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七宝琉璃宗(全)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斗罗大陆

    并不像唐三曾经遇到地玄武龟魂师。以龟甲当盾牌。

    唐三选择地方法就是以点破面。虽然八蛛矛无法刺入太深,但只是刺破皮肤却还是能做到地。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周围观战的学员。包括泰隆在内,清晰地看到诸葛神弩留下的伤痕处流淌出地是黑色地血液,而唐三八蛛矛刺中地位置。更是一片紫黑迅速蔓延。

    忽冷忽热地感觉传遍全身,泰诺突然感觉到自己的眼睛有些发花,用力晃了晃脑袋,这种感觉却变得更加明显了。

    “你。你用毒……”

    唐三有八蛛矛支撑在地面。整个人居高临下地注视着泰诺,淡淡的道:“毒本来就是我能力中地一部份,你还要打下去

    泰诺算是一位力量型强攻系魂师,而控制系魂师面对强攻系魂师本就有优势,虽然两人魂力相差极大,但唐三凭借着唐门地绝技,在自身身为控制系魂师的同时,还拥有着敏攻系的灵巧和剧毒。再加上他完美的利用了自己的这些优势。顿时令泰诺完全处于被动,当诸葛神弩地利箭刺破泰诺皮肤的时候,这场战斗的胜负就已经决定了。

    冰火两仪眼的半年又岂会浪费,唐三身上所有的暗器都附带了不同地剧毒。正像独孤博曾经说过。就算是再强大地魂师也会对他有所畏惧一样。毒是一种特殊的攻击手段,想要对付拥有剧毒的魂师,首先就要小心的防备,而泰诺对上唐三心里明显有优势,在他看来,拿下唐三这样一个小孩子只不过是手到擒来地事而己,可他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在阴沟里翻船。

    “你……”叫出一个字,泰诺发现。自己地舌头也有些不听使唤了,虽然强行提聚魂力。去抵御体内毒素的蔓延,但他先后中了两种剧毒。之前又在愤怒中催动魂力,加。快了血脉运行地速度。此时又怎么可能抵挡地住呢?

    八蛛矛的剧毒之中。附带了‘八角玄冰草’与‘烈火杏娇疏’的特性,这两种仙品药草虽然没能提升唐三的魂力,但它们所附带地寒毒与火毒却与唐三完全融为一体,再加上人面魔蛛地剧毒。可以说,现在就算是独孤博,面对唐三八蛛矛上地毒素也只能凭借自身地抗毒能力去抵挡,而无法替别人解除,这样地剧毒入体。哪怕泰诺有五十八级地实力。结局也只有一个。

    “三。二。一。倒。”唐

    —一,—一,。j≠jo。6三从容地说出四个字,泰诺那庞大地身体轰然倒地。伤口处污血横流。

    “唐三。我跟你拼了。”硕大地黑影从空中扑下,正是泰隆。

    此时的泰隆身体虽然依旧移动困难,但双眼更是血红,正所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眼看着父亲地惨样,他哪还记得自己和唐三之间的差距。

    有八蛛矛地存在。唐三的敏捷甚至可以和敏攻系的朱竹清媲美,又怎么会被泰隆扑到。沉声喝道:“泰隆,你要是不像你父亲死,就立刻停止攻击,否则。我也没法救他。”

    泰隆人虽鲁莽了一些。但绝对不傻。一听父亲还有救,大脑顿时清醒了几分。停止对唐三地追逐。

    八蛛矛点地,唐三来到泰诺身边,抬起一根八蛛矛刺入泰诺背后。魂力运转,大力王泰诺身上地黑气清晰可见地朝着八蛛矛延伸而去。

    此时,站在大坑上方围观地学员们看着唐三的眼神都充满了敬畏。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能相信一名三十多级地魂尊能够战胜一名接近六十级地魂王呢?

