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极端纯力量魂师(全)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斗罗大陆

    小舞之前已经说了出来,唐三自然不会再去掩饰,点了点头。

    中年人想了想,直接按上了拍卖按钮。他按的是一万金魂币的位置。

    “大叔,你是不是按错了?有钱也不能这么花吧。”小舞一直注意着中年人,见他按下一万金魂币,忍不住提醒他。

    中年人微微一笑,道:“总不能让你们亏了。我加价后,恐怕就没有人来竞争了。”

    果然,正如中年人所说,当台上的主持人说到一位白色贵宾出价一万金魂币后,根本就没有人来竞争,顺利成交。

    “两位小朋友,我们走吧。我还真有些期待今天得到的拍品呢。”中年人站起身,顺着通道向外走去。礼台上的主持人看他要离去,神色明显放松了下来。

    唐三二人跟随着中年人一起走出拍卖中心,刚一出门,立刻就有一名服务员应了上来,和之前唐三、小舞见过的服务员不同,这位服务员的衣着并不暴露,而且身上的长裙是银色的,相貌也更加漂亮。虽然不能说是绝色,但也是相当不错的标准了。

    “贵宾,请跟我来。”银裙少女极为恭敬的向中年人行礼后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中年人抬抬手,示意她在前面带路。

    唐三和小舞跟在中年人身后,三人在银裙少女的带领下走进了拍卖中心旁边的一座房间内。

    房间很空旷,但布置的却十分典雅,舒适的白色真皮沙发,圆形茶几上放着四种精致的水果。

    银裙少女道:“三位请先休息一下,拍品马上就送过来。”

    小舞毫不客气的跳到沙发旁,探手就抓起一枚水果咬了一口,“很甜。味道不错。哥,你要不要吃?”

    唐三微笑摇头,随手将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小舞见唐三摘下面具,自然也不再掩饰,把面具扔到一旁,认真地吃起她的水果来。

    中年人在沙发上坐下。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等待。一会儿的工夫,在几名大汉的推动下,一个巨大的铁笼被送了进来。铁笼内不只是有那猫女,还有另外几名少女,无不是极品。各具特色。当然,送来地也还有那不起眼的含沙射影。

    中年人拿过含沙射影。递出一张红色的卡片。“帮我结帐。并把这几位姑娘送到我的地方去。”

    “是。”之前的银裙少女接过卡片,立刻让人推着铁笼出去了。

    中年人这才转向唐三,微笑道:“小朋友,这件武器既然是你们的,能不能教教我如何使用?”

    唐三点了点头,道:“当然可以。”在他简单的介绍下,中年人很快就掌握了使用地方法,更是直接将它佩戴在胸前。

    中年人似乎对含沙射影十分满意,微笑道:“两位小朋友,虽然有些冒昧。但我还是想问,你们是属于哪个家族地?能不能告诉我?”

    唐三摇头道:“我们没有家族。只不过是两名学生而已。”

    “学生?”中年人愣了一下,“一般来说,高级魂师学院地学员不是到三十级就该毕业了么?只有少数一些学院会将毕业的等级延长一些。”

    唐三也直接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那您是怎么看出我们魂力不止三十级的?难道这也能从眼神中看出来?”

    中年人微微一笑,道:“我也是一名魂师,我的魂技正好有一种能够看出魂师魂力的。看你们的样子。最多不过十五、六岁。却已经有三十五级以上的魂力,我实在想不出哪个家族能够教出你们这样出色的子弟。说起来。比我家的小魔女要强得多了。”

    唐三脸上流露出一丝笑容,“但我们真地没有家族。您花了一万金魂币买我的含沙射影,总不能让您亏了。这个也送给您吧。”一边说着,唐三摘下自己左手手腕上的无声袖箭递了过去,并且简单的讲解了使用的方法。他的右手上带的是飞天神爪,制作要麻烦地多,自然不能轻易送人。像袖箭和含沙射影这种相对普通地暗器他并不需要吝惜。

    中年人眼含惊讶的摆弄了袖箭片刻后,在袖箭地角落处找到两个小字,“唐门?这两件武器是一个叫唐门的地方制作的么?我怎么从没有听说过这样一个宗门?”

    小舞噗哧一笑,道:“唐门只有我哥哥一个人,你当然没听说过。”

    中年人一愣,但他立刻就反应过来,看着唐三道:“难道说,这两件暗器是你制作的?”

