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幽幽的痛苦(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冰火魔厨

    ()幽幽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儿,平潮虽然说的模糊,但她立刻就明白过来,脸色微变道:“平潮哥哥,你的意思是说,我就是那个黑暗圣女么?不,不可能,爸爸怎么人拿我当祭礼呢?你一定是骗我的,对不对?”她用力摇平潮的手,但脸色却已经变得有些苍白了。

    平潮长叹一声,道:“幽幽,我是一个吸血鬼,从我的吸血鬼之体觉醒的那一天起,就一起跟随着你的母亲丝娜大人,在丝娜大人的帮助下,我才能够不断进货化,达到现在的级别。邪主大人是丝娜大人的丈夫,也是我们黑暗世界的主宰。我们都是属于黑暗的,在这黑暗世界中,我已经有些厌倦了。你应该明白,我们黑暗并不只是自由那么简单,为达目的不则手段,一向是我们的宗旨,邪主大人为了能够开启默奥达斯封印之瓶的封印,已经做了数百年的准备,在这个时候,谁能够阻止他的意愿。幽幽,我知道你听了会很伤心,但我却不是不得不告诉你,当初邪主大人在决定生下你这个女儿的时候,就是有目的的,你从小到大,都是在邪主大人的培养下长大,在他的刻意培养下,成为了我们黑暗世界中的圣女之体,邪主大人为的,就是即将到来的时刻,幽幽,我不忍心,不忍心看着你就这么……,跟我走吧,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始终都会保护你的。幽幽,我只是希望能够永远陪伴在你身边,永远做你的平潮哥哥,我不希望你受到一点伤害啊!如果能用我的命换你的,我也甘心情愿。你今年十七岁了,十七年来,我几乎没有一天离开过你身边,十七年,眼看着你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虽然我也是黑暗中的一员。但是,我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看到你受伤害啊!相信我,我没有骗你,我愿意用我的生命和灵魂起誓。”

    幽幽完全呆住了,看着平潮真切的眼神。她心里明白,平潮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地,在她看来,平潮并不像黑暗世界中人,从小到大,平潮从没有对她说过一句谎话,为什么?为什么爸爸要让我当祭品,就连他生下我都是有目的的么?虽然明知道这是事实,但她心中却怎么也无法接受。幽幽原本红润的俏脸变得越发苍白了,黑色的眼眸逐渐亮起两团幽绿色的光芒。一丝丝邪恶的气息在体外散发着,她的心好冷好冷。

    “幽幽,你怎么了?别吓我好么?”平潮担忧的看着幽幽,在他眼中,幽幽一直是个快乐的小姑娘,她此时的样子平潮也是第一次看到。

    幽幽摇了摇头。凄然一笑,道:“平潮哥哥,你以为我能走的了么?爸爸的风格难道你不清楚?他既然决定要做什么,就会考虑到一切有可能发生的事,我是他的女儿,我身上流淌着他地血液,不论我跑到哪里,他都能找到我的气息,我不能走,逃跑是没用的。”

    平潮急道:“那你就愿意当揭开封印的牺牲品么?幽幽,现在我们只能拼一下,跟我走吧,我们走的越远越好。”

    幽幽依旧在摇头,“谢谢你,平潮哥哥,你知道么?在幽幽心中,你始终是最重要的,今天你能对幽幽说出这些话,幽幽真的很开心。其实我知道,包括你在内,所有爸爸的手下身上,都被他下了诅咒,如果你带我逃跑,爸爸只需要咒语,就能令你陷入万劫不复之境,你是要用自己的生命来换我的命啊!幽幽又怎么能那么做呢?平潮哥哥,幽幽今天好看么?”

    平潮楞了一下,眼前的幽幽,穿着一身墨绿色的长裙,虽然身材不是很高,但玲珑的娇躯却是那么动人,虽然她现在眼中完全是悲伤之色,却无法掩饰她那动人的姿容,继承了吸血鬼女王丝娜的容貌,她当然很美,美的如此动人,平潮突然发现,十七岁地幽幽已经再不是一个小女孩儿了,她长大了,她眼中闪烁着幽绿色光芒令吸血鬼伯爵级别的平潮心中一阵黯然,坚定的点了点头,道:“是的,你很美。”

    幽幽拉起平潮的大手,道:“谢谢你,平潮哥哥。你什么都不用再说了,既然爸爸已经决定要那样对我,我没有别的选择。平潮哥哥,我知道你喜欢幽幽,幽幽也喜欢你,虽然我平常一直都会欺负你,但是,在幽幽心中你却是最重要的,我不能跟你走,我愿意接受自己的命运。”

    平潮全身一震,紧紧握住幽幽地手,他的身体因为激动而有此颤抖,“不,幽幽,你一定要跟我走,就算是用强,我也要带你走啊!”

    幽幽任由平潮握住自己的手,凄然道:“没用的,我们不论做什么,都只是徒劳的而已,这又何必呢?平潮哥哥,不论发生什么,幽幽都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你是个好人,本不应该属于黑暗。等那开启封印的祭礼开始前,我一定让爸爸解除你的诅咒,让你离开这里。”

    平潮刚要再说什么,低沉阴冷的声音突然响起,“是的,不论做什么都是徒劳的。平潮。你好大的胆子,看来,我的判断并没有错。”

    黑暗的气息,顷刻间弥漫在这个狭小的院落之中,天空中的星月之光在这一刻完全暗淡了,阴邪的气息笼罩住周围的一切,黑色的身影缓慢的走了过来,他就像凭空出现一向,那英俊邪异的面庞上没有丝毫表情,但那变成红色的邪眸中,却充满了邪恶的气息。

