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邪主的觉醒(上)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冰火魔厨

    ()那个小姑娘他们都认识,正是白人族的漏网之鱼。联想到周围环视的魔兽们,他们顿时明白了对付自己等人的是谁。

    猫猫眼中寒光大放,小结巴沉重的步伐骤然变得急促起来,竟然就那么直接加速朝六名神人冲了过来,它那对巨大的翅膀朝两旁张开,就像两柄巨大的砍刀一般,而背后的龙尾也竖立而起。

    神人们因为爆穴后的虚弱,此时眼中所能流露出的,只有绝望。此时此刻,没有人能救的了他们,他们的命运,就像他们屠戮够的白人一样,只有那最后的终结。

    九道金光同时从小结巴尾部电射而出,只是一瞬间,九名神人就同时喷血抛飞。他们根本无法闪躲过那此闪电还要快上几分的能量冲击。他们一生中最后看到的场景,就是一个金色的身体在自己身体上方不断的扩大。

    幽幽漂浮在空中的身体突然微微的颤抖起来,她那双变回黑色的大眼晴中流露出深切的悲哀,淡淡的血气不断的升腾着,破碎声接连响起,在她身体周围下方的七支默奥达斯封印之瓶同时破碎,七道黑色的气流几乎同时融入幽幽的身体,紧接着,幽幽双手凝结成一个手形,向空中印去,黑色气流在空中变成一个巨大的金色符号,带起一片残影,融入了那已经开启的血红色大门之后广袤的空间。谁也不知道那黑洞洞的空间是什么。但幽幽开启封印的咒语终于完成了。

    血红色的天空似乎在微微的颤抖着,紧接着,半空中敞开的血红色大门在波动中,黑色的深渊变成了金色,所有邪恶的气息在这一刻完全消失,金光普照,直射在幽幽身上。幽幽闭上了眼睛,按照邪月所说地那样。自己现在应该成为真正的祭品了。

    邪月呆呆的看着在金光笼罩中的女儿,他的目光中充满了无尽的悲伤,他清晰的看到,自己唯一的女儿眼中,滑落出晶莹的泪珠,泪珠是如此地纯洁,她哭了。

    邪月突然感觉到自己似乎失去了所有的一切一般,身心都处于完全的空洞之中。他的计划成功了,但是。他的心里,却远没有产生应该出现的兴奋和喜悦,有的,只是悲伤。

    七龙王在这一刻动了起采,他们围住了邪月,而奥斯卡也背着念冰来到幽幽所在的光柱之旁,邪月并没有像七龙王想象的那样发动反抗,而是呆呆地漂浮在那里,抬头看着空中的女儿。他的眼神中渐渐流露出一丝清明之色,双手依旧保持着先前搂抱丝娜时地动作。

    金色的光芒始终在持续着,天空中的血光也在不断波动。每一个人都在静静地等待着。他们心中都有自己地想法。七龙王盯视着邪月,他们惊讶的发现,这位邪主身上竞然再没有邪恶的气息产生。他看着幽幽的目光中充满了愧疚和歉意。他没有动。口中念念有辞,却并不是在吟唱着什么,反而像是在祈祷。

    金光收敛,大地为之颤抖,轻微的地震在此时出现了,就像天空中不断波动的血光一般,在不断的悸动着。

    突然,空中那扇巨大的血红色之门渐新淡化了。而幽幽苍白地面庞上却多了几分血色,原本的邪恶气息被神圣气息所替代,在她胸前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光团,而身体周围却被一层金色的光芒所笼罩着。没有人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但是所有人却都能肯定,封印已经开启,遗失大陆正在以他们未知的过程回到这个些界中来。

    默奥达斯封印之瓶产生的光柱消失了,天空中那血红色的大门也消失了,阳光普照大地,给万物带来阵阵生机,下面那个冰洞中寒气也停止了散发,虽然周围的温度依然很低,但所有人却都感觉到了几分暖意。