    唐三点了点头。

    中年人眼中流露出几分思索的光芒,“小伙子,不知道你这东西能否大规模制作?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直接向你购买。当然,价格肯定不能像今天这么高了。但应该会让你满意。”

    唐三有些惊讶的道:“你要大量购买无声袖箭和含沙射影?”

    中年人点了点头,“你看我像开玩笑么?如果两位小朋友有兴趣,我可以带你们到我的宗门去看看。”

    唐三摇了摇头,道:“谢谢您的好意,不过我们还有别的事,有缘再见吧。小舞,我们走。”

    小舞愣了一下,她对这中年人的印象也不错,不明白为什么唐三会这么快就选择离去。但她自然不会置疑唐三的决定。

    中年人并没有阻拦,微笑道:“你说的对,有缘我们一定会再见的。很高兴认识你们。”

    唐三微笑还礼,“我们也是。”

    目送着二人走出房间,中年人摸了摸戴在手腕上的袖箭,有些惋惜的道:“可惜这两种武器的威力还是小了一些,不过,这两个孩子的潜力到真是不错。”

    门悄无声息的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宗主,我们该回去了。”

    那是一位老者,身穿雪白长袍,一头银色长发在背后整齐的梳拢,相貌古朴,双眼并未全部睁开,微微的闭合着,举手投足之间却给人一种极其特殊的感觉。

    如果说中年人的气息是柔和的,那么,这位老者的气息就要用锋锐来形容。致命的锋锐。

    中年人点了点头,“是该回去了。剑叔,我们走吧。”

    史莱克学院,大门。

    “爸,你回去吧。这是我们学员之间的事。您这一来,不是让我更丢人么?”泰隆一边说着,一边强忍疼痛吸着气。他的脸肿的像个猪头,身体移动明显有问题。在另外一名学员的搀扶下才能站稳。

    在他面前,一个身体比他还要大上一号的中年人愤怒的注视着过往的学员。此人相貌和泰隆足有八分相像,只是看上去要苍老一些,外面的衣服根本掩饰不住他那膨胀的肌肉。一脸的彪悍之色。

    “放屁,儿子让人打的连关节都卸了,当老子要是还能忍,我就不配被称为大力王泰诺。你这混小子,只会给我丢人,连一个十几岁的小家伙都打不过。我到要看看,是谁这么厉害,连我泰诺的儿子都敢揍。”

    泰隆此时是一脸的无奈,心中大为后悔为什么要回家去休息。此时他四肢的关节都已经被接上了。尽管自身防御力强悍,但被唐三揍的天昏地暗也不是一时半刻能够好转的。

    “爸,你这样会让我很难做。以后我还怎么在学院继续修炼?”泰隆苦笑着继续劝说自己的父亲。

    “混个屁。人家三十级都毕业了,你们这个破学院还非要弄个什么高级班。弄就弄吧,连你被打成这样都没人管。等我抓着那个小子,非要去找你们学院的老师去评评理。”

    “这个。老爸,是我挑事的。和唐三没关系。”

    “你还有脸说。挑事还让人揍成这样。你真给你老子丢人。”

    过往的学员自然有不少认识泰隆的,但看到泰诺那凶神恶煞的样子,谁也不敢凑上前,路过时都立刻加快脚步走进走出。

    “泰隆,你在这里干什么?还不服气啊?”唐三和小舞终于回来了,小舞一眼就看到脸肿的像猪头的泰隆,忍不住说道。

    泰隆赶忙向唐三和小舞连使眼色,示意他们赶快进去。可小舞却会错了意,“你都这样了还不服?翻什么白眼。难道还想较量?”

    小舞一出现,就吸引了大力王泰诺的目光,心中暗赞,好漂亮的小姑娘。他虽然外表粗豪,但可一点都不傻。从小舞的几句话他已经听出了很多东西。再看看儿子的表情,目光顿时就落在了唐三身上。

    “你们谁是唐三?”泰诺冷不丁的问了句。

    唐三听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下意识的接到:“我就是。”

    “好啊,原来是你这小兔崽子把我儿子打成这样。”泰诺在这里等了一个下午,终于找到了目标顿时气上心头,伸出大手,直接就朝着唐三肩膀上抓了过来。

    唐三脚踏鬼影迷踪,身体向后滑出三尺,闪开了泰诺的大手,“你是泰隆的父亲?”

