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冰火炼金身 (全)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斗罗大陆

    烈火杏娇疏与八角玄冰草的效果正好相反,但它却不能用金属切下,必须要用玉方能不减功效的将其摘落。

    唐三的玄玉手虽然并不是真正的玉,但效果上却也相差无几,在玄玉手作用下,才成功将其挖出。

    为了这前期的准备工作,唐三体内已经开始出现了痛苦的感觉。

    他在冰火两仪眼旁已经待了不短的时间,尽管在这个过程中他尽量让自己身处于冰火两仪眼两种极端温泉交汇之处,又有幽香绮罗仙品对寒毒、火毒的一些克制。

    但此时他的身体还是已经出现了反应。

    尤其是在先后摘下两种秉性极端的仙品之后,这种反应已经变得更加明显。冷热交替在体内迸发,此时的唐三,脸上已经是一阵青一阵红,体内气血翻涌,玄天功已经越来越压制不住了。

    冰火两仪眼的厉害之处毒斗罗独孤博自然是知道的,就连独孤雁他都没带到这里过,就是怕这里的气息伤害到自己的孙女。而他自己则是一身剧毒,冰火两仪眼的坏处对他来说却变成了好处,自然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次把唐三带来,老怪物一个是故作大方,同时他也想看看,号称能够替自己解毒的唐三有没有办法在这种地方生存下去。如果连冰火两仪眼的威能都能承受住,再抵抗住他的剧毒,那么,他也可以真的相信唐三拥有解毒的能力了。

    仙品至宝啊,唐三心中暗叹一声,他知道,如果不是在这冰火两仪眼的旁边,恐怕任何一种仙品药草旁都会有绝毒之物守护着。

    而这里任何生物都很难生存,所以仙草依旧。却冰无守护。不过,仙草再好,也要明白其特性方才有用,否则,不但不会有好处。反而会送掉性命。哪怕是那些大补的仙草。如果没有特殊的服用方法以及其他药物来中和,也同样可以补死人。

    两根蓝银草如同匹练一般甩出,同时落向那两株仙草,而唐三在蓝银草前端卷住那两株仙草的瞬间,闪电般发力。将两株仙草同时甩了起来,朝自己的方向落下。

    与此同时,他双手齐出,飞快地将那两根蓝银草斩断。没有魂力支持,蓝银草的坚韧是有限的。在唐三的玄玉手切割下瞬间分离。

    唐三的选择无疑是正确地,几乎就在他切断两根蓝银草地一秒后,左侧的蓝银草已经变成了冰棍,而右侧的则化为了飞灰。如果让这两株仙品药草的功效通过蓝银草直接传入自己体内。那么,还没使用他们。恐怕自己就先要倒霉了。

    两株仙草不分先后的落在唐三面前地地面上。说也奇怪,之前还是极寒极热的他们。在聚首在唐三面前时。寒热两种气息却同时消失了。

    八角玄冰草上笼罩了一层淡淡的红光,而烈火杏娇疏上则笼罩了一层淡淡的白气。

    唐三知道。此时不能有丝毫的犹豫,这两株仙草在彼此交汇之后,虽然会被对方的气息所克制,但在十息之后,它们的功效也会完全消失。

    而这十息之内,也正是服用它们的最好时机。

    毫不犹豫地,唐三将两棵剧毒仙草从地上捡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塞入自己嘴里。

    两种仙品虽毒,但在被克星克制之后,却再无之前地霸道,入口即化,化为津液顺喉而下,唐三只觉得舌底生津,清香四溢。

    味道真是不错,唐三心中暗暗想道,希望接下来它们不要太火暴才好。

    一边想着,唐三飞快的扯下了自己身上地衣服,也不再运转玄天功,将自己背后地八蛛矛和身体周围的蓝银草全部收入体内。

    几乎只是三次呼吸地时间,唐三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紧接着,一层冰蓝色从他脚下直接升起,眨眼间,整个人已经完全变成了蓝色,紧接着,又是一层红色升起,这时的唐三,看上去就像刚刚煮熟的虾子一般。蓝、红交替,看上去极其奇异。