    “没死,幽幽没死。”邪月的身体因为激动而有些颤抖着,他看着空中的女儿在向下坠落时被圣师抱在怀中,他的眼睛有些朦胧了,这位邪恶中的主宰眼中竞然滚下了两滴晶莹的泪水。

    黑暗龙王卡捷奥西斯皱眉道:“邪月,仪式已经完成,难道,你就这样成为了遗失大陆的新主人?”他的话语中不无讥讽之意。同样作为黑暗能量的掌控者,他当然知道,那个诅咒中的承诺想要实现,就必须要经历一个仪式,但是,那个想象中的仪式却并没有出现,而幽幽虽然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但她的生命显然还存在着。

    邪月苦笑道:“不,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咒话结束后,遗失大陆即将归来,在我原本想来,当诅咒被解开之时,封印破除,一定会出现几分异常的现象,使我有能够成为遗失大陆主人的契机。但现在看来,我错了。我的女儿没有死,我也没能成为遗失大陆的主人,那个传说中的依附,恐怕很可能是假的,或许,当初遗失大陆之主的誓言本就是一句空话。不过,我现在却没有一点失落,我很庆幸,至少我的女儿没有死。我知道,你们跟我有很大的仇恨,你们想杀就杀吧。但是,作为一个父亲,我想请求你们,放过我的女儿,她从没有做过任何邪恶的事情,所有的错都在我,我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回我女儿的生命。”

    七龙王都楞了一下,这还是那邪恶的主宰么?他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竞然会选择自我牺牲?每个人都用难以相信的眼神看着邪月,但是,他们从邪月眼中,看到的是一分担荡。

    卡捷奥西斯看了看邪月的眼睛,又看了看他双手始终保持的姿势,明白了些什么,点了点头,道:“不论如何,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以前的事,你做了什么,我不想知道。恭喜你。你已经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带着你的女儿走吧。”

    “老大……”

    “不,不能放他走……”其他几位龙王都惊讶的大声喊着。邪月上次险些令他们陷入万劫不复之境,还令奥斯卡险些死亡,他们怎么也不愿意放过他,迪曼特蒂拉着丈夫的手,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你真的能够肯定么?”

    卡捷奥西斯坚定的点了点头,道:“他就像当初地我,瞬间明悟之后,就已经失去了以前的一切。他已经得到了新生。只不过,他却远没有我幸运,他直到自己妻子死亡的那一刻,才醒悟过来。当初,既然龙神大人能够宽恕我过往的罪过,给我一个新生的机会。那么,我为什么不能也给他一个这样的机会呢?虽然,他或许害死过很多人,但是。当他变成一个好人时,他能带给人类些界的将是美好的一面,与其将他杀死。到不如让他用自己的余生来弥补以前所犯下地罪恶。邪月,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邪月看着卡捷奥西斯。感受着他身上散发的庞大龙气。眼中充满了强烈的悲哀,“是的,你说的对,我醒悟的太晚了,我多年追求着自己的梦想,却忽略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在丝娜死地那一刻,我的野心突然破碎了。不知道为什么,以前的种种在我心中都如同过眼云烟一般消失,其实,你们杀了我,我反而会感到高兴,那样,我就能去见丝娜了。”

    卡捷奥西斯轻叹一声,道:“不,我们不会杀你地,如果你真的觉得以前错了,那么,你就需要忏悔,用你自己的行动来忏悔。我希望你能明白我地意思。你失去了妻子,但是,你还有女儿,我想,你不会让自己地女儿再走上你过去的老路。带着你的女儿走吧,做一个父亲应该做的事。”

    邪月摇了摇头,道:“谢谢你,黑暗龙王。谢谢你允许我有新生的机会。但是,我不会带幽幽走。我不配做她的父亲。我竟然要牺牲自己的女儿来完成自己的梦想,从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不配成为她地父亲了。拜托你们,当她醒来的时候,你们就告诉她,她的父亲已经追随她母亲去了。如果要恨,就让她恨我吧。不论在什么地方,我都会为了幽幽而祈祷。”深深的看了一眼圣师怀中的幽幽,邪月突然反手一掌劈在自己的右肩上,硬生生的将自己的右臂撕了下来。并没有鲜血喷涌。黑色的雾气阻止了鲜血流淌。