    泰诺傲然道:“不错,我就是大力王泰诺。你把我儿子打成这样,是不是应该给我个交代。”

    小舞有些不屑的看了泰隆一眼,“打了小的,老的就出来了。要是我们把你爸也打了,是不是你爷爷也该出来了?”

    泰隆愣了一下,眼中顿时流露出羞惭之色,“小舞,你别误会,是我爸看到我身上的伤,所以才……,不过,要是我爷爷真的来了,那可就麻烦了。”

    泰诺横了小舞一眼,“小丫头,这里面也有你的事。要不是你勾引我儿子,他会被打的这么惨?果然是红颜祸水。刚这么小就学会勾引男人了。”

    小舞愣了一下,转而大怒,“大猩猩,你说谁勾引男人?”

    泰诺哼了一声,“难道不是你引起这小兔崽子打了我儿子么?等我收拾了这小子,再教训你。我儿子有什么不好的。这小子又不是什么小白脸。”一边说着,他再次伸手向唐三抓去。

    对于泰诺的攻击,唐三本来并没有生气,他看得出,泰隆并不是说谎,他这位父亲显然不是他叫来的。但是,泰诺对于小舞的侮辱却让唐三受不了了。对于他来说,小舞就是禁脔。眼中光芒顿时寒了下来。这一次他也不再闪躲。身形向前迎去,左手一挥,叼住泰诺的手腕,右手一托他肘尖关节,就用出了擒拿手法中最霸道的分筋错骨手。

    泰诺手腕被唐三抓住,也是愣了一下。但他的反应却不是泰隆所能相比。并没有收回自己地手,低喝一声,全身猛的一振,挥出的手握成拳头,手臂上的肌肉骤然纹起。

    唐三的控鹤擒龙功虽然精妙,但此时竟然毫无用武之地,只觉得一股大力从对方手肘上传来。顿时将他的双手震开。脚踏鬼影迷踪。接连后退数步才勉强站稳。

    好强地力量。唐三心头凛然。精神顿时集中起来。

    “咦。”泰诺对于自己没有将唐三震倒也是有些惊讶,“难怪能揍了我儿子,果然有些门道。我到要看看,你能接我几招。”

    一边说着,他也不释放自己的武魂,就那么追着唐三双臂骤然张开,朝着唐三拦腰抱来。

    从刚才的接触唐三就明白对方的力量远在自己之上,要是真被他抱住,就别想挣脱了。但是,唐三可不是力量型魂师。自然不会和对方去硬碰。脚下步伐一变,整个人身体顿时变得虚幻起来,泰隆的速度虽然也不算慢,但接连几次扑击,却连唐三的衣角都没能碰到。

    “臭小子,有本事你别跑。”泰诺怒视着唐三,心中却是大为吃惊。他已经听泰隆说过。唐三是一名控制系魂师。而且近身肉搏能力极强。通过这几下试探,虽然唐三的力量远不如他。但敏捷却比不实用武魂地他还要高上几分。想要这样抓到唐三显然并不容易。

    唐三也不答话,眼中精光一闪,乳白色地光芒已经透体而出,蓝银草围绕着身体盘旋而起,两黄一紫,三个魂环盘旋而上,释放着夺目地光彩。

    泰诺哼了一声,“和我用武魂么?好啊,我到要看看,你武魂有多强。大力猩猩,附体。”伴随着他一声大喝,整个人硬生生的拔高五寸,伴随着一连串的破帛声,黝黑的肌肉直接将上衣撑裂,露出了钢铁雄躯。

    泰隆就已经很强壮了,但和他这个爸爸相比,却还是要差了许多。令唐三瞳孔有些收缩的是,这位大力王泰诺脚下,一共升起了五个魂环。两黄,三紫。炫丽的光芒绕体而上。

    其实,唐三并不知道,泰隆一家有个很传统的习惯,那就是护短。泰隆更是一脉单传,中午回家后,让泰诺看到他那一身的伤,自然忍不住怒火就跑了来。

    “小子,怕了吧。怕了就认输。老子先把你的四肢也卸了,然后再带着你去找你们学院老师评理。老子可是五十八级力量型战魂王,你想清楚了。拳脚无眼,万一我打折你的腿,那就不好意思了。”