    而就是这么一个简单交替的过程,唐三的精神却险些崩溃。两种极端的气息冲击,痛苦甚至已经超过了他上次吸收人面魔蛛魂环之时。

    此时,他对自己的身体还勉强有半分控制,赶忙深吸口气,蹒跚着向前迈动一步。

    前方即是冰火两仪眼,只见唐三眼睛一闭,整个人就那么朝着寒极阴泉与炽热阳泉交汇之处跌了下去。

    噗通一声,唐三整个人已经没入泉水,转瞬间沉入其中。

    他之所以没在吃下两种仙品药草后立刻投入水中,就是要等药效发作,否则,只要略早片刻,落入水中的他就将尸骨无存。

    此时药效发作之后再入水中,他却并没有过多的感觉了,因为八角玄冰草与烈火杏娇疏带来的感觉已经令他对外界的一切感知都瞬间消失。

    唐三之所以决定选取这两种药草,自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这两种仙品剧毒之草,在这冰火两仪眼周围并不是品质最好的,只能算是很普通,如果单是一种,别说是吃,哪怕就是在其旁边,也会立刻陷入极度的危险。

    但是,冰火相克,当两种药草聚集在一起时,就会出现刚才那中和的效果,这也是唯一服用两种药草的机会。

    当然,两种药草的冰火特性并没有因此而消失,服用它们之后,唐三依旧要承受强势的冰火洗礼,一旦身体支撑不住,立刻就会爆体而亡。

    选择服用它们,最重要的是因为眼前的冰火两仪眼,因为,根据玄天宝录中的记载,想要进入冰火两仪眼内,那么,八角玄冰草加烈火杏娇疏同时服下是唯一的机会。

    这两种药草本身就是秉承了冰火两仪眼两种极端泉水气息而生,也只有它们才能克制两种泉水的恐怖威力。

    唐三此时看上去陷入了极度的危机,可实际上,有着冰火两仪眼的作用在,对它服用的两种剧毒草药会产生极强的促进作用,促进唐三对它们的吸收。将其冰火能量转化入自身。

    独孤博在临走时对唐三说过,不要接触冰火两仪眼的泉水并非虚言,哪怕是身为封号斗罗的他,要是掉入冰火两仪眼中也很难幸免。

    而在冰火两仪眼的泉水之内,所有剧毒全部无效,没有任何毒素能够在这极限的泉水中留存。

    唐三选择这两种对自身帮助并不是最大的药草,就是要给自己留下一条后路。

    万一独孤博不守信诺,那么,他在吸收了八角玄冰草和烈火杏娇疏之后,也可以在这冰火两仪眼内存身避祸。

    同时,唐三必须要服用这两种药草还有另一层含义,他可没有独孤博那一身剧毒,能够不怕冰火两仪眼的极限气息影响,如果不服用这两种药草,那么,恐怕用不了等到明天与独孤博约定之日,他就已经被这里的气息所毁灭。

    就算他现在想走,留在他体内的冰火两极能量也会对他产生无法治愈的毁灭性创伤,别说今后的修炼,能否保住小命都成问题。

    不过,再好的资料也终究无法将全部体会写清楚,玄天宝录内的记载虽然详尽,也并无差错,可直到真正吃下那两种极限药草,唐三才知道自己所要承受的痛苦有多么巨大。

    冰火两种能量虽然在之前已经有所中和,但进入他体内之后,却疯狂的搅动起来,仙品药草所蕴含的药力何等恐怖,冰火相克,瞬间爆发的能量冲击之下,唐三甚至连用意志力去抵抗的机会都没有。

    跌入那寒热交加的冰火两仪眼内片刻,他整个人就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

    冰火两仪眼内的泉水随着唐三的跌入而翻腾了一下,时间不长,泉水涌动之间,唐三已经悄然沉没其中。水面重新恢复了平静,乳白与赤红仍旧是那样的泾渭分明。水汽依旧在空中弥漫着,所有的一切都回归于寂静之中。

    时光如水,从清晨到夜晚,也只不过是日升日落而已。曾经有人这样说过,眼一闭一睁,一天就过去了,眼一闭不睁,一辈子就过去了。时间有的时候看似很长,可却又是那么短暂。人的一生皆是如此。

