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激动·父母的归来(上)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冰火魔厨

    ()远远的,四道身影闪电般朝他们所在的方向而来,冰雪女神祭祀全身都在颤抖,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面对这样的情景。

    与冰雪女神祭祀不同,当念冰听到那激动的天籁之音时,他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下一刻,他已经与奥斯卡的身体脱离,将全身最后的能量完全凝结在一起,在风的推动下,用最快速度朝那四道身迎了过去。

    十年了,虽然己经足足有十年了,但是,那声音却依旧是如此熟悉,如此亲切,念冰体由每一滴血都在此时沸腾,他等待这个时刻已经等的太久太久。

    距离四道身影还有数丈时,念冰猛的坠地跪倒在地,因为前冲的速度太快,身体一直向前搓出一丈才停了下来,先前与冰雪女神祭祀战斗时都没有破损的衣服,此时膝盖部位己轻微磨破了,但是,此时的念冰已经顿不上其他的事,目光完全集中在面前的四人身上。

    四个人几乎是并行而来的,最左边是一身蓝色魔法袍的冰云,自从王族之羽觉醒后,她已经不需要再用魔法飞行了,那双巨大的蓝色羽翼使她能够任意在空中翱翔。最右迫的则是一身黑色盔甲的矮人战士舄卤,淡淡的黑色气流围绕着他的身体,气息虽然收敛,但依旧能够感受到内在的强横气息。

    而中间的两人,都穿着普通的布衣,但即使是布衣却也无法掩盖他们地风华。靠左边的一人,身材高大,金色长发披散在宽厚的肩膀上,英俊的面庞如同刀削斧凿一般刚毅,脚下竟然燃烧着一团火焰,催动着他的身形前进。念冰与他的面容足有七分相象,只是此人看上去却更要成熟一些。岁月地沧桑在他脸上留下了一些痕迹,虽然他少了一些念冰身上的英气,但却更多了几分成熟。在他身旁,是一名女子,蓝色的长发垂直腰间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湛蓝眼睛中十充满了激动之色,泪水顺着她的面庞不断的流淌而下,因为激动。她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着。

    “爸、妈。”简单的两个字,在念冰那哽咽的声音中破开空气中地寂静,一如都停滞了。蓝晨和舄卤站在一旁,眼看着那对中年男女来到念冰身前。他们,正是念冰的父母融天和冰灵啊!十年了,一家三口。终于在这冰神塔前再次见面,一切似乎都已经改变了,但他们的亲情却从来没有减弱过半分。

    念冰在与冰雪女神祭祀开战之前.因为怕冰雪士神祭祀在战后毁约,就让蓝晨和舄卤悄悄的从另一个方向摸入了冰神塔内。冰神塔虽然严密,但蓝晨对塔尼日各种布置却熟悉不过,在暗魔鼠的帮助下,他们通过地下进几了冰神塔。在蓝晨地带领下找到了封印融天和冰灵的地方。以舄卤和蓝晨的实力,从外面强行破除了封印,将念冰的父母救了出来。

    正好在念冰和冰雪女神祭祀即将要以命相拼之时赶到现场。

    冰灵每向前迈动一步都是那么困难,眼看着面前泪流满面的念冰,她的心在剧烈的颤抖着,念冰双膝跪地,凭借着膝盖向前连行几步,在咫尺外看着自己的母亲,“妈。我是念冰,我是念冰啊!”

    冰灵再也法忍耐心中地激动,悲呼一声,“孩子。”将他搂入自己怀胞之中。母子二人放声大哭,多年的别离.一直积蓄在内心的情感顷刻间爆发,他们的心中都在颤抖。浓浓的亲情席卷着他们身体每一个最微小的部分。念冰终于再见到了自己的父母,多年的心愿一朝得偿,心中的悲伤以及多年以来压抑地情感顷刻间爆发了。

