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不抛弃,不放弃(全)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斗罗大陆

    大师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想要杀你的敌人只会在你魂力最强的时候来么?”

    戴沐白愣了一下,大师简单的一句话却令他无言以对。

    大师继续道:“明知道奥斯卡有蘑菇肠可以提供,你为什么要给马红俊吃下蘑菇肠的机会?如果一开始你就阻止他,或者尽量节省自己的魂力,这场赢的就应该是你。”

    马红俊勾着奥斯卡的肩膀,“爽,真爽,没想到我有一天也能赢得了戴老大。怎一个爽字了得。小奥,你这香肠还真是好用。”

    奥斯卡嘿嘿一笑,“那是当然,怎么说咱现在也是魂尊。”

    大师冷冷的看着二人,“你们很得意么?马红俊,我问你,奥斯卡的飞行蘑菇肠失效的时候,你为什么任由他掉落地面?如果这时候戴沐白还有一击之力,将其击杀,你怎么办?”

    “我……”马红俊目瞪口呆的看着大师。

    大师转向奥斯卡,“还有你。一个食物系魂师,最重要的就是在任何情况下尽可能保住自己的生命。他不主动帮你,你不会抓住他的身体继续漂浮在空中么?如果戴沐白是在魂力充足的情况下,第一个就把落下来的你解决掉。如果是敌人,你现在已经死了。魂尊?就算是封号斗罗级别的食物系魂师,在战魂师面前也是脆弱不堪。”

    戴沐白、奥斯卡、马红俊三人面面相觑,谁也说不出话来。

    大师的声音平淡而冷静,一针见血的指出了他们之前的失误。

    “小三。”大师转向唐

    唐三赶忙上前一步,“老师,我在。”

    “说说你和小舞一战的感受。”

    唐三脸上一红,“老师,我错了。我不该大意,中了小舞的第二魂技魅惑,以至于陷入被动局面。在不知道她第三魂技是什么的情况下贸然释放出蛛网。令自己陷入更加被动的局面。”

    大师点了点头,“知道错了就好。你的错误才是最严重地。狮子搏兔尚需全力,你竟然在动手之初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如果敌人的攻击再凌厉一点,你也死了。记住,控制系魂师不只是要控制敌人,同时也要控制自己。”

    最后。大师看向小舞,“你的第三魂技应该是瞬移吧。不过有距离限制。如果我猜得不错,这应该是闪电兔的能力。你的第三魂环是一只千年级别的闪电兔。瞬移这种魂技,在所有魂技中。属于最为难得地几种之一,你给了我很大的惊喜。同时,瞬移配合你的柔技,杀伤力将大幅度增加。但是,为什么在你缠上唐三脖子的时候就断定自己已经获胜?如果那时候你小心一点,在看到唐三施展第三次蛛网束缚地时候,不要急于求成,先瞬移离开他的攻击范围再继续发动,那么你已经胜了。而不是被重新控制。”

    小舞悄悄的吐了吐舌头,却一句话也不敢反驳。

    大师僵硬的面庞上脸色很难看,“这就是所谓的怪物天才么?你们今天的表现让我很失望。每个人都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现在,你们全体都要受到惩罚。跑步前进。相互监督,不得使用魂力。从学院跑到索托城再跑回来,在中午饭前,我要求你们跑完十个来回。什么时候跑完,什么时候吃饭。唐三,你的错误最严重,所以你跑十二个来回。立刻行动,开始。”

    唐三第一个跑了出去。大师的话对他来说和命令没什么区别。

    小舞、戴沐白、奥斯卡、马红俊紧随其后。大师连自己地嫡传弟子都罚了。而且罚的最重,他们还有什么可说的?更何况大师指出的错误对他们来说都是极大地失误。

    “学院大门处有准备好的岩石。你们每人背负一块,负重跑。你们要记住,你们是一个团体,如果有一个人没有完成惩罚,那么,所有人都没饭吃。”大师强调了一句。

    虽然不能使用魂力,但他们都是魂师,魂力多年对身体地改造,令他们的身体本就比普通人强很多。只是跑步的话,那就达不到大师的目的了。

    从学院到索托城距离不算太远,但也有三、四公里左右的距离,来回十次,那就要有六、七十公里左右了,再加上负重,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看着唐三五人跑出去地身影,宁荣荣不禁吃吃笑了起来,不过,她地笑容并没有维持太长时间。

    “你们怎么不跑?”大师冷冷的声音响起。

    “呃……,我们也要跑?”宁荣荣吃惊地看着大师。

    大师道:“我刚才说的是,你们全部都要受到惩罚。”

    宁荣荣顿时有些急了,“可是,这不公平,我和竹清并没有犯错啊!”

