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幽幽的痛苦(上)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冰火魔厨

    ()舄卤来到人类世界也有了世时间,一看猫猫的样子,自然知道她心里难受,赶忙指着最后那粉色的身躯道:“那这个呢?这是猪么?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猪,它很厉害么?这家伙真是胖啊,不知道有多少斤。”他说的很自然,确实,他真的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猪,而且还是一只粉红色的猪,官官的身体之宏伟,甚至比大老鼠甜甜还要大上几分,整个身体就像一个巨大的圆球,早己没有了以前那可爱的样子,虽然是站在那里,全身肥内乱颤,但却流露出几分王者之气,一脸傲人之色。

    听到舄卤的话,没等猫猫开口,官官哼哼了两声,竞然瓮声瓮气的道:“胖怎么了?你难道没听说过球状也是身材吗?”

    舄卤吃惊的合不拢嘴,他也见过不少魔兽,但即使像念冰收服的那几只在神之大陆上也算是强大的麾兽,也没有一个能口吐人言的。

    看着舄卤吃惊的样子,猫猫心中悲意顿时收敛几分,微笑道:“官官很聪明的,它因背后有着一条像菊花样子的尾巴,所以得名为粉色菊花猪,这个名字虽然听起来普通,但它却是宠物中的王者之一,实力比起巨龙来都不差什么,也是我们白人族中最强的宠物,如果当时我们白人族被袭的时候,官官能像现在似的进化到六阶,或许,我和爸爸妈妈就能顺利的逃出来,不用他们释放本命圣兽了。官官自身防御力很强,而且攻击力更为强悍,它的技能只有一个,但就是这唯一的技能,却使他的攻击力可以和龙族比拟,它的技能兽血沸腾随着它到了第六阶以后,攻击力已经达到了相当强的程度,虽然不能像念冰哥哥先前劈山那么厉害,但弄的地动山摇却还是能做到的。”

    菊花猪?这还真是个怪异的族类。舄卤打量着官官,官官一双比以前大了不少地猪眼也在蹬着他,硕大的鼻孔中向外喷着热气。

    猫猫嘻嘻一笑,道:“好拉,小宠们。去吧,开山去了。”在她一声令下,除了狐狸那那以外的其他四只宠物刚要动身,却被舄卤阻止了,“等一下,猫猫。”舄卤虽然不知道这五只宠物的全部实力有多强,但他却与暗魔鼠打过交道,甜甜他妈那强横的穿地能力,曾经给他留下了很深刻地印象,“猫猫。我看你这几只宠物还是不要参与开山的好,我想,念冰也肯定不知道你这世宠物已经有这么强了,如果它们去参与灭山行动,恐怕念冰那世属下的历练就会减少很多。你收回他们吧,不过。这只狐狸总是懒洋洋的样子,我觉得到是可以让它去练练。”

    原本躺在地上的那那一听舄卤这话,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眼中的猥亵变成了愤怒,支支的连叫几声,呲牙咧嘴的流露着不善的气息。

    猫猫道:“对啊!那那没什么攻击地能力,又懒的很,虽然最近进化的很快,不过,它的身体确实该去锻炼锻炼了。那那,那你就去吧。”

    一旁的奶牛淡淡幸灾乐祸的发出哞哞地叫声,兴奋的在地上打了个转,那那又支支的叫了两声,似乎在求饶似的。

    猫猫哼了一声,道:“淡淡,你有什么可高兴的,去,你和那那一起去好了。你的攻击力也不是很强,正好和那那一起去锻炼一下。”

    一边说着,她手上银光闪烁,收回了菊花猪官官、幻影魔蟑强强和暗魔鼠甜甜。

    奶牛这一下乐极生悲,顿时呆了一下,那那的动作极快,化为一道金红色的身影瞬间来到淡淡身下。用力的吮吸了几口金色的奶汁,在淡淡反应过来之前,带着猥亵而又淫荡地叫声,飞快的朝雪山跑去。