    释放出自己地武魂泰诺顿时露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在他看来,自己至少比对方高上二十级的魂力,绝对可以让眼前这个小子轻易屈服。

    但他却怎么知道,唐三最大的特点就是韧性强,压力越大,反弹也就越大。

    “你是泰隆的老子,可不是我的老子。要打就来吧。”唐三冷冷的说道。他心中微微有些酸楚,人家地儿子被打了,老爸站出来,可是,自己地父亲又在什么地方呢?越是这样,他心中的战意就被激发地越强烈,所谓哀兵必胜,此时的唐三,体内魂力飞速运转,整个人的状态已经提升到了巅峰。

    “哥,我和你一起对付他。”小舞眼看泰诺居然是一位魂王级别的强者,赶忙就要释放自己的武魂。唐三抬手阻止道:“不,我自己来。你不要插手。这是男人之间的事。”

    “好。”泰诺赞了一声,“你小子看上去虽然不够健壮,但这句话倒是很合我脾胃。没错,这是男人之间的事。就冲这一点,待会儿我会手下留情的。”

    “不需要。”唐三淡淡的丢出一句,人已经动了起来。他并没有前进,而是飞速后退,身上释放出的蓝银草宛如无数蓝紫色的蛇,蜂拥般冲向泰诺。

    泰诺哈哈一笑,整个人就像一辆战车,直接朝着唐三的方向冲了上去,对于缠绕而来的蓝银草,根本就视而不见。

    砰砰之声连响,蓝银草只要一缠绕上泰诺的身体,立刻就会被他强壮的肌肉撑破,竟然无法让他逗留片刻。要知道,唐三在获得了人面魔蛛魂环后,他的蓝银草就已经变得极为坚韧。

    再加上由冰火两仪眼的锻造,令他武魂的坚韧程度更上升了一个台阶。这也是为什么唐三在面对泰诺这个魂王级别的对手也并不惧怕的重要原因。

    但是,泰诺的力量比他想象中还要恐怖,如此韧性的蓝银草竟然无法令他停顿片刻。

    只是一瞬间,唐三就判断出,眼前这位五十八级的魂王,在力量上竟然丝毫不输给以力量著称的大力金刚熊战魂圣赵无极。赵无极的魂力可是足有七十六级之多。

    脑海中大师传授的知识飞速转动,唐三明白,这次自己遇到的,恐怕是一位纯力量型魂师。所谓的纯力量型,就是所有魂环附加的能力都是力量。力量大,身体自然强韧。

    今天,在和泰隆打的时候,唐三就隐约发现了这个问题,泰隆的身体强悍程度,根本就不像一个三十多级的魂师所能拥有。

    此时的泰诺给他的感觉更加深刻。这些蓝银草对他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

    泰诺身上的五个魂环上下律动,前两个魂环交替释放着黄色的光芒。这两个魂环所附带的魂技一个是力量激增,一个是力量凝聚。

    交替使用,能够令本就力量恐怖的他再增加百分之五十。再加上他本身的五十八级魂力,这才能对唐三的蓝银草缠绕完全无视。

    唐三的战斗经验何等丰富,虽然面对的是力量完全压倒自己的对手,但他却并没有丝毫慌张。虽然使用了武魂,令泰诺的速度增加了不少。但唐三的速度也在魂力的催动下同样增强。泰诺一时半会儿想要追上他也绝不容易。

    唐三索性将自己的蓝银草收回,只是凭借着鬼影迷踪与对手周旋,并不急于进攻。一对一的战斗,首先要明白自己与对方的长短之处。泰诺的长处再明显不过,那就是恐怖的力量和抗击打能力。而自己的长处是什么?唐三知道,自身的长处有很多。其中,玄天功的韧性就是其中之一。

    不同于这个世界的魂力修炼,唐三的道家上乘心法玄天功在回气方面有着很大的优势。而他的游走明显比不断发力的对手要节省一些力气,想要战胜对手,首先就要消耗对方的魂力才行。

    此时,周围观战的人已经越来越多,小舞紧张的握住拳头,随时都准备上前救援。而泰隆也被这场父亲与唐三的战斗完全吸引了。

    他们泰家的武魂同样是传承下来的。他也想看看,打的自己毫无还手之力的唐三,父亲是如何克制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泰诺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他和唐三打,本就有着以大欺小的嫌疑,现在又是久攻不下,让他的脸往哪里放?