    大师淡然道:“我问你,他们是你什么人?”

    宁荣荣愣了一下,“同学,伙伴。”

    大师道:“有一句话叫同甘共苦,你听过没有?你们是伙伴,想要成为可以将自己后背交托给对方的伙伴,你觉得自己应该看着他们受到惩罚而自己休息么?”

    “我……”宁荣荣哑口无言,而朱竹清此时已经跑了出去。

    当七人先后来到学院门口的时候,他们发现,大师对他们的惩罚还是区别对待的,或者说,早就已经准备好了。

    七个用竹子编织而成的竹筐里放着大小不同的石头,每一个竹筐上都有背带并且写着名字。

    其中,唐三、戴沐白、马红俊三人竹筐里的石头是最大的,小舞和朱竹清、奥斯卡三人次之,宁荣荣竹筐里的石头最小。

    当宁荣荣看到竹筐里的石头时,心中的不满顿时降低了几分,心中暗想,这大师也不算太不近人情。

    大师看着背起竹筐跑远的七人,僵硬的面庞上不禁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在不使用魂力的情况下负重长距离跑,这惩罚是不是重了点?那可是数百公里。别说中午,天黑恐怕他们也完不成吧。没想到你比我还狠。”

    弗兰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大师身边,有些担忧的说道。

    大师淡然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我仔细计算过他们的身体状况。不会累坏他们的。更何况,你认为他们早餐吃的那么好,就白吃了么?不经过同甘共苦的阶段,他们怎么能成为将后背相互交托的真正伙伴?”

    弗兰德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状,“行,都听你的。你看着办吧。我知道,你甚至比我更看重这些孩子。不过,我不得不再次提醒你,学院的经费有限。”

    大师冷哼一声,“活人还能让尿憋死?你以为我是你么,堂堂魂圣,连一个学院的经费都弄不到。”

    弗兰德微怒道:“那是我不想卑躬屈膝的依附他人,否则,以我的实力大富大贵也并非难事。我到要看看,你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你那张脸皮可比我还薄的多。”

    大师斜了弗兰德一眼,“那你就等着看好了。”

    背上竹筐,唐三和戴沐白二人一马当先狂奔而出。直到跑起来,他们才意识到这个惩罚果然很重。

    如果可以使用魂力,六、七十公里的距离半天的时间对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问题,甚至很轻松就能完成。可是,在不使用魂力还要负重的情况下,那就不是容易能够完成的了。

    “沐白,我们先停一下吧。”奔跑中的唐三突然停下了脚步。此时,才跑出不远,他的额头上已经微微见汗。

    两人之前虽然都消耗了魂力,但此时是不使用魂力的奔跑,在体力上,他们显然是史莱克七怪中最好的,此时,小舞、马红俊和奥斯卡已经落后数百米了,后面的朱竹清已经追上了他们的脚步,宁荣荣落在最后面。

    “小三,怎么了?”戴沐白也停了下来,有些疑惑的看着唐三。“十个来回可不短呢,赶快跑吧。”

    唐三道:“沐白,还记得么?老师刚才在我们出发之前说过,我们是一个整体,他要求我们共同完成这次惩罚。你看,竹清和荣荣也和我们一起受罚了。除了我要跑十二个来回以外,你们也必须同时完成。以我对老师的了解,这次他不只是要惩罚我们,同时也是让我们锻炼身体,昨天老师才和我说过,身体是魂师的基础,我能够越级吸收人面魔蛛魂环,就和身体素质有关。更加重要的是,这次惩罚恐怕也是老师对我们的一次考验,他要考验的,就是我们的集体性。我们是一个整体,论体力,或许你、我能够支持,可他们却未必。我看,我们必须要想些办法,看如何能够让大家共同完成这次考验。”