    夜幕重新降临,黑暗笼罩大地,冰火两仪眼的范围内也重新陷入了黑暗之中,而那沉入其中的唐三,却依旧没有浮出水面,似乎,他已经完全从这泉水中消失了一般。

    落日森林内,一行三人正飞速的在林间穿越。不断的前进着。穿梭于树林之间。

    三个人中两男一女,其中的两名男子脸上都流露着极其焦急的神色。那女子虽然表情略显平静,但也是眉头紧锁。

    两名男子中,一名看上去身材瘦弱一些的被另一名男子撑住腋下,借力前行。

    这三个人,正是那曾经驰名魂师界,后又分崩离析的黄金铁三角。

    那天,唐三悄无声息的消失后,大师立刻找到弗兰德后重回唐三消失的地方,召唤出自己的武魂罗三炮。三炮这小东西虽然本身实力不强,但有一点却是非常不错的,那就是它的嗅觉。

    而且,它与大师本为一体,大师闻到过的东西,它都会有所记忆。

    短暂的勘察后,大师立刻从三炮的判断中得知了唐三的下落。他竟是被那白天所见的封号斗罗独孤博抓走了。

    一想到那一身毒物的老怪物,大师不禁陷入了恐慌之中,落在那老毒物手里,唐三还能有什么好?而且,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那老怪物的下落。

    弗兰德同样焦急,唐三虽然并不是他的亲传弟子,但却是史莱克七怪之一,也是他史莱克学院的学员啊,更何况,当初那黑衣人的交代他从未敢忘,那可是比毒斗罗更加恐怖的存在。

    但是,在这种时候,弗兰德却要比大师冷静一些。

    仔细思考之后,弗兰德提出,重回天斗皇家学院一趟。

    前一日在天斗皇家学院,那三位教委联手对抗毒斗罗的时候,明显是和他认识的,或许那三位教委会知道独孤博的下落,如果他们也不知道,说不得就只有去寻找那位雪星亲王了。

    当然,与一位帝国亲王正面对抗显然是不智的,可施压还是绝无问题。

    毕竟。不论是大师与柳二龙的宗门蓝电霸王龙,还是宁荣荣背后的七宝琉璃宗,都是当世七大宗门之一,就算那雪星亲王位高权重,也不敢得罪身在帝国的两大宗门。

    而事实上。三人并没有动用到去威慑亲王的计划。再见到天斗皇家学院地三位教委,三位魂斗罗对之前的事大感惭愧,一听唐三被独孤博抓走了,三位魂斗罗顿时大为吃惊。

    他们告诉黄金铁三角,独孤博为人一向孤僻。虽然被皇室所聘用,但自己却并不住在天斗城内,而是在落日森林之中,据说是住在一座山上,但具体的位置他们就不知道了。

    三位魂斗罗教委对唐三的失踪表示了遗憾,但他们也同样表示,无法帮助史莱克学院众人去对付独孤博,虽然没有说明原因。但弗兰德三人自然明白。

    谁会愿意去面对那拥有恐怖剧毒的毒斗罗呢?哪怕是封号斗罗级别地强者,对那无孔不入地剧毒也要有所戒惧。

    黄金铁三角没有去恳求。三个人风驰电掣的离开了天斗皇家学院,在柳二龙的带领下直扑落日森林。

    落日森林地处于天斗城东百里外。乃是天斗帝国几大野生魂兽聚居地之一。本身面积虽然不像星斗大森林那么庞大,但其中却不乏高等级魂兽。

    从清晨进入落日森林。三人已经寻找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只是略作修整就继续寻找起来。

    柳二龙虽然对唐三了解的不多,但之前唐三对大师说地那番话却令她大为欣赏,更何况唐三又是自己心爱之人唯一的嫡传弟子,所谓爱屋及乌,她对唐三虽不像大师和弗兰德那样焦急,却也相当的关切。

    “二龙,休息一会儿吧。”弗兰德停下脚步,微微有些喘息,一天的忙碌,虽然对于他这样七十多级的魂圣来说并不算什么,但精神上也已经有些疲倦了。

    柳二龙停下脚步,来到弗兰德和大师面前,看着一脸沉郁的大师,劝慰道:“小刚,你别着急。我想,那独孤博也未必会杀了唐三。否则的话,他直接在我们学院那里动手就是了,又何必将唐三抓走呢?”

