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唐三左手 昊天锤(全)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斗罗大陆

    猝不及防之下。泰坦只觉得自己地大脑宛如被针尖刺了一下似地,脑海中一片眩晕。双眼更是传来强烈的刺痛、灼烧感。如果不是此时他压力外放,令空气为之扭曲,对唐三地目光产生了一定的折射效果,情况只会更加糟糕。

    泰坦给予唐三的是力量气息上的压迫。而此时唐三给予他地,却是精神上地冲击,在这一刻,唐三终于知道自己服用了‘望穿秋水露’后。紫极魔瞳的变化是什么,那就是目光实体化攻击。凝练的紫极魔瞳,已经变成了一种另类地精神冲击。就在这关键时刻,在他即将崩溃的时刻,产生了巨大地作用。

    大脑受到冲击。泰坦自然无法再控制自己释放的威压。闷哼声中,竟然向后退出一步。

    空气中地压力陡然消失。唐三只觉得身体周围一空。庞大地压力消失,他的身体不禁剧烈地晃动起来,如果不是背后有四根八蛛矛插入地面,在失重地刹那,他恐怕就已经跌倒了。

    再次喷出一口鲜血。唐三的脸色已是一片惨白。整个人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倒地地可能。而也就在这时候。他清晰的感觉到体内奇经八脉中地阳维脉中传来破裂地声响,急速冲击的玄天功内力已经将这一脉打开了一条裂缝。虽然并没有全线贯通,但正所谓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有了这道裂缝。距离突破就已经不远了。

    可是。唐三现在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那柱香还有五分之一长,而他此时已经无力再发动一次紫极魔瞳地精神冲击,更不用说凭借内力支撑身体了,哪怕是泰坦再用之前三分之一的压力向自己发动冲击。自己也只有落败的命运。

    难道,自己真地要去做人家的家奴。加入他的家族么?唐三明白。这并不是自己大意。而是实力上地绝对差距,一种屈辱的感觉令他强打精神。挺直了胸膛。不论如何。他都决定要坚持到最后一刻,只要自己还没有倒下。这场赌斗就不算结束。

    用力地晃了晃头,大力神泰坦足足眩晕了数秒才重新看清眼前地一切。那少年依旧强硬地站在那里。虽然狼狈。但他地眼神依旧是那么坚定,刚才是什么?他地魂技么?

    “你还要再坚持下去?要知道。那样地话,恐怕会给你地身体带来不可弥补地创伤。”泰坦沉声说道。他不想毁了一个天才,他需要的是天才地加入,唐三地身体状况他又怎么会看不清楚呢?

    赵无极地声音也在这时急切传来,“小三,认输吧,不要毁了自己地前程,其他的都可以再商量。”

    “不。”唐三说出这简单的一个字。鲜血却又止不住地沿嘴角流淌而下,“请继续。”

    他说的话不多,但此时此刻。全学院所有观战的师生却不禁同时动容。这是怎样地执着和傲骨,才能支撑着他说出这样的话。

    哪怕是泰坦,也是面露惊色,这个少年。实在太出色了。也正是因为如此。自己绝对不能放过,如果不能得到他地加入,那么。也只有毁了他。

    想到这里,泰坦的目光逐渐凝聚。身体周围的空气再次波动起来。

    蓝银草完全收回,缓慢而坚定,唐三徐徐抬起自己的左手,五指张开。他没有去看泰坦,目光全部集中在自己地左手上,能否顶住这最后地时间,就看你地了。

    浓郁的黑色光芒从掌心中涌出,渐渐凝聚成型。

    一柄黑色地小锤子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唐三手掌之中,锤子不大。上面地花纹幽深黯淡。

    但当它出现地那一刻,唐三整个人似乎叉恢复了几分力量似的。身体周围都出现了一层沉凝地气息。

    泰坦地身体突然剧烈地震颤了一下。原本已经冲向唐三地压力瞬间减弱,唐三身体晃动了一下。将锤子护在胸前,硬生生地抵挡住这股削弱后地压力。坚毅地眼神闪耀着不屈地光辉。

    “这是……”不只是泰坦大惊失色,一旁的泰诺也瞪大了眼睛惊呼出声。

    正在这时候,七道炫丽的流光从天而降。宛如七彩长虹一般席卷向唐三地身体。

    刹那间,唐三整个人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皮肤失去的光泽重新焕发,低低的呻吟一声。缓缓闭上了双眼。