    融天走上前,他的嘴唇在颤抖着,没有控制自己的泪水,那完全是充满喜悦的泪,张开她那宽阔有力的臂膀,将自己心爱的妻子和儿子搂入怀中,团聚了,一家三口终于团聚了。

    冰雪女神祭祀此时已经在沟壑边缘落了下来,看着冰灵一家团聚,她眼中不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她站在那里没有动,身上闪烁地光芒也逐渐暗淡了。舄卤一直盯视着冰雪女神祭祀,手中灭神斧闪烁着一道道黑色的闪电,只要冰雪女神祭祀一旦对念冰一家动手,他会毫不犹豫的发动自己最强的攻击。

    冰雪女神祭祀的目光落在蓝晨身上,看着她背后蓝色的羽翼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惊讶,在短暂的惊讶之后,她的目光变得柔和了许多。“是你放出了他们?”

    蓝晨收敛双翼,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低下头,道:“师傅,是我。念冰他们够苦了,师傅,对不起,我违背了您的意愿。但是,我不后悔。”

    冰雪女神祭祀并没有责怪蓝晨,轻叹一声,道:“你长大了。或许,这就是最好的结局吧。你起来吧,我不是你的师傅。”

    蓝晨全身一震,失声道:“师傅,您”

    冰雪女神祭祀淡淡的道:“我说的并不是气话,戒本来就不是你的师傅。或许,这才是最好的结局吧。现在,他们也有保护自己的能力了,又有如此出色的儿子,不论今后发生什么,我想,他们一家都能够很好的面对。结束了,一切都应该结束了。”

    此时,突然见到蓝晨四人的出现冰神塔的弟子们又悄悄地围了上来,呈半包围状从后面围上了众人。只要冰雪女神祭祀一声令下,他们立刻就会毫不犹豫的动手。

    “孩子,你长大了。”冰灵将跪在地上的念冰扶了起来,看着他比融天还高大几分的身形,看着他那带着血污的面庞,冰灵地眼中满是亲情。儿子,自己的儿子己经长大**。变得和他父亲一样英俊,而且还拥有着如此强大的实力。够了,这就够了,还有什么比这些更让自己满足的呢?

    念冰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泪水,看着似乎并没有因为岁月游太多变化的母亲,他的心依旧在不断的颤抖着。“妈,妈————”

    多少年了,他多想这么呼唤自己的母亲阿!现在母亲就站在自己的面前他却感觉到一切仿佛在梦中一般,他此时的心情已经不能用兴奋二字来形容。

    “是啊!我们的孩子长大了,他已经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融天擦掉脸上的泪水,一脸骄傲之色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虽然先前的战斗并没有结束,但眼前那巨大地沟壑己经证明了一切。十年,十年之后,自己的儿子用仕的实力来到这里救自己夫妻。他已经长大了,世间的磨练使他变成了大陆的强者,还有什么比拥有这样一个儿子能更让他骄傲的事呢?

    “冰清,你过来。”冰雪女神祭祀突然提高地声音将一家三口惊醒,他们不禁同时向那冰神塔至高无上的主人着去。

    冰清从众冰神塔弟子中走出,在暴风雪的作用下用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冰雪女神祭祀面前跪了下来。

    冰雪女神祭祀淡然道“没想到。最后的结果既然是这样的。一切都和我想象的不同。冰清,把那个卷轴给我。看来,卷轴中的内容,要由我自己来宣布了。”

    此时,冰神塔前变得一片寂静,结果冰清递上来的卷轴,冰雪女神祭祀手中金光一闪,卷轴已经变成了粉末四散飘扬。他的目光平静的看向冰灵一家,脸上流露出一丝凄然,“为什么要阻止,难道,我连选择自己命运的权利都没有么?我己经委别人活了大半生,连我最后的抉择,你为什么还要破坏?”

