗四个字从宁风致口中说出的时候,他还是感觉到强烈的震撼迎面扑来。

    流连于劣质麦酒之间,只靠打铁为生的父亲,竟然会是他们口中的封号斗罗么?

    当宁风致提起唐昊的时候,连坐在一旁的骨斗罗脸上也不禁流露出钦佩之色。

    这一切都没有瞒过唐三的眼睛,也是进一步证实了宁风致所言非虚。

    宁风致继续道:“令尊失踪多年,不知现在何处?我们兄弟也已多年未见,如有机会,我定会亲去拜访。”

    唐三苦涩的道:“我也不知道父亲身在何处,八年前,他就已经消失了。八年的时间过去,却音信全无。如果真如前辈所说,我父亲是昊天宗的人,那么,或许他现在应该在昊天宗吧。”

    宁风致和骨斗罗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流露出一丝惊异。宁风致的神色很快恢复了正常,向唐三道:“小三,我这次来本想招你入宗,给你最好的待遇。但你既然是故人之子,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但叔叔对你所制作的暗器很有兴趣,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将这暗器的制作方法卖给我们,价格你可以任意开。叔叔绝不还价。”

    宁风致虽然看上去俊秀儒雅,但话语间却给人一种恢宏大气的感觉,那明显不是普通人所能拥有的。

    唐三毫不犹豫的摇头,道:“这不可能。暗器制作的方法我是不会卖的。但我答应过荣荣,可以将暗器卖给贵宗。锻造的程序可以交给你们,但最后的制作合成,却必须要由我亲自来完成。一个是因为这些暗器的制作方法研究不易,我还不想卖,另一个也是因为,想要教出能够制作这些暗器的工匠,至少需要数年时间。我还需要有大量的时间来修炼,没工夫去做这些事。”

    宁风致没想到唐三会拒绝的如此坚决,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他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暗器总有损坏和消耗的时候。

    如果真的能起到很大的作用,那以后七宝琉璃宗在这方面岂不是要一直依靠这个孩子了么?

    眼看宁风致流露出思索的目光,唐三却并没有多做犹豫,淡淡的道:“不知道宁叔叔想要那些暗器。”

    宁风致回过神来,从唐三的语气中他就看得出,关于暗器制作方法这件事显然是没的商量,唐三虽然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但他流露出的沉稳冷静以及之前展现出的坚毅,绝不是那么容易动摇的。

    当下,宁风致退而求其次,向唐三道:“荣荣身上的暗器我们都看过了。就按照她身上的装备那样,我要五百套。每一套我出一万金魂币的价格,你看如何?”

    唐三道:“价格没问题,但有一点我要事先声明。在这全套暗器中,不包括荣荣右手上的飞天神爪。我可以把它换成另一件无声袖箭。其他的都不变。因为飞天神爪并不是暗器,攻击性虽有,但更重要的却是辅助。而且飞天神爪的材质很难制作,普通工匠难以完成。”

    “哦?”宁风致并没有看到宁荣荣施展飞天神爪,此时听唐三说才知道,女儿手上竟然还有一样东西。不过他对之前宁荣荣身上所施展的暗器已经极为满意,当下微笑点头,道:“好,就按你说的。另外,我再额外支付给你一百万金魂币。作为你送给荣荣那株绮罗郁金香的报答。同时我也想问问你,那绮罗郁金香你还有没有?如果还有地话。不论什么代价,我都愿意换取。”

    哪怕是以宁风致的地位,九宝琉璃塔的诱惑也实在是太大了,那是令他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唯一机会。

    可惜。唐三却摇了摇头,“绮罗郁金香作为仙品药草,当世恐怕只有那一株。所有地仙品都不会重复存在于一个地方。或许大陆其他所在还有吧,可就不是我能找到的了。荣荣的那株,是我送给她的。怎么能要叔叔的回报呢?五百金魂币足以。不过,有一点我要说清楚,我只负责最后地组装。这中间各种零件的制作过程,就要请宁叔叔自己想办法了。听荣荣说,贵宗拥有专门的铁匠铺,这应该并不难。同时,由贵宗自己地铁匠铺来打造零件,将来补给暗器中的各种配件也容易的多。尤其是弩箭与钢针之类。”

    一边说着,唐三从二十四桥明月夜中摸出一叠图纸,仔细看了看后递给了宁风致。“无声袖箭、跺脚弩与靴间飞刃可以制作双份零件。”

    眼看着宁风致接过图纸,一旁的骨斗罗忍不住道:“小子,你很会做生意啊!连零件制作都不管,你这五百万金魂币也赚的太容易了吧。”