    大师叹息一声,眼中闪烁着痛苦的光芒,“不,你不明白地。那独孤博抓走唐三,定然是因为当初唐三对独孤雁的伤害,还有唐三所表现出在毒上面地天赋。如果我猜的不错,那独孤博一定是对唐三地毒产生了兴趣。想要看看他地毒究竟是什么。而且,我可以肯定,独孤博是绝不会留下唐三性命的。只是要看唐三能够让他利用多久罢了。独孤博这个人,亦正亦邪,在魂师界名声从来就不好,一切都凭着自己地好恶,以小三的天赋,如果换作我是他,也绝不会放过小三的。”

    弗兰德苦笑一声,“要是小三真的出了事,我们又怎么向那个人交代?”

    “那个人?你说的是谁?”柳二龙有些疑惑的问道。

    弗兰德刚想开口,突然,一声苍劲的啸声从远处传来,啸声滚滚如雷,破坏了夜空中的那份寂静,惊的森林中魂兽们一阵躁动。

    三人对视一眼,几乎同时站起身。他们当然听得出那啸声中所蕴含的威势何等惊人,而这种威势,也是专属于封号斗罗的。在这片落日森林中,难道还会有第二个封号斗罗不成?

    身形再展,凭借着对啸声位置的判断,三人腾身而起,飞速而去。

    独孤博站在洞口,遥望夜空,眼中碧光闪烁。双手背在身后,吐出一口浊气。

    此时,他刚刚承受过唐三所说的痛苦,如果只是疼痛,或许还好忍耐一些,但那麻痒到心里的感觉,却不是人能受得了的,以独孤博的实力,此时也是全身衣衫尽湿,他那声长啸,正是在抒发着痛苦过后心中的郁闷。

    不知道那小子死了没有。独孤博心中暗自想道。对于冰火两仪眼他是非常熟悉的,那根本就不是生物能够生存的地方。各种草药茂密繁多,可植物能够生存,生物却不行。

    他曾经亲眼看到一条绝毒的六头明蜥在进入冰火两仪眼范围内,只不过数个时辰,就已经爆体而亡。

    不知道为什么,独孤博此时有些后悔,对于唐三的话,他还是信了几分的,要是那小子真的解除自己与孙女身上的毒,那眼下岂不是放过了最好的机会么?

    或许,这个对他的考验太艰难了一些。

    想到这里,独孤博的情绪略微出现了几分变化,回想着唐三的天赋,他突然觉得,或许那个孩子真的有办法为自己解毒呢?

    不行,独孤博眼中光芒一闪,他决定到冰火两仪眼去看看,如果唐三还活着,就把他弄出来再说。

    就在独孤博准备朝山顶而去之时,突然,三声长啸同时响起,两强一弱,或低沉,或激昂,却无不充斥着强烈的敌意。啸声飞速接近,听声辨位,啸声的主人似乎马上就要来到山下了。

    独孤博双眼微微眯起,不屑的哼了一声,“居然在挑战我么?好啊,我到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子。”

    放弃了登山的打算,独孤博迈出一步,已经来到洞窟前悬崖处向山下望去,只见三道身影,正如同星丸跳跃一般飞速朝着自己所在的位置攀升而至。

    看到这三个人,独孤博眼中的不屑不禁更加浓厚了一些。不过是两个七十多级的魂圣,还有一个竟然连三十级都没过的大魂师。他们是来送死的么?

    也难怪独孤博会这么想,以他封号斗罗的实力,别说是魂圣,就算是魂斗罗在他面前也要战战兢兢。更何况他的毒可不是随便什么人能够抗衡的。

    哪怕是同等级的封号斗罗,也要小心谨慎,一个不好,中了他的剧毒,那么,必然是有死无生。

    黄金铁三角三人几乎同时腾起,飘身落在独孤博面前。虽然他们一直希望能够快点找到独孤博,可真的再次面对这位封号毒斗罗,三人的心不禁同时一沉。

    独孤博双手背后,眼中碧光充满了阴森的气息,正灼灼的盯视着他们,强大的威压令空气仿佛都要凝固一般。大师若不是有弗兰德和柳二龙的魂力保护,单是这份压力就足以对他致命了。

    “你们是来找我的?”独孤博冷淡的说道。

    大师怒声道:“独孤博。唐三呢。你把他弄到哪里去了?”

    独孤博不屑的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有资格质问我?”