    冰灵看着冰雪女神祭祀,本来因为见到念冰的激动逐渐平复下来,叹息一声,有些苦涩的道:“师姐,你这又是何苦呢?人的一生并不只是痛苦啊!为了你自己,你更应该好好活着,为你自己而活,也为了你自己而保重身体。”

    站在冰灵身旁,念冰不禁微微一楞,为什么自己的母亲会叫冰雪女神祭祀师姐呢?母亲刚出现地侍候好象就叫了一声。但那时自己以为听错了,但此时,母亲却用行动证明自己并没有听错。可是,冰雪女神祭祀不是她的师傅么?这辈分怎么一下乱了。

    冰雪女神祭祀眼中一阵市深,“为了自己而活?我还能够为自己而活么?你说的真轻松啊!难道我还能够重来一次么?早年的我,为了父亲的仇恨而活,而后来的我,却为了师傅而活。现在的我,已经无力再继续师傅留下的使命,或许,我真的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末来吧。但是,我还可以么?”

    冰灵有些激动的道:“可以,当然可以。师姐,只要你肯努力,我相信,你会找回自我,也会找回你应得的一切的。一切都没有结束,远远没有结束。为了你的人生,你应该去寻觅啊!师姐,你心中背负的东西太多了,是该改变的时候了。忘记以前的一切,重新来过吧。我想看到你像我们年轻时那样发自内心的笑容,我想看到以前那个好姐姐。不要再折磨你自己了,你过的已经够苦了。答应我,好么?一切都不需要再多想什么,一切都已经成为历史,我们的眼睛要想前看,永远的向前看。”

    冰雪女神祭祀深吸口气,丰满的酥胸随之起伏,在这一瞬间,她仿佛解放了一般长出口气,“是啊!或许,我真的应该向前看。只有抛弃一切牵拌,我才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冰清,及所有冰神塔弟子听令。”

    蓝晨依旧跪着,冰灵也跪了下去,她们从来都没有不把自己当作冰神塔的弟子,所有其他弟于也都跪倒在地,现场保持站立婆势的,只有念冰父子、冰雪女神祭祀和舄卤四人而已。

    冰雪女神祭祀的声音变得非常平静,道“从今天开始,我转脱离冰神塔,从今以后,与冰神塔再没有任何关系。”此话一出,顿时引起一片哗然,所有冰神塔弟子的目光都集中在冰雪女神祭祀身上,他们的目光充满了惊愕,只有冰灵嘴角处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念冰吃惊的看着冰雪女神祭祀,他并不明白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

    冰雪女神祭祀眼中威棱四射,多年的积威使所有弟子为之低头,谁也不敢再说出任何疑惑的话,冰雪士神祭祀淡淡的道:“我离开后,冰神塔冰雪女神祭祀一职,将由冰灵继承。从今天开始,你们都要遵守她的命令。作为本塔塔主,她有权改变任何塔规,你们不用怀疑她的实力,我们冰神塔并不是只有我一个神降师,冰灵的实力并不在我之下,冰神塔永远都是以前的冰神塔。我要走了,或许,这一切真的都变成了虚幻。晨晨,记着,以后如果我们再有见面的机会,你就叫我一声师姐吧。”

    说完这一切,冰雪女神祭祀显得轻松了许多,虽然脸上依旧没有笑容存在,但她的目光己经变得非常平和了,看着遥远的天际,她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冰神塔的弟子们依旧跪着,突然的变故确实令他们很难接受,老一辈的冰神塔弟子当然都知道冰灵的存在,他们万万也没有想到,冰雪女神祭祀会突然将塔主的位置传给她。每个人心中都带着疑惑,但他们确实都不敢违背冰雪女神祭祀的意愿。

    “你们都听明白我的话了?”带着些悠远的声音从冰雪女神祭祀口中说出。

    冰清第一个回应道:“是,祭祀大人。但是,不论您如何决定,您永远都是我们的祭祀大人。”说着,她恭敬的向冰雪女神祭祀磕了三个响头。在场众人中,除了冰灵外,只有她最清楚冰雪女神祭祀为了冰神塔的牺牲有多大。到了这个时候,她绝对不会组织冰雪女神祭祀离开,因为她知道,只有真正离开这里,冰雪女神祭祀才有可能过上自己的快乐的生话。

    电脑访问: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冰火魔厨