    “骨叔。”宁风致向古榕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多言。

    唐三此时对金钱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他更希望能够尽快弄清自己的身份,淡然一笑,道:“如果宁叔叔觉得这个价格不合理,您可以降低。之前的价格也是您提出来地,我没意见。”

    宁风致微微一笑,道:“降低就不用了。就按照之前所说吧。虽然我并不是什么金口玉言,但七宝琉璃宗的信用还是有的。”

    唐三点了点头,道:“那就这样吧,宁叔叔,刚才多谢您的帮助。如果没什么事。我想回去休息了。关于暗器的事。请你们每打造好一百套暗器的零件,就送到这里来。我组装完毕后,再交给你们。各种暗器上的消耗品就需要你们自行打造。”

    宁风致并没有多留唐三,亲自起身将他送出了会议室。同时将一张金灿灿的卡片塞到了他手中,宁风致没有说里面有多少钱,只是告诉唐三,这算是定金。余款等到暗器组装结束后再付。

    看着唐三走了出去,古榕忍不住眉头大皱,“风致,你怎么就这么答应了?虽然我们七宝琉璃宗有钱,但也不是这个花法吧。”

    宁风致点了点手上的图纸,微笑道:“骨叔不必着急,唐三给地这图纸极为详细,不但标注了需要使用什么材料,还将每一个零件的铸造方法都详细标明。而且并没有打乱顺序,所有零件都是按照暗器本身进行归类的。我们七宝琉璃宗也不乏能工巧匠,难道就不能组装么?在我看来,五百万金魂币买这整套暗器的制作图纸并不贵。退一步说,就算没有这些暗器图纸,您认为这五百万金币能够换那一株绮罗郁金香仙品药草么?”

    听了宁风致的话,骨叔的脸色才算缓和下来,喃喃的道:“如果是这么算,那似乎怎么都不亏。”

    一旁地宁荣荣有些听不下去了,“爸,骨头爷爷,你们怎么好像在算计我三哥?”

    宁风致瞪了宁荣荣一眼,“傻丫头,这不叫算计,爸爸身为七宝琉璃宗宗主,所做地一切都必须要为宗门考虑。好了,你也先回去吧。继续在学院中好好修炼。”

    宁荣荣不满的瞪了爸爸一眼,求助地看向骨斗罗,但这次骨斗罗却没有帮她,只是向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先走。

    宁荣荣也离开了会议室,此时,这里就只剩下宁风致和古榕二人,凭借古榕的实力,周围如果有人想要偷听是不可能的。

    “风致,你对那小子怎么看?他真的是唐昊的儿子?”古榕沉声问道。

    宁风致点了点头,道:“应该不会错。昊天宗的昊天锤不可能被模仿,据我所知,最近这些年以来,昊天宗并没有什么直系弟子离开宗门,整体十分低调。只有当初唐昊失踪。更何况这孩子也承认了他父亲的名字叫唐昊。看他的年龄,也相差不多。真没想到,唐昊就是离开了昊天宗,也培养出了这么一个出色的儿子。”

    古榕苦笑道:“怎么可能不出色,毕竟,这个孩子是唐昊和那个女人所生。这小子不只是实力可怕,他的头脑也很不一般。看他的样子,本身应该是不知道唐昊身份的,在这种情况下,今天得到了消息却依旧能够勉强保持冷静,这可不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所能做到的。假以时日,恐怕他又会是另一个唐昊。宗主,是不是……”

    说到这里,古榕脸上流露出一丝狠厉的神色,右手在身前立掌如刀轻轻的比划了一下。

    “不。”宁风致断然拒绝了古榕的提议,“骨叔,这样的话以后不要再说了。虽然昊天宗一直凌驾于我们七宝琉璃宗之上,但我们上三门一向同气连枝,从任何角度来看,我们都不能伤害这个孩子。虽然我也猜不出未来这个孩子能够发展到哪一步,但从他的双生武魂来看,或许,多年以后,他也会是一个教皇式的人物。对这个孩子,我们虽然无法将其拉入宗门,但也要尽一切可能与他交好。”

    古榕有些不解的道:“为什么?难道就眼看着这么个威胁成长起来么?如果几十年后他也成长为一名封号斗罗,昊天宗就将变成一门三斗罗。这样一来,我们恐怕就要一直被他们压在身下了。”

    宁风致叹息一声,“您说的固然不错,但我想的却更要多一些,骨叔,您久不离开宗门,对外界的事也从不关心。但是,您有没有感觉到,近二十年来,整个大陆魂师界有些过于平静了。”

    古榕神色微微一变,“宗主,您是什么意思?”

