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时间之神的预感(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冰火魔厨

    ()“其实,我们所自诩的神,并不是真正意义的神,在我们被创造出来的时候,创造我们的科技之父就曾经说过,当情绪之神真正出现,当十八阶的实力呈现之时,那么,他就会成为整个世界的主宰,成为真正的神,所以,只有情绪之神都是真神。而我们,与那些神人的区别只在于实力的高低不同,都是给自己安上了一个好听的名字而已。”

    秩序之神有些不满的道:“时间,你今天是怎么了?我觉得你的情绪似乎有点不对。平时的你可没有这么多意见,也没有这么多感慨。”三大真神中,一向以秩序之神为首,毁灭之神和时间之神一般都会听从他的意见,毁灭之神有的时候还会提出一些自己的,但时间之神连说话都很少,大部分时间都放在修炼上。而今天,当秩序之神准备出来与希界交流时,时间之神却主动提出自己要与希界交谈。依照秩序之神原本的意思,仰光大陆如何,对于他们来说并不重要,反正即将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仰光大陆变成什么样子有什么关系呢?但是,时间之神却对希界说了先前那番话,而此时,他又阐明了自己的观点,很明显,是对秩序之神不满,这种情况,在数万年来,还是第一次,作为一直把自己当成神的秩序之神来说,时间之神的话格外刺耳,但是,他们一起生活了数万年。彼此依靠,他虽然不满,但也不会向时间之神真地发怒。

    时间之神叹息一声,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你们都知道,我掌握的是时间的力量,对于未来的时间,总会有一些淡淡的预知感。就在昨天修炼的时候。我有感觉到了一些未来可能出现的情况。秩序,我们是兄弟,坦白说,这次的预感并不很好。或许,有些我们考虑不到的不要发生了。如果真地是那样的话,我们原本要与卡奥、天香提前决斗的打算,或许就应该推后。”

    秩序之神心中一惊,他当然知道时间之神的预感一向很准,虽然只是模糊地预感。但却曾经多次对他们三人起到了簋重要的作用,这也是秩序之神尊重时间之神的原因之一。他们原本定下的时间。是在一年之后向卡奥和天香发起最后一次挑战,但现在听时间之神这么一说。连秩序之神心中都有些忐忑了,皱眉道:“你的意思是说,卡奥和天香在不久的未来有可能将情绪之神的力量融合了?这怎么可能?都已经过去了五万年,她们地实力虽然也在提升,但要说能够领悟情绪之神的真谛,却有些太夸张了吧。你也知道,那并不是实力增加就能达到地,而是需要瞬间领悟。而到了我们这个级别,想顿悟变何容易?就算再过个五万年,恐怕她们也悟不出什么。情绪之神毕竟只是半成品而已。”

    时间之神看了秩序之神一眼,道:“还记得创造我们的科技之父是怎么死的么?”

    秩序之神点了点头,道:“当然记得,虽然已经过去了多年,但当时那一幕的情景我却永远都无法忘记。创造我们的科技之父是在大笑中死去的。直到死后,我还能感觉到他身上那股兴奋的气息。”

    时间之神看着秩序之神道:“那你仔细想想当时地情景是什么。你应该还记得,当初科技之父在创造出我们之后,他第一次看着我们的眼神是充满了失望的。因为他知道,自己费尽心血创造出来的三个超级能力者,依旧输给了自己的老对手进化之父创造出的情绪之神。那时候,他就说自己败了,因为心力耗尽,当时的他,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能够支持他勉强活着的,就是心中的一股信念。他想看看进化之父创造出的情绪之神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后来他看到了,也看到了卡奥和天香强大的实力和切换的过程。就在那时候,他哈哈大笑而亡。在他融会贯通前说的最后一句话,你想想是什么。在我昨天的预感中,清晰的又听到了这句话,但是,在我预感中的声音却不再兴奋,而是充满悲伤的。”

    秩序之神一楞,刚想开口,一旁的毁灭之神却抢着道:“科技之父死的时候一边笑着一边说,他错了,他错了,他竟然错了。他居然错在这么一个小小的细节上。这就注定,他创造出的情绪之神永远只能是个半成品。哈哈哈哈,原来,他和我还是一个阶段的,可笑啊!可笑。真是太可笑了。没想到,他居然在就要胜利的时候,错了这么一点,就是这一点,使他功败垂成。我没有输,我没有输啊!哈哈哈哈。”

    沉寂,当毁灭之神重复完在他们记忆深处极为清晰的话语后,三位真神都陷入了沉寂之中,良久之后,时间之神才再次开口,“我预感到的就是这句话,不过,在我的预感中,这句话不光语调有了变化,而且,也变化了几个字,最后几个字。科技之父原本所说的没有输,变成了我输了。虽然只是三个字的变化,但是,它带给了我们什么呢?你们想想,只有在什么情况下,科技之父才会这样说呢?人类进化之父在研究出情绪之神后就死去了,据卡奥当初在与我们的战斗中说,人类进化之父在死亡的时候居然是死不瞑目,当时他似乎想对卡奥和天香说什么,但到了最后,他因为过度透支自己的生命力终究没有说出。我想,不论是人类改造之父,还是创造出我们的科技之父,他们都知道情绪之神的问题出在了什么上。所以,虽然科技之父在最后说情绪之神永远都只是个半成品。但是,我却以为,在某种特定地情况下,真正的情绪之神有可能出现,我的预知能力你们都很清楚。这次的预知,比以前每一次都清晰,可见它对我们的影响有多么深。我的预知一般会在一年到三年内发生,这个时间段是我经过不断推算得出来的。也就是说,在未来的一到三年中。真正的情绪之神很可能出现。至于他为什么能够出现,卡奥和天香又凭什么领悟,对于我们来说,却都是未知的。未知的东西。永远是最可怕的东西,这个道理你们都懂。所以,我们如果还想胜利,还想今后过上属于自己的生活,那么。就必须要在一年内向她们发动挑战。只有这样,才有获得胜利地可能。”