    作为大师的唯一弟子,唐三对大师显然是最了解的。听了他的话,戴沐白缓缓点头,“恐怕真的是这样,等他们上来,我们先商量一下。”

    很快,后面的五人跟了上来,唐三将自己对今天惩罚的看法又说了一遍。

    奥斯卡眉头微皱,道:“我认为唐三说的很对,大师应该就是要考验我们。我们的负重有所不同,应该是大师刻意计算了我们体力能够承受的极限范围。像唐三和戴老大的情况应该是在极限承受之内能够完成的,甚至还会有体力留存。像胖子应该是刚好达到极限。自然也有超过极限承受范围的。只有大家通力协作,才有完成的可能。那超过承受极限的负重,恐怕就有我一个。还有荣荣。”

    说到最后,他不禁面露苦笑,跑出来才两公里,他已经感觉到背上的竹筐越来越沉,额头见汗,后面还有那么长的距离,他自问是肯定坚持不下来的。

    胖子马红俊大大咧咧的道:“不如我们作弊吧。我们偷偷吃点小奥的恢复香肠,害怕体力不足吗?”

    “作弊?”奥斯卡没好气的瞪了胖子一眼,他是聪明人,绝不会做傻事,“胖子,我只问你一句,你能肯定大师没让其他老师监督我们么?要是万一作弊被发现,恐怕就不是现在的惩罚这么简单了。而且,大师对我们进行这样的惩罚,一定有他的深意,只会对我们好。现在我们要想个办法,尽可能的节省体力。”

    唐三突然开口道:“老师虽然让我们负重跑,不能使用魂力,我们七个人的总负重是这么多,只要能够带着这些负重完成惩罚自然就可以了。奥斯卡,把你的石头给我吧。”

    奥斯卡愣了一下,嘿嘿一笑。“好兄弟。不过,现在还没必要。我看不如这样。我们七个人从现在开始,按照速度最慢的那个匀速跑,这样大家就能够聚集在一起,而匀速又是最节省体力的。等到谁坚持不住了,再相互帮助调整负重,这样一来。就能够尽可能的节省体力。你们看如何?”

    宁荣荣在一旁笑道:“小奥,没看出来,你还挺聪明地。”

    奥斯卡脸上带着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不知道我小时候被称为聪慧小王子吗?这算什么。”

    戴沐白在众人中年纪最大。实力也是最强的,展现出老大应有的带头作用,“别废话了。说话也会浪费体力,我们跑吧。就按照小奥说的办。”

    当下,七人重新开始了他们的长跑之旅。

    毋庸置疑,在七人中,自然是作为辅助系魂师的奥斯卡和宁荣荣体力最差,众人也就按照他们地速度跑了起来。匀速前行,朝着索托城的方向而去。

    第一个往返就在这种匀速中跑完了全程。

    真正跑起来。众人才逐渐感觉到负重带来的压力。如果只是普通的跑步,就算不实用魂力,这一个来回六公里左右地路程对他们来说都谈不上什么负荷。魂力对身体的改造令他们有着远超常人的体能,就连奥斯卡和宁荣荣这样的辅助系魂师也不例外。

    有了负重。身体明显变得不适应,一个来回下来。宁荣荣和奥斯卡二人已经是汗流浃背,其他人也都露出了些许疲态。

    宁荣荣无疑是众人中体力最差的,奥斯卡虽然也是辅助系魂师,但他毕竟突破了三十级,身体有了第三魂环在各种属性上的加成,状态要比宁荣荣好上不少。

    唐三和戴沐白身上的负重,是一块十五公斤中的石块。小舞、朱竹清和马红俊身上的负重是十公斤。宁荣荣和奥斯卡虽然只有五公斤,但此时他们地感觉却像是背负着一座大山似的。身体越来越沉,只能咬牙保持着匀速。

    学院大门在望,令大家有些惊讶的是,大师正站在学院门口看着他们完成第一次往返跑回来。在大师身边,还摆着一张桌子,上面放了一个大桶。

    “每个人喝点水,再继续。”大师的话一向言简意赅。

    桶内是温水,略带咸味,似乎是放了盐。在大师地监督下,每个人只允许喝一杯温水,立刻就督促他们再次踏上惩罚之路。

    随着时间的推移,空中地大火球已经渐渐向当中靠拢,带来的温度也逐渐增加。喝了盐水的众人,体力得到了一些补充,唐三和戴沐白到没什么,但奥斯卡和宁荣荣却明显感觉到自己恢复了几分力气。