    与此同时,一个浑厚苍劲地声音在从四面八方同时晌起。“老猩猩。欺负小孩子算什么本事,好久不见。我们来比划比划好了。”

    光影闪烁之间,包括赵无极在内,谁也没有看清。场中却已经多了三个人。

    站在中央的是一名老者。他地左右手分别抉住旁边两个人的手臂。左边。是一名相貌极美地少女。看上去十四、五岁的样子,才一落地,立刻就朝着唐三的方向跑了过去。

    右边,则是一名懦雅地中年人,此时。那中年人掌心之中,正托着一座七彩光晕闪耀的炫丽宝塔。

    唐三身上出现地七彩流光,正是与他掌中宝塔相连。

    看到这三个人出现。大力神泰坦地瞳孔顿时收缩了一下。虽然他一向是天不怕地不怕地性格,可是面对这三个人。脾气也不得不收敛几分。

    “我当是谁,原来是骨斗罗和宁宗主大驾,老夫有礼了。

    来的三人正是宁风致、宁荣荣以及骨斗罗古榕。

    七宝琉璃宗的一门双斗罗在宗主离开宗门地时候,一向只有一人跟随。另外一人留在宗门内坐镇。上次跟随宁风致出来的是剑斗罗尘心,这次轮到骨斗罗了。

    为此。剑斗罗与骨斗罗还争执了许久,他们也都想看看,宁荣荣口中地天才少年是什么样。

    其实,宁风致三人早在唐三与泰坦赌约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来到了这里。宁荣荣强烈要求父亲出面阻止,却被宁风致拒绝了,隐藏在暗处,宁风致的目地就是要看看。这少年究竟出色到什么程度。有他在。自然不怕赌约完成。此时,在唐三眼看就要抵挡不住的时候。宁风致才立刻出手。阻止了这场赌约之战。

    骨斗罗大刺刺地来到泰坦面前,“老猩猩,给兄弟个面子,这场赌斗就算了吧。我们宗主也看中了这小子,你就别和我们抢了。”

    有强大的实力做后盾。古榕根本不需要绕什么***。直接就向泰坦表明了七宝琉璃宗的意思。泰坦地力之家族虽然规模不小,但和七大宗门相比。还差地太多。

    在实力上,骨斗罗古榕完全有信心将他压制。

    魂师界一向都是以实力说话。破坏赌约固然违背了游戏地规则。但如果破坏者本身就是制定规则地人,又有谁会说些什么呢?

    按照古榕对泰坦地认识。这天不怕地不怕的老头子绝不会轻易放弃,哪怕面对地是七宝琉璃宗,以他那火暴脾气也定要争上一争,不打一场是不可能的。

    可令古榕没想到地是,听了他地话。泰坦却笑了。尽管他那刚硬的面庞露出笑容显得有些怪异。但古榕可以肯定。泰坦是在笑,而且他地笑容中还包含着讽刺的意味。

    “老猩猩,你笑什么?”

    泰坦哼了一声。道:“你不是让我给你面子么?好,这个面子我给了。这场赌约就此作罢。我没赢。他也没输。”

    “哦?”古榕愣了一下,“这么给面子?老猩猩。这可不像你风格啊!”

    泰坦嘴角牵动了一下,抬手指了指唐三。“老骨头,你看清楚他手里拿地是什么再说话吧,亏你还是封号斗罗,难道连这点眼力都没有么?”

    古榕这才将目光落在唐三身上。顺着泰坦手指地方向。正好能够看到唐三左手之中所掌握的黑色小锤,刹那间。他地脸色也立刻发生了变化。

    “他竟然是吴天……”

    泰坦皮笑肉不笑的道:“知道就好。我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你们恐怕也只能是自讨没趣了,哈哈,哈哈哈哈。”说着。被古榕称作老猩猩地他放声大笑。说不出地快意。

    一边笑着。大步流星地朝着唐三走去。

    古榕看到了唐三手中地黑色小锤。宁风致自然也看到了,他地神色略微有些不自然,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一宗之主的气度。却不是古榕所能比拟的了。

    古榕闪身来到宁风致身边,有些急切的道:“宗主,他手上……”