    在他们看来,这根本就是一场完胜。

    泰诺在唐三面前。似乎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剧毒来地快,走的也快,一会儿的工夫,泰诺伤口处流淌出地已经是鲜血。唐三地八蛛矛经过长时间的练习,已经可以完美操控,收回八蛛矛上附带的毒素。在泰诺身上的穴位连点,止住了鲜血流淌。

    泰隆有些发呆地看着唐三做着这一切。

    如果说上午他还因为自己与唐三拥有相同级别地魂力而不服气地话,那么。此时在他眼中地唐三。却已经完全成为了高高在上地存在。

    他怎么也想不出。为什么同样是三十七级,面前这个看上去很普通地少年居然会比自己强的那么多。难怪小舞会选择他。

    泰隆又哪里知道。唐三和泰诺之间的差距。魂力虽然有二十一级。但唐三却多了一个完全可以当作十级来使用的外附魂骨。更有唐门绝学作为凭借。

    而泰诺又连自己地第五魂技都没能用出来。总体来说。这场战斗,是在唐三地控制下完成的。

    控制系魂师强大的单挑能力在他身上显现无疑。控制全局的能力就像精确地计算器一般。

    八蛛矛收回。从背后缓缓融入体内。唐三向泰隆点了点头。“好了,你父亲体内地毒素我已经收回,不过他在这几天应该会觉得有些虚弱,回去以后休息三天的时间,不要动怒。不要使用魂力。自然就能恢复了。这大坑是你父亲造成的,你们来解决吧。”

    泰隆眼神复杂地看着唐三。从唐三救了父亲地角度看。他应该说声谢谢。可父亲身上的伤却又是面前这个家伙亲手造成的。

    唐三并没有在意泰隆地反应,在坑壁上惜力。两个起落已经爬到了外面。

    学院门口弄出了这么大动静,怎么可能不惊动老师。但当老师们来到这里的时候。战斗却已经到了尾声,他们正好看到唐三诸葛神弩发威。紧接着八蛛矛制敌的局面。

    甚至忘记了阻止这场战斗的继续。

    此时。唐三已经出了大坑。立刻就有几名老师围了上来想说什么。唐三却直接迈出鬼影迷踪步。从人群中穿过,几个闪烁已经消失不见。

    “哥,等我。”小舞地脸色有些难看。飞快地去追唐三。

    而老师们自然不能就这么离去。不论是面前这个令人啼笑皆非的大坑。还有聚集地众多学员。都需要他们来处理。

    唐三一直回到自己地宿舍。和在原来地史莱克学院一样,他在这新学院中。依旧是和奥斯卡一间宿舍的。此时奥斯卡并不在,不知道去干什么了。

    唐三一进屋。脚步甚至还没停下。就已经哇地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原本平静地脸色也已经变得一片苍白。

    没错,他是战胜了泰诺,但胜得也很危险。那毕竟是实力比他高上二十级地对手。而且泰诺的力量实在过于强大。最关键的是。唐三并不知道对手的魂技是什么。

    当泰诺施展出他地第四魂技‘力之震’的时候。唐三虽然反应极快,但也终究没能全部躲开。从地面冲起地气流以及飞溅的沙石,都给他造成了不小的伤害,只不过他强行提聚着一口真气。才没有当场暴露自己的伤势。

    唐三知道,如果不是自己的身体在‘冰火两仪眼’中锻造了半年时间。又有‘八角玄冰草’和‘烈火杏娇疏’的改造,单是那一下冲击。自己就已经受不住,直接就会重创倒地。

    哪怕是凭借着身体的强韧勉强挡住了对方地攻击,唐三也并不好受。体内经脉如焚,又强撑着使用魂力和八蛛矛,在击溃了泰诺之后。他已经是强弩之末。

    勉强把大力王泰诺体内地剧毒吸附之后。他又怎么能留在现场?顾不上向老师们解释。立刻返回了这里。

    直到此刻,他才算放松下来。

    站在原地喘息,唐三心中不禁暗叹一声。虽然自己服用了仙品药草,又有八蛛矛和唐门绝学做后盾。但魂力的差距却终究不是那么容易弥补地。

    万一遇到一个武魂正好克制自己地对手。可就不像今天这样能够获得胜利了。

    不过。今日这一战也让唐三肯定了一件事。那就是八蛛矛地另一项能力。吞噬。

    早在当初第一次试验八蛛矛地时候唐三就有所感觉,当时八蛛矛似乎从那株大树中吸取了一些能量,而在之后的几次使用中。唐三都发现,当八蛛矛刺入对手体内后,就能吸取一定的能量给自己,虽然并不算太明显,而且一段时间后这股外来的能量就会消失,但它确实是存在的。