    看着学员们渐渐远去的背影,大师站在原地面无表情,但看到七人是共同回来的,他眼神深处明显流露出几分满意。

    提着大桶朝学院内走去。此时的他,不仅仅是教导学员的老师,同时也是关心他们地长者。他要做地并不是虐待学员,而是让他们得到真正的锻炼。

    第二次往返、第三次往返,第四次……

    每一次众人回到学院前时,都会喝到大师准备好,温度适宜地盐水。温水容易吸收,盐分补充排汗对体力的透支。哪怕是宁荣荣和奥斯卡,都感觉自己有些奇迹似的坚持跑完了四个匀速往返,除了喝水以外,中途并没有任何停顿。

    但是,当第五次往返开始的时候,奥斯卡和宁荣荣的速度已经明显慢了下来,他们眼前的景物已经开始变得模糊,双腿像灌铅了一般沉重。背后的竹筐更像是山岳般带来这重力。

    在匀速的情况下,其他人的体力还能保持,虽然此时每个人都已经汗流浃背,可精神却保持的很好。

    “小奥,把你的石头给我吧。”唐三向奥斯卡说道。

    戴沐白也同时向宁荣荣伸出了手。

    这一次,奥斯卡和宁荣荣都没有拒绝,他们很清楚,自己的体力已经有些透支了,再这样下去,恐怕这次往返也未必能坚持的下来。

    唐三和戴沐白的负重直接从十五公斤变成了二十公斤,竹筐里变成了两块石头。五公斤看上去不重,但在体力大幅度消耗的情况下,这简单的五公斤已经带给了两人明显的负担。匀速虽然仍能保持,但两人的呼吸也明显变得粗重起来。

    正好相反的是,失去了五公斤的压力,奥斯卡和宁荣荣瞬间产生出了一种超脱一切的感觉,仿佛整个身体都轻的能飘起来一般,大口喘息几声,跑起来顿时变得轻松多了,不但恢复了原本的匀速,甚至还有些游刃有余的感觉。

    第五、第六、第七,三次往返就在这样的情况下结束了。第八次往返开始时,已经整整过去了近两个时辰的时间。此时的太阳已经偏离了正中。正午已过。

    每个人的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肺部仿佛像火烧一般灼热,每迈出一步,地面上都会留下一个清晰的水印,那是他们身上流淌的汗液。从上一次往返开始,他们在学院门口补充的盐水已经变成了两杯。并且有着短暂休息的时间。大师并没有催促他们,依旧在每一次往返之后给他们准备好温盐水。

    “不行了,我不行了。”说话的是马红俊,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扑倒在地,胖子停了下来,双手撑在自己的膝盖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他那张胖脸已经变得一片苍白,似乎每一次呼吸都已经极为困难。

    众人先后停了下来,这一刻,大家竟然都说不出话。彼此对望,他们发现每一个伙伴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被汗水浸透。最为可观的就要属朱竹清了,她的年纪虽然在众人中最小,但却是三个女孩子中发育最好的一个,湿透的衣服紧贴身躯,勾勒出一条条惊人的曲线。

    可惜的是,现在谁也没有精力去关注这份美景,一个个都站在原地喘息不停。

    本来唐三和戴沐白是不应该如此疲惫的,但他们身上多了宁荣荣和奥斯卡的负重,比起其他人来负担更重。七个人中,唯一显得轻松一些的倒是小舞,小舞也达到了三十级,但她的负重却是和朱竹清、马红俊一样的。再加上她本身体重就轻,此时也只有她还有些游刃有余的感觉。

    足足喘息了有接近五分钟的时间,众人才渐渐缓过来。

    马红俊忍不住道:“反正午饭也吃不上了,不如我们慢一点吧。我不行了,再跑下去,恐怕要累死了。”

    戴沐白皱眉道:“慢?你没发现大师每次给我们准备的盐水温度都一样么?可我们的速度一直都在降低。很明显,大师是计算了我们体力情况的。跑回去太慢,恐怕还会有额外的惩罚出现。虽然大师对我们的训练严厉了点,但他也是为了我们好。一定要坚持。胖子,把你的负重给我吧。”

    马红俊有些吃惊的看着戴沐白,“戴老大,你还行?”