    “你……”大师刚想再说什么,却被弗兰德拦住了。

    弗兰德知道,因为唐三的关系,一向冷静的大师此时已经乱了方寸,这样下去于事无补。他冷静的看着面前的毒斗罗,微微施礼,道:“独孤前辈,唐三乃是晚辈们的弟子,不知道何事得罪了您,还请您高抬贵手,他毕竟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您贵为封号斗罗,大人有大量,就放过他吧。”

    弗兰德自认为自己的话已经说的非常含蓄,而且略带讥讽之意。可惜,他遇到的却是软硬不吃的毒斗罗。

    独孤博眼皮一翻,“你是在说我以大欺小了?打了小的,老的就出来了。打了你们,不知道你们上面还有没有老的出来?唐三那小子,已经骨肉无存了。想为他报仇?好,来吧,昨天本想活动活动手脚,谁知道那三个老家伙还是没敢出手。你们三个虽然不怎么样,不过,给我活动一下手脚还是可以的。”

    听独孤博说到唐三已经尸骨无存时,大师只觉得大脑嗡的一声,眼前一阵发黑。这么多年过来,他和唐三之间,早已经不只是师徒之情,更有父子的情分在内。

    大师至今未婚,他这些年一直都把唐三当成了自己的孩子看待。此时听到独孤博说唐三尸骨无存,他内心所承受的已经不只是痛苦。

    而是绝望。

    人在极端的情绪下,都会产生不同的变化,有的人变得呆傻,有的人变得歇斯底里。

    而大师则是与众不同。此时此刻,他身上的活力似乎已经被完全抽空了,身体周围的温度似乎完全消失,整个人看上去冷的像一块冰,看着独孤博的眼神也完全变成了冰的寒意。

    哪怕是独孤博这样的强者,被大师那充满死寂的冰冷眼神盯视着,也不禁有种芒刺在背地感觉。不禁眉头微皱。

    弗兰德的脸色也已经完全沉了下来,“独孤博。你杀了唐三,一定会后悔的。就算我们做不到,你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独孤博撇了撇嘴,“怎么?你们还想以后来报复么?不,你们不会有机会的。来吧。让我看看。你们究竟有什么本事敢向老夫挑衅。不知道你们信不信,我有一千种方法可以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很久没有看到那样壮观的场面了。来地容易,想走,恐怕就不是那么简单了。我独孤博地底盘。可不是谁想来就能来的。”

    弗兰德和柳二龙对视一眼,两人同时一拉大师,将他拉到身后,同时各自向斜前方跨出一步。顿时,三人组成了一个三角阵型。

    “日月生辉黄金转。”弗兰德大喝一声。他并没有释放出自己的武魂,从他身上,一股强烈的金光骤然迸发出来,金光并不是朝着独孤博发出的。而是冲天而起,同时。也从他脚下蔓延而出。

    同样地金色光芒,也分别出现在大师和柳二龙身上。金光弥漫。瞬间以三人为顶点。构筑成了一个金色的三角。三角最内部,是一个金色光圈。周围全部是各种复杂的纹路。

    此时的弗兰德三人,全身都弥漫上了一层闪亮的金色。弗兰德与柳二龙缓缓闭上了自己的双眼,而大师眼中的光芒却明显变得明亮起来,犹如两道利剑一般盯视向独孤博。

    “咦,这是什么魂技?”独孤博有些惊讶的看着面前地三个人,心中多少有些疑惑。

    身为封号斗罗的他,自然是见多识广地,可眼前这样的情形他却前所未见。他不明白,为什么之前那只有不到三十级地一个大魂师,此时迸发出地气势竟然隐约之间有几分与自己分庭抗礼的感觉。

    三层紫气从金光下冒出,在空中徐徐消散。看到这一幕,独孤博地脸色终于有些变了。

    那紫气他当然是认识的,在这座山周围,都有独孤博布下的毒阵,凡是入内者,无不被剧毒所沾染,这种毒并不十分强烈,却十分阴毒,它的发作需要一个时辰的工夫,一个时辰后,会令中毒者全身抽搐,经脉萎缩而亡。

    而此时从弗兰德三人身上释放出的紫气,显然是自己毒阵中所蕴含的剧毒被他们逼了出来。毒阵中的剧毒对独孤博来说虽然不算什么,可那对普通魂师却是极其致命的,没有魂斗罗以上的级别,根本不可能逼出这种毒素。