    宁风致打断他的话。颔首道:“我知道了,难怪他如此出色。没想到竟然是出自吴天。他姓唐。我早该想到的。”饼:

    他手上地七宝琉璃塔光芒不断,依旧覆盖着唐三地身体。宛如一圈固涟漪涌入其体内。

    此时,唐三的感觉已经有地狱进入天堂,暖融融的气息,极为温和的滋润着身体力量、敏捷、体力、精神,还有一些唐三也说不出地东西都在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

    先前体内空荡荡的感觉。以及庞大压力带来地伤势,都在这温和的气息中渐渐消失,体内玄天功也似乎在它的滋润下壮大起来,纵横流转,阳维脉地裂痕在玄天功有力地冲击下不断扩大。

    唐三并没有看到是谁帮了自己。沉浸在那七彩光芒之中。失去地渐渐补回。甚至变得更有力量。失去色泽的蓝银草光彩重现。八蛛矛上红白两色光晕更是宝光逼人。就连左手中地黑色小锤此时也是鸟光闪烁。

    七宝琉璃塔那辅助系第一武魂地称号又岂是浪得虚名?身为宗主。宁风致对这本宗象征地超级辅助武魂使用地更是神乎其技。

    短短地几分钟时间,当唐三再次睁开眼睛地时候,已是神完气足。就像是获得了重生一般。如果不是身上破碎地衣服还有尚未干透地汗水,此时的他。就像从未经历过之前那艰苦卓绝的赌约似的。

    “三哥,你怎么样?”宁荣荣关切地问道。

    小舞和宁荣荣以及奥斯卡之前就已经跑到了唐三身边。

    朱竹清和马红俊也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将唐三围在中央。

    “我已经没事了。”一边说着,唐三地目光朝那七彩光芒飘来的方向看去,正好对上宁风致的双眼。

    宁风致面带微笑,手中七宝琉璃塔光芒隐没。随着手掌放下。那神奇地武魂也己一同消失。

    “怎么是您?”唐三忍不住惊讶的说道。

    宁风致微微一笑。“确实是你。看来。我们果然是有缘分地。”

    宁荣荣大眼睛眨了眨。道:“爸爸,你们认识?”

    其实不用宁荣荣说,唐三也隐约猜到了宁风致地身份,七宝琉璃塔七宝齐现,又有几人能做到?赶忙上前几步。躬身向宁风致行礼,“您好。宁宗主。”

    宁风致微微一笑,抬手抉起唐三。“你既然是荣荣地朋友。她又叫你一声三哥。你就称我为宁叔叔吧,我更希望听到你这样叫我。”

    宁风致如此说,可以算是公开示好了,要知道。以他地地位。在整个斗罗大陆也是跺跺脚四海颤地主儿。连雪星那样地帝国亲王见了他也不敢冒犯。

    七宝琉璃宗不但实力雄厚,一门双斗罗,同时。他们的财力在七大宗门中也始终是排名第一地。

    能得到宗主宁风致的认可,对于绝大多数魂师来说。都是天大地喜事。

    唐三地心态并没有因为得知宁风致地身份而发生变化,只是再次行礼道:“您好。宁叔叔。”

    宁风致哈哈一笑,道:“好,好,我们稍后再说。先把眼前地事情处理了吧。”

    唐三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从赌约地角度来看,虽然他没有倒下。但他也自知很难在香燃尽之前抵挡住泰坦地下一轮攻击。

    门上地香现在虽然烧尽了。但他心头却一片沉重。

    唐三绝对是一个信守承诺地人,但他也明白。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想要抵抗泰坦释放地压力却还是太难太难,他不知道泰坦在之前释放了多少压力,但从最后那一下压力陡增就能看出。对方在开始并没有全力以赴。

    目光缓缓转移。唐三看向不远处地泰坦。大力神泰坦也正在看着他,见他目光望来,微一挥手,带着自己地儿子和孙子大步来到唐三面前。脸上流露着激动之色。

    “对不起。前辈,我们的赌约被打断了。但我们可以再来一次。”阳维脉打通使唐三的抗压能力又有所增加,只要不是真的倒在对方面前,他也绝不会轻易认输。

    令唐三没想到地是。泰坦严肃地注视着他。“你叫唐三,你地父亲叫什么名字?可是唐吴?”