    “邪主大人。”平潮心中大惊,赶忙松开幽幽的手,多年积攒的威压使他立刻习惯性的拜了下去,面对邪月,他连一点反抗的念头都无法兴起。幽幽上前一步,挡在平潮身前,冷冷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一言不发。即使邪月的心再狠,在女儿灼灼的目光注视下,他眼中的杀机也不禁随之消失了,轻叹一声,道:“幽幽,你都知道了。其实,这件事你早晚也会知道的。平潮照顾你多年,他今天把这些告诉你也在我意料之中。”

    幽幽平静的道:“爸爸,我只想让你亲口告诉我,当初你和妈妈生我,是不是就为了揭开那个默奥达斯封印之瓶的封印。”

    邪月楞了一下,但他却并没有否认,点了点头,道:“不错,平潮刚才告诉你的一切都是真的,当初我决定生下你这个女儿,就是为了能够开启默奥达斯封印之瓶的封印。幽幽,或许对你来说,这一切太残忍了。但是,不论你怎么想,我都必须要这么做。为了这一天,我等的太久太久了。爸爸对不起你,虽然心谤腹非要牺牲你才能开启这个封印,但是,爸爸心中也并不好受,可是,我没地选择。”

    “够了。”幽幽打断邪月的话。“我明白了,爸爸。”她这爸爸两个字叫的格外清晰,在夜晚中却显得那么凄凉,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幽幽道:“既然我生下来就注定要有那一天,我又怎么能决定自己的命运呢?我的生命本来就是你给的,还给你也没有什么。爸爸,你放心好了,我愿意帮你,不论你让我做什么。幽幽都会按照你的要求去做,我是你的女儿,也是你的工具,一个工具,总要尽好自己的职责。”

    邪月全身一震,即使是黑暗中的主宰,他也并不是没有一丝感情的,看着幽幽那平静的目光,听着她叫出爸爸二字。邪月第一次有些犹豫了,他在怀疑自己的选择是不是正确,但是,这丝犹豫也只是维持了一瞬间而已,“幽幽,你是爸爸唯一的女儿,不论是现在。还是将来。”

    幽幽脸上的笑容身躯牵动了一下,“这结还重要么?对于我来说,这并没有任何意义。爸爸,你不用多说了,你的意思我明白,你让做的事,我也会去做。不过,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个条件好么?一个并不算过分的条件。”

    邪月点了点头,目光看向跪在地上的平潮,道:“你是让我免他一死么?”

    幽幽道:“不错,就是如此。爸爸,如果我猜的不错,以黑暗圣女为祭奠之礼,如果我与你合作,完全按照你所说的去做,就能让祭礼更顺利的完成吧。如果我反抗,或者我心中有反抗之意,你也许能够成功,但却不会那么顺利。我的要求很简单,你不能杀死平潮哥哥,而且要解除他身上的诅咒。在祭礼开始前地这段时间,我希望他能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而当祭礼开始的那一刻,请你放他离开,并且永远不要做对他不利的事,让他过些自己的生活吧。”

    邪月深深的看着幽幽,淡然道:“不愧是我的女儿,你是在威胁我么?”

    幽幽丝毫不让的与自己的父亲对视着,“算是吧。不过,我相信你会答应地。在更好的利益面前,我的爸爸一向知道该如何选择。”

    邪月点了点头,道:“好,我可以答应你,但你也不要忘记你许下的诺言。”

    “不,幽幽,你不能答应。”平潮猛的站了起来,挡在幽幽身前,凄然道:“邪主大人,您放过幽幽吧,她是您的亲生女儿啊!”

    邪月眼中冷光一闪,“我们父女谈话,哪有你插嘴的份,滚到一旁去,否则,我说不定会改变主意。”随手一挥,一股无形地黑暗气息笼罩住平潮的身体,将他摔在一旁。

    幽幽没有动,也没有去看被摔到旁边的平潮,“爸爸,我既然已经许诺了,就不会所属,不知,我们一同以自己的灵魂起誓如何?”

    邪月皱眉看着幽幽,道:“你不相信我么?”

    幽幽有些不屑的道:“我应该相信你么?你曾经教导过我,我们是黑暗中人,人类那所谓的信诺根本就是最无聊的事,与信诺相比,我更相信你的誓言,只有以自己的灵魂起誓,对我们黑暗中人才有约束的作用,这都是人教过的,难道你已经忘记了不成?”

    邪月点了点头,道:“好,我答应你。那我们就一同起誓吧。”在邪月背后不远的黑暗中,泪水,正从丝娜的脸上不断的流淌而下,但她却并没有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因为她知道这并不是自己所能阻止的,眼前的一切,是她最不想看到的,但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发生了。

    ……

    轰,轰,轰轰轰轰轰……,闷响声不断从雪山的山顶处传来,已经足足两天了,血狮教冰月堂的一百名高手依旧保持着三轮不断的进行着他们的修炼过程,两天的时间,他们馨尽全力在进行这灭山行动,但是,雪山实在太大了,当他们看着念冰随手发出的死神镰刀轻松斩下山体的十分之一时,他们已经觉得这次行动似乎不像看上去姥困难。可是,真要轮到自己来做时,他们深深的明白了实力的差距。足足两天的时间过去,他们所能做到的却很少,那高达九百丈的雪山,在三拨人连续不断的努力下,也只是整体消失了一丈的高度而已。而且,山休越向下,体积就越大,照眼前的情形看来,就算是他们一起不断的这样工作着,十年也无法将面前的雪山毁灭。

    猫猫和舄卤远远的看着雪山顶上忙碌的众人,心中都有些敬佩,两天的时间过去了,虽然念冰没在,但这些人却没有丝毫懈怠,每天都在不断的努力着,这不吝惜斗气的使用,虽然因为没有吃,使他们的战斗力在不断下降,渴了、饿了,都只能用冰雪充饥。

    电脑访问: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冰火魔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