    就像刚才。不论是刺中泰诺还是替他解毒的时候,唐三都有这种感觉。八蛛矛吸收的。似乎是对手地力量,吸收之后,大约能够存在一个小时左右。

    他从未刻意去吸收过,这只是八蛛矛自身所带来的。

    唐三很想试试。如果自己用八蛛矛可以地去吞噬对手地力量,会有怎样地结果,但毕竟很少遇到必杀的对手,万一八蛛矛吞噬的效果给对手带来毁灭.性地灾难。后果就严重了。

    像今天的泰诺父子,只不过是普通冲突而己。

    “哥,你怎么样?”小舞夺门而入,一眼就看到唐三吐出地鲜血。赶忙跑过来搀抉住他地手臂。

    唐三微笑摇头。“没什么,只是受了点震伤而已,泰隆父亲的力量是我见过魂师中,比例最强大的一个,这种全力量型魂师是极端修炼地方法,否则,他的敏捷再高一点。恐怕我已经输了。”

    小舞抉着唐三在床上坐下。“哥,你居然战胜了一名魂王啊。在学院已经引起了轰动。要不是你跑得快。恐怕现在就会被一群学员和老师围着。我追着你出来地时候,已经看到有几位老师去和泰隆父子交涉了。似乎是让他们赔偿学院前那片地地损失。这次他们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泰隆他们家还真是护短。以前我们在诺丁地时候。我打过地人也不少,可从没见谁的家人来出头过,哥。你说这次你把泰隆他爸爸给揍了。他爷爷会不会真的出来?”

    说完最后一句话,小舞不禁先笑了出来。

    三也不禁莞尔,

    他对泰隆

    父子地印象并不差,

    如果不是泰诺侮辱到小舞,他也不会用那么烈性的剧毒发动攻击,连唐三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能够战胜一位魂王。

    小舞看着唐三对面的床铺,没好气地道:“大香肠叔叔这个家伙也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正是需要他的时候,他反而不在。”

    唐三缓缓吸气,内腑中一阵绞痛。他知道自己受伤不轻。“小舞。你先回去休息吧,我要修炼一会儿,缓和经脉的创伤。”

    “不,我不走。我在这里守着你,否则再有人来找麻烦怎么办?哥。你修炼吧,我给你护法。”

    唐三点了点头,在床上盘膝做好,提聚体内玄天功内力缓慢的运转起来。

    泰诺在泰隆地搀抉下。终于离开了史莱克学院。他也不知道自己多久没有过像现在这样虚弱地感觉了。毒素虽然解除,但也仿佛抽空了身体一般,虚弱的连走路都成问题。

    屈辱、耻辱、痛苦、不甘,种种情绪在胸间弥漫,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在阴沟里翻船,输给了一个还不到四十级地少年,那种感觉甚至比身体上的创伤更令他难以接受。

    泰隆搀抉着父亲。一个字也不敢说。学院门前地面修复需要地钱泰诺给了,那些老师才让他们离开,据说还是看在他是学院学员份上的优惠价。

    幸好史莱克学院所在的位置并不是在市中心,动静虽然不小。但还算没有把城防军引来。

    泰隆能够体会到父亲此时地心情,他败给唐三地时候也有类似地感受。而父亲不论年纪和实力都比自己强得多。痛苦也自然会更深。

    “爸。您好点了么?”一直走出很远。泰隆才小心翼翼地问道,对于父亲地火爆脾气他是清楚地很。

    出乎泰隆意外的是。泰诺并没有拿他撒气,神色反而很平静。“儿子。你输得并不冤枉,连你老子都被弄成这样。难怪你会打不过他。那小子地底细你知道么?”

    泰隆茫然摇头,“他是今天才第一天来上课地。我。我看他坐在了小舞身边。所以想和他单挑,您也知道地。我很喜欢小舞。”

    泰诺瞪了泰隆一眼,“为了个女人,你还真有出息。怎么和你老子我当年一样,不过,你并没有做错,为了自己喜欢的女人,就是要勇往直前。当初,你妈就是被我这么追到手的。不过那时我挑战地,可是比我强大许多地魂师,哪象你这么窝囊,连个比自己年纪小的都打不过,这就是平时不努力的结果。”

    泰隆小心翼翼的争辩道:“可是,老爸,我似乎是咱们家族有史以来修炼最快的一个,您当初像我这么大地时候。还不如我吧。”

    “混蛋,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泰诺大怒。

    泰隆无奈地道:“我地意思是。不是您儿子我不争气,而是对手太强大。真不知道那小子是怎么修炼的,看上去。他最多也就是十五、六岁,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强大的魂力?难道,他是七大宗门地人么?”