    突然停下脚步,泰诺不再去追唐三,仰天怒吼一声,“力量之源。”

    第三个魂环,也是泰诺的第一个千年魂环紫光骤然绽放。他终于用出了自己更强力的魂技。

    原本就已经雄壮如山的身体似乎又膨胀了几分,皮肤下的青筋宛如一条条小蛇般鼓起,泰诺的身体周围仿佛刮起了一层力量的漩涡。以他的身体为中心,周围的空气明显变得凝重起来。

    唐三见泰诺停下脚步,也立刻变得谨慎起来,静静的看着泰诺,眼中渐渐流露出了金紫色的光彩。

    “吼——”泰诺猛的抬起右脚,重重的跺向地面。

    恐怖的一幕出现了,大地骤然颤抖,似乎连整个天斗城都随之震颤一般,地面上一道裂痕飞速延伸,眨眼间已经到了唐三脚下。裂痕所过之处,碎石在狂暴的气流作用下冲天而起,笔直飞上几十米的高空。也就是说,在这一条直线距离之内,一旦被裂缝蔓延到脚下,那么就会受到狂暴的攻击。好强的力量,原来力量也可以这样用。唐三心中念头一闪之间,整个人已经飞速横移,他很清楚,自己在魂力上与对方差距甚大,哪怕是打通了奇经八脉之一,也决不可能和泰诺正面抗衡。现在他能做的,就是闪躲。泰诺此时的做法虽然可以远程发挥出攻击力。但无疑也更加增大了他魂力上的消耗。

    接连的轰鸣令大地不断的颤抖,一道又一道裂痕疯狂的向唐三发起了冲击。泰诺地攻击连续性很快,但唐三闪躲的更快,灵巧的身影在这战场上宛如穿花蝴蝶一般,忽进忽退,任由那恐怖的气流从身边掠过。却始终不被其命中。

    “好滑溜的小子。”泰诺怒骂一声。作为力量型魂师,他最讨厌的就是敏攻系魂师,像他这样地存在,最喜欢硬碰硬的战斗。面对唐三,明明实力远高于对手,却有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这让他分外难受。

    “小子。是你逼我的。看我的第四魂技。力之震。”

    泰诺身上的第四个魂环骤然亮了起来。眼看着泰诺猛地伸展开来的身体。泰隆脸色大变,赶忙大盛喝道:“所有人退后,快。”

    泰诺地身体,宛如一张大弓般向后挽起,紧接着,以腰背之力带起双臂,在那闪亮地第四魂环光彩释放之中,双拳重重地砸向地面。

    轰然巨响下,一圈强烈的震荡波以他的身体为中心骤然释放,囊括了身体周围庞大的面积。

    这里的地面在他之前的脚踏之下本就已经伤痕累累。此时再被这巨力一震。整个地面顿时塌陷,泥土、沙石、冲天而起。直径三十米之内,沙石漫天飞扬。恐怖的力量气流冲天之上。

    也算是泰诺的神志清醒,他将自己的力量完全是对地下发出的,并且约束了力量爆发地范围,否则,此时观战的学员众多。在自保能力不够的情况下。被误伤的可就少不了了。

    尽管如此,唐三的身体依旧被完全笼罩在泰诺的攻击范围内。这种全方位的攻击自然不是任何身法能够闪躲地。小舞已经在惊呼中扑了上来,但奈何泰诺地力量实在恐怖,强大的气流直接将她挡在攻击圈外。

    “你们看,天上。”正在这时,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将学员们和泰诺地目光都吸引向了天空。

    半空之中,飞扬的沙尘逐渐下落。同时下落的,还有一道闪耀着紫光的身影。

    八根修长的矛在他背后伸展,红白两色光芒遍布矛身,无数蓝银草在背后凝结成伞转形态,减缓着他那下落的速度,冰冷的目光始终盯视在泰诺身上,他背后那八根长矛,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辉煌的光彩,看上去是那样的奇异。

    惊呼、赞叹、不可思议,种种情绪在学员中释放,他们都看得出,唐三是学院高级班中的一名学员,面对一位魂王级别的魂师第四魂技全力攻击,竟然依旧能够脱离,这是怎样的实力?