    宁风致道:“我现在还记得,在我年轻的时候,大陆魂师界风起云涌,看得见、看不见的争斗随处发生。可最近二十年以来,这样的争斗却几乎消失了。整个大陆,两大帝国魂师界都静得可怕。但我却隐约感觉到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或许,用不了几年,魂师界的局面就会出现变化。”

    古榕有些不以为然的道:“风致,你是不是有点杞人忧天了。大陆平静在我看来是一个必然的趋势。魂师界主要控制在武魂殿和我们七大宗门手中,彼此之间又是井水不犯河水,大部分魂师都依附于这两方势力之中,就算有不属于两者的,也是被两大帝国或者是王国、公国所掌控。整体局面自然会变得稳定。这其中还会有什么变数么?”

    宁风致苦笑一声,“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自然最好。但恐怕不是这么简单。我已经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但现在还不能确定,一切还是小心一点为好。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一旦大陆局面发生什么变化,我们七大宗门必须要团结在一起,下四门我不敢说,但我们上三门却一向同气连枝,只要我们上三门关系稳固,就不怕任何一方出现势力变化。”

    “我很看好唐三这个孩子,我也相信,以他的能力和天赋,用不了多久就会在魂师界崭露头角。看得出,这孩子是一个不喜欢受到约束的人,但也将名利看的很淡。否则,他也不会把那么珍贵的药草赠送给伙伴了。对于这样一个未来可能成为强者的孩子,我们只需要与他搞好关系,将来他就只会成为我们的助力。我甚至在想,如果可以,通过联姻的方式把他的心栓在我们七宝琉璃宗门之上,是个很好的选择。”

    “联姻?可荣荣不是说他已经有了红颜知己么?”古榕疑惑的道。

    宁风致淡然一笑,道:“他不论多么出色,现在都还只不过是个孩子,既然是孩子,心志就远未定性。谁知道将来会有什么变化呢?难道,我的女儿还配不上他么?这些还是后话,具体还要看这孩子今后几年如何发展,如果他一直能够保持如此高速的前进脚步,我自然会有对策。骨叔,今日这件事回去后不要对任何人说起,尤其是唐三有可能出身于昊天宗的事。我可不希望昊天宗的人找上他。虽然唐昊离开了昊天宗,但哪里毕竟是他的根,哪怕是现在,也决没有人会说,他不是昊天双斗罗之一。如果唐三真的回归了昊天宗,反而不好。”

    “我知道了。”古榕点了点头。他看得出,宁风致心里还有些话没说出来,但这些对于他来说并不重要。只要宁风致这个七宝琉璃宗的掌舵人能够看清一切就足够了。

    唐三回到宿舍时,发现奥斯卡、朱竹清、马红俊和小舞竟然都在这里等待自己。而当他刚刚进门,后面宁荣荣也已经追了进来。

    “你们是不是有话要问我?”唐三地目光扫向众人,脸上流露出一丝苦涩。

    奥斯卡第一个摇了摇头。“我没什么要问的。你自己的事自己处理好就行。我只知道,你是史莱克七怪中的老

    马红俊挠了挠头,“我现在都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想问也没办法。”

    另一边地朱竹清道:“你也从来没有问过我们的来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那是属于自己的私人世界。”

    小舞接口道:“我们关心的只是你这个人,和其他地都没关系。你平安回来,我们就都放心了。”

    宁荣荣气结道:“小舞。难道我爸爸还会伤害小三不成么?恩,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小三发财了。他卖了我爸爸五百套暗器,总价值高达五百万金魂币。”

    “什么?”奥斯卡蹭的一下就从床上跳了下来,一脸激动的看着宁荣荣,“荣荣,这天斗城有什么地方是最贵地?”

    宁荣荣一愣,“你要干什么?”

    奥斯卡指了指唐三。道:“当然是打土豪、分田地了。”

    宁荣荣噗哧一笑,“就算要打土豪,也等过几天吧。你没看到三哥累了么?你面对魂斗罗的威压坚持那么长时间试试。”

    奥斯卡不怀好意的看向唐三,“反正他和我一间宿舍,也跑不了。好了,既然小三累了,你们就都回去吧。让小三休息休息。”

    众人纷纷点头,小舞看着唐三的目光尤为关切,但此时的唐三心中情绪却极为纷乱。并没有回应她的目光。

    连奥斯卡自己也和其他人一起离开了宿舍,房间中只剩下唐三一个人。

    坐在床上,感受着窗外阳光照射在身上所带来的温暖,唐三的心却纠结着。

    爸爸,你究竟在什么地方?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所有人地话都是那么模棱两可,如果父亲出身于昊天宗。甚至还是昊天宗双斗罗之一。可为什么他会沦落成为一名酒鬼,从小到大。也并没有教导过自己任何关于武魂的知识。唯一留给自己的,就只有那简单的铸造技艺与乱披风锤法。