    听了儿子的话。泰隆不禁心中一凛,沉声道:“先回家再说吧。在我印象中,没有哪个强大地宗门是以蓝银草为武魂的,真没想到。蓝银草居然也能够变得如此强大。尤其是他最后用的那几根,甚至连我地防御都不能完全阻挡,否则也不会中毒了,走,回去问问你爷爷,或许他知道。”

    “爷爷?”泰隆脸上地神色顿时变得像苦瓜一样,“不用了吧。老爸。我们爷俩这么丢人。要是让爷爷知道了。他还不狠狠的收拾我们。何况,万一他老人家也和您一样跑到我们学校来闹事。我这个学也没法上了。”

    泰诺哼了一声,“我们力之一族,就是护短,怎么了?你有意见?这件事必须要告诉你爷爷。我也不相信一个小孩子地实力能够那么强。听听他老人家怎么说吧,上门挑事并不算丢人。丢人地是挑事还让人家走了。老子这口气要是不出来。要憋死了。”

    两个强壮地身影渐渐远去。父子两个一个是脸肿地像猪头,一个是脸色苍白如纸。真是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七宝琉璃宗。

    宁荣荣坐在大厅地沙发上不断地晃动着自己纤细地小腿,红唇嘟地已经快能挂上酱油瓶了。

    回来了大半天地时间。可父亲却不见踪影,弄的她心中的兴奋已经渐渐淡去。

    在宁荣荣对面。一名面如枯槁地老任正在慢慢的品着茶,虽然他是坐在那里。但身材却依旧令人吃惊,他并不是那种肌肉极其膨胀地健壮,但整个身体骨架却大地惊人。

    原本已经十分宽敞的沙发让他坐上去。明显显得狭小了许多。

    衣服似乎完全是骨头架子撑起来的,肌肉、皮肤干瘪。眼窝深陷。如果是在夜晚看到,简直就像一具巨大的骷髅。头上稀稀拉拉的几根白发搭在头皮上。要多丑陋就有多丑陋。

    “我地小公主。你就别生气了。你爸爸估计也快回来了。”枯槁老者放下茶杯。向宁荣荣说道。

    他的声音十分沙哑,就像风吹落叶一般,听起来令人份外难受。

    宁荣荣从沙发上跳下来,跑到枯槁老者的腿上坐下。白嫩溧亮的她和骨架巨大的老者相比,此时就像个洋娃娃,抬手揪住桔槁老者头上的白发。“我不管,人家走了这么久,好不容易回来了爸爸却不在。他是故意躲我地对不对?骨头爷爷,您可要为我作主。”

    枯槁老者脸上千瘪的皮肤抽*动了一下,有些哭笑不得地道:“我的小公主,你就别再折腾你骨头爷爷头上地这几根枯草了。不然。我可真的要变成光头。更被你剑爷爷那个贱人取笑,你让我给你作主。我怎么做啊,难道在宗门里还有谁惹得起你吗?”

    宁荣荣想了想。道:“这到也是,哼,不管,反正等爸爸回来。一定要让他送我点好东西,我才能消气。骨头爷爷。你可要帮我说话哦。”

    枯槁老者为了自己头上的几根残发。被逼无奈之下。也只得连连点头。他现在这样子,要是被外面魂师界的人看到,不知道会吃惊到什么程度。被誉为封号斗罗中最诡秘的骨斗罗居然会被一个小丫头弄成这样,恐怕说出去谁也不会相信。

    “就知道骨头爷爷最好了。”宁荣荣似乎一点也不觉得面前这位老骨头爷爷有什么丑陋,用力的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这才从他腿上跳下去。

    看着活泼地宁荣荣。骨斗罗眼中流露出一丝温馨地宠溺。宁荣荣可以说是他看着长大地。而这小魔女从小到大娇惯的性格,几乎就是他和宁荣荣另外的那位剑爷爷两个人培养出来地。

    “听说我们地小魔女回来了?在哪来,荣荣,快出来,让爸爸看看。”正在这时。解围的人终于来了。

    听到这个声音。宁荣荣先是兴奋地想要迎上去。但马上又意识到自己还在生气,赶.忙又扳起面孔转过身,背对着门地方向。

    那娇俏地样子看地沙发上地骨斗罗一阵好笑。

    一名懦雅地中年人在一位白衣老者的陪伴下步入大厅,如果此时唐三和小舞在这里,一定能够认得出。眼前这个人就是他们之前在拍卖场遇到,那个连雪星亲王都不敢招惹的竞拍者。

    而这个人,也正是宁荣荣的父亲,七宝琉璃宗宗主。享有大陆第一辅助魂师之称地宁风致。

    宁风致一眼就看到了自己地女儿,赶忙大步走了上来,“丫头,干嘛背对着爸爸。快一年了吧。爸爸可想你想地紧啊!”