    戴沐白挺起胸膛,“胖子,记住,男人不能说不行。拿来。”

    在戴沐白将马红俊背后石块装入自己背后竹筐的时候,唐三也来到了朱竹清身边,虽然他不太明白为什么戴沐白不是帮朱竹清承担负重,但他此时的身体状况和戴沐白差不多,而朱竹清虽然嘴上不说,但明显体力消耗也很大。

    “我来帮你吧。竹清。”唐三伸手向朱竹清背后的竹筐探去。

    朱竹清一拧身,让过了唐三的手,“不用,我还能坚持。你比我们还要多跑两圈,现在消耗这么大,最后怎么坚持?”

    唐三看着朱竹清愣了一下,他突然发现,她似乎也并不是那么冷。

    征程再次开始,这一次,众人将速度再次降低,戴沐白虽然一声不吭,但能够明显看出,他的步伐变得沉重了许多,每一步留下的汗水也是七个人中最多的。胖子带给他的负重可是十公斤。在体力本就有些透支的情况下又将负重增加到三十公斤的程度,对他的体力消耗产生着巨大的影响。

    第八次往返结束,大师在提供给他们温盐水的时候,刻意看了一眼众人背后的竹筐,却什么都没有说。

    第九次往返继续,尽管没有负重,但奥斯卡和宁荣荣的体力也已经达到了接近极限的程度,马红俊倒是恢复了一些,小舞还能坚持,朱竹清的脚步却越来越慢了。反倒是唐三似乎咬牙挺过了自己的极限,看上去到并没有透支的迹象。

    眼看着索托城已经在望,第九次往返就要跑完一半了。突然,戴沐白脚下一个踉跄,整个人朝着前面扑倒下去。

    要是在以往,凭借戴沐白的实力。一挺身就能站直,可此时他的体力消耗的实在太严重了。

    唐三一直跟在戴沐白身边,眼看着他要摔倒,赶忙一个箭步上前,扶住他地肩膀。

    戴沐白邪眸中双瞳已经合一,这种情况唐三曾经在他们遇到危险的时候见过,这应该是一种极限的表示。

    戴沐白并没有自己站稳。整个人都是靠在唐三的肩膀上,胸膛就像风箱一般剧烈的起伏着,整个人看上去已经接近了脱水的状态。

    “戴老大,你怎么样?”众人赶忙围了上来。关切的询问着。

    唐三没有吭声,却直接取出了戴沐白竹筐中最大地那块十五公斤重的石块,放入自己竹筐内。

    “小三,不用,我还能坚持。”戴沐白勉强站直自己的身体,眼中流露着坚毅的神光,看着唐三,“你连人面魔蛛魂环带来那么巨大地痛苦都能支持,我为什么不能支持下去。我可以的。兄弟们。让我们坚持下去,谁也不能掉队。”

    一边说着,戴沐白强行从唐三竹筐中拿出了自己那块十五公斤的石头,重新返回自己的竹筐内。

    “戴老大。把我的还给我吧。”马红俊突然开口了。此时距离全部惩罚结束。还有一个半往返的距离,谁都知道。戴沐白扛着三十公斤的负重是不可能完成的。

    宁荣荣突然上前一步,“还有我的,我这会儿也好多了,能够自己背负。”

    唐三道:“荣荣就算了,胖子,你坚持一会儿。”

    马红俊自己地负重重新回到背后,给戴沐白减轻了十公斤的重量。在唐三的一再要求下。宁荣荣那五公斤的石块也从戴沐白竹筐内到了他地竹筐之中,负重增加到了二十五公斤。

    征程继续上演。每一步迈出,都是那么的艰难,戴沐白在少了十五公斤负重地情况下,凭借着他坚韧的毅力硬生生的挺了过来。

    第九次往返就在众人的相互扶持下挺了过来,此时他们虽然依旧在跑着,可实际上,比起走路已经快不了多少。惩罚从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三个时辰。

    大口大口的喝着盐水,七个人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大师依旧站在旁边一言不发。

    戴沐白强打精神,“兄弟们,还有最后一趟,大家要坚持住。”