    这也是独孤博最为不解的地方,明明三个人只有两个七十多级,还有一个不到三十级的,为什么在这一刻给他的感觉,却是三个人都变成了魂斗罗级别的强者。

    独孤博成名太早,后来又很少在大陆上游历,自然没听说过黄金铁三角的名声。

    所谓的黄金铁三角,指的并不是三个人的配合,而是以弗兰德、大师和柳二龙为顶点的一种特殊的武魂融合技。

    在魂师界,武魂融合技本身就极少出现,必须要机缘巧合,双方武魂有着极大的互补性,才有可能成功。

    而弗兰德、大师和柳二龙所施展的武魂融合技,乃是由三个人来展开的,这在魂师界几乎是绝无仅有的情况。要知道,武魂融合技由越多的魂师施展,威力就越强。同时,武魂融合技的威力也与魂师之间的契合度有关。

    像戴沐白和朱竹清之间的契合度,现在也只不过是百分之六十而已,一经施展,就能够击溃两名实力比他们更强的对手。

    而大师三人组成的黄金铁三角,不但武魂融合技是由三人来发动,而且,他们彼此之间的契合度也是魂师界的一个身化,高达百分之九十九之多。

    一旦发动,对于实力的增强就是几何倍数的。否则,当初的他们也不会那样出名。

    直到现在,哪怕是一直致力于研究武魂各种变异情况的大师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与弗兰德、柳二龙之间的武魂契合度能够达到如此恐怖的境地。要知道,在他们之外,哪怕是契合度超过百分之七十的都已经是十分少见了。

    先天的契合度再加上三人多年在一起,令他们的武魂融合技契合无限接近百分之百。

    哪怕已有二十年未曾合作过,此时再次使出他们那赖以成名的武魂融合技,还是立刻就产生出水-交乳-融般的感觉,三为一体,进入了属于黄金铁三角的节奏之中。

    独孤博在短暂的惊讶之后并未有所行动,依旧是负手而立,以他的骄傲,面对三名实力远不如自己的对手,自然不会抢先出手。

    他到想看看,面前这由三人一体施展的武魂融合技究竟能有多少威力。

    金黄色的光芒越来越耀眼,以大师三人为顶点,强烈的三角形光柱冲天而起。大师那充斥着死寂般冰冷的目光突然变得光彩夺目,缓缓抬起自己的右手,朝着三人形成的金色三角中央处抬起。

    “罗三炮。”伴随着大师那仿佛龙吟般的低吼。胖乎乎的罗三炮凭空出现,正好落在那金色三角中央的圆环花纹之中。刹那间,大师三人身上同时涌现出各自的光环。

    大师是两个,弗兰德和柳二龙都是七个,一共十六个光环竟然从他们身上飘然而出,朝着金色光环中央的三炮飞去。

    看到这一幕,独孤博的脸色不禁再变,以寄体施展武魂融合技威力要比普通的武魂融合技更大,这一点他再清楚不过。

    那金色三角光柱之中传来的压力陡增。独孤博脸上神色微变,一圈圈光环从脚下升起,释放出了他那恐怖的九个魂环。

    大师三人一共十六个光环同时落在了罗三炮身上,之前还看上去极为可爱的罗三炮仿佛承受着巨大痛苦一般,仰天发出一声强烈的龙吟,紧接着,它那胖乎乎的身体在十六个魂环加载之下开始了剧烈的膨胀,并随着黄金三角中释放的光芒徐徐上升。

    罗三炮的身体以极其惊人的速度成长着,从它那胖乎乎的身体上开始生出大片大片的菱形鳞片,一块块坚实的肌肉隆起,庞大的身体不断扩张,两根扭曲的角从头顶生长而出,蓝紫色的光芒不断在身体周围激荡,在黄金三角的渲染下,渐渐变成了金色。

    只是几次呼吸的时间,罗三炮的身体就已经扩展到了身长二十米的程度,背后鳞片裂开,一对巨大的龙翼舒展开来,龙翼张开,不需要金光辅助,它也能够漂浮在半空之中,原本流露着憨厚气息的双眼威棱四射,和它的身体一样,已经完全变成了金色。

    此时的罗三炮,再不是那似猪似狗的生物,而是变成了一头威风凛凛,顾盼生辉的金色巨龙。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斗罗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