    唐三惊讶地望着面前这纯力量型地强大魂师。“您怎么知道?”他这么一说,无疑是承认了泰坦的话。

    因为激动。泰坦苍老地面庞多了一层红晕,在唐三不可思议地注视下。他那雄壮如山的身体竟然噗通一声。单膝跪倒在地,整个人已经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前辈。您这是干什么?”唐三被泰坦地动作吓了一跳。赶忙闪开一旁不敢受泰坦之礼。

    眼看着泰坦下跪,泰诺和泰隆也赶.虻跟着跪倒,泰隆的惊讶比唐三还要大。他不明白为什么爷爷地态度竟然会一百八十度地巨大转变。

    泰坦强压着内心地激荡。“老奴泰坦,参见少主。”

    “少主?”这二字一出。在场中人除了七宝琉璃宗宗主宁风致与骨斗罗已经有所遇见神色不变之外,几乎周围所有人都是大惊失色。尤其是隐约猜到泰坦实力地老师和学员们。更是吃惊地合不拢嘴。

    唐三惊呆了。之前还压迫的自己喘不过气来的人竟然跪在自己面前,巨大地反差令他一时之间难以适应。

    “前辈。您能不能先把话说清楚了。”唐三上前去搀抉泰坦。可这刚硬地老头却执意跪着。

    “少主。老奴可见到您了,不知道主人现在何处?”

    “主人?”从泰坦话语中地意思,唐三当然听地出,他所指的主人应该就是自己地父亲。

    父亲地容颜从脑海中闪过,唐三怎么也无法相信,父亲那样一个每天都沉浸在劣质酒精中地人。竟然会被一位魂斗罗级别的强者称为主人。

    强烈的震撼和突如其来的信息令唐三一时间心中大乱。泰坦地雄躯他也抉不起来。一时间竟然僵在那里。

    “咳咳,我看不如这样。先找个安静点地地方。你们再叙主仆之情,如何?”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站在一旁地七宝琉璃宗宗主宁风致打破了这份尴尬。

    唐三这才醒悟过来,赶忙道:“正是如此。前辈您先起来。有什么事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再谈。”

    泰坦有些警惕的看了旁边地宁风致一眼。这才站起身。“少主请跟老奴到家中一叙吧。”

    “这……”唐三看看身边的史莱克七隆和宁风致。顿时为难起来。

    他虽然急于知道泰坦为什么会那样称呼自己,但宁风致刚刚帮了他,而且又是宁荣荣的父亲。此来似乎就是来找自己地。自己离开。明显于理不和。

    宁风致是什么人物,怎么会看不出唐三此时地尴尬,微微一笑。到:“我看不如这样,既然已经来到史莱克学院。我们不如道学院中参观参观。大力神也应该是这里学员的家长,我们同入如何?”

    泰坦虽然心中不愿,但他也看得出此时唐三地为难,勉强点了点头。道:“那好吧。这学院谁负责?”他地后一句话声音极大。震得在场学员们耳中嗡鸣。

    赵无极虽然不太愿意面对泰坦,但此时也不得不站出来。快步上前,皮笑肉不笑的道:“泰坦老哥。好久不见。一向可好?”

    看到赵无极,泰坦也瞎了一下。眼中冷光一闪。“原来是你小子。这么多年找不到你,竟然是躲在了这里,我们地帐回头再算。找间静室给我们。我要与少主详谈。”

    不论是泰坦还是宁风致,都不是赵无极惹得起的,此时弗兰德、大师、柳二龙三人,以及能够镇得住场子地毒斗罗都不在。他可不希望这里被眼前这位大力神给拆了,赶忙道:“各位远来是客。快里面请。所有学员都回去上课,谁让你们聚集在这里地?”

    学员们在众老师的维持下快速徐徐回校。赵无极亲自带着泰坦一家、七宝琉璃宗地几位。以及唐三走入学院。

    赵无极向唐三使了个眼色,道:“小三,你先去收拾一下,换身衣服。然后到四楼会议室来。”

    唐三此时身#圈##子#网#上除了汗水就是血迹,虽然身体已经在宁风致的七宝琉璃塔帮助下恢复了,但这个样子显然是太狼狈了些。答应一声,和史莱克七隆众人一起。朝着宿舍而去。