    奥斯卡突然开口道:“小三,把我的负重还给我。就剩最后一个来回了,我能支持。”

    唐三愣了一下,他突然发现,奥斯卡眼中似乎多了些什么。但看着他那正在不断颤抖地双腿,唐三摇了摇头,“不用,我还能行。”

    奥斯卡走到唐三身边,汗水不断滴落着,但他此时地目光却变得很坚定,“当我是兄弟,就还给我。我能行。”

    宁荣荣在一旁已经喘息的不行,小脸苍白,但看着奥斯卡从唐三竹筐中拿出那五公斤地石块时,还是忍不住说道:“小,小……奥……,你……今天……真像个……男人……。”

    奥斯卡此时累得已经笑不出来了,只能挺挺胸膛,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此时的史莱克七怪,体力都已经透支,但他们的神情却没有一个放松下来,有的时候,天才与庸才的区别,就在于意志力是否坚定。挺过一次极限,就意味着一切都会改变。

    惩罚的第十次往返终于踏上了征程,这一次,众人已经实在跑不动了,只能勉强挪动着自己的脚步,一步步向前迈进。不行了么?不,行的,我们都行的。扛着背后的石块,迈动着沉重的步伐,他们一步步朝着最后的目标前进。

    走出一公里,险些昏倒的奥斯卡,背后石块重新回到了唐三的竹筐。

    走出两公里,朱竹清背后的石块到了小舞的竹筐内。

    走出三公里,宁荣荣昏倒,唐三将自己的石块都给了戴沐白,背起了宁荣荣。

    返回一公里,奥斯卡昏倒,朱竹清拿回自己的石块,小舞的负重到了马红俊竹筐内。宁荣荣到了小舞背上,唐三背起奥斯卡。

    返回两公里,朱竹清昏倒,戴沐白勉强抱起她。

    距离终点还有不到五百米的距离,唐三已经挂在胸前的竹筐里,放着之前朱竹清的负重以及从戴沐白那里拿过来的十五公斤负重,背后背着奥斯卡。

    戴沐白背着朱竹清。

    小舞背着宁荣荣。

    马红俊带着二十公斤负重。

    他们几乎是一步一步挪移着朝终点走去。

    “放,放我下来吧……”宁荣荣虚弱的声音在小舞背后响起,小舞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而宁荣荣也从她背上滑了下来。两人相互搀扶,一步步向前走去。

    奥斯卡也从昏迷中清醒过来,挣扎着从唐三背上滑落,在唐三的搀扶下向前走去。

    朱竹清还没醒,她虽然嘴上不说,但之前她透支的却比奥斯卡和宁荣荣还要厉害,马红俊虽然胖,但体力却比朱竹清好的多,戴沐白又帮他拿了一段距离的负重,情况自然要好得多。

    当然,此时的马红俊也已经到了极限状态,汇合在唐三和奥斯卡身边,三个人相互搀扶,一步步向前走去。

    如果被惩罚的是一个人,以宁荣荣、奥斯卡那样的体力,恐怕早就已经坚持不住了。

    但惩罚的是七个人,在相互扶持,相互帮助下,他们心中的执着早已被激发。

    眼前的景物已经模糊,隐约中能够看到那终点的存在,他们的身体,此时已经完全靠意志力的支撑才能继续前行。

    唐三背着重重的石块,双手同时搀扶着马红俊和奥斯卡,帮他们支撑一部份体重。虽然不能使用魂力,但在身体极限的情况下,玄天功本身的强韧特性已经逐渐发挥出来,否则,他也无法坚持到现在了。

    戴沐白的腰已经被压的有些弯了,邪眸中已经多了几分红色,每一步迈动都仿佛有千钧重力压在身上。

    四百米……,三百米……,二百米……,一百米……

    大师僵硬的面庞已经出现在众人眼前,眼看着他们相互搀扶共同前进的样子,就连大师也不禁动容。

    这最后一次往返,他们走了整整一个时辰的时间。但是,他们也终于坚持着回来了。

    噗通、噗通……

    七个人几乎先后倒地,奥斯卡、宁荣荣、马红俊几乎在同一时间晕了过去。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斗罗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