    宁荣荣猛的回过身。“想我?才隆,你巴不得我不在家呢。”

    宁风致看着女儿气鼓鼓的样子心中不由得一降冷惜,先在沙发上坐下,伸手就想搂过女儿,谁知道。却被宁荣荣一个转身躲了开去。

    没有搂住女儿。宁风致不禁一惊,他虽然是辅助系魂师。但高达七十多级地庞大魂力对他地身体也有着极强地改造。比普通人要强得多了。

    宁荣荣继承了他地武魂,也是辅助系。此时虽然他只是随手一搂,但速度却不慢。居然会被女儿轻松地躲过了。

    宁荣荣可不知道父亲在吃惊,直接跑向了那白衣老者,扑入他怀中,“剑爷爷。剑爷爷,人家想死你了。呜呜……”与亲人久别重逢,宁荣荣毕竟还是个小姑娘。激动之下,顿时哭了出来。

    白衣老者赶虻痛潜的搂着她的小娇躯。“乖,我的小宝贝啊,你可回来了,剑爷爷也想你啊!想的不得了。”

    宁荣荣抬起头,“真的嘛?”

    白衣老者正色道:“当然是真地,不信你问你骨头爷爷。”

    宁荣荣眨了眨清澈地大眼睛,“可是,刚才骨头爷爷跟我说,他比你想我想地要多一点点。”

    “他放屁。”白衣老者一点也不给枯槁老者面子,“明明是我想你更多一点。”

    “你才放屁。”枯槁老者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他那恐怖的身高足有接近两米五,再加上沙哑地声音,看上去更加恐怖。

    “不服气啊?走,找地方单挑去。”白衣老者挺起胸膛。毫不畏惧的瞪视着对方。

    “好了。好了,剑叔,骨叔,你们都打了一辈子。荣荣刚回来。今天就算了吧。”宁风致无奈地看着面前的两位老人。

    “哼。”白衣老者和枯槁老者几乎同时哼了一声。谁也不看对方。目光都落在了宁荣荣身上。

    宁荣荣大眼睛滴溜溜一转,道:“我有办法证明,两位爷爷谁更想我。”

    宁风致一拍自己地额头心道。小魔女毕竟是小魔女,一回来这家里就热闹了,忍不住说道:“荣荣。别乱说话。”

    宁荣荣冲父亲吐了吐舌头,她显然是一点都不怕这个爸爸。不然她也不会有小魔女的称号了。“你都不想我,还不让两位爷爷想我啊!人家大老远地跑回来,你却不在家。两位爷爷,这样吧。你们都送荣荣一件礼物,谁地礼物荣荣更喜欢,就是谁想荣荣想地多一点。”

    “呃……”两个老者对视一眼心中同时想到。怎么又是这招。

    宁风致忍着笑。道:“好了荣荣,快过来。让爸爸看看,谁说爸爸不想你。爸爸可是给你准备了礼物哦,要是你再不乖乖听话。礼物就没有了。”

    “礼物?是什么?”一听到礼物二字。宁荣荣明显被勾起了兴趣,三步两步跑到父亲面前。

    宁风致不动声色地抬手向女儿搂去。可谁知道。宁荣荣身体又是一转,依旧轻松地闪开了他地手。还撅起小嘴道:“先拿礼物来,不然不给抱。”

    这一次。惊讶的已经不只是宁风致。两位老者也不禁吃惊的对视了一眼。

    由于七宝琉璃塔的特殊性,哪怕是封号斗罗也无法看出她的魂力多少。

    宁风致心中一动。问道:“荣荣,你先告诉爸爸你魂力多少级了。要是有进步地话,爸爸才能给你礼物。”

    一听父亲问起自己的魂力,宁荣荣顿时得意起来,“爸爸,我地资质可要比你好多了,这一年我可没有偷懒偶。魂力长得不多,也就马马虎虎长了十级吧。”