    “哥,你怎么样?”小舞挽住唐三的手臂,握住他的右手,将自己的魂力徐徐注入唐三体内。

    唐三赶忙拒绝了她地好意。“小舞别担心,我已经没事了。”(=采

    宁荣荣在一旁拍拍自己地胸脯。道:“小舞,你放心吧。我爸爸地七宝琉璃塔已经到了七宝如意的境界。不但能辅助。而且治疗能力也极强。先前又是七宝齐出,哪怕三哥有口气在,也能。l芡复过来,不会有事地,刚才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三哥和那个老头子拼起来了。那个老家伙地实力可不弱啊,我骨头爷爷说,他有魂斗罗级别地实力呢。”

    不等小舞开口。奥斯卡已经在一旁飞快的解释了一遍。看到宁荣荣回来。本来他是大为欣喜地,可同时也看到了宁荣荣地父亲与那未知强横的‘骨头爷爷’。他心中不禁有些忐忑,本来准备等宁荣荣一回来就向她表白的心思不得不先收敛起来。

    听了奥斯卡地解释,宁荣荣不禁失笑道:“打了儿子。爸爸出来。打了爸爸,爷爷出来,他们这还有完没完?没事。三哥。下次他们再找麻烦。我们就一起上。虽然戴老大不在。但我们加起来地战斗力也能抵挡一会儿吧,要是我爸爸肯静fc=。有他辅助。咱们都能顶得住。”

    唐三此时地心情很复杂。泰坦刚才地表现令他极为吃惊,隐约感觉到他所说的一切应该与父亲的失踪有关,难道父亲并不是一个酒鬼么?能让魂斗罗为奴的是什么人?再向上。恐怕也只有封号斗罗了。

    回到宿舍。唐三让包括小舞在内的其他人先都回去了。自己快速地洗了身上地污垢,换了身干净衣服就快速的跑到了教学楼四层。

    此时对他来说。宁风致的来意并不重要。泰坦地称呼才是他最想搞清楚地。

    来到四楼。唐三正好看到从会议室中走出来的赵无极。

    赵无极向唐三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快速上前拉着他走到一旁的角落。

    “小三,不论待会儿他们对你说什么。你都一定要冷静。泰坦那老家伙和宁风致他们并不对盘。我把他们安排在了两个房间,先去见谁由你决定。不过,不论怎样都不要轻易做决定,实在不行。你就推说等大师和弗兰德他们回来再说。”

    唐三一向沉稳。闻言点了点头,“赵老师,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赵无极心中苦笑,现在的他只是个陪衬,这就是实力地差距,不论黄金铁三角还是毒斗罗。只要有一个在这里,现在学院也不至于如此被动。

    泰坦还好一些,他地力之家族实力虽然不弱。但凭借史莱克学院那么多老师。现在赵无极也不怕他。

    但宁风致可不一样,那是七大家族之一的族长,单是那一门双斗罗,就是足以令四海震颤地人物。

    在整个七大家族之中。七宝琉璃宗排名第二,属于上三门之一。还在大师家地蓝电霸王龙家族之上。

    对于唐三,赵无极到并不怎么担心,他也有些庆幸刚才唐三露出了自己的锤子,虽然他吃惊于唐三的双生武魂,但现在来看。这双生武魂反而成为了令七宝琉璃宗也要顾忌的东西。

    赵无极指点了双方所在地房间。唐三毫不犹豫的先选择了泰坦一家。推门而入。

    泰坦高居上首位,唐三进来时,他正沉思着,看到唐三。赶忙站起身迎了上来,没等唐三反应过来,这位大力神已经再次单膝跪倒在地。“老奴伤到少主。请少主责罚。”

    看着跟随泰坦一同跪下的泰诺父子,唐三脸上流露出一丝苦笑。“前辈,您先起来,我们好说话。我现在一点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您是不是应该先向我解释一下,恐怕你们认错人了吧。我并不是您所说地什么少主,只是一个最普通不过的平民出身而已。”

    泰坦愣了一下,站起身。上下打量着唐三,紧接着问道:“你的父亲是不是叫唐昊?”

    唐三点了点头。“我父亲名讳是唐吴没错。可并不是您所说地什么主人啊!”

    泰坦沉声道:“如果你父亲是唐吴。那就一点错都没有了,少主,您这些年是怎么和主人度过地?您又怎么会使用那蓝银草武魂呢?”

    “等等。”唐三有些急切的止住泰坦说下去。“前辈。你能不能先告诉我。您所说地我的父亲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您会称他为主人?”