    舄卤哈哈一笑,道:“你这世宠物还真有灵性,猫猫你在这里等我,我也跟过去看一眼,省得你念冰哥哥那世属下因为不识而伤害到你的宠物。”黑色的身影弹起,猫猫吃惊的看到舄卤只是一闪身就已经追到了狐狸身旁,而淡淡则一边愤怒的咆哮着,一边跟着也朝山上而去。

    骑在奥斯卡背上,虽然这小龙王飞的速度极快,但念冰却感觉到非常稳定,就连因为极速飞行带来的急风,也被奥斯卡散发出的灰色气流阻挡,不会对他地身体有丝毫影响。一人一龙心意相通,不用念冰刻意指挥,奥斯卡也知道该飞向什么地方去。以他的速度,最多两天时间,就能横跨这千里之遥,到达念冰的目的地。从离开雪山,念冰就在奥斯卡背上开始了自己的修炼,即将面临大变,他不会放过任何修炼的机会。

    阴暗的房间中,邪月打开窗户,他没有开灯,双手支撑在窗台两边,抬头望着寂静地夜空,今天的夜色格外清澈,没有一丝乌云的痕迹,上弦月露出弯弯的半张脸,在周围那明暗不同的星光映衬下,格外秀美,那柔和的白光,给大地带来了几分生命的气息。

    “看来,明天应该是一个晴天了。”邪月喃喃的自言自话道。

    “邪主,您再想什幺?”柔媚的声音在邪月身后响起,一双白皙的没有丝毫血色的手臂楼住了邪月的肩膀。充满诱感的娇躯贴上了他的背。

    邪月拍了拍搂着自己的小手,道:“我还能想什么。千年努力,即将梦想成真,我又怎么能不想呢?”

    吸血鬼女王丝娜贴在邪月那没有丝毫温度的冰冷身躯后,低声道:“月,这次我们真的要那么做么?”

    邪月抓住丝娜的手猛的转过身来,“怎么,你舍不得了么?我只知道要让她成为祭礼,至于最后会变成什么样,我也不知道。她同样也是我的女儿,你以为我不心疼么?不过,千年的时间过去了,在一定的运气下,才有了今天的局面,这次的事我已经想了太久太久。女儿可以再生。但是,我的愿望却恐怕只有这一次机会了。”

    丝娜沉默了一会儿,她低着头,没有看邪月闪烁着幽绿光芒的眼睛,良久,她才有些勉强的道:“月,我并不只是为了幽幽,同样,我也是为了我们,七龙王也不是傻子,他们一直在找我们,如果,如果他们到时候真地赶来,恐怕我们抵挡不住啊!月,你是我们黑暗世界千年以来最出色的天才。我们好不容易得到了默奥达斯封印之瓶,出不得半点差错。”

    邪月松开握住丝娜的手,道:“你说的我都明白,但是,不论这次将面对什么,也没有人能阻止我这么做了。丝娜。你的目光看地还不够远,恐怕,我们这回即将面对的已经不仅仅是七龙王那么简单了。看来,我们必须要将多年以来的布置完全拿出来才行,不求有功,只要拖延足够的时间,当我成为遗失大陆之主时,一切就都无法改变。多年的努力,我绝不能放过这次机会,哪怕付出的再多。我也一定要成功。”

    丝娜全身一震,道:“月,你是要……”

    邪月点了点头,道:“现在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我必须要这么做,只要我们能够成功,就算成为仰光大陆的公敌又如何?我已经派人去准备了,现在没有谁能阻止我的决心。丝娜,你是我的妻子。我希

    望你能全力助我。”

    丝娜轻叹一声,道:“不论你如何决定,我都会全力帮助你的。自从我跟了你那一天起,我地一切就都已经是你的。”

    邪月眼中幽绿色的光芒变得柔和了一些,将丝娜搂入怀中,道:“好了,你不要难过。幽幽未必就会有事。”

    “报。”一个低沉的声音从房间外传来。

    丝娜从邪月怀中离开,静静的隐没于黑暗之中,邪月淡然道:“进来吧。”

    一个健壮的黑色身影推门而入,半膝跪倒在地,恭敬地道:“邪主大人。”

    邪月点了点头,道:“平潮,我让你做的事准备如何了?”