    秩序之神有些担忧的道:“你的预知我不会怀疑。但是,你也知道,我们那三为一体融合技能的修炼一年是最短的估计。只有完善了这个技能。我们才有把握在自身不灭地情况下将卡奥和天香毁灭。”活的岁月越多,他们对于生命就越重视。早在一万年前,他们三人联手地实力就已经超越了卡奥和天香,但是,卡奥和天香却有着可以在最后关头同归于尽的实力。因此,他们在每次决战胜利时,却始终无法给卡奥和天香带来致命地打击,虽然这一万年以来。他们的把握越来越强,逐渐拉大了与卡奥和天香之间的距离,但即使到了现在,他们对自身实力最乐观的估计,也只是在毁灭卡奥和天香的同时已方死亡两人而已。这样的代价,是他们承受不起的。经过不懈的努力,他们研究出一种特殊地方法,可以将三人的生命和所有能力连接成一体,一旦成功的话,应有把握在杀死卡奥和天香时做到只伤不死,三人均分伤害。

    时间之神看向秩序之神和毁灭之神,道:“所以,我们现在要努力的方向,就是要在一年内将三为一体技能完善,然后立刻向卡奥和天香发动挑战,这些日子,我已经有了一些特殊的感悟,一年之内成功,未必就不可能。秩序,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强调你心性的变化,在三位一体合击术中,你是串联的关键,你的能力都是最重要的,如果你的心性能够有所改变的话,对于我们的帮助将会是巨大的。我话不多,这一点你们都知道,今天说了这么多,就是对我们未来命运的不确定性感觉到了一些恐惧。听我一句话吧,秩序啊,你该改改了。”

    秩序之神看着时间之神,直到此刻他才彻底明白,时间之神今天所说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自己三人的这个群体。点了点头,道:“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只能说尽力。为了我们的将来而尽力。时间,或许你是对的,但你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这些呢?”

    时间之神苦笑道:“早点告诉你?你能听的下去么?那些神人自大的心性,恐怕大部分都是从你这里学来的,如果不是在今天这种特殊的条件下,你也不可能听的进我所说的这些。现在改变不算晚,我们还有最后的机会。不知道卡奥入天香在做什么,或许,她们也有着预感吧。”

    ……

    神之大陆,生命领域。

    卡奥漂浮在生命之湖上方,看着脚下碧绿的湖水,静静的思考着。生命领域的生命气息依旧是那么充盈,不远处的岸边,各种植物都欣欣向荣的生长着。

    卡奥那双深邃的美眸中,流露着一丝迷惘的光芒,似乎在为了什么事而不能下定决心似的。就连她身体周围的生命气息都随之出现了一丝不稳定的波动。这种情况,对于她来说是很少出现的。

    淡淡的绿光从卡奥的左手处亮起,一个小瓶子凭空出现,打开瓶盖,深深的吸了一口瓶子内传来的芬芳之气,卡奥那绝美无暇的俏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这浓郁的香气闻起来是如此的舒适,正是念冰为她酿制的百花露。

    自从有了百花露之后,卡奥的生活出现了一些改变,以前吃花的习惯消失了,并不是因为她不想破坏鲜花的美感。而是自从有了百花露以后,她对吃花再也没有了任何兴趣,百花露的味道已经成为了她全部的爱好。在当初念冰配制百花露的时候,她也曾经试图学习过,但其中的过程不但极为复杂,而且对酿制的时间和火候控制要求极为严格,即使是念冰,当初也是耗费了无数心力才酿制成功。卡奥曾经按照念冰的方法试探着酿制,但不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法制作出念冰酿制的那种味道,使卡奥极为郁闷。所以,现在她已经舍不得再喝这些百花露了,剩余的百花露她当做自己最珍贵的东西,每天只是闻上一闻而已。在她那庞大的生命力的维护下,到不怕这些百花露挥发。

    满足的感受着百花露传来的香气,卡奥眼前不禁浮现出念冰当初给自己第一次做菜时的样子,她还记得,那里念冰所做的菜叫冰火琉璃珠玑,味道极为鲜美,后来,在念冰留在这里的一段日子中,每天她都能品尝到一些美味的菜肴。虽然因为念冰携带的材料有限,到了后来只能吃一些简单的东西,但卡奥却发现,那段日子是自己这五万年的岁月中最快乐的。每次看着念冰专注的酿制百花露或者烹饪时,她的心,都会出现一种莫名其妙的满足感。念冰走了的时间并不长,但卡奥心中却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她并不知道,这种感觉在人类世界中,被称为――思念。

    想到了念冰,就不可避免的想到那次在湖水中与念冰发生的一切,虽然那并没有经过多长时间,但那时的美妙感觉却让卡奥心中充满了怀念。也正是因为有了那次的记忆,才使他对念冰的思念更为深切了。但是,她现在却有些怕,因为,当她第一次见到念冰时,就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为了生存下去的打算。这就注定,她对念冰只能是利用而已。

    电脑访问: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冰火魔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