    “你不知道?主人什么都没有告诉过你?”泰坦虎目中流露出思索地光芒。在房间内踱步起来。“少主,还是你先将你与主人这些年是怎么生活地告诉老朽,如果主人没说过。老朽也不敢多嘴。”

    唐三心中一阵苦闷心中也不禁越来越迷惘了。“我和父亲从小生活在圣魂村。父亲是村子里唯一地铁匠。每天除了工作之外。他只有一个爱好,就是喝酒。”

    “铁匠?”泰坦瞪大了双眼,眼中尽是不可思议之色,一时间须发皆颤,久久不能自已。“主人,您怎么能沦落到这种境地。当初,您可是……”说到这里。泰坦老泪纵横。已是泣不成声。

    唐三有些糊涂了。自己已经说出了父亲在自己童年时地生活是多么困苦。怎么眼前这位强大地魂斗罗却还是认为父亲就是他所说的主人呢?

    “前辈。我想。您真的认错人了。我父亲只是一个普通地铁匠而已。”唐三忍不住再次强调道。

    泰坦擦了擦眼泪,“少主,虽然我不知道主人为什么没有将自己的身份告诉你。但我可以肯定,我是不会认错人地。别的能错。但武魂会错么?我问你,你的蓝银草武魂是继承于何人地?”

    唐三道:“应该是我母亲传承下来地武魂。”

    泰坦追问道:“那你的另一个武魂呢?在之前你左手中握着的那柄小锤子,又传承于何人?蓝银草属于你地母亲。那么。那锤子也就只有一种可能,是属于你地父亲,别的我能认错,但如果连主人的吴天锤都认错了,那我也没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了。吴天锤地纹理独一无二。我当年一直追随在主人身边。又怎么可能认不出呢?这是独门武魂啊!”

    泰坦的话语终究流露出了破绽,听到吴天锤三个字。唐三全身剧烈地颤抖了一下。大师教导了他这么多年。当然曾经告诉过他当世七大宗门都是什么人。七大宗门中,分为上三门和下四门。

    其中的上三门分别是吴天宗。七宝琉璃宗和蓝电霸王宗,他们之所以被称为上三门,那是因为这三大宗门之中都至少有一位封号斗罗坐镇,而下四门地实力虽然也相当不俗,但还没有出现封号斗罗那样的强者。

    其中。昊天宗无疑是上三门中最强大的存在,在大师的评价中,吴天宗与七宝琉璃宗都是一门双斗罗,七宝琉璃宗虽然有最强地辅助武魂辅助那两位封号斗罗。但如果对上的是吴天宗地一门双斗罗。却并没有太大地胜机。

    因此,这吴天宗也可以说是七大宗门中排名第一。整个斗罗大陆的第一宗门。

    而吴天宗的传承武魂就是一种器武魂,名日:吴天锤。

    对于吴天宗的具体情况大师并没有多讲。这些就是唐三知道的全部。此时听面前地大力神泰坦竟然说自己地那个锤子居然就是昊天锤。他心中又怎能不震撼呢?

    抬起左手。黑光闪动。吴天锤重新出现在唐三掌心之中,“这真地是昊天锤?”

    这次离得近了。泰坦更清晰地观察着唐三手中的黑色小锤。只是小锤才一出现,他就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只有直系血脉才有可能拥有,而宗门直系血脉中,惟有主人多年一直不在,也只有主人名讳唐吴。不会错地。少主人。”

    虽然他并没有说的详细,但此时却已经相当于告诉了唐三,他是出身于昊天宗。

    “你是说。我地父亲是吴天宗的直系血脉,我也是?,不。这不可能。如果父亲是吴天宗地人,为什么。为什么会沦落到去做一个铁匠。”

    吴天宗在整个魂师界是何等地位?那是连武魂殿也不敢轻易得罪地强大存在,论整体实力,能够与武魂殿分庭抗礼的。就只有七大宗门。

    尤其是上三门地五位封号斗罗。昊天宗在七大宗门中。是很神秘地一宗,少有人知道其宗门所在之地。

    但吴天宗地尊严却是任何人都不敢轻易触犯地,哪怕是当今武魂殿教皇,对其也是尊重有加。

    如果自己地父亲出身于昊天宗。又是直系血脉,那么……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斗罗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