    如果说之前的闪躲还只是技巧,那么,此时唐三所展现出来的,就是他真正的实力。

    泰隆眼中的目光一阵失神,这一刻他才真的明白自己与唐三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尽管两人都是三十七级,但同样的等级却有着不同的实力。

    原来,唐三眼看着泰诺做出弯弓的动作,立刻就意识到了不妙,第一时间将自己的八蛛矛释放出来。八蛛矛同时插向地面,全力弹起,将他的身体送入高空之中。

    虽然依旧受到了气流和沙石的冲击,但他这样已经让伤害降到了最低程度。

    蓝银草的可塑性发挥了作用,凭借着唐三精准的控制,蓝银草在空中凝聚成伞状形态,抵消着下落的速度,这才让他能够躲过泰诺的大部分攻击力。

    此时的泰诺,站在那直径三十米的大坑中心,这大坑的深度足有五米之多,他所产生的破坏力足以让任何人心惊。

    如果这是在战场上,除非对手的实力比他更强,否则,在这个范围内就不会有活人存在。

    眼看着徐徐而落的唐三,泰诺也不禁一阵失神,接连使用第三、第四魂技,对他自身的魂力消耗也不小。此时也不得不暂缓攻击,盯视着唐三下降的身体。

    唐三看上去很从容的抬手在腰间摸过,长约一尺的黑匣子出现在他掌握之中。

    力量型魂师无疑是不能飞的,之前唐三的身体足足窜上了三十余米的高空,此时对他来说,泰诺就是一个最好的靶子。凭借魂力显然是无法破开对方的防御。

    但是,别忘了,他出身于唐门。

    “小心了。”身在空中,唐三还是提醒了一下泰诺,毕竟,他与泰诺父子之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泰隆更是他的同学。如果不是泰诺防御太变态,他也不会取出那霸道的诸葛神弩。

    诸葛神弩肯定是不会事先准备好的,因为机璜紧绷过久就会损坏,但唐三以蓝银草凝聚成伞状后,令自己下降的速度尽可能减缓,却足以令他上好机璜。

    而地面又下陷了五米,这也就给了唐三更多的发挥空间。

    泰诺眼看着唐三即将落下,这次他从空中下来显然是无处可躲的,立刻做好了准备,但唐三手中的诸葛神弩已经瞄准了他。

    小心?我为什么要小心?正在泰诺心中不解之时,一连串铿锵的嗡鸣瞬间爆发。

    诸葛神弩的射速实在太快了,而且又是在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泰诺唯一做出的反应就是将手臂挡在自己面前。

    下一刻,他整个人已经感觉到似乎被什么东西重重的撞击了一下,整个人接连后退三步才站稳身形。

    全部十六根弩箭,完整的插在泰诺手臂、胸腹之间,泰诺那坚实的肌肉展现出极其强横的防御力,足以洞穿钢板的诸葛神弩也只是入肉一寸就无法再继续深

    “混蛋。”泰诺怒吼一声,全身魂力骤然迸发,十六根诸葛神弩几乎在第一时间被肌肉弹飞,伴随着飚出的还有十六股鲜血。

    诸葛神弩虽然强悍,但还不足以给他造成致命的伤害。但他一个五十八级的魂王被一个只有三十几级的魂尊伤到,已经是奇耻大辱。

    或许是因为情绪过于激动的原因,泰诺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身上的伤口没有丝毫疼痛的感觉。

    唐三充分展现出了他丰富的实战经验,在泰诺用手挡住自己眼睛的时候,他背后的蓝银草已经散开,身体飞速落地,八蛛矛在地面上一弹,整个人已经迅速变换了方位。当泰诺放下手臂时,顿时失去了他的踪影。

    锋锐的气息从背后传来,泰诺下意识的就想要回身去挡,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身体迟滞了一下,才半转过身,一阵麻痹的感觉已经从肩背部传来。

    他眼角的余光正好看到唐三八蛛矛收回的动作。

    下面四矛撑在地面上,上面四矛前探,在泰诺肩背处留下了四个小孔。

    对付防御力强悍的魂师如何攻击?

    唐三用行动给周围的学员们上了一课。泰诺的防御力虽强,但也是凭借肌肉和魂力来防御。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斗罗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