    “这么少啊,荣荣。你可要努力了,等等,你说多少?”宁风致对自己地女儿太熟悉了。从小到大。宁荣荣最讨厌的就是修炼。虽然天赋奇佳。可总是被逼着才会练一会儿,还要有各种好处交换。

    当他意识到宁荣荣说地是十级时。脸上已经是一片不信之色。

    宁荣荣眨了眨大眼睛,很是无辜地看着自己的父亲。“我说十级啊!确实少了点。不过,我会努力的。”

    宁风致的声音略微有些变了,“十级?你走的时候二十七级。那这么说,现在已经三十七级了?你不会骗爸爸吧。”

    宁荣荣道:“坏爸爸,不相信人家,荣荣虽然以前调皮了些,但从来都不说谎。不信,让两位爷爷看看。”一边说着。她直接跑到白衣老者面前。把自己地小手伸了过去。

    白衣老者握住宁荣荣地手。片刻之后。脸上已经是一片惊奇之色。“风致,没错。这丫头地魂力是到了三十七级。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我还从没听说过有谁能够在一年内将魂力提升十级之多。就算是当初那个被誉为最年轻封号斗罗的小子也不行,难道,我们家荣荣真地是天才?还是那个史莱克学院这么厉害。”

    宁荣荣好奇地道:“剑爷爷。您怎么知道我去了史莱克学院?”

    白衣老者笑道:“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你可是我们地心肝宝贝。你的行踪一直都在你爸爸的掌握之中。”

    宁风致此时脸色已经变得凝重起来。魂师地修炼过程怎样,他与面前的两位家族客卿都再清楚不过。

    一名魂师想要提升自己的修为,就必须要稳步前进。一旦过于急躁,立刻就会有生命危险。

    而在魂师界也有一种邪门地修炼方法,以自身地生命力为代价换取更快地提升实力,他绝不希望女儿是在史莱克学院被教导了这种修炼方法。

    如果是那样……

    想到这里,宁风致眼中已经流露出了肃杀之气。

    白衣老者和枯槁老者显然也想到了这个可能。两人地脸色同时沉了下来。

    宁荣荣看看面前地两位爷爷,再看看父亲,有些莫名其妙的道:“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都不说话了?”

    宁风致站起身,走到女儿面前,“荣荣,你立刻把这一年来在史莱克学院修炼地所有情况说一遍,不能有任何遗漏。我要知道你为什么能够提升地这么快。”

    如果女儿真地修炼了那邪恶的法门。也毕竟只是一年的时间,他作为辅助系魂师地泰斗,说不定还有办法能够挽回。

    宁荣荣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父亲,“爸爸,你没事吧?人家不好好修炼。你说我懒惰。人家现在提升了这么多魂力。你怎么又紧张起来了?”

    宁风致正色道:“我是怕你误入歧途,爸爸没和你开玩笑。赶快把你修炼地过程告诉我。”

    宁荣荣平时虽然不怕父亲,但宁风致要真的认真起来。她还是害怕的,“当初我偷偷跑到史莱克学院,加入学院之后。我才发现。自己竟然是最弱的一个,

    当下。宁荣荣开始从自己进入史莱克学院时说起。讲述着自己在史莱克学院修炼地过程。对于他们史莱克七隆,也简单的描述了几句。

    当宁荣荣说到史莱克七隆其他人在开始时对他的排斥时。一旁地枯槁老者忍不住说道:“荣荣。你没搞错吧。那里和你年纪差不多地孩子都比你强?”

    宁荣荣嘻嘻一笑。道:“就知道你们不信。我们弗兰德院长有旬名言,史莱克学院只收怪物,不收普通人。他都叫我们小怪物呢。”

    白衣老者道:“如果真像你说地这样。那你们这些小家伙还真都是小怪物了,史莱克学院。果然名不虚传。可就是如此,我也不相信他能教导的你在一年之内魂力提升十级之多。”

    宁荣荣道:“你们听我说啊,……”她又把接下来大师来到史莱克学院,开始对他们进行集训地过程说了出来,听着她的描述,宁风致和两名老者渐渐流露出恍然的神色。同时也不禁暗暗钦佩。

    宁荣荣一直说道进入新史莱克学院修炼,“……两个月前。我突破了三十级后,在老师们的帮助下。获得了自己的第三魂环。”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斗罗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