    平潮抬头看向邪月,道:“一切已经准备就绪,您随时都可以开始。”

    邪月眼中光芒大放,“好,这次你做的很好,今后我一定会给你奖励的,你去吧,带着幽幽先到幽冥洞去,也该是开始布置的时候了。”

    平潮恭敬的答应一声,转身而去,邪月眼中幽绿色的光芒变成了阴邪的红色,冷光接连闪烁,“丝娜,我们要开始了。”

    平潮出了邪月的房间,他的身体有世颤抖,抬起头,苍白而英俊地面庞上流露出一丝挣扎的神色,突然,他好象决定了什么似的,加快脚步朝外面走去,吸血鬼伯爵级别的速皮使他很快就来到了自己的目的地,远远的,他已经看到那苗条的身影。

    幽幽蹲在地上,正拿着一根小村枝逗弄着圆盒中的两只蟋蟀,“快,冲啊,大将军,你好笨哦,小心小心,它咬你腿拉。”

    “幽幽。”平潮站在幽幽背后,眼中流露出一丝温柔之色,但是,他地双拳却紧紧的攥着。

    幽幽抬起头,正好看到平潮眼中柔和的光芒,嘻嘻一笑,道:“平潮哥哥,你来的正好,你看,我的大将军好厉害哦。啊!你今天没叫错,不错,值得奖励。平潮哥哥,你想让我奖励你什么呢?”

    平潮叹息一声,走到幽幽身旁也蹲了下来,低声道:“那你就奖励我听我说件事吧。”

    幽幽一楞,道:“平潮哥哥,你平时话少的很,今天这是怎么了?你要说什么就说吧。”从她出生的时候,平潮就已经是现在这个样子,从小到大,她地一切都是在平潮的照顾下。对她来说,平潮如兄如父,比自己的亲生父母还要亲切的多了。虽然他的话不多,但他对自己的关切,却是异常真切的。因此,如果让幽幽说谁是她最重要的人,那必然非平潮莫属。

    平潮深吸口气,平复着自己激荡的心神,低声道:“幽幽,我带你走吧。我们走的远远的,走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好么?”

    幽幽眨着大眼睛看着平潮,噗嗤一笑,有些戏谑的道:“平潮哥哥,你不是想让我跟你私奔吧。难道你不怕我爸爸杀了你?”

    往常幽幽逗弄平潮时,他很容易脸红,但是,今天他的脸色却没有丝毫变化,依旧是那么苍白,“幽幽,我没跟你开玩笑,跟我走吧。”

    幽幽秀眉微皱,道:“为什么?”

    平潮深吸口气,道:“幽幽,你叫了我这么多年哥哥,你相信我么?”

    幽幽点了点头,道:“我当然相信你拉,平潮哥哥,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好奇怪啊!以前可没见过你这个样子。”

    平潮轻叹一声,道:“如果你相信我,那你就跟我走吧,我不会害你的,不要多问了好么?有些事我不想让你知道。”

    幽幽站起身,嘟着小嘴道:“不嘛,你不说清楚,我怎么能跟你走呢?爸爸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私自跟你跑了,他还不杀了你啊!”

    平潮急道:“我要带你走,就是怕你爸爸啊!”话一出口,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说漏了。

    幽幽脸色微变,抓住平湘的衣袖道:“平潮哥哥,你快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爸爸怎么了?他要做什么吗?”

    平潮暗叹一声,知道瞒是瞒不住的,幽幽的脾气他太明白了,自己要是不把事情说清楚,她怎么也不会跟自己走的,站到她身旁,道:“幽幽,邪主大人应该也跟你说过默奥达斯封印之瓶召唤的事,你知道么?这个召唤,是需要以黑暗圣女为祭礼,在特殊的条件下才能打开封印。”

    电脑访问: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冰火魔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