    他的动作吓了七龙王一跳,但是,邪月却并没有发动什么,左手拿着自己的右譬递到卡捷奥西斯面前,虽然他额头上已经布满了冷汗,但是,他却连哼都没哼一声。

    卡捷奥西斯皱眉道:“你这是干什么?”

    邪月平静的扫了他们一眼,道:“如果我还是以前那个邪月,恐怕你们今天谁也无法活着离开这里。但是,我已经不再是邪主了。我将自己的右臂交给你,但你要小心,不要让里面的东西释放出来,我想,你一定有办法处理好那些东西的。我去了,麻烦你们照顾我的女儿,不论她今后如何选择,都由着她吧。她的爱人就在那边,被我用魔法封印住了。谢谢七位能够宽恕我的罪行。”深深的鞠了一躬,邪月在黑色雾气的包裹下飘然而去,没有留下任何东西。

    卡捷奥西斯楞了一下,看着周围的其他几位龙王,此时,恢复了一些的凤女和蓝晨已经飘飞而来,凤女道:“我们先离开这个地方吧。不过,这里的冰谷必须要重新修复,否则的话,一旦冰眼中再次爆发出寒流,会对大陆有影响。”

    龙灵早在卡捷奥西斯与邪月交谈的时候就已经飞了过来,正在奥斯卡身旁关切的看着念冰和冰灵。听到凤女的话,赶忙道:“这件事就交给我吧。刚才那两位真神虽然震伤了我和众位魔法师,但我们的实力还在,在这里的环境下,也只有我们这些冰系魔法师才能更好的生存,我想,一定时间内,我们能够让冰谷重新恢复原样。”一百名冰系魔法师,在这冰天雪地之中,确实有着那样的实力,尽管这需要耗费一段不短的时间。

    两天后,冰月帝国,冰月城。

    当念冰的神志逐渐恢复之时,他感受到的,是周围的温暖,大脑中杂乱的思绪随着越来越清醒的神志逐渐理顺,当他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正在一个宽阔的大房间中。房间内很暖,自己躺在一张宽阔的大床上,房间内的布置非常稚致,床边的桌案上还摆设着一个香炉,散发着谈淡的幽香。

    我怎么会到了这里?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么?他并没有看到当时最后的场景,但是却能隐约记得都发生了什么,在疑感之中,他迅速检查自己的身体,他吃惊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又一次变了,其中变化最大的就是自己的大脑。

    当时,在面对两名主神伤害了自己母亲的情况下,念冰的大脑被热血充满,那时候,他想的就是要保护母亲,为母亲报仇。在那样的情况下,如果任由两名主神继续攻击下去,别说揭开封印的仪式无法完成,恐怕在场所有人类,没有一个能够活着离开那个地方。所以,念冰对丧神谷龙说自己要赌,赌自己的生命。事实证明,他赌对了。

    念冰赌的是什么?他赌的,正是自己那个双穴合一的天眼穴。在那里,不但有着天眼穴,同时还有着一个皇极穴,两个都已经达到了终极的窍穴在一瞬间被念冰的料神力冲破,他选择的是爆穴。是的,爆发自己最强的双穴。那时候,念冰已经顾不上后果了,他知道,以天眼穴和皇极穴的终极境界,只要在爆发的时候自己能够得到任何一个窍穴爆发后产生的能量,都会对两名主神产生威胁,因此,他选择了赌,他坚信自己不会死,只要胸口处还有那纯净的生命能量,除非自己的身体被粉碎,否则是绝对不会死亡的。因此,他选择了爆穴。

    电脑访问: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冰火魔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