    父亲失踪了八年,他又去做了什么?为什么直到现在都不来找自己?泰坦和他的力之一族为了父亲退出了昊天宗。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当初父亲离开昊天宗,应该是与宗门发生了一些矛盾才离去的。这矛盾也是其中最重要的关键。矛盾从何而来?自己的母亲又是怎么死的?或许,这所有地关键,就都落在了自己母亲的身上。

    一个人在房间中静下心来,唐三渐渐将今天所得知的一切在自己心中理顺,也渐渐有了几分头绪。但尽管如此,这一切却实在扑朔迷离,他依旧弄不清事情的关键究竟是什么。

    就在唐三在房间中冥思苦想的时候。奥斯卡也在进行着他人生中最关键的一件事。

    出了宿舍,小舞心怀担忧的回自己房间去了,朱竹清习惯地去修炼,胖子在奥斯卡地暗示下也走了。此时,就只剩下奥斯卡还陪在宁荣荣身边。

    “荣荣,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回来了。现在你准备干什么去?”奥斯卡微笑着说道。

    宁荣荣有些茫然的道:“我也不知道。想去修炼,可又静不下心来。爸爸却把我赶了出来,不知道他和骨头爷爷在说什么。或许,他们还要和赵老师谈谈吧。我快点回来不好么?”

    奥斯卡毫不犹豫地道:“好,当然好。你不知道,在你走的时候,我唯恐你父亲不让你再回来了呢。那可就……”

    “什么?”宁荣荣停下脚步,有些疑惑的看向奥斯卡。

    奥斯卡在宁荣荣回来之前本来已经鼓足了勇气,可此时面对宁荣荣,看着他那粉嫩的小脸,却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没勇气开

    “你到是说啊!一个大男人,别婆婆妈妈的。”宁荣荣有些不耐的踢了奥斯卡小腿一脚。

    奥斯卡终于鼓起了勇气,“荣荣,你能不能给我一个答案?”

    “给你一个答案?”宁荣荣的心漏跳了一拍,已经意识到了些什么。女孩子本就是敏锐的,又比男孩子要早熟,看着奥斯卡那双满是异样的桃花眼,她的心跳顿时加快起来。

    “是的,给我一个答案。如果是否定的,那我也就死心了。我们天天在一起的时候,还不觉得什么,可是这次你一走,虽然只有短短一天多的时间,可我却如坐针毡一般。脑子里满是你的影子。如果有一天你真的离开我身边,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正所谓长痛不如短痛。如果你对我没感觉,那就请你现在立刻拒绝了我。我绝了这个念头或许会痛苦一段时间,但总要比痛苦一辈子好。”

    听着奥斯卡的话,宁荣荣不禁瞪大了眼睛,她发现,今天的奥斯卡不但穿上了一身干净整洁的衣服,而且将自己脸上的胡子刮的干干净净。那双桃花眼中虽然流露的是郑重的光芒,但却给人一种目眩神迷的感觉。他那英俊的面庞,更是不可遏止的冲击着自己的心。

    “你……,你怎么说这个。我们现在还小。”宁荣荣有些惊慌的低下自己的头,不敢和奥斯卡的目光对视。心头犹如小鹿碰撞,一时间不该如何是好。

    奥斯卡抬起手,抓住宁荣荣纤细的肩膀,“荣荣,你看着我。我只要你一个答案。不论这个答案是什么,现在我还都能够接受。如果真的等到我们长大了,那时候,恐怕我就真的受不了了。”

    他给宁荣荣的选择看上去很简单,要么答应我,要么拒绝我。

    “可是……”宁荣荣的心已经乱了,甚至比之前的唐三更乱,感受着奥斯卡身上的气息,她实在说不出拒绝的话,可要说答应,她也同样做不到。她知道,父亲虽然宠爱自己,还有两位爷爷护着自己,可一旦涉及到门规,父亲却是绝不会容情的。

    “你心里也有我,对不对?”奥斯卡看着宁荣荣那欲拒还迎的样子,忍不住冲口说道。

    “我……”宁荣荣想拒绝奥斯卡,在理智上,她知道自己和他几乎是不可能的,可当她看到奥斯卡桃花眼中的灼灼目光时,灵魂却像被烫慰了一般,那一声拒绝无论如何也无法说出。

    “荣荣,你心中有我,对不对?不说话就是默许了。如果没有的话,你就会直接拒绝我了。好了,我不逼你,我不逼你,我们现在都还小。你只要让我知道,我还有机会。就已经足够了。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努力的。虽然我没有任何背景,但我一定会凭借自己的努力得到你父亲的认可,让他将你嫁